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南傑在台大戰

日前傑志在足總盃決賽擊敗南華前,傑志官方Facebook發放了一段宣傳短片。片段稱南傑大戰是香港的唯一打比。這樣描述南傑的關係是否恰當,看官自己可以判斷。但該片段最珍貴的由台灣電影文化公司所擁有的1953年南華對傑志的影片。到底那場是甚麼賽事呢? 原來那場球賽在1953年10月18日舉行。比賽地點是台北空總球場。當時國民黨政府退守台灣僅有四年左右。對風雨飄搖的國民黨來說,爭取中共控制區以外的華人支持格外重要。足球作為香港其中一項最引人注目的運動,如能有香港足球隊伍訪問台灣,對國民黨在台灣或者在香港爭取民眾的認同都可以有正面作用。 1952年,在香港經商的上海商人王志聖帶領光華足球隊赴台訪問,開啟了香港甲組球隊訪問台灣的先河。翌年,光華再到台灣訪問。同年十月,南華和傑志亦出發赴台。光華當年只是香港甲組的中游球隊,但南華和傑志則不一樣。前者是多年香港球壇的擂台躉;後者當年也是巨型班,號稱十萬大軍。有份出發住台灣的名將包括鮑景賢、郭石、劉儀、郭錦洪、宋靈聖、唐相、莫振華、姚卓然(以上南華)、李炳照、鄒文治、陳輝洪、侯澄滔、郭有、黎兆榮、朱永強、何應芬(以上傑志)等。 南傑除了和台灣球隊交手外

詳情

革命失敗終結足球王國:1956匈牙利革命和黃金球隊(下)

匈牙利1956年革命的起因和過程可謂相當複雜。簡單來說,抗爭起源於學生和知識分子,而且得到工人的大舉參與。革命派不滿蘇聯在當地駐軍和匈牙利當時的社會主義工人黨政府。雖然民眾在10月23日拉倒了布達佩斯的斯大林像,但不代表他們要求廢除社會主義制度。在革命期間,匈牙利工人成立了不少工人委員會管理地區事務及工廠。當秘密警察ÁVH在革命首天射殺民眾時,奉命到場鎮壓的匈牙利軍隊卻決定站在人民一邊。由於有部分軍隊的支持,革命民眾更易取得武器。他們武裝起來對抗ÁVH和蘇軍,匈牙利政府因而倒台。新政府由被視為社會主義工人黨開明派的Imre Nagy領導。新政府宣布退出華沙公約後,蘇聯決定鐵腕鎮壓。11月4日,蘇軍大舉入侵,匈牙利軍隊和革命群眾抵抗無效,革命宣告失敗。據估計革命期間有三千名平民失去生命。革命爆發時,匈牙利國家隊正在西北部的Tata集訓,以備戰對瑞典的賽事。但時局令到球賽無法舉行,於是家在首都的球員就返回布達佩斯。普斯卡斯憶述自己在10月28日抵達布達佩斯,他聽見槍聲但市面局勢平靜。而高魯錫斯則曾參與示威,亦有為革命人士提供物資。當年大部分國腳效力軍部球隊捍衛者(Honvéd)。該隊參加了當年的歐洲冠軍球會盃,首圈的對手是畢爾包,而且首回合原訂在匈牙利舉行。由於歐洲足協指如果捍衛者缺場,球隊將兩年內不得參賽,球隊即與畢爾包決定先作客巴斯克。捍衛者球員在10月31日離開布達佩斯前往維也納,球隊內包括了曾據報在革命中過世的普斯卡斯。另一支國腳大戶,由ÁVH控制的MTK球員亦成功離開匈牙利。效力MTK的希迪古堤指,當時邊防由革命派控制。但球員的批文卻是由舊政府發出,最後MTK要訛稱要覆行出國比賽的協定才獲放行。事實上,球隊要抵達維也納才開始和外國球隊簽訂比賽安排。捍衛者和MTK離開匈牙利後,為了籌措生活費在歐洲多國參加表演賽。以當時匈牙利足球的聲譽,兩支球隊當然能賺得不少費用。與此同時,捍衛者在11月22日作客畢爾包以二比三落敗。12月20日,次回合賽事在比利時布魯賽爾希素球場舉行,雙方踢成三比三平手,捍衛者出局。當日在看台上目睹捍衛者出局的有薩比斯。他是被政府要求出國勸諭捍衛者球員回國的。事後薩比斯曾指他覺得球員不想晉級,因為那時球隊已收到來自巴西的邀請,而陣中不少球員都想去巴西一行。薩比斯的威望無法阻止捍衛者成行,球隊在1957年1月9日抵達里約熱內盧,到2月23日始返抵維也納。由於巴西之行沒有經過匈牙利足總的批准,球員回國將要面臨處分。在革命剛敉平不久的形勢下,判罰顯然不會輕。身為隊長,普斯卡斯會被罰停賽十八個月。妻兒早已逃離匈牙利的普斯卡斯因此決定不回國。除了普斯卡斯外,哥錫斯和國家隊左翼施波爾(Zoltán Czibor)都決定不返國。匈牙利足總沒有那麼輕易放過普斯卡斯,他們將停賽令上報予國際足協。經上訴後,原為兩年的停賽期減至年半,而且由對畢爾包的次回合後開始計算。普斯卡斯終能在一九五八年加盟已有阿根廷球王史堤芬奴在陣的皇家馬德里。而哥錫斯和施波爾則輾轉投效了皇家馬德里的死敵巴塞隆拿。在捍衛者出發往巴西前,MTK球員都已返國。負責游說MTK返國的是時任足總會長的Sandor Barcs。本身是MTK球迷的他向球員保證,回國時邊防將不檢查行李。Sandor Barcs和希迪古堤同車回國,而車上當然是載滿行李。希迪古堤將在一九五八年世界盃成為匈牙利國家隊的隊長。但前線三名主力早已離隊令匈牙利今非昔比。而由於革命爆發時正身處比利時的21歲以下青年軍拒絶回國,國家隊也面臨青黃不接的情況。球隊在分組賽僅得一勝一和一負的成績,要同三戰全和的威爾斯踢附加賽爭取八強資格。結果匈牙利以一比二不敵威爾斯。黃金球隊的神話正式告終。一九五八年世界盃由巴西捧盃,亦是巴西被公認為足球王國的起點。一九五六年的匈牙利革命不但促成了黃金球隊的解體,令巴西在世界盃少了一個強敵,而且也間接為巴西足球帶來戰術體系上的衝擊。原來當捍衛者決定不理國內禁令前往巴西時,球隊找了當時在維也納居住的著名教練古特曼(Béla Guttmann)隨行。捍衛者回歐洲時,古特曼卻留在巴西任教並將四二四陣式引介到當地。後來四二四陣式卻廣被視為巴西在十二年內三奪世界盃的主因之一。主要參考資料:Puskas on Puskas : the life and times of a footballing legend. Edited and translated by Rogan Taylor and Klara Jamrich. London : Robson Books 1997.文:wing原文載於運動公社facebook專頁,圖為1954年世界盃匈牙利國家隊,圖片為網上圖片 足球 歷史

