實惠冠名贊助毛記的「含金量」不少

相較獲得SHELL的冠名贊助,今次毛記電視的《萬千呃like賀台慶》獲實惠冠名贊助更來得令人意外。與SHELL比較,實惠與強國的關係「親密」多了。實惠為本地上市公司時富投資(上市編號:1049)旗下。大股東、主席兼行政總裁關百豪亦活躍於中港政商界,在金融界,被喻為財技了得的能手,而在政界,不說別的,關目前是上海市政協。據公司網頁資料介紹,關目前為中國政治協商會議上海市委員會常務委員、亦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太平紳士(JP)、還有,他是特別行政區第四屆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即今屆,有份參與689和唐英年之爭)。可想而知,今次關旗下的實惠與100毛走近,也真夠喜劇性。再者,關亦是香港零售管理協會前主席及現任榮譽顧問。本地零售界的所謂代表,為求強國人生意,往往都和689站在同一陣線,與藍絲陣營較相近。今次關突然和「反(玩)689」色彩強烈的100毛拉上關係,零售界的所謂代表、689又會怎想?搞乜科?可能也是錢問題和很多香港商人一樣,實惠亦有進軍強國零售市場,香港生意人總是一廂情願以為,強國人口多市場大,做零售實發死。殊不知,所謂猛虎不及地頭蟲,何況強國潛規則眾多,一向做生意有規有矩的香港生意人怎夠強國人鬥?多年來,其實真正能夠於強國零售市場分一杯羹的港商,數數埋埋可能一隻手都數得晒,強如李伯的PK,屈人氏,於強國亦食不知味;再數落去,佐丹奴近年拼命於強國市場止蝕,關舖多過開舖、莎莎、I.T.情況亦不見得好,數來數去較為成功的,可能只有一家周大福,事關買貴嘢,強國人始終信唔過本地品牌,而中國人的金器,也沒有什麼外國名牌可言,周大福可謂得天獨厚。把心一橫專注本地生意?關百豪的強國零售夢亦如是,於強國的生意認真麻麻地。13年中國零售業務便蝕了1610萬,14年亦蝕810萬。故早於14年,時富已決定除電貿外,關閉所有位於中國的零售業務,決定「唔玩」,專心搞返香港零售市場。大家亦應記得,去年關百豪旗下的時富金融曾經想賣四成股畀中資的泛海,雖最終交易告吹,但就講明會繼續物色買家。雖知今時今日,本地證券行,不少大客其實都是強國客,若成功減持,則時富生意上,與強國的聯繫又進一步溝淡。香港本土生意來得更重要。那,係咪因為咁?我知條毛咩…且看後事如何吧。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100毛

詳情

鉛來那星開玩笑?

