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小學雞式絕交

哥哥的兩個老友最近絕交。某日放學,仇人相見,當中一個把另一人的書包丟在地上,食物盒裏的提子散一地,當街吵起來。老友絕交 大仔悟「中間人之苦」「這次我支持Y(被推跌書包的那位),還扮提子說話……」最近在瘋狂追看金庸的我家小子,隨即換上武俠小說腔:「我們本來好好的,準備沒入血盆大口,誰知電光火石間全掉在地上,隨時被車輾得屍橫遍野,無陰功啊啊啊……」我笑了,追問,同學有什麼反應?「笑到碌地。其實他們私下都告訴我,想做回好朋友,因為對方是自己上小學後第一個認識的人,但又怕先開口的被拒絕。」小子一頓,又說﹕「做中間人,真的好累。」這時媽媽再顧不了街上人來人往,立時給兒子來個熊抱,說﹕「你-終-於-明-白-媽-媽-的-苦-了-嗎?」不用說出來的那句是﹕我這中間人常常卡在你們兩兄妹間,煩死了。小子尷尷尬尬,顯然收到,媽媽也就見好就收,不再借題發揮了。難得這回他有切身感受。小學課時增 人際互動機會減「珍惜親情/友誼」、「凡事留餘地」、「不要卡在小環節上」這些道理,平素是要說的,雖然說了多半不管用——畢竟有關人際間的相處,必須親身實踐才成,像王語嫣那樣只說不練的怪事兒,只宜在武俠小說出現(媽媽也中金毒了)。所以我非常痛恨那些在老師領導下,把小息用作各種課餘學習的安排。我明白老師都要付出,本來是犧牲,而且出發點也一定是為孩子好。但這些安排卻在在跟孩子的生活需要脫軌了。有關術科知識,編在課程裏的已經夠多,全日制下也添了很多課時,但人際關係這門非常重要的實習課,演練機會卻愈來愈少了。現在的小學雞都是大人呵在掌心的寶,上下課有大人接送,小息要努力學習,回家拚命做功課還要溫習測考默書,即使拚完,也不見得可以落街與別的孩子玩,進行「交友、死黨、絕交」等人生必經歷練。向不認識的小孩講「不如一齊玩吖」,已經成為過去式了。有兄弟姊妹的,在家好歹有吵架對手;要是沒有的話,就只能跟外傭相對望,或者在手機的虛擬世界埋頭苦幹。在「大人無處不在」的生活模式下,無人駕駛的小學雞人際互動,比過去任何時候都來得重要。又所以,某回妹妹下課回家,自豪的說今日在學校完成了所有功課,媽媽先給一個讚,但不忘補充一句﹕「功課可以拿回家做,但別忘了要跟同學仔玩啊!」作者簡介: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原文載於2016年6月28日《明報》副刊 教育

詳情

小學雞媽媽:子非魚的少年滋味

每年小一派位放榜,都是觀察家長生態的機會。一如既往,獲派心儀學校的學生家長向記者分享成功之道:豪花幾百萬甚至千萬元入住名校區的有,從孩子三、四歲開始安排密密麻麻的課外學習時間表的有。小朋友辛苦嗎?有媽媽答:「小朋友唔識辛苦,大人先會感覺辛苦。」日後入讀小學,如果時間許可,她還會為女兒報讀更多興趣班。小孩唔識辛苦?我不敢說,上很多興趣班的孩子一定苦。認識一些好動的小學雞,無論多忙也堅持興趣班,一個都不能少,即使父母反對,也要用磨爛蓆的方式要求繼續。孩童精力之旺盛,常教我滴汗。但,「小孩子唔識辛苦」這話,更教我大大的滴汗了。如果小孩子不知道辛苦,也不知道壓力,家長和老師社工臨牀心理學家們,應該會少很多煩惱吧。子非魚,即使是從自己肚皮下鑽出來的孩子,也不能太「老定」以為自己一定懂得。孩子獲派入名校,在鏡頭前笑逐顏開,也有可能只因為他們都是好孩子——好孩子願意為媽媽達成心願。推薦張經緯的紀錄片《少年滋味》,不同年紀不同背景的少年,把自己的困惑娓娓道來,真誠坦率。「奴隸都有仰望天空嘅自由」、「人愈大,只能隨波逐流,喺度趕,唔知為啲乜」、「唉吖﹗無得休息嘛」、「我媽咪一路都好想我做醫生,但我都唔知點解……」、「佢哋唔係用身體嚟打你,而係用言語去攻擊你」、「我無嚟香港嘅話,唔會有依家咁堅強嘅我」……被忽略的少年心聲看的時候我很懷疑,他們的父母有幾位聽過這些少年心聲。曾經為一個媒體欄目,訪問一對對親人,譬如結婚多年的夫婦、譬如父親和成年女兒。訪問前,很多受訪者信心滿滿,覺得自己懂得對方——畢竟這麼親密,畢竟成為家人這麼多年了,還有沒談過的事情嗎?然而,聊呀聊呀始發現,當年原來你是這樣想的嗎?那件事你竟然惦記到現在?那時候你這麼小,怎麼可能知道爸爸媽媽暗地在吵架?每每聽到那些因為想當然而浪費了的時光,因為誤會而纏下的結,都會惋惜。回家記得張開耳朵,聆聽親人。然而,對我來說,《少年滋味》的意義不止於此。它不單是對父母的一記提醒,也是寫給香港的一封家書。不同世代之間,溝通失效也許無可避免,但此時此刻尤其強烈。就讓少年人親自告訴我們,他們是如何看待香港這個家的。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6月14日) 親子 少年滋味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