詳情

革命失敗終結足球王國:1956匈牙利革命和黃金球隊(上)

六十年前,時為蘇聯衛星國的匈牙利爆發了反對匈共政府和反蘇聯的革命。革命以蘇聯派兵鎮壓收場。革命失敗後不足一個月,匈牙利男子水球隊和蘇聯水球隊在墨爾本奧運上演了著名的水中血戰(https://goo.gl/kg9o9W)。這場失敗的革命不但影響了這場水球賽,亦促成了二戰後首個冒起的足球王國走向衰落。後來巴西之所以能成為足球王國,或許也與這場革命促成匈牙利國家隊衰落有關。匈牙利足球崛起於一九五二年赫爾辛基奧運會。球隊在奧運會不但五戰五勝奪金,而且共攻入二十球,足見攻力驚人。如果奧運會不包括職業球員而含金量不足,匈牙利很快就會在其他賽事證明該國的足球實力。翌年,匈牙利成為中歐國際盃冠軍。當屆的比賽由一九四八年開始,經過六年的角逐,匈牙利以五勝一和二負的成績領導群雄。但一九五三年最重要的國際賽,卻未必是為匈牙利完成中歐霸業的匈牙利作客大勝意大利三比零一戰。當年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賽事是英格蘭在溫布萊不敵匈牙利。當日希迪古堤(Nándor Hidegkuti)獨取三球、普斯卡斯(Ferenc Puskás)和波錫(József Bozsik)分別射入兩球及一球,匈牙利以六比三大勝。英格蘭不但首次在自家門口被歐陸球隊擊敗 ,亦將英格蘭足球長年的自我優越感打破。翌年五月,英格蘭在瑞士世界盃揭幕前回訪匈牙利,客隊以一比七被匈牙利摧毀。自一九五零年六月起就保持連續三十二場不敗的匈牙利自然成為了當年世界盃的大熱門。之後發生的事,不少球迷都應該知道。匈牙利在分組賽先大勝南韓九比零,再以八比三擊敗西德。但對西德一仗,普斯卡斯被敵衛Werner Liebrich踢傷。普斯卡斯因此錯過了八強和四強賽事。雖然頭號球星缺陣,但匈牙利仍然順利在八強挫敗上屆亞軍巴西。當天兩隊崇尚進攻的技術流球隊交鋒,最後卻因為粗野攔截和賽後毆鬥而被稱為「伯爾尼之役」。以四比二擊敗巴西後,匈牙利在四強面對衛冕的烏拉圭。雙方九十分鐘踢成二比二。加時階段,陣中射手哥錫斯(Sándor Kocsis)攻入兩球,助球隊晉身決賽再遇西德。決賽開賽後僅八分鐘,匈牙利就以兩球領先,第一球更是由復出的普斯卡斯射入。但十分鐘,József Zakariás回傳失誤,西德隊前鋒Helmut Rahn把握機會追成一比二。數分鐘後,西德更成功扳平。匈牙利在下半場瘋狂進攻,不幸西德門將Toni Turek表現神勇。另外,希迪古提攻門中柱、哥錫斯射門中楣、西德守衛Werner Kohlmeyer又護空門。末段Helmut Rahn為西德隊反超前後,普斯卡斯的入球又被威爾斯旁證Sandy Griffiths指為越位在先,匈牙利四年的不敗紀錄在最重要的一場決賽終結。決賽的失利引發了國內民眾的騷動。對球隊失利的不滿轉化成為反政府騷亂。原本是英雄的國家隊淪為被攻擊的對象。主教練薩比斯(Gusztáv Sebes)被公開羞辱,普斯卡斯回到國內賽事也被敵方球迷柴台。守門員高魯錫斯(Gyula Grosics)更因為被指涉及叛國行為而一度失去自由十五個月。以往是國家隊特權的走私行為,在世界盃失利後也不再被容許。即使對西德後匈牙利連續十九場比賽取得十六勝三和的成績,政權以顯然不再信任球隊。一九五五年七月,政府體育部和足總舉行聯合會議,議決以往將國家隊交予薩比斯一人負責的決定是錯誤的。當球隊在一九五六年的上半年出現低潮,先後被土耳其、捷克斯洛伐克和比利時擊敗後,薩比斯的帥位終於不保。球隊和青年軍改由一個五人委員會領導。薩比斯本人在去職後曾短暫保有匈牙利奧委會主席的職務,並提名一支以年青球員為骨幹的球隊參加年底的墨爾本奧運會。但五人委員會否決了薩比斯的建議。經過一九五六年上半年的低潮,匈牙利在九月二十三日作客莫斯科。結果匈牙利以一比零擊敗社會主義老大哥蘇聯。離開莫斯科後,匈牙利在巴黎以二比一戰勝法國,再在維也納以二比零勝奧地利。連場勝仗或許代表了這支黃金球隊會在低潮後重回正歸,在兩年後衝擊世界盃。十月二十二日,球隊回到匈牙利的集訓基地準備友賽瑞典一戰。翌日,革命爆發,我們因此永遠不會知道匈牙利足球王朝是否可以延續下去。(待續……)文:Wing@運動公社原文載於運動公社facebook專頁,圖左為匈牙利足球名宿普斯卡斯。圖片為網上圖片。 足球 歷史

