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3.1億,1萬張門票

財爺宣佈財政預算案,其中有3.1憶撥給海洋公園,但要求免費送出10000張門票給學生。我在臉書上引述一位反對者的批評。該批評指出海洋公園董事局成員皆為前任及現任特首的支持者,有利益輸送之嫌。當然董事局成員未必有收取報酬,但也給人「親疏有別」的印象。而且海洋公園去年有2億餘元的赤字。在管理不善的情況下,為何還要撥款補貼?財爺在立法會解釋財政預算案時,也指出海洋公園在財政運作上出現困難。 臉書發出後,有很多迴響。批評和指責政府這樣做的較多,所以也引起一些衞道之士的反應,不過,這一面的迴響不多。 我對於撥款發展海洋公園,發展教育項目,並沒有意見。反之,我覺得應撥更多資源,不但是海洋公園,還要發展更多主題公園。這比起500多億作科研,或是數以千億計的大白象工程,更值得投資。 香港人口眾多,需要更多和不同的主題公園。但現時香港有教育性的主題公園,除了海洋公園外,只有濕地公園。迪士尼樂園只是遊樂場,與教育拉不上太多關係。家長想帶兒女參觀有教育性的主題公園,選擇不多。而且,海洋公園過去的發展,着重點多是機動遊戲,在我記憶所及,現時之水族館比以前的還細小很多,與「海洋公園」這主題,實有所偏離。所以如能

詳情

袁天佑牧師:「基督徒」,這名字多美麗啊!

基督徒多認識尼哥德慕這名字,他曾聽耶穌談重生之道,又為耶穌死後安葬事宜預備大量香膏,但聖經只指他是「暗地裏作門徒」(約十九38~40)。在當時,宣稱自己是基督徒的,就算沒遇到逼害,但都多會失去權力,甚至會被趕離所屬社群(約九22)。所以他只能「暗地裏作門徒」。但在香港,因信仰自由的緣故,人人都不怕宣認自己是基督徒。不願公開的,可能是「中國共產黨員」的身分。 在香港參政人士中,不少是基督徒。很奇怪的是,建制人士較多公開宣稱這身分。「是否當官,聽從上帝旨意」、「上帝叫我參選」、「天堂有我的位置,因為我做好事」、「建制派是上帝給多我的政治角色」、「做一個建制派的基督徒,就有如背負着上帝所給予的軛」、「我是基督徒,每一步都遵從自己的信仰」⋯⋯。他們有這麼大的信心,我非常佩服欽敬。 聖經說:「弟兄們,不可彼此詆毀。詆毀弟兄或評斷弟兄的人,就是詆毀律法,評斷律法⋯⋯;立法者和審判者只有一位;他就是那能拯救人也能毀滅人的。你是誰,竟敢評斷你的鄰舍!」(雅四11~12)所以我們不應隨便批評人,某某人是真或假基督徒,某某教會是真教會或假教會。 最近閱讀一本有關基督徒看工作的書。書中有這樣幾句:「給人類食

詳情

袁天佑牧師:「一地兩檢」謬論Q & A

為支持高鐵「一地兩檢」方案,某些人提出一些論點,我覺得荒謬。不過,可能是我無知,民主意識膚淺。 袁國強說:「《基本法》冇define香港範圍。」 湯家驊:2010年說:「一地兩檢,在憲法上根本完全是沒有可能的。」但今天的他說:「如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宣佈將西九部分地方脫離香港的領域,該地區就不受基本法的管轄,亦不存在違反基本法。」 那麼,我們可以隨時將香港土地租給中共管治,也沒有違反《基本法》。《基本法》仍是50年不變,因為只適用於沒有租給中共的土地。 袁國強說:「租客也可以將租地反租給業主(中共)。」 這是合法的,但我想問:「香港政府將地租給我,我可否不實行香港法律,只執行我所主張的法律?」軍營也是租給解放軍,但也沒有執行內地法律,為甚麼仍要執行香港法律。 陳帆說:「可用香港電話卡看facebook。」 看是可看到,但犯了中共法律。而且到時,高鐵車廂內根本用不到香港電話卡,只可轉台至內地網絡。答了等於沒答! 張建宗說:「不用憂慮,也不會出現內地人員跨境執法。」 但當你看到銅鑼灣書店、劉曉波等事件時,你不憂慮嗎?你相信內地人員沒有跨境執法嗎? 他又說:「外國商會及領事對一地兩檢反應正面。

