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活醜化城門河計劃

近日,筆者發現在城門河的三座橋,分別為沙燕橋、翠榕橋、瀝源橋忽然安裝了LED燈。翻查沙田區議會網頁,該計劃名為「活化城門河河濱沙田市中心段」(註1),網頁說明這項目旨在「在瀝源橋、沙燕橋和翠榕橋上安裝具特色的新燈飾系統。3條橋樑的燈光會互相配合,使燈飾系統更為美觀及統一,並可按需要於特定時間展示特別燈光效果」。筆者曾到現場觀察,這個燈光設計是分別以紅、綠、藍這三種光三原色(RBG)以大概六秒時間轉換一次,轉換後又停留大概六秒時間,三色互換。從遠處看來,還以為自己走進國內的妖艷低俗紅燈區,現場只欠幾個大媽穿著三點式扭動身軀。 (實景影片︰https://youtu.be/iiQXurw33VQ) 引用胡恩威先生在《香港風格3——城巿應該是這樣建成的》的一句話:「要分析一幢公共建築的設計,可以考慮以下幾方面:(一)建築物的社會功能與其設計概念的關係;(二)建築物與周遭公共空間的關係;(三)建築物外表的設計語言,與其內部的關係。」我認為幾乎任何公共設計都可以同樣方向分析,我們就試以這三個方向剖析這燈光設計。第一,據沙田區議會網頁說明,燈光設計的社會功能與設計概念,是裝飾、美化,但選擇燈光顏色

詳情

回應胡漢清先生有關香港地下管轄權

就胡漢清先生提出大概是香港的地下土層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授與的管轄權之內,有必要就此作出回應。由於香港《城市規劃條例》內有說明地下的發展是城市規劃條例的管轄範圍,而《城市規劃條例》及相關法律文件,是經過基本法規定的程序經中央政府接納的,因此,我認為中央政府已經根據基本法要求完成授權特區對香港的地下的發展作規劃和管理,詳情如下: 一、 由於香港實行普通法,在普通法之內地下泥土礦物出土文物均是由地上的相同垂直邊界劃分的機關管理。這是我對普通法內土地法的認知。我想聯合國都是根據這概念處理的吧,但我不是這方面的法律專家。 二、 我是香港註冊專業規劃師,香港是依法對地下的『發展』,進行規劃、制訂圖則和管制的,法理如下: 『香港法例第131章《城市規劃條例》 1A釋義:”發展” (development)指在任何土地之內、其上、其上空或其下進行建築、工程、採礦或其他作業,或作出土地或建築物用途的實質改變。』 從城市規劃法律而言,香港政府及法院是基於上述釋義對地下發展進行規劃和管制。而香港《城市規劃條例》及相關法律文件,是經過基本法規定的程序經中央政府接納的,因此,我認為

詳情

浮誇地向罪人怒拋石頭.但罪又是由誰去定?

熟悉網上輿情,都應該清楚有種原罪叫「建制」,有另種原罪叫「領展」。 其實早在五月初,領展已經就何文田廣場街市翻新工程,出席房屋及基礎建設委員會,聆聽區議員的意見。民建聯陸勁光議員在會前提交文件,要求領展解悉翻新工程的詳情。奇怪是,當事過境遷,民主黨立會議員黃碧雲、區議員蕭亮聲及社區主任黃永傑,於昨日(5月16日)照辦煮碗,到何文田街市請願,又借領展「原罪」大造文章。 若民主黨黨員誠然對領展工程有意見,既可以在兩星期前的委員會中提出,又或者在會議上直面提問。然而,未知是否因為在區議會內的工作曝光率不夠,民主派議員要事後高調發起行動,彷彿非要當著全港市民面前放馬後炮,方能一洗白鴿的頹氣。 民主黨昨日的所謂訴求,包括要求翻新工程期間設立臨時街市,其實早前在會中已有委員提出過。支持「小店」的民主黨員,又要求領展縮短裝修時間,或將街市分區裝修,以減低對居民的影響。不過如果黨員開會時有留心的話,都應該知道領展代表曾在會中說過,分區裝修只會延長翻新工程時間,令商戶利益受損,對居民而言也不是好事。對比起面積相若的大元商場,當中兩期的翻新工程歷時超過18個月。今次何文田翻新工程大大縮減至三個月,已經是一