詳情

獲准晉級因體育精神?美國接力隊受特別關照?看IAAF規則第163條第2款

奧運田徑場上近日先後傳來美麗故事和爭議事件。美麗的故事當然是發生在女子五千公尺初賽的事件。美國的Abbey D’Agostino和紐西蘭的Nikki Hamblin在混亂中一起倒地。前者率先站起來並扶起Nikki Hamblin。兩人嘗試繼續競賽但Abbey D’Agostino傷勢太嚴重未能跟上。Nikki Hamblin鼓勵她後,Abbey D’Agostino卻叫Nikki Hamblin不要照顧她。後來Nikki Hamblin在過終點後特意等待Abbey D’Agostino完成賽事後與她擁抱。在競爭殘酷的奧運舞台,兩人的行動教人感動。雖然兩名運動員都未能造出足以晉身決賽的成績或時間,但大會決定讓兩者參加決賽。不少媒體都明示或暗示兩人是因為彰顯了體育精神或者奧運精神所以破例得到決賽權。甚至連國際奧委會的官方網站也做了標題黨,以「有禮的跑手因公平競技而得到獎勵」(GRACIOUS RUNNERS REWARDED FOR FAIR PLAY)為標題報道事件。但其實兩人得以晉級決賽很可能和她們是否成為了奧運精神的象徵無關。因為國際田徑聯會(IAAF)競賽規則第163條第2款a指,如果運動員被阻礙而裁判認為該運動員受到嚴重影響,裁判可以「下令賽事重新舉行或者容許受影響的運動員(或隊伍)參加下一輪賽事」。事實上, Abbey D’Agostino和Nikki Hamblin在賽後都有上訴。而在事件中同樣被嚴重干擾的還有奧地利選手Jennifer Wenth。她同樣在上訴後取得在八月十九日參加決賽的資格。原本應該只得十六人參加的決賽因此會有十八人參加(Abeey D’Agostino傷勢太重,將肯定缺席決賽)。爭議事件則是美國女子4乘100公尺接力案。美國隊在初賽因為被鄰線巴西選手所阻,導致跌棒。即使美國選手拾回接力棒完成賽事,也無法晉級。不過,美國隊上訴後獲准自己一隊在相同的賽道上重跑。只要造出的成績比以第八名晉身決賽的中國隊為佳,美國隊就會躋掉中國隊入決賽。結果,美國隊重跑時順利造出比初賽任何一隊的成績更快的時間,美國將取代中國隊在決賽亮相。由於巴西隊是犯錯一方,關鍵的條文是田徑例書第163條第2款b。根據該條文,如果裁判認定美國隊是被巴西隊所阻而未能晉級,上訴結果應該是重賽(但巴西隊不得參賽)或者是將美國保送入決賽。當然,重賽的決定牽連甚廣,因為其他在美國那組初賽已經晉級的隊伍必定會極為不滿。那麼像女子五千公尺一樣,直接將美國保送到決賽呢?這也有相當大的難度。因為五千公尺賽跑,運動員不用沿固定線道比賽,就算多了幾名運動員也對賽事沒有太大影響。但4乘100公尺接力卻要跟隨固定線道賽跑。而奧運田徑賽事場地能容許4乘100公尺接力賽進行的跑道卻只有八條。所以如果要保送美國,那就一定要躋掉另一支隊伍,除非大會容許決賽分開兩組角逐。中國隊上訴時確實提出了決賽分開兩組角逐的要求,老實說, 這大概這也是最公平的方案。但只要想像一下這樣對決賽的觀賞性會帶來多大的影響,就可以預料得到IAAF不會同意這個要求。總結來說,讓美國隊自己重跑,我們可理解為是IAAF在保障決賽觀賞性的前提下,被開罪的隊伍數目最少的決定。中國隊今次太倒楣了!值得一提的還有三點。首先,IAAF規則中有關競跑時被阻礙的條文根本沒有自己一隊重跑的選項,現在大會的決定其實是將決賽的觀賞性置於賽例之上。但據新浪報道(http://goo.gl/tKyRP3),有IAAF官員指,在前年的歐洲錦標賽和四年前的世界青年賽都有重跑的先例可援。另外,條文針對無辜被阻的運動員,只有重賽和保送到下一圈兩個結果。換言之,在決賽前被阻還有希望,在決賽被阻基本上就只能認命。最後要說的是,第163條第2款最後還有一句,就是說a項和b項的條文正常來說只適用於有盡力完成比賽的人。所以,如果參加五千公尺的那三位跑手或者美國隊沒有在出線無望下奮力完成賽事,可能她們也得不到參加決賽的權利。原文載於運動公社facebook專頁 體育 里約奧運 奧運 中國隊 田徑

