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海光與威權台灣vs.劉曉波與威權中國

劉曉波被證實患癌,甚至未確定是否真的能保外就醫,令筆者想起上世紀戒嚴時期的台灣,都令人想起同樣因癌症而死的殷海光! 戒嚴時期的台灣,專制程度不亞於今天一黨專政的中共政權。今天中國只容共產黨,組織反對黨會馬上被打壓。當年的台灣都同樣只容國民黨,1960年組成的自由中國黨都馬上被壓制,組黨者還捱了不少牢獄之苦。如果說今天中國基層選舉充滿篩選、選舉舞弊,1970年代台灣地方選舉的舞弊更引發了中壢事件一類的騷動。如果說今天中國政府把許志永、浦志強、劉曉波等維權人士囚禁,當年台灣更是跨張到會用特務暗殺一些反對自己統治的人,陳文誠和劉宜良案就是最佳的例子! 戒嚴期間,更有一位名叫殷海光的台灣異見人士被受打壓,最後因癌症慘死在台灣! 殷海光喜歡哲學,曾發表著名的演說《人生的意義》,指人除了追求基本生存需要,都需要理想,都需要追求人生精神滿足。喜愛思考的人,自然會質疑威權統治。殷海光都經常寫文章批評獨裁統治。他不但在《自由中國》撰文批評獨裁統治,他甚至大膽地提到:「今日的臺灣,在實際上早已成為一人一家一黨的殖民地。這一個殖民地在骨子裏完全被置於效忠私人的秘密力量嚴格控制之下。人民有吃、喝、玩、樂之『自

詳情

口說打擊官商勾結,實質包庇政府犯錯,這是甚麼的邏輯?

當有人一提到「海一居」,總會引來不少義憤填膺的網民,說購買「海一居」的一定是貪心的炒家,土地法毋須調整用來迎合炒家的貪念;當有人一提到土地法修法的建議,又會迅速被打為「網絡打手」,說只懂為地產商服務,為官商勾結開闢新路。 我們習慣成為判官,事無大小都習慣你一言、我一語,毫無保留為任何事作道德判斷。久而久之,我們將自己自以為的「常識」,變成了自己判斷的唯一準則:「這裡肯定是有官商勾結」、「修改土地法只會讓地產商有機會作奸犯科」、「給了你廿五年的限期都不能發展,一定是發展商的錯吧」。 因此當社會出現修法的主張及聲音的時候,很多人選擇高舉「官商勾結將重臨」、「不能放生地產商」等旗幟,而並不是嘗試了解別人修法的理據,理性地討論現行土地法,是否能真的體現法律公義。當我們經常嘲笑部份香港人只懂盲目附和、感情用事的時候,似乎並沒有發現,自己正走在同一道路之上。 主張修改土地法,從新定義「歸責」與「不歸責土地」的處理方法,並不是要有利那個、放生那個;而是重新給予法庭選擇的機會,辨別責任誰屬,因應不同案例落適當、公正的裁決。從澳娛的法庭案例我們發現,即使法庭認同政府對土地未能發展需付上全部責任,但由於現

詳情

劏「火」無情

6月19日長沙灣永隆街唐樓一單位火警事件,引起關注。只是短短數個月,該棟唐樓分別先後在二樓和四樓發生火警(備註1)。筆者最擔心的是,三樓正正是一劏多戶板間房的唐樓單位,若然發生火警後果則不堪設想。 今年2月6日晚上,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多名議員,包括邵家臻、劉小麗、田北辰及容海恩等曾經到訪上述永隆街三樓的劏房單位。他們均表示不能接受該劏房的惡劣程度,會促請政府解決劏房問題。時至今日,兩次火警經已發生,他們的促請似乎救不了近火。 近年劏房火警事故頻頻發生,劏房的消防安全備受關注。筆者最近接觸了幾位受劏房火警影響的居民,了解他們在故事的辛酸,心裡一直為他們的遭遇忿忿不平,故想公眾更深了解劏房居民的現況,正視劏房的消防安全問題。 昨晚探訪受永隆街火警影響的三樓街坊,他們表示已經第2次發生火警,擔心若發生在自己單位將會釀成更大危險,因為單位雜物非常多,加上房間間格的物料都是木板,容易引起火災。 「我都唔想住呢度。冇辦法,冇得揀。我臨老整親隻腳返唔到工,要拎政府錢,淨係可以租呢啲地方。」60歲的江生說。 「我又冇勇氣跳落去。」江生表示他的擔憂和無奈。 永隆街的唐樓劏房單位 昨天早上亦探訪了一位婦