唉,本來以為自己再不會對那個所謂立法會議員吳亮星的所言所行有感覺了,有如你在馬桶中發現一舊屎,有什麼大不了?拉一拉水製,沖走它吧,怎料,這些垃圾議員每分每刻都拼進每一分力,力求成功挑戰香港人的忍耐極限。就在昨天(10月8日)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特別會議,議題是討論屋邨含鉛量超標事件。這位吳亮星議員居然說,香港人平均壽命延長了很多,問政府有否做過相關研究,可說明水含鉛是否導致壽命延長的基礎之一:「如果(水)含鉛量適中,(是否)有助延年益壽?……」我聽後深呼吸了一下,拼命壓抑自己立即趕往啟晴邨收集鉛水送往吳議員辦公室的衝動,並好好思考吳議員說這番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好,我假設他是真心,認真的尋求答案,那我只能說吳議員的智識水平低落。鉛對人體百害而無一利已成現代人的常識,吳議員若你有稍有涉獵歷史,也應知中國古代不少帝王正是因「煉丹」而中鉛毒死亡。再者,是次水含鉛事件,由始至終是「水含鉛量超標」,並非吳議員所提問的「含鉛量適中」,故其提問的前切已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干。換一換角度,若吳議員其實是希望借此提問,提出「水含鉛」其實沒問題,以謬論遮蔽事實,以歪理取代合理,藉以替政府卸責。那則吳議員一是當全香港人白痴,又或是不知自己是白痴了。難道你認為全香港人的知識水平,分析能力都和你一樣低能?共產黨那套:說謊話一千篇便成事實,在互聯網世代下,行得通嗎?再換一角度想,吳亮星其實是想開一個玩笑而已。那麼我即刻可以下結論:這個玩笑,絕--對--不--好--笑!這個玩笑,絕--對--不--好--笑!這個玩笑,絕--對--不--好--笑!因為重要,故有如袁司長一樣,要多說幾次。我實在不明白林鄭月娥你在笑什麼,這個「玩笑」是建築於香港人的痛苦身上,是向港人的傷口灑鹽!再者,難道我們的立法會議員,職責原來是開玩笑?要笑一場,我誠意推介每隔年入場觀看「男神」黃子華的棟篤笑,最貴門票580元,笑足三小時多,還要笑中有淚,笑後有得著,絕對物超所值。聽吳議員講笑話?他議員酬金每月9萬元多,每年便花我們香港人109萬左右,還未計他每年可獲發不超過233萬元憑單據證明的辦事處營運開支,還有每年3萬多的醫療津貼,任滿還可以獲得相當於任內總薪金總額15%的約滿酬金、即大約65萬元。即是什麼?即是他四年任期閒共花去香港納稅人近1450萬元,足足夠我們入場睇24907場黃子華楝篤笑啊!更重要是什麼?是他開的玩笑,絕--對--不--好--笑!反而「可笑」的是,這位議員是來自功能組別的零票當選議員。他代表什麼界別?金融界……。香港常被形容為國際金融中心,而代表香港金融界的議員,卻是一位……已非筆墨所能形容了。香港人在國際金融界實在無地自容,「搵窿捐」都來不及吧。雖然讀書時常說世上沒有最差的問題,只有最差的答案,但吳議員的存在,本身便已是一個令港人相當難堪的問題了。我們還要忍受多久?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立法會 鉛水

詳情

那夜和波、但興奮莫名;這夜輸波,卻雖敗猶榮

雖敗猶榮,相信是大部份香港人對9月8日晚,香港足球隊對卡塔爾足球的賽後評價。卡塔爾球員無論是個人技術、身形都較香港隊技勝一籌,情況便有如上周港隊對中國的情況。這場賽事,儘管個別港隊球員體力似有下降之勢,惟今場港隊表現較上仗其實更為出色,至少能在前半場把球停下來、嘗試組織攻勢,靠的是每人走多一步的拼勁,堅毅作賽。只是今仗對手在把握能力上較中國隊更強,第二、第三個失球,港隊防守上要批評的地方著實不多,只是對方射球準繩,加上一點幸運而已。結果比賽至84分鐘,港隊已落後卡塔爾三球。當比賽法定時間只剩下6分鐘,而你正落後對方三球,你會怎樣做?或可以行行企企、或可作勢追追皮球,旨在等完場,收工。但這不是香港隊作風,更不是香港人精神。這晚香港隊表現出敗不言棄的態度,即使只剩六分鐘,仍拼力進攻,終於連追兩球,尤其第二球,若不是高梵拼盡氣力,追逼對方守衛取得角球,又怎會有稍後的入球?雖敗猶榮,港隊的表現,絕對配得上這四個大字。更令香港人自豪的是,兩場比賽可貴之處並非成績,而是球場球外,都表現出香港人的精神,核心價值。記得賽前的海報風波嗎?港隊的表現,正好把那海報的創作者賞了一大巴掌。我相信經過兩場賽事後,大部份人都會同意,港隊中多名歸化球員,比不少只懂靠攏權貴、賣港媚共的所謂香港人,更值港人尊重,更配得上「香港人」的身分。為什麼?所謂香港人,不是純以種族,膚色,又或是否住滿七年便能作定論。我認為,真正的香港人,應是有相同相近價值觀,以香港為家,以香港為傲。若是這樣,則無論你「有黑皮膚,有黃皮膚,有白皮膚,這麼有層次」也好,也是百分百的香港人。香港人有的是拼勁毅力,信的是不認命,命運應掌握於自己手中,而非交託予少數當權人士、或那班建制奴才。無論那個年代,香港人都是咬緊牙關、靠自己的拼勁活下來, 追求更美好的生活,這就是香港人。今晚香港隊的兩位入球功臣,絕對有不認命的精神,咬緊牙關,拼命拼搏,令港人驕傲,令港人自豪。即使港隊最終落敗,但無論場內場外,都滿是掌聲。總結而言,那夜我們和波、但興奮莫名;這夜我們輸波,卻雖敗猶榮。但無論如何,我們始終不能陶醉於自我感覺良好,要認清現實:香港足球水平仍遠較區內對手落後,莫以香港人口較少為借口,冰島區區33萬人口,卻能以小組首名出線歐洲國家盃,其經驗實值得香港足球界人士參考,反思。無論是香港足球,抑或是香港,還有漫漫長路要走,香港人絕對要保持不認命,不放棄的精神,為香港前途打拼。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足球