詳情

袁天佑牧師:荒謬世代中的智慧

2017/7/9 聖靈降臨後第五主日 荒謬世代中的智慧 (太十一16~19,25~30) (撰寫時,劉曉波仍在醫院接受治療,家人探望但遭警告監視。為他和家人懇切的禱告。) 這是個荒謬的時代 耶穌曾這樣描述他時代的荒謬。「我該用甚麼來比這世代呢?這正像孩童坐在街市上向同伴呼喊:『我們為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唱哀歌,你們不捶胸。』約翰來了,既不吃也不喝,人們就說他是被鬼附的;人子來了,也吃也喝,他們又說這人貪食好酒,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太十一16~19) 其實,任何時代都存着荒謬的事,只是荒謬的程度如何而已。 上星期是香港回歸中國二十週年的日子。雖然官方舉辦了多項慶回歸活動,歌舞昇平,但在不少人心中,這是一個不值得慶祝的日子,有人甚至用「淪陷」來描述今天的香港。二十年前,不少人帶着期望回歸中國,但二十年過去,有更多人失望無奈,更多人否認自己是中國人,不願做中國人。為甚麼? 香港現況的荒謬,或許今年七一遊行,反對者提出的口號正好表達出來,他們提出「一國兩制,呃足廿年」。「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變成「一國一制、講人治港、西環管治」,但不論是中央或是香港的建制總會說「一國兩制」

詳情

不要回歸,只想「歸回」

(七一20年的感想—-寫於習近平抵港的這一天) 經文:士九1~21;太二十二15~22;提前二1~2 習近平南巡,雖有紅地毯的歡迎,但到處封路,阻塞交通,水馬圍城,令市民感到擾民甚至是忿怒。面書上諷刺之語,此起彼落。究竟是「習習習⋯⋯」,抑「閘閘閘⋯⋯」? 沒有甚麼值得慶祝 二十年前,帶着難捨,也帶着期望的心看着香港回歸的每一幕。難捨,因為英國的離開。雖然英國的管治帶有殖民色彩,但今天的香港成為國際的大都會,英國的管治或多或少都有其貢獻。雖然我們不一定要多謝英國,但也毋須全盤否定。期望,因香港回歸中國,香港人可重新尋找我們的身分。但是二十年後的今天,心中有的只是失望無奈。 本以為香港人可以重尋我們的身分,但怎料二十年過後,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不單是來世,就是今生也不願做中國人。香港過去所持守的法治人權言論自由,都不斷被蠶食。最近發生的,一位75歲婆婆因1元售賣紙皮盒給人被捕的事件中,雖然食環署事後取消檢控,但我們可以看到的是香港的悲哀。這把年紀,本應享受過去辛勞的成果,但今天仍要辛勞的去謀生,而且被拘控。法治變成只有執法,打壓無權無勢者,但另一方面,有權有勢的可以利用法例

詳情

「奴隸們,用血肉做長城」,還要到幾時呢?

「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寧願我的右手枯萎;我若不記得你,不看你過於我最喜樂的,寧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詩一三七5~6) 「以耶和華為上帝的,那國有福了!耶和華揀選為自產業的,那民有福了!」(詩三十三12) 每年接近六月四日的主日,有教會將之定為「中國主日」,這已是第二十八個年頭了。今主日剛好是6月4日,所以定這日為「中國主日」。 1989年5月,中國發生一場民主運動。當年6月4日,中國領導人使用坦克解放軍鎮壓,這場民主運動被瓦解了,官方至今仍未公佈死傷人數,甚至有人說:「沒死過人!」之後,一連串的搜捕行動,不少參與者被捕入獄。雖然官方沒有公佈死傷人數,但不少父母失去了他們的兒女,有死亡、有被捕失去聯絡、有流放海外。當年香港亦有百多萬市民舉行遊行,抗議中共政權,支持這場民主運動。 事隔二十八年了,不少人雖沒有忘記此事,但覺得追究事件真相已沒大作用,也無法追究。1989年以後出生,今天的年青人,在過去也曾每年參與掉念活動,但因近年來青年人對中國內地政治感到失望,連香港也難以維持「一國兩制」,自己香港也救不了,怎救中國呢?所以紀念沒有意義了。有人認為要爭取「港獨」,亦有人要強調「本土意識

詳情

2017/4/2 大齋期第五主日:神蹟沒有出現?