詳情

考不考BCA,家長有權選

泥漿摔角的輿論戰 教育局在社會未有共識之下,強行換以BCA之名全面複考TSA。而新一輪的輿論攻勢已經由一班願意為TSA說項的校長甚至是家教會人仕頂上,試圖把焦點由政府轉移到民間,學校和家長的矛盾之上;而這些輿論更頂替了官員說話去對抗立法會議員的反對,令到普羅大眾以為是立法會政治壓力所迫。試圖以民對民去分化社會,再套上政治化污名的手法去進行這場鬥爭。再跟他們泥漿摔角式辯論、筆戰,只會令到不熟識TSA的市民更覺添煩添亂,令社會對議題生厭。 強制TSA不合情理 事到如今,已經無法以理說服對方。盡管連一些向來跟政府關係密切並具份量學者也起來指出TSA的問題,官員仍是封閉,聽不入耳,我只係想強調法理同權利。既然教育局認為TSA就是教育的重要支柱,那就請修改教育條例,或者把TSA加入外評,甚至定為辦學必要條款!否則,強制TSA就是不合法,不合情!別口口聲聲說邀請全港學校分享試行經驗,但又發出沒有選擇的通告給學校,這是典型的政府語言偽術!因為受公帑資助,相信很多學校認同但也說不出口。公帑是來自稅收,但教育局竟然從來不向市民、家長問責。 家長有權選 既然教育局強調BCA是研究計劃,那即是說家長作為未成

詳情

Let them fight 的傳奇影業怪獸生態觀與《金剛:骷髏島》

近年傳奇影業致力於建立怪獸電影品牌,由2013年的《悍戰太平洋》、2014年的《哥斯拉》、2015年的《侏羅紀世界》,至今年的《金剛:骷髏島》及計劃中的《哥斯拉大戰金剛》,皆以怪物CG特效奇觀作賣點,其野心之大可想而知。或許是近年有關生態、動物、環境保護等議題頗為流行,上述電影在以巨獸為主題外,亦積極介入相關議題。《侏羅紀世界》特別強調了男主角Chris Patt與一眾速龍的手足之情,試圖建立人和恐龍的跨物種和諧局面,並批判樂園視恐龍為「財產」、創造新型混種恐龍之功利及自大。混種恐龍如猛虎出閘,無人能擋,最後被三隻原有純種恐龍聯手消滅。當中的價值觀頗為明晰:人類因科技發展而妄稱上帝,試圖改變自然生態,闖下大禍,最後要大自然(以三隻原有恐龍為代表)「執手尾」。《哥斯拉》亦如出一轍,講述巨獸穆透(MUTO)橫空出世,於鬧市大肆破壞,人類束手無策,最後哥斯拉君臨天下,以食物鏈上最高級獵食者的身份出手解決,說明人類並非無所不能,有時往往要靠自然規律自行調整,渡邊謙的經典對白Let them fight便是為此主題定調。縱然在《悍戰太平洋》中打怪獸的是人類製造的機械人,但電影亦解釋機械人其實只是

詳情

一念無明,何止一念?

香港電影《一念無明》作為新加坡第五屆華語電影節的開幕影片,反響熱烈,一票難求。筆者只搶購到第一排的剩餘座席,全程仰視。大屏幕四十五度壓下來的逼仄空間,足以喚起每位有過香港旅居經驗的人的擁亂日常記憶。 該片很寫實。該片的雄心在於揭示一個重要的社會問題「瘋癲與文明」,並在劇終的鄰居對峙情節中拋出更多值得深思的其他問題。譬如夫妻關係和親子關係中的「愛的詛咒」。妻子從結婚第一天起就自暴自棄「嫁錯人」,分分鐘不想看見「沒出息」的丈夫,直至精神障礙。丈夫為了讓妻子清淨,自動消失,在一度多金的陸港司機行當上拼命賺錢,定期寄生活費,落得被憎不管不問精神病妻子的惡名。父母盼子成龍成鳳,雙雙去學校捧場更出色的那個讀小六的兒子,完全冷落相對遜色的另一個。兒子成年後,父母又懼怕他們追逐夢想,變得強大,導致朝夕相處的天倫之樂太少。近在咫尺的這個兒子,拒絕將母親送到養老院,堅持親自服侍,直到被逼精神失常,過失弒母。遠走高飛的那個兒子提出承擔兄弟精神病院費用的解決方案,被視為推卸責任的無情。 可怕的「愛的詛咒」。希望對方優秀卻懼怕對方太優秀。討厭對方靠近卻抱怨對方靠得太不近。一對夫妻,兩個兒子,橫豎是悲劇,左右不是

