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庭:《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紅色濾鏡下的現實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要麼成為怪物,要麼成為怪物的食物。是筆者看畢九把刀最新電影作品《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後所想到的一句話。片名已經表明校園加上怪物兩大元素,不過當中的校園不只是校園,怪物也不僅是怪物,兩個元素只是九把刀刻劃都市人性的切入點。筆者不是九把刀的書迷,單從他所編導的電影作品去看,筆者認為今次電影向觀眾展示了其創作及用畫面說故事的可能性,同時從商業片中展現了個人視野和風格。 校園是重點,那老師當然是重要的,也因此是在片名中首個出現的角色。在片中老師作為引導者對下一代的影響相信定有他論,筆者著眼的是片中的老師本身。九把刀談及他不是批判宗教,筆者亦認同。這老師令筆者思考城市中很多人都想要追求一種心境的平靜,處之泰然的冷靜,宗教或許只是某種途徑,但追逐一種心境可能會變成自以為是的過程,而這過程其實只是對個人情感不斷的壓抑。最後抑壓的會像充滿氣的氣球一樣一戳即破。被藐視而一觸即發的不是她的宗教,可能是她保持的形象,亦可能是她所賦予的寬恕。鏡頭雖然淡出還在說話的老師,轉向憤怒的段人豪(蔡凡熙飾),但作為引導者的她的說話,其可怕絕不下於她所喚醒的「怪物」(段人豪)。 片中手機明顯

詳情

貝貝:看話劇也看觀眾——我看《埋藏的秘密》於香港上演的意義

《埋藏的秘密》是美國編劇森‧舒柏1979年的劇本,自上演以來獲獎無數,歷年不少劇評人賞析該文本及演出,已成為當代美國經典劇目。基於香港話劇團其中一個經營方針——引進優秀外國劇目,在距離劇本面世近40年後的香港,享譽全球的美藉導演崔維斯‧普斯頓帶領本港演員演出此劇目。在媒體報導中,導演明言有別於前人採取現實主義的表演手法,是次演出較傾向象徵主義,例如:舞台設計上設置了電視、灑水裝置和舞台中央的長樓梯……皆有各自的象徵意義。如此種種資料,我們不難從網絡上取得,而我只是個戲劇的門外漢,分析肯定比不上專業劇評人。然而,觀賞此劇當日,同行友人說了一句「看劇的還是女人比較多」,令我不禁對觀眾與文本的互動產生興趣,因此,我希望通過本文分享對於香港上演一齣70年代美國劇目的看法。 據分析,《埋藏的秘密》是一齣象徵美國夢碎的家庭悲劇,劇情荒誕,故事整個家族彷彿都是瘋子,人物自說自話。在旁人的眼裏,瘋子的世界總是可笑的,演出開始不久,劇場裏便笑聲不絕。身體病弱、咳嗽連連的爺爺Dodge是家族的男主人,其夫人Halie處於長樓梯之上,觀眾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兩者的對話經常牛頭不對馬嘴,有時更懶得理睬對方,一

詳情

李鱷:關於DQ案的反面觀點——一個九十後對政治理想主義的反思

當每人的心裡都有著一股相同的信念,而這股信念又被一層道德的高尚外衣包裹著,任何與這種信念相對的觀點都會被打成邪惡。但這不代表這種觀點不需要被提出,因為假如失去了它的制衡,道德在人的心底也會腐化成萬惡的根源。 七月十四日中午,香港高等法院裁定四位議員違反宣誓守則,即時褫奪他們的議員資格,連同早前被取消資格的議員,一共已經有六位被選民授權進入議會的代表被行政機關起訴並最終被立法機關裁定議席無效。 乍看之下,這劇本就跟那些奉行假民主的地方,統治者隨時透過政治打壓剷除異己的手段別無兩樣。所以一時間,社交網絡又是烽煙四起,人人爭著喊民意不容褫奪,然而這就是故事的全部嗎?我們真的應該繼續為這個信念搖旗納喊嗎? 雨傘運動後,一派人繼續走街頭抗爭的路線,一派人選擇走入議會內部,掃蕩現有制度的不公義,那個時候,我們對這群人寄予厚望,所以把手上的一票投了出去,讓他們擠身議員之列。 但不足一年,當中竟人六位被掃了出議事堂門外,這是制度暴力底下的結果嗎?是政府視民意於無物的表現嗎? 抱歉地說,我認為真正視人們意願於不顧的,正正是那六位被褫奪資格的議員。 他們當初既然選擇進入議會內部爭取改變,那他們原則上就是默