詳情

嘲笑以外:呂斌的夢想被裁判偷走了嗎?拳擊計分方法簡介

來自浙江的呂斌在奧運男子拳擊49公斤級十六強不敵肯雅籍老將Peter Mungai Warui。三回合激戰後呂斌顯得信心十足,但拳證最後卻拳起了Warui的右手,示意後者勝出。呂斌一臉錯愕,不幸成為網民恥笑對象。賽後呂斌在微博指「裁判偷走了我的夢想」。那到底呂斌的指控是否合理呢?首先要解釋一下今屆奧運拳擊比賽的計分方法。簡單來說,就是棄用過去幾屆,以累積擊中對手次數的計分法,而改為和職業比賽差不多的計算方法。賽事有五位裁判,電腦會隨機選用其中三位的分數。在每一個回合,裁判都會基於以下五個因素去決定誰勝出該回合:1.具質素且擊中目標的次數、2. 對賽事的控制、3. 競爭性、4. 技術和戰術上的優勢、5. 犯規。對拳擊沒有認識的讀者可能也會立刻發現,除了第1和第5項算是可以客觀評核的標準外,其他三項其實都是主觀判斷。沒有錯,評分就是主觀的!所以拳擊裁判的英文名是judge,他們就是要用主觀的眼光去判斷勝輸。如果拳手險勝該回合(close round),勝方得十分,負方有九分。 如果拳手是能控制賽事且明顯勝出(Clear winner with dominance),勝方得十分,負方有八分。10比7的比分只會出現在一面倒(Total dominance)的回合,而10比6則在完全「冇得打」(Overmatched)的情況才會出現。當然,如果真是「冇得打」,拳證多數已經主動終結了比賽。一般來說,10比9是最常見到的分數。如果裁判認為難分勝負,則可以判和局,即10比10。三回合之後,每位裁判所給的分數會各自累積起來。在呂斌這一場賽事中,兩位裁判判Warui以29比28勝出;另一位裁判則判呂斌以29比28勝出。於是Warui以split decision晉級。三位裁判的分別在於對第一回合的取態。根據即場的電視畫面(香港觀眾可以到無線mytv super重溫),在這個回合,兩位裁判判Warui勝10比9,另一位則判呂斌勝10比9。次回合幾乎沒有懸念。無論是三位裁判還是無線的專業評述員,還是門外漢如我,都認為優勢在Warui一方。所以10比9的勝方是Warui是難以爭議的。到第三回合,三位裁判一致判呂斌勝10比9。但據報呂斌的教練認為呂斌在這回合應勝10比8,主因是在比賽快要結束之際,呂斌一輪猛攻令拳證暫停比賽,給予Warui八秒回過神來。問題是,雖然拳證暫停了比賽,但呂斌不但沒有擊倒Warui,也沒有重創對手。由於在這番攻勢前,呂斌和Warui在最後一回合也是打得相當接近,視之為close round也算合理。所以最大的爭議就是第一回合。無線評述員和我這個門外漢都認為呂斌優勢較明顯。如果判10比10,我覺得還說得通,但要判Warui勝出,則真的有點難度。那兩位判Warui勝的裁判為甚麼判呂斌輸了該回合?這真是頗令人費解。奧運拳擊一向黑幕重重,多年前業餘拳擊引入以累積擊中對手次數為本的計分方法,就是希望觀眾能重拾對賽事公平性的信心。但近年主管機關AIBA又決定將賽事的計分方法變成與職業賽一樣以主觀判斷為主的方法。而在上星期,AIBA亦被西方媒體指在奧運外圍賽中有操控賽果和裁判之嫌。在這背景下,更易令人同情呂斌。那到底他的夢想是被裁判偷走了嗎?答案應該是「是」,同時也是「不是」。「是」,因為第一回合確是很難判Warui勝出。「不是」,是因為計分方法明擺著是主觀的。在三回合制下,只要裁判對一些細節的角度和觀點不一,或者裁判受了現場氣氛的些少影響,就足以改變勝負。在這種制計分方法下,拳手如不能清脆俐落地在三個回合都有明顯優勢,就注定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了。原文載於「運動公社」facebook  運動 里約奧運 奧運 拳擊