詳情

飲水思「鉛」

包括啟晴邨五條屋邨被發現食水含鉛超標,政府可謂後知後覺,完全低估事件的嚴重性。及至上周末,才由林鄭月娥急急出馬,統籌各部門處理危機,別理會那689了。食水含鉛超標實可大可小,小弟並非醫學專業人士,也知道過量的鉛對人體,包括神經系統有可能造成永久性損害。食水含鉛可大可小根據07年一篇由政府食物安全中心編製的《食物安全焦點》文章, 便提及:「短期攝取大量的鉛可造成腹痛、嘔吐和貧血,而長期攝取小量的鉛則可令兒童的認知和智力發展遲緩。嬰兒、幼童和胎兒較容易受到鉛毒的影響,特別是導致他們的中樞神經系統受損。」諷刺是文中提及;「由於本港的水管系統並沒有使用鉛製水管和配件,因此食水不是本港市民攝取鉛的主要來源。」讀至此實令人不勝唏噓啊。事態嚴重,政府急急安排水車供水,但卻被邨民批評安排混亂;水務署會抽驗另外四個屋邨食水樣本和檢查燒焊物料;衞生署和醫管局在7月18日和19日在聯合醫院安排免費驗血。不難看出,以上措施都是治標之法並非治本。事件最大問題是,究道鉛從可來?政府表現不濟直至目前為止,房屋署說找到啟晴邨兩個樣本的焊料含鉛,但又未確定食水含鉛是否與焊料有關,即是食水含沿超標原因未明。本來追查問題根源並非一朝一夕之事,但我難以理解,為何水務署「罕有」公布負責啟晴邨水喉工程是持牌水喉匠林德深同時,卻又竟以「資料對是否檢控無關係」為由,拒絕披露究竟林德深的年資及所屬公司?欲言又止,自然又令港人聯想到,事件是否又有重大「黑鑊」?其實單憑現在資訊,很難判斷問題究竟出在哪個環節,雖則林德深負責啟晴邨的水喉工程,但有問題的工序、或貨源、甚至於其他環節,其他公司會否有意無意違反守則、或合約內容而造成今次事件?林德深是否只是一名代罪羔羊?(文章甫完筆、《東方日報》網站便刊登訪問林德深文章,表示要「呼冤」)央企、「梁粉」涉案?尤其事件中涉及央企中國建築、瑞安建業兩家公司。中國建築(上市編號:3311),系屬央企。瑞安建業(上市編號:0983),主席正是被政界視為「梁粉」的羅康瑞。五條涉案屋邨當中,包括啟晴鄒、沙田水泉澳邨、及長沙灣邨是由中國建築作為承建商;其餘兩條,屯門龍逸邨、葵盛圍葵聯邨便是港資的瑞安建業。(中國建築去年便是憑啟德1A公屋發展項目一及二期、即現在的啟晴邨,獲得由中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及中國建築業協會頒受的「2014年中國建設工程(境外工程)魯班奬」,更說是魯班獎首次設立的境外工程奬項,未知魯班泉下有知,會否面有愧色? )究竟林德深負責的環節,詳情,兩家承建商在涉案環節中又有多少參與,公眾應當有知情權,不能由政府你自行判斷「與檢控無關係」,便拒絕披露。一個良好政府,無論處理任何危機,最佳的做法便是盡量提高透明度,將所知資料公開,一來可減低社會的揣測,二是公眾以及各方專家可群策群,提供解決問題良方。事關是次事件的潛在影響或可能遠較想像為大。中國建築項目遍布香港以中國建築為例,在香港有大量工程。按其年報資料,去年公司完成工程有78項、當中69%便位處香港、包括灣仔的「囍匯」、油塘商場四期等。目前該公司在港仍有多個在建工程,包括沙田52區第二、三、四期公屋發展,即沙田水泉澳邨等,詳見附表:資料來源:中國建築年報是公司重要還是市民重要?換句話說,假若,我強調是假若,問題原來源於承建商或其有關的附屬公司,合作夥伴,則可能是全港性的食品安全問題,那政府豈能有半點隱暪?相比起全港市民的健康,你竟然更關心那些年賺過數十億的上市公司聲譽?(689於去年1月,更曾到中國建築承建的沙田水泉澳邨實地參觀。圖片來源:中國建築年報)目前最重要是盡快查鉛之來源,政府亦應盡快公布有關林德深的所屬公司及相關資料,以讓公眾多加提防。只能慨歎今時今日的香港,竟還要「飲水思鉛」…。我們再不能寄望689政府有任何一點可信性,凡事懷疑凡事多問,純為自保。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你能想像有一日,你打電話告訴經紀:「沽出全部XX股票,對方會答你:「你這個港奸!竟然不和香港共同進退!我不會幫你沽盤的!」我慶幸,我生活在競爭力輸給深圳的「二線城市」,國際香港。全文:http://wp.me/p2VwFC-dPS#股市 #投資 #自由 #愛國 #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Saturday, July 11, 2015