詳情

Ellen:「曉波,歸隊啦!」

劉曉波,2017年7月13日在瀋陽一家醫院逝世,終年 61 歲。 夜幕低垂,坐在庭中,亮起了一盞清燈,孤獨與抑鬱來襲,畢竟七天了;月下疏影橫斜,暗香浮動,頓覚氣氛不對,忘不迭地將燈滅了,就此,落在黑暗當中。 劉曉波不應該屬於黑暗,但黑暗使他努力把眼睛睜開;悼他是應該在黑暗處,這才是真正的意境;悼他,我的方式是走進他的思維來紀念。 首先基督徒不用太多情,劉最為人廣傳的一句話「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其實是帶著諷刺意味,並非「神愛世人」的無限擴張,而是源自他對於中共的理解,他拒絕以「階級鬥爭」為名的仇恨和分化,本質上是反抗政權的手段。 有基督徒認為劉曉波所讀的書籍,可能使他在獄中皈依上帝, 其中包括陀思妥耶夫斯基(Fyodor Dostoyevsky,又譯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後期著作,見到陀氏在苦難中「重新尋回對上帝的信仰」,及德國神學家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國內譯朋霍費爾)的《獄中書簡》,作者的精神及行動,激勵了牢獄中的劉, 讓他重新思考基督教,並追源於耶穌基督並衪的十字架。這是近期很多基督徒希望見到劉在獄中走上的道路。 2008年,劉曉波參與起草《零八憲章》,

詳情

酷比Coolbe Armin:「林鄭當選有上帝旨意?」 教會03七一後改革不倫不類

「十月一香港祈禱日」籌組團主席石建華牧師最近表示,林鄭月娥在特首選舉的得票,有上帝的特別意思,因為得票數字與挪亞之父拉麥在世777年的壽歲一樣,而洪水在拉麥死後5年降臨。 一場小圈子選舉的票數,怎能和聖經人物的壽歲相提並論呢?就算林鄭當選有上帝旨意,基督徒更要監察她的施政。尤其,中國主席習近平於特區政府就職典禮上致辭:「香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制度還需完善」;不久,她就說:「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是憲制責任,希望於任內創造有利條件做立法工作。」 因此,與其玩數字遊戲,我們倒不如重燃03年手持「耶穌愛香港」橫額遊行的心志——這正是酷比為《門徒媒體》撰寫〈歷史變遷中的香港福音:23條立法、71遊行與教會〉系列之原因 (註1)。其實,早在14年前,23條立法擱置後,《時代論壇》已呼籲教會改革。該報第八二九期的社論〈民主新頁下的香港教會〉表示,教會應循6大途徑關心社會,包括:鼓勵選民登記及投票;關心時政,開放討論,對政治人物的言行有所認知;有心志前行一步的教牧可作定期的交流,建立支援網絡;鼓勵(起碼不反對)信徒參與推動民主政制活動;就當前的中國及香港政治作處境神學省思,提供適切的理

詳情

四道牆以外:同情鄭經翰為「公義」發聲

鄭經翰早前刊登文章《短視政客趕絕田灣國際學校》,指原計劃改建作國際學校的田灣商場被政客趕絕,鄰避症候群擴張令香港營商環境轉差。文章一出,隨即惹來各方口誅筆伐,質疑以反領匯出名的鄭經翰是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竟然為領展已出售物業發聲。筆者在此撰文對大班予以同情,並想作出補充。 大班文中著力為校方重申,辦學團體其實已經盡量回應各方訴求,將量將學校對社區影響降低,並積極開放學校設施供當區居民使用,可惜依然遭受短視政客堅決反對,學校最後因爲反對聲音,原定9月開學的計劃被迫擱置。有報導指校方經已與田灣商場新業主佛山順聯集團簽訂十五年租約,如今開學無期,損失難以估計。 坊間誤會大班敵視一眾以香港眾志為首的區內領袖,其實兩者之間本無仇怨而且關係微妙。鄭經翰創辦電台D100,以「行公義、好憐憫」為旨。當年學民思潮聲勢如日中天,大班為一眾學子提供發聲平台,直至今天的眾志亦然。對於香港眾志的艱澀理念得以在群眾中萌芽,在政壇中的光環擦得又光又亮,D100實是功不可沒。可是近年眾志以反對建校為題在田灣區內打響名堂,大班眼見其組織在事件中取態不公,國際學校身陷絕境,毅然奮袂而起,為其維航。此等高尚情操令人欽敬,