詳情

per se《家變》mv:回歸二十週年的禮物

最近「慶祝香港回歸二十週年活動」的字眼總能傳到耳中,但屬於二十週年的作品可能因為沒有刻意留意,所以未有耳聞,直到6月聽到看到本地二人組合per se的第一首粵語作品《家變》的mv。Per se 以詩式流行音樂作為其創作方向,歌自然以詩的手法處理,《家變》這首詩以「家」作為主題可以有不同的解讀,不過加上精緻的mv確實令人糾纏於眼下這個時刻這片土地的思考。 mv 以兩條時間線主導,一條是97年6月,藍色恤衫的男主角跟mv中年輕女主角的媽媽的戀情,另一條是多年後,身處現時香港(正如mv發佈在17年6月)的年輕女主角,到公司返工跟穿灰色恤衫的男同事產生戀情(mv中的項鏈已經交代藍色恤衫的男主角多年後成了公司的老闆)。 mv的上半部分將兩條時間線重疊造成了假象,但仔細留意男主角的恤衫顏色和老舊的電腦就知道其實男女主角身於兩個不同的時空。因此上半部分男女主角沒有可能同時出現於鏡頭之內,女主角收到的戲飛亦是2017年上映的97家有囍事重映版。到下半部分,觀者看過的交往片段的鏡頭全部推開,就可以看到男主角的伴侶其實是女主角的媽媽,那是97年的時間線。 而上下部分之間,就是一次「家變」,藍色恤衫的男主角

詳情

中國式《深夜食堂》:比手撕鬼子更誇張

在鋪天蓋地的罵聲中,《深夜食堂》成為了大陸的熱門話題。甚至逼得導演不得不出來道歉,平息眾怒。 打造中國特色的深夜食堂,中國特色似乎成了一道護身符,仿佛導演只要搬出這四個字,一切就值得諒解。可是,這次致力於打造「中國特色」的深夜食堂,不單單沒有讓我看到任何的中國元素,反而是種種低劣的抄襲,生搬硬套出的一套作品。無論是主角的日式服飾,鬧市裡的居酒屋,都抄足了日本。改變最大的,竟然只是食堂裡的餐牌,把「定食」一項換成了「大鍋菜」,如此拙劣的手法,就幻想得到中國觀眾的共鳴,只可惜,勉強是沒有幸福的,觀眾也不會買帳。特別是對於那些看過原版《深夜食堂》的人,簡直是一種深深的情感傷害。 深夜食堂原是一部日本漫畫,作者安倍夜郎四十不惑,將自己的感悟融入作品,之後又被改編成了電視電影,專門描繪出了都市生活小人物的喜怒哀樂,千姿百態。我曾兩次買票入場看戲,被日版《深夜食堂》嚴謹認真的生活態度所吸引,那些平凡的生活,卻有著一個個溫馨而又深情的故事,著實讓人心頭一暖。 初初接觸中國版深夜食堂,是由於好奇。大陸觀眾向來對爛片充滿了驚人的忍耐力,甚至有著越罵越看的奇特心裡。這一次,究竟是何以神奇的情節套路,才讓向

詳情

魔鬼在細節:澳門新《土地法》令政府卸膊免負責

繼去年六月唐曉晴議員就新《土地法》提交解釋性法律,最後被澳門立法會駁回後,近日歐安利議員及鄭安庭議員直接向行政長官提交修法提案,建議對逾期未完成利用的土地,先區別可歸責與不能歸責發展商(承批人)土地,再相應延長後者的土地批給期。 議員再度就新《土地法》提出修法,引起廣大迴響。有意見指修法只會再度開啟「潘朵拉盒子」,令土地「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無日休止。因此輿論認為,新《土地法》縱然嚴苛,亦不能輕易修改-畢竟迫使當權者,修定法律限制自己權力的這一步,絕對來得不易。 但筆者強調,新《土地法》雖走對了方向,但條文充滿漏洞,以致留有很大空間讓政府有機會可以「有權用盡」,無理侵害他人合理權益。 魔鬼在新《土地法》的細節當中 2014年開始實行的新《土地法》清晰地點出,當土地25年批給限期一過,發展商未完成發展的土地將不被續約,政府亦將宣告批給合約失效進而收回土地;而在土地批給上,政府會進行強制性公開招標,只有與公共利益相關的理由才可獲豁免。 以上無疑打擊民眾痛恨已久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兩道殺著-囤積居奇在新法底下將受嚴重懲罰;而政府高層亦再難以有機會黑箱作業,難以再「左手交右手」。土地