詳情

八十九十後都是超人、只是不姓李

近月,某城中富二代訪問中,談及年輕人要買樓,務必要儲錢。本來,這是「阿媽是女人」的說話,無傷大雅,但一來,他舉出的例子:月入萬五儲三千便可買樓,實在太「堅離地城」,二來,配合其背景,又的確有足夠的原素構成一個社會熱話。月入萬五儲三千可買樓,我只能想到那些上進青年新聞故事:「某某畢業後死慳死抵,五年後終儲了二萬元,再加上他父親資助他八十萬,終於三十歲前成功上樓…」可歌可泣啊。沒有富爸爸的話,劉生的上樓方程式又如何?已有海量文章指出劉生的離地,我不作詳談,簡單說,即使你人到中年,四十有多終儲夠首期,但可惜,銀行也不會借錢予你上車,事關供款超出入息比率上限,就是這麼的現實問題。現今年輕人,每當申訴上樓之苦時,便總有一批已上岸、手執幾幢物業的五六十後跳出來,力斥年輕人不要「只懂埋怨」,想當年,他這樣那樣…(下刪三四百字),最後結案陳詞時,若沒有一句「廢青」,已是一位相當厚道的可敬長輩了。先要搞清楚是,我絕不否認這些長輩的努力和刻苦,其實上一二代的努力,絕對令人敬佩,很多人的祖父母,都是靠一雙手,咬緊牙根,養大多名兒女,成就香港的獅子山下故事,上一代的故事,年輕人切不能忘恩忘本。現今年輕人青出於藍但另一方面,現今香港的年輕人,又是否真的那麼不濟?各位長輩,當你聽到年輕人向你訴說現今社會之苦時,莫即刻一句「只懂埋怨」,便全盤否定年輕人提出的問題,事實上,你又何以肯定他不曾努力,不曾捱苦?其實換個角度,撇除時代背境,現今的年輕人肯定是青出於藍勝於藍。知識更廣 多才多藝試想想,六十至八十年代,你靠一雙手,肯捱肯搏,絕對有機會。今天?肯捱?新界的牛牛也要流浪街頭啊;兩文三語是基本了,你寫入履歷表不臉紅嗎?大學生,一街都是;要懂電腦懂互聯網,最好能懂得搞一個華麗既實用的Powerpoint;各適其適的專業資格走不了;還要熟知天下大事,了解中國國情,最重要, 是口才了得,把死的說成生的。上一代說的朝九晚五呢?發神經,「標準工時」是朝八晚七,超時補水的事,請到圖書館找歷史科一欄。以往李超人靠一雙手可「痴膠花」賺第一桶金,若你今天打算依樣畫葫蘆靠痴膠花發達,那你真的「痴膠花」了。打一份工,要更多時間,要更多知識,就以金融業為例,有如曹仁超曾說,他那代人,能獲得一本公司年報仔細研究,便已勝人一籌;藍籌只幾間,行業只數個,本地人炒賣的主要集中於股票、外匯、商品期貨期指。現時又如何?上市公司數以千計,各行各業你想得到的都有,未想到的都有;港股、美股、歐股、還有…驚嚇的A股;股匯債是必然的,還有一眾結構複雜到「無語倫比」的衍生工具你也要認識,大家記得當年的「雷曼迷債」事件嗎?其實又有多少上一輩能確實說出他買的究竟是什麼鬼東西?想創業?先問問各大地產商的租金吧,不如在網上發圍吧,可以,但當然你要有超凡的創意及優越的執行力、相當具挑戰性。