詳情

憤慨偏頗的傳媒,懷念嘉諾撒的仁愛

來自嘉諾撒聖家(九龍塘)學校的校長邵苑芬修女繼早前出席商業電台「政經星期六」力撐BCA後,日前又再度在同一個節目上發表言論。 偏頗的公衆大氣電波 一般的社會時事節目,除了是個人專訪,就具爭議性的話題都會邀請不同意見的嘉賓出席。三星期前的這個商台節目請來三位全部都是支持TSA的嘉賓,分別是邵修女、某校家教會主席和教育大學數學的陳偉康。今個星期,不只又請來了邵修女,更加請了TSA檢討委員會成員林日豐和近期甘冒被彈劾也要力挺TSA支持者言論自由的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蔣麗芸!然而今次似乎是「進步」了,為免遭人耳語,也請來了TSA關注組召集人何美儀女士。但整個節目都仍然是以支持TSA為主調,邵修女可一口氣個人show式暢所欲言幾分鐘,但何女士説不到幾十秒就被主持人打斷。在三對一,和早有預設立場的主持人所控制下,反對TSA的家長聲音只是被用作點綴。再配合緊隨的商台新聞報導只引述邵、蔣、林的觀點,「政經星期六」再次成功為政府政策護航。 究竟為何這個每星期只有一小時的節目要在四星期內兩度討論TSA呢?那得要先看主持人是誰,就是陳淑薇(May姐)。她不只是商台新聞總監,更是太平紳士和擁有銅紫荊星章,與特區

詳情

聯合航空揭示的規控社會模式

美國聯合航空因超賣機位而出動警察強行拖走已就坐乘客一事,在網絡平台持續洗版數天。除了眾聲譴責之外,還有一個問題值得我們深入思考。 在一人一手機(亦即理論上一人一媒體)的今天-尤其當杯麵潑空姐、乘客為各種原因於飛機上大打出手的片段經常都獲取很高點擊率,航空公司在決定採取強硬手段驅客奪位前,不可能沒有計算過「有片有真相」的效應與箇中得失。那麼,是出於什麼原因至令管理層明知強行驅客的畫面極大機會會暴露於公眾眼前,卻仍然選擇以這種手段解決問題? 既然超賣現象在航空業界已幾近常規,那麼可以猜想這不會是第一次聯合以同類手段「解決」問題。或許在過往的情況,當荷槍警員以口頭警告(見乘客發布的錄影,警員警告陶醫生,若不肯自動離去將會被拖走,過程會很痛苦),大部份乘客會選擇自行離去,一如是次事件中另外兩位「被選中」的乘客。管理層與警方皆以為威嚇即可得逞,沒預期會遇上陶醫生這種萬般不屈的,結果就選擇硬上弓。 決定豁出去以暴力解決問題,在那個關鍵時刻,決䇿者做著怎樣的盤算?即使過程被拍攝被公開,只要頂得住就可以熬過去,甚至可以在日後把暴力手段慢慢常規化?如果暴力手段會被拍攝並公諸於網絡的可能性確曾出現過在決策

詳情

盼台灣司法院就「同性婚姻案」正確釋憲,而非改憲

前言   台灣司法院於3月24日開始審理由祁家威(「台灣首位公開出櫃的男同志」)與台北市政府聯合提出的「同性婚姻」釋憲呈請,及將於一個月內公佈裁決。此釋憲案深受台灣與海內外華人的關注,關注點除了在其裁決結果外,更在於其裁決是否基於正確的釋憲,而非改憲。   此釋案所爭論的是,究竟《民法》第 972 條寫「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而沒有使「同性別二人間能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是否違憲,也即【1】是否有違《憲法》第7條「人民無分男女,在法律上一律」;【2】是否有違《憲法》第22條「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3】是否有違《憲法》第23條寫的「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本文將會按字意、語義、邏輯、法理與事實,指出為何《民法》第 972 條並沒有違反《憲法》第7、第22及第23條,以及為何使「同性別二人間能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反而有違《憲法》第11條,以及有違《世界人權宣言》第18條及第26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