詳情

和英格蘭欲斷難斷的威爾斯足球民族主義

和同是大不列顛組部分的蘇格蘭民族主義一樣,威爾斯民族主義也帶有強烈的反英元素。有趣的是,如果語言是民族的重要支柱,為甚麼當蘇格蘭語幾近滅絕時,蘇格蘭獨立運動取得空前的支持,但在威爾斯語保留得相對較好的威爾斯境內,威爾斯獨立運動卻仍然處於舉步為艱的階段?或許威爾斯的運動和足球發展會為我們帶來些少啟示。蘇格蘭在足球場上的獨立身分為蘇格蘭提供了一個恒常表達民族認同的渠道,同樣的情況卻不能套用在威爾斯身上。蘇格蘭自己的聯賽有兩支規模可和英格蘭豪門相比的班霸,但威爾斯球隊不但從沒有在歐洲賽中打出名堂,該國的全國聯賽要到一九九二年始正式成立。原來由於威爾斯南北兩地交通不便,各支威爾斯職業和半職業球隊都傾向參加英格蘭聯賽體系。雖然威爾斯一方極力爭取各支參加英格蘭賽事的威爾斯球隊加入威爾斯聯賽,但包括卡迪夫城、史雲斯城等威爾斯球隊到今天仍在英格蘭聯賽體系奮鬥。原因很簡單,只有英格蘭的足球市場,才可以養活這些威爾斯的職業球隊。要靠英格蘭才能生存的現象不獨在威爾斯足球上找到。板球是威爾斯國內最流行的夏季運動。但威爾斯球員如要參加一級國際賽,唯一的途徑就是參加英格蘭隊。雖然主張威爾斯獨立建國的威爾斯黨(Plaid Cymru)人曾建議威爾斯自組國家隊,但反對建議者卻指出威爾斯板球需要主辦英格蘭國家隊的主場賽事和派隊參加英格蘭的本土賽事才能分得足夠資源讓威爾斯板球健康發展。足球和板球的經驗說明了威爾斯獨立運動的困境:就是幅員不大,經濟規模小的威爾斯難以與英格蘭切割。事實上,由於威英兩地交往極度密切,歷年來大量的威爾斯足球國腳和欖球國手都是在英格蘭出生。例如今次參加歐洲國家盃的威爾斯大軍中,有九名球員在英格蘭出生。這情況令到如何定義誰是所謂的「真威爾斯人」更加困難。儘管我們經常看見卡迪夫城和史雲斯城的球迷帶著威爾斯國旗作客英格蘭各大小球場,但威爾斯國家隊因為長期成績欠佳,所以難有凝聚國民的作用。蘇格蘭球迷有一九六七年和一九七七年兩度在溫布萊擊敗英格蘭取得英國本土四國賽冠軍的難忘戰役。但威爾斯在二戰後卻只曾四次擊敗英格蘭(在本土四國賽於一九八五年停辦前,雙方基本上是每年交手一次),而且這四場勝仗都沒有為威爾斯帶來任何冠軍。所以代表威爾斯民族在運動場中抗英的一直都不是足球隊,而是那支有輝煌歷史的欖球隊。今年的歐洲國家盃是威爾斯史上第二次打入國際足球大賽決賽週。對英格蘭一戰,只要威爾斯能取得勝利,就能取得出線十六強的資格。如果真的出現這一戰果,這一仗勢必成為威爾斯民族故事的重要構成部分。而首席球星巴爾賽後的說話,也許會與前威爾斯欖球隊隊長Phillip Bennett在一九七七年領軍出戰英格蘭前對隊友說的一番話齊名。當日Phillip Bennet說:「看那些混蛋對威爾斯做了些甚麼。他們搶走我們的煤、我們的水、我們的鐵。他們買起我們的房屋卻每年只住上兩星期。他們給了我們甚麼?甚麼都沒有。我們一直被英格蘭人剝削、強姦、控制和懲罰,而今天下午你們就是要和這些人作戰。」(Look what these bastards have done to Wales. They’ve taken our coal, our water, our steel. They buy our homes and live in them for a fortnight every year. What have they given us? Absolutely nothing. We’ve been exploited, raped, controlled and punished by the English – and that’s who you are playing this afternoon.)文:Wing原文載於運動公社facebook專頁,圖片取自UEFA EURO 2016 facebook專頁 英國 足球 威爾斯

詳情

冰島足球的制勝之道