付出更多 競爭更大上一代,辛勤工作,一人幾份工,這一代,一份工足以佔用你一生的大部份時間,兼職即使有時間亦無工作機會;上一代,賺了錢,存入銀行入息也是一門抗通脹的辦法;這一代,零息世界,後生仔要抗通脹,又要較他們的父母多一項知識,叫理財,所謂你不理財,財不理你。上一代人,站在同一起跑線上,你和我和他同樣貧窮,今後是富是貧,各自修為:何況當年中國仍剛剛走出文革浩劫,百廢待興,那時的香港人,根本是做「獨市」生意;現今一代,富二代、官二代充斥於各行各業,沒家境的年輕人,先天便輸在起跑線上,何況,互聯網世代,講競爭是全球性的。所以你現在明白,為何現今的八十後、九十後,若非靠父蔭而早早「上車」,肯定能成為新聞人物,登上大報,說什麼「八十後上樓血淚史」之類的故事,其實這不正正說出現今社會的畸型嗎?以往買樓,是凡人,現今買樓,是超人、即是,萬中無一啊。說了那麼多,是否說出當今年輕人肯定沒機會?絕對不是,阿媽是女人,這的確是廢話,但又確是事實。年輕人要努力,要有上進心,在自己能力控制範內做到最好,是基本要求,再來便是加一點運氣和際遇吧,是啊,有時候的確是很無奈的,正如黃子華曾在《楝篤笑娛樂圈血淚史II》說,他本來認為可以控制命運,但到最後發現,自己主演的戲,連戲名命名也左右不了。上一代求生存、這一代求生活上一代人,多是由中國逃難至港,求三餐溫飽,故拼命搵錢,加上港英政府自六七暴動後改變施政方針,完善制度,打擊貪污、造就一個相對平穩,相對公平公正的政治環境,好讓港人安心搵錢,卻又竟養成上一代的政治冷感習慣,面對九七,只求「游蛙式」,也造成當年基本法起草之際,埋下多個地雷,直至今天爆發,有如普選特首成假普選,又有如每年賣地設上限,成為今天高樓價的其中一個遠因。上一代的政治冷感,造成的惡果要現今一代承受。現今一代替全香港人爭取應有權利,又竟被上一代人指責搞亂香港,我相信不少年輕人很難吞下這口氣。耐性化解世代矛盾社會改變,上一代的經驗,未必能適用於當下社會。故不厭其煩再說一次,各位長輩,別開口埋口便說你們以往怎樣怎樣成功,能否多花一點時間,了解現今年輕人要面對的困境?其實每個發展成熟的社會,都要面對世代矛盾這個老問題,每一代人也應認清社會的轉變。在匆匆一句,指罵他人「廢青」和「離地」前,或者我們更需要的,是理性解決彼此的誤解。原文載於作者網誌(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網上有很多認真的批評,屈氏選擇看不見;梁國雄等天天被人『問候母親』,屈氏也選擇聽不到。真正擁有武力的專權政府她不去對抗,反而走去批判自創的『民主霸權』、『民主邪教』。又說『希望你們把我的文章繼續廣傳,跟恐怖份子作戰』。盡是浮語虛辭,還自比天高。此乃不學無術、浮文妨要。」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Monday, May 25, 2015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