(約十一1~45;結三十七1~14) 剛過去的星期日(2017/3/26),不少香港人期望神蹟會出現,曾俊華會當選特首,建制中有約300人轉投他。但神蹟沒有出現,欽點的當選。不少人,包括信徒在內,也問:「上主是否丟棄了我們?」我與不少信徒也這樣祈禱,盼望欽點的不能當選。上主是否沒有聽我們禱告?那位被欽點的在競選時說:「上主的意思叫我參選。」她的當選是上主的旨意? 今主日福音經課是約翰福音十一章1~45節,經文當然不是談論政治的事,但我們可以從當中去看看上主在人中間是怎樣工作。 一,固有的知識或信念會窒礙我們去期待和看見上主的工作: 經文記載了耶穌使馬大馬利亞的兄弟拉撒路從死裏復活過來的過程。拉撒路生病,兩姊妹就立刻打發人去請耶穌來,但耶穌好像不着緊那樣,過了幾天才去,結果拉撒路死了,而且已4天了。不錯,耶穌最後也行了神蹟,令拉撒路復活過來。但這並不是馬大和馬利亞原先所期望的。 兩姊妹打發人去找耶穌,只是對耶穌說:「主啊,你所愛的人病了。」(十一3)看來,他們沒有期望耶穌要來她們住的地方,原因並不是當時拉撒路尚未死,而可能是她們相信,只要耶穌說一聲,就算他住在較遠的地方,拉撒路都會康復過

詳情

上主沒丟棄香港

詩篇77篇7節:「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施恩嗎?」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其實沒有甚麼意外,因小圈子選舉是荒謬的鬧劇,早已安排。無論是689或是777,都是一樣,是欽點,吹雞便可以了。所以不要為此感到世界沒日。 當我回看過去兩年多的日子,我看見上主的手在作工。 79天的佔領行動,爭不到真普選,但民主之聲,深耕細作。立法會的選舉,投票至深夜,顯示出市民對民主的訴求。 特首選舉,我從來不明白胡曾兩人為甚麼會參選。不少人以人或鬼來猜度他們。但無論是人是鬼,我看見上主在作工,香港人要多謝兩人的出現。 胡官的出現,從開始便已不被看好會贏,但他提出的政綱正好反影出小市民的心聲。小市民的心聲從沒有被聆聽,但透過一位有點名望的法官傳出來。 鬍鬚曾的政綱,被視為建制,但得到非建制選委支持,更重要得到廣大市民的支持。星期五的造勢大會,更是佔中後很少出現的場面。曾得到市民的支持,因他明白在中共政權,要爭取真普選並不容易,最重要是先得民心。市民支持他,也是因明白這道理。我更看到建制與非建制並不是對立的,建制人士能釋出些少善意,已可得到非建制人士的支持。香港社會的和諧,不一定是要達成真普選與否,而是能彼此釋出善

詳情

沒有政策,便是最好的政策

林鄭於競選政綱中,建議於民政事務局下成立「宗教事務小組」,「統籌有關政策」。此外,在政綱另一點提及「檢視目前與宗教用地有關的地價政策,支持宗教文化發展。」 林鄭後來解釋,她無意控制宗教的自由,只是回應有宗教團體難覓用地,興建會址,發展教務。林的好意,個人樂於肯定,但期望她能修訂政綱,取消成立統籌有關政策的小組。除「有關政策」含糊不清外,政府常制定政策,管理很多事情,但多未能給予協助,反成為制約,窒礙發展。 香港開埠,教育未見普及,教會在沒有政府支持的情況下,積極推展學校教育,今天不少名校也是從那時開始,經百多年艱苦運作,才有今天的成效。後來政府明白教育需普及化,教會與不少辦學團體積極回應,參予辦學。在港英管治時期,教育政策富彈性,辦學團體皆能按其辦學宗旨辦理。除學校教育外,社會福利,健康衛生……在小政府,不是樣樣都管的政策下,皆能有多元化的發展。 回歸後,小政府要變成大政府,樣樣事都要管,大大小小政策出爐,但20年來,民怨增多,社會撕裂。其中學校教育便是最明顯的例子。甚麼TSA、BCA、教育語文政策,甚至大學教育,政府都插手其中。結果是教育水平下降,老師、家長、學生等,人人都不滿。 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