冰島力壓捷克和荷蘭,以小組首名躋身歐洲國家杯,在她的足球史上也算是了不起的成就——如果你對於冰島足球崛起的緣由有所理解,便發現她的成就絕不僅限於此。截至今年一月為止,冰島人口只有區區33萬人,而小國寡民竟可另創新天、培養出施古臣(Gylfi Sigurðsson,效力英超史雲斯)和施科臣(Kolbeinn Sigthórsson,效力法甲南特)一類的技術型球員,足為冰島人口20倍有多的香港足球借鑑。基層教練培訓冰島足球的崛起,實在有賴基層教練培訓系統的成熟,並要歸功冰島足總負責教育的主管艾祖夫遜(Sigurdur Ragnar Eyjólfsson)。他推動本國的足球教練課程,讓一切教練學員經受充足的訓練,才完成歐洲足協的專業教練牌照(UEFA pro-licence badges)。根據冰島體育博客Sportbloggid資料,當地有520名完成冰島足總B級和歐洲足協B級教練牌照的教練,至於獲取冰島足總A級和歐洲足協A級教練牌照者也有165人。照這數字看來,冰島的足球教練培訓絕不比歐洲大陸的足球大國遜色:英格蘭的B級教練人數只有1759人,考獲A級教練牌照者只有895人,而按人口比例而言冰島完勝之。由此可見,冰島的教練培訓相當完善,是為本國足球的重要人才儲備。基層教練對本地的足球發展有多重要?青年球員受到技戰術涵養豐富的教練指導,是為其日後足球事業的關鍵。冰島嚴格要求一切青年軍的主教練或者青訓主管必須至少具備歐洲足協A級教練資格,而一般的青年軍教頭亦要考獲B級教練資格(資歷12年或以上的教練必須具備B級牌照,而11年或以下者至少須完成2項B級教練課程)。反觀香港,考獲亞洲足協A級牌照的教練只有14人,B級教練只有60人。雖然這一數字是根據香港足總每年註冊教練牌照的數字所得(不排除有部分考獲教練牌照者沒有註冊),但相信現實情況不會相去甚遠,無怪乎兩地足球發展相距甚遠。優質的教育制度和體育設施冰島既擁有充裕的優質教練,亦有優質的教育制度和體育設施。一般6歲大的冰島孩子,在一週裏有3或4次踢足球的練習,而且他們同時會接觸其他運動如籃球、手球和田徑運動,而每所學校每週亦設有兩課強制性的體育課。至於體育設施,根據艾祖夫遜的說法,在2002年該國只有5個草地足球場和1個室內足球場館,對於嚴冬氣候下訓練球員極為不利;經過十多年來的投資和規劃,冰島已經坐擁7座大型室內足球場館、3座小規模室內場館和22個草地足球場。為了便利孩子踢球,冰島足總更在國內建有112個小型草地場。這些18x33m規模的小型球場搭建在學校旁邊,方便當地孩子課餘使用。對於只有寥寥33萬人的小國而言,如此規模相當可觀。值得一提的是,冰島人民苦苦撐過了2008年爆發的金融危機(境內三家大型私營銀行破產,並經人民授權下歸政府接管、經營),當地的足球運動並沒有受到連累。在硬件設施持續增長之餘,甚麼條件繼續撐起冰島足球?紥根社區的冰島足球答案是國內的聯賽制度和紥根社區的足球風氣。另一位冰島足總教育主管比爾(Arnar Bill)指出,冰島一直維持着半職業聯賽制度,讓球員得以延續大學學業和尋求其他生計,和其他足球大國差異甚大。他解釋,如果冰島球會根本沒有能力參與歐聯賽事,在得不到巨額的收入之下毋須執意引進外援、拖垮球會財政。另外,比爾又說冰島的年青人在業餘的地區球會下長大。他們既不隨便搬家,就會長久地效力同一家球會,並接受同一教練指導。業餘球會去精英化、去商業化,每一青年球員都有同等的訓練機會,並在社區凝聚力下和鄰里朋友一起踢球、長大。更甚者,表現好的新秀會和年齡較長的球員跟操,並有男女子混合訓練。在這樣的氣氛下,冰島球員享受足球,心理質素更強。前曼聯後衛、目前在挪威聯賽執教的貝治(Henning Berg)表示,冰島球員給他的基本印象是勤快、抗壓能力極強,而且受到充份的基本訓練,這亦成為他們吸引國外球會的一大賣點。冰島足球紥根社區,加上健全的設施、厚實的教練培訓,似乎已找到了健康的永續發展模式。文:尋找簡東拿原文載於運動公社facebook專頁,圖片取自UEFA EURO facebook專頁 足球 歐洲 冰島