詳情

六四燭光晚會的一點觀察和感想

1. 的確是少了參加者 當日晚上7:45天后站沒有往昔的人潮。9:40維園往銅鑼灣地鐵站也沒有從前塞人的情況。 2. 少了年輕人 如去年蔡子強一樣,呂秉權請在場的大學生和中學生舉手,舉目所見,也是比去年少。 3. 多了大家熟悉的義工 碰見劉細良、張鋭輝,他們都拿着捐款箱,希望是支聯會想募集多點捐款,建永久的六四紀念館,但我也擔心是不是連義工也少了呢? 4. 多謝中文大學學生會 中大學生會的言論,其實和2009年曾蔭權說「代表香港人」的六四言論一樣,人心是澄明的,原本不打算出席燭光晚會的,也因為這番言論而再站出來,你不代表我呢。 5. 論壇的結果? 去年和今年一樣,其他大學學生會舉辦論壇,討論六四,討論和香港關係,理性的討論探索是很好的,希望同學會整理論壇討論結果,為六四不要被遺忘,為平反,為公義,為民主找到啟示、方向和出路,否則幾年過去,論壇也會一樣淪為所謂的行禮如儀。 6. 問自己會做什麼? 燭光晚會對我和許多人來說,是一種群眾的力量,讓六四的生者和死者知道自己並不孤單,讓不民主的國度知道還有許多香港人沒放棄、沒忘記初衷,這份信念絕不是在每年的六四夜才展現,是一路的追求,是身體力行,

詳情

公屋資源不足能否成為踢走公屋住戶的理由?

聯合國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11條就要求世界各地簽署國保障人民的居住權,可見,居住權利己經成為香港政府要負責的其中一項人權。可惜,香港政府近日卻背道而馳,香港房委會計劃收緊限制趕走公屋住戶,將入息和資產限額收緊。由一開始入息和資產限額兩樣同時超出才取消公屋資格,改為入息和資產限額其中一項超出就取消資格,令一些公屋住戶有機會失去公屋。被迫遷者要在私人市場競爭,獨力承受大量的房租和樓價負擔,經濟壓力雪上加霜。同時,被迫遷者都要放棄自己己經熟悉和建立深厚感情的生活環境、住屋和鄰里關係,令他們無比痛苦。 政府一直都以公屋資源不足為理由,希望將部分住戶趕走。不過,在筆者眼中,政府理由站不住腳,希望用這一篇文章駁斥。 政府應增加公屋比例 首先,在筆者眼中,政府其實有足夠資源興建更多公屋,只是從未加以善用。在2017年施政報告中,特首梁振英仍未有投放更多資源去增加公營房屋的落成,仍像過去一樣維持公營和私營房屋大致6:4的比例。2017-18年起的10年,房屋供應目標為46萬個單位,當中仍有18萬的私樓,公營房屋只有28萬。事實上,即使公營房屋當中,都有包括20萬個公屋單位和8萬個資助出

詳情

牢記六四是種本土

有人認為六四事件不夠本土,鄰國的人權事件不需要給予特別關注,所以悼念應終結,先著眼於香港民主。 但是,六四之於港人沒有特別意義嗎?在這一晚悼念,與香港本土理念相抵觸嗎?六四事件於香港民主而言是毫不相關嗎? 六四之於香港的的本土面向 八九民運發生時,香港人紛紛聲援。民主歌聲獻中華、黑色大靜坐,全球華人大遊行150萬人上街,印證著香港一個時代對於民主的渴望。而且六四事件亦影響到當年香港人對於中共的信任度,並引發移民潮。可見,六四事件或多或少影響到香港的發展進程及民主運動的發展。這亦能部分地解釋,為甚麼香港人會年復年地集體悼念六四,而沒有給予其他所有國際人權慘劇同等的關注,正是因為六四之於香港有特別的經歷及情感。 認清中共是香港民主的敵人 不以人道關懷及情感的角度,而是以香港以後的民主出路及香港人本位來說,無論2047年香港人的取態如何,中共必然是香港邁向民主體制的一大障礙。不論是爭取獨立還是「真點」高度自治,中共無時無刻都在阻撓香港人的民主進程。不只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多次發表言論表明中共反對港獨,實際上,中共人大釋法、港獨銅鑼灣書店事件、DQ梁游等事件無一不反映中共一直影響香港民主進程,是香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