詳情

李臻文:世界,從來不是你們的──20年後重看《香港製造》有感

  當年《香港製造》上映時,我身處溫哥華,在當地電影節觀賞此片,被戲中的凌厲影像深深觸動。 非常佩服陳果導演,他僅僅用劉德華拍剩的菲林,並起用一批非專業演員,就拍出一部充滿香港草根情懷的佳作。 如今回流香港多年,再看《香港製造》的4K修復版,發覺電影一點也沒有過時,片中呈現的世紀末氛圍、年輕一代對社會的不滿,在今日香港依然存在。 最深刻的是三位主角在和合石墳場嬉戲的一幕,中秋、阿龍、阿屏這三名被社會遺棄的邊青,在一個個墓碑上跳躍、佇立、吶喊,將年輕人跳脫飛揚的性格發揮得淋漓盡致,也展現出陳果導演澎湃的創作力。 這幕令我想起法國新浪潮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的名作《不法之徒》(Bande à part , 1964),三位主角在羅浮宮裡發足狂奔的一幕,與《香港製造》的這場墳場戲遙相呼應,同樣表現出無視禁忌、無視規矩的躁動青春。 十分欣賞李燦森飾演的屠中秋,若按世俗眼光,他只是一名古惑仔,終日不務正業、游手好閒,但其實他有不少優點:重承諾,守信用,對智障好友阿龍不離不棄,對絕症少女阿屏有情有義,前者被人欺凌,中秋索性接他回家照顧;後者患有嚴重腎病,中秋承諾

詳情

洪凱揚:臨床心理學專業參與「認可醫療專業註冊先導計劃」的暗湧

政府在2017年6月公布五個醫療專業初步符合條件可在「認可醫療專業註冊先導計劃」(先導計劃)下逐步進行認證程序,當中包括臨床心理學家。臨床心理學家的工作與訓練早在七十年代已在港開始,但卻一直未有官方的註冊及規管制度。能夠獲得機會參與是次先導計劃,無疑是提高市民保障的重要一步。然而,行業距離正式建立穩健而有效的規管制度,還有很遠的路程,而當中亦存在不少暗湧。 首先,是次先導計劃強調專業自主的原則以及學會為本的註冊安排,體現了對專業的尊重和信任,但同時亦將定義「註冊要求」的重大權力完全交與專業學會之手。學會一方面有它的道德和專業操守,但同時亦無可避免是行業中的利益持分者。假若在一個行業之中有不同學會代表著不同利益持分者,而它們在定義「註冊要求」上發生爭議,決策者以及使用服務的公眾又可以如何避免受種種技術細節混淆,明辨最能保障公眾利益的安排? 臨床心理學家的行業正處於這種情況。而此文的目的在於指出這行業的一些獨特性以及國際和本地情況,以協助使用服務的公眾以至決策者有更佳的資訊基礎作分析和判斷。 不存在國際訓練及執業標準:流動性非必然 研究心理學專業制度及國際間心理學專業人員流動性的學者Mer

詳情

柳臣:念舊是因為要向前走

日前拜讀陳紹銘的文章〈回歸20年:領展奪去的尊嚴、選擇及人情〉,發覺其論點有誤,遂有感而發。 每個人都總有多少念舊癮,分手的情人、生疏的舊友。已經失去無法回頭的事,總是回味無窮,覺得以前總比現在好。 回憶都是經過美化的產物,那個充滿人情味的小漁港、英治時期的政治手腕、就連填鴨式教育都有人吹捧。 過去真好,說穿了不過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改變是種選擇,如果過去真的比較好的話,根本不會有現在。 充滿人情味的小漁港很好嗎?是很好的話,你不妨關掉冷氣,丟掉智能電話天天出海捕魚去。 我們都不會選擇回到過去,或許偶爾唏噓一下,然後繼續活在現在。 領匯(現在好像改了叫領展?)不就是這樣嗎?我們都懂得大聲討伐領匯沒有人情味,這我可以理解,畢竟自從香港人選擇了遠離共產,投身資本主義下的商業社會起,就沒多少人情味可言。 這是我們的選擇。但是那些希望政府「回購領匯,還我人情味」的人,就讓我很莫明。 說笑的吧?我以前就是住在那種「不受領匯大魔王入侵」的「充滿人情味」的社區。告訴你,那裡沒有七仔、沒有OK、沒有百佳、沒有惠康、更不用說cafe、M記之類的現代文明痕跡。 說笑的吧?你真的希望生活在這種地方嗎?現實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