詳情

省港女足史話

足球的男子省港盃來到第38屆,女足省港盃終於亦在2015年最後一天開始角逐。老實說,女足省港盃到這時才開始,其實是很晚了。因為香港和廣東省其實都在世界女足發展上佔據重要地位。在世界各大洲中,第一個有洲際女子足球冠軍賽的就是亞洲。首屆女子亞洲盃1975年在香港舉行。決賽由紐西蘭對泰國。結果紐西蘭以三比一取勝。該日到大球場觀戰的觀眾約一萬一千人。除了第一屆外,香港還主辦過1981、1986和1989年三屆女子亞洲盃賽事。香港在亞洲女足發展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陳瑤琴可說至關重要。女子亞洲足協在1968年亦在陳瑤琴推動下在香港成立。它也可能是世上第一個洲際女子足球組織。女子世界盃要到1991年(比男子世界盃晚了61年)始展開首屆賽事。首屆賽事的主辦國就是中國,而且所有賽事都在廣東省舉行。比賽場地包括廣州天河體育中心、廣州東校場、佛山新廣場、番禺英東體育場、江門體育場和中山體育場。中國隊在是屆賽事的分組賽取得兩勝一和的成績晉級八強,但之後以零比一不敵瑞典於八強出局。當屆為中國隊入球的球員除了後來大名鼎鼎的孫雯和劉愛玲外,還有海南出生但效力廣東隊、剛在區議會選舉連任失敗的韋海英。另外,來自廣東興寧的吳偉英也在對紐西蘭一仗攻入一球。同樣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女足的訓練基地在八十年代中開始就設在廣東英德。所以後來中國女足先後在奧運和世界盃奪得亞軍時,不少人都認為英德是栽培鏗鏘致瑰的搖籃。文:Wing原文載於運動公社facebook專頁,圖片取自香港超級聯賽facebook專頁 足球

