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暉,我細細個就睇佢啦。 ───國際關係理論研究係咪性別盲?

(題目為[1]) “從 「個人即是政治」 (Personal is Political)推演出 「個人即是國際」(Personal is International ) 的主張,呼籲國際關係理論學者關注一些以往因着缺乏性/ 別觸覺而忽略的政治面向。” 十七歲時,已有高人向我強烈推薦《國際政治夢工場》系列。及至唸大學時,因為太拼命學習其他理論以解決個人生活困境,沒有正式修過他的課。然而,沈教授的驚人履歷和精湛評論, 至今誰能否認這個人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香港國際關係研究領域」。 在他努力推動下,無疑使更多人認識或對國際關係理論產生興趣。透過他對國際政治事件生活化的描述,以及具象和生動的描繪, 某些艱澀難懂的國際關係理論變得如多啦A夢和 Hello Kitty 一樣「容易入口」,邁向達到「人人也有機會擁有全球視野」的期望。 博君一笑還是博君一罵? 一直風聞沈教授的各個臉書專頁,不單單是屬於他,而是由一個專業團隊幫忙「營運」,到底是何許人於「瀛寰志略:沈旭暉國際學術台 Simon’s IR Basilica(下簡稱:學術台)」轉載那張「女權主義者眼中的世界觀」的圖(1月17日)[2],不僅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