詳情

乾坤誰個主沉浮?——民國武術高手雜評

[編按:作者針對「大榴槤」網站一篇論及晚清十大武術高手的文章,另文補充大量史料,以便讀者深入了解中國近代國術發展。]作者:Joseph@運動公社1. 董海川武藝高強當然不在話下,但如果將佢放係頭位又似有不妥,要知道董海川的成名戰是與楊家太極楊露禪打成平(雖然武術界對此仍有爭議,上海王壯飛與台灣廖白均認為是董氏輕取),故若董海川排頭位,楊露禪也應在榜上有名。2. 大刀王五的成名不在其武藝而在其修養及豪氣,誠如樓上所言,他本身與譚嗣同等維新派交好,又與劉鶚及霍元甲等人為世交。然他的功夫實無大著墨處,他本人亦是在京城逞強時被洋人以槍打死,論壯烈也及不上八卦門的程廷華。一般人對王五的認知,是出於平江不肖生的《俠義英雄傳》,其真實面貌還有待考證。3.真實的黃飛鴻其實絕不風光,其子不但慘死連寶芝林亦遭燒燬。黃飛鴻晚年實當護院為生,於武術界無大影響,也不列作廣東十虎,實在難以理解為何他的位置會高過精武會的霍元甲,唯一解釋是受小說家我是山人渲染而致。另,無影腳並非甚麼神奇絕學,不過是虎鶴雙形中的一式掩眼法,更加唔係連環出腳。4. 霍元甲的名頭很響,主要還是與他倡導成立的精武體育會有關。當時精武體育是中國第一個武術教學團體,受不少社會名流以至國民黨人仕追捧,連孫文都曾為會內刊物《精武本紀》提過「尚武精神」四字。撇開政治影響,霍元甲的個人武藝多為後人杜撰,其在上海虹口道場與日人結怨之事雖為史實,但亦不乏誇大成份。總合而言,霍元甲與黃飛鴻這一類人物的名氣,多由民族主義的政治訴求虛構出來,算不得準。5.王子平確有真功夫,也是罕有以外家拳立世的少林拳師,其師父楊洪修當年便以查拳擊敗形意門李存義而聞名天下。然而隨著抗日戰爭爆發,王子平一脈的傳人多淪為漢奸,如其回族師兄馬雲便加入了偽日政權成為僱傭兵,連帶王子平本人的聲望亦受損。事實上,若單以功夫論,王子平的徒弟在三十年代的國術遊藝大會上表現平平,他本人擊敗俄國人康爾泰的歷史亦非甚麼光彩事,不過是欺負一個落泊的賣藝人而已。6. 與霍元甲相似,杜心五與國民黨中人許早便過從甚密。他在日本讀書時便結識了秋瑾等革命黨人,也與孫文結成盟兄弟。他的自然門功夫得到道家真傳,輕功及腿功都非常了得。可惜他傷患太多,晚年不得不以靜功取代動功,這點在梁漱溟的回憶錄中曾有提及。而他的徒弟萬籟聲,編撰了《國術滙宗》等著作,雖然內容尚待商榷,但總為國術的傳承作出巨大貢獻。7.韓慕俠師承閃電手張占魁,是最早將形意八卦兩門合一的武術家。韓慕俠的身手了得,也是為中華武士會掙門面的年青高手。他在萬國飯店內擊敗俄人康爾泰(冇錯,就係俾王子平打殘嗰個),自此一戰成名。然而正如前文所言,康爾泰不過是個流浪的賣藝人,擊敗他不足以證明韓慕俠的身手。事實上,韓慕俠在成名後對張占魁多有不滿,兩人更在擂上公開以八卦掌對決,某程度反映出形意八卦掌本身的技術問題。順帶一提,韓慕俠曾在南開大學主辦八卦掌班,其中一名學生曰周恩來。8.李三的事跡全由民間故事組合而成,其出生與師承俱難認真偽,近年雖然有人為其整合歷史,但依然久缺說服力,淨是走去少林寺出家學藝已經不足為信。事實上,中國文化素有偽托風氣,好像迷踪拳偽托水滸盧俊義、醉拳偽托武松,呢啲都反映出民間對俠義英雄嘅訴求,也是拳師的一種生存技倆。9.孫祿堂係當年既評價中極為突出,《國術名人錄》、《近世拳師譜》都對佢讚不絕口。事實上,當年的國術大賽名家包括朱家三兄弟、曹晏海等都有拜入其門下,而他的五部著作亦是中國最早的武術普及書籍,他在國術界的地位可謂名燥一時。然而,他曾為北洋政府段琪瑞當保鑣,也與軍閥李景林等人過從甚密,故其傳人在建國後屢受打壓。至於他所提出的三拳合一思想,也在國術界遭到非議,山東國術館的田振峰也指他不懂教徒弟。10.郭雲深是李洛能門下八大弟子之一,屬河北派的硬手,其半步崩拳打遍天下,亦訓練出孫祿堂、王薌齋(這個有爭議)等好手。當然,受交通所限,所謂的打遍天下實只局限在河北區域,近年就有不少人指郭雲深打不過大師兄車毅齋,也在董海川及楊露禪手上過不了幾招。這些不過是坊間謠言,只反映出武人相輕的傳統,實無損郭雲深的大師之名(另,張相做一指禪嗰個唔係郭雲深,係少林海登法師)。原文載於運動公社FB 武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