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護子,歪理可以說到幾盡?

蕭若元之子蕭定一捐了二十萬元給七警家屬,一時間輿論譁然。蕭若元回應蕭定一捐錢事件,歪理有三(https://youtu.be/w5T0I5-Wyr8?t=10m20s): 一、蕭定一已經是成年人,他所做的一切與自己無關; 二、蕭定一捐錢是給面子生意伙伴,所以沒問題; 三、七警家屬是無辜的。 第一,蕭定一已經是成年人,蕭若元不能強迫對方做或不做任何事,這當然沒有爭議。可是,輿論批評蕭若元不阻止兒子捐錢的行為嗎?當然不是。其實,不止是成年子女,其他親戚朋友做任何事,對或不對也好,其他人是無法阻止的。可是,若對方所做有違公義原則,則不應護短。因此,蕭定一捐錢給七警家屬,正常人不會期望蕭若元阻止,但是會期望他批評兒子的行為有否做錯。蕭若元的辯解明顯是「打稻草人」,故意模糊焦點。 另外,蕭若元以往在網台批評過不少人,從沒有說過因為對方是獨立個體,所以與自己無關而不批評。如果因為是獨立個體而與自己無關,世界很多事也與自己無關,根本不再需要時事評論員。 第二,給面子生意伙伴,絕對不能凌駕社會公義。敢問一句:如果蕭定一的生意伙伴要求他捐錢給李偲嫣、周融之流,甚至捐錢給黑社會毆打黃絲,這又是否沒有問題?

詳情

男生穿校裙,學校可以怎樣回應?

屯門某中學便服日,有男學生穿著校裙回校,結果遭訓導指責不合校規。學生在網上公開事件,引起熱烈討論:有人認為校規並無規定便服日男學生不可穿裙子,這屬於灰色地帶。根據法治精神,疑則不罪,不應懲罰學生,而且這是創意表現;也有人認為男生穿裙子於奇裝異服,校規雖然無規定,但是也不能接納。 其實,學校要回應男學生便服日穿裙子的行為,可以這樣說:在便服日,同學可以穿便服回校,否則需要根據校規穿著整齊校服。同學穿的是校裙,不屬於便服,所以當校服處理。校規列明男同學冬季必須穿著恤衫、西褲,結領帶,所以同學不符校規。 另外,最值得注意是學校的處理手法。學校出動訓導處理男學生的行為,並且開會研究罰則。學校處理學生問題的手法,其緊張、嚴厲的程度,理應與所犯錯誤的嚴重程度掛鈎。現在學生不是打架,也不是踢人入會,只是穿校裙而已,根本毋須大張旗鼓用訓導處理。如果只是小事,高調用訓導,只會適得其反。學校必須理解學生的特性與心態:自尊心強、反叛、愛表現自己。若小事用訓導,強大的自尊必然引起他們更大的反抗。除了向學生解釋如何不符校規,學校還應該用輔導老師代入他們的角度說: 「學校很欣賞你們的特立獨行,穿裙子這種勇氣更是難

詳情

「含淚投票」點嚟架?

很多人說不要「含淚投票」,但是這四個字怎樣來的?其實,來自上屆立法會超區選舉,當時民主黨支持政改的超區方案,但是很多市民反對這個方案,認為民主黨出賣香港人,民主黨爭取了一個不民主的方案。「含淚投票」的最初,牽涉支持與反對超區這個選舉制度的問題。直到今年2.28補選,泛民再次叫選民顧全大局,含淚投給公民黨;但當時,焦點則是泛民與本土派之間的取捨。「含淚投票」背後的意思,就是投票給自己不屬意的候選人,顧全大局,這一點一直被本土派窮追猛打:為甚麼不可按自己的喜好去投,一定要顧全大局?其實,本土派之為本土,排他性極強,因為排拒他者,方能形成其「本土」。相反,「左膠」大愛包容,鮮會排拒他者。因此,不少本土派一直是排拒泛民,認為泛民並非同路人。本土派的支持者投票給泛民,當然認為要「含淚」。相反,泛民支持者投泛民,即使未必是最屬意的,也不應覺得「含淚」。泛民排拒的,只有不民主(即建制派)。若泛民叫選民投票給建制派,這才叫「含淚」。返回最當初,如果反對不民主的超區方案,但是仍然投票給民主黨,「含淚投票」也可以算說得通。本土派一直說投票給泛民,就一定是「含淚投票」;如果未經思考就接受這個說法,未免太草率了。 2016立法會選舉

詳情

選舉論壇純技術分析

立法會選舉臨近,選舉論壇已舉辦經年,但是不少候選人仍未掌握選舉論壇的「玩法」,以致在媒體上窘態盡現。現試舉例分析選舉論壇的技巧,供大家參考參考。分析論壇技巧之前,先旨聲明,選舉論壇的「玩法」並非討論政策得失,而是「互片」。縱然不一定同意這「玩法」,但不可否認這是事實。在香港電台主辦的九龍西選舉論壇上,青政游蕙禎被林依麗狙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P2R7w9hbYk,51:50)。姑勿論林依麗的發言是否有侮辱成分,但這類發言在選舉論壇上司空見慣。候選人如何應對,十分影響大眾對自己在論壇表現的觀感。林依麗:「咁我想問,嗰100粒偉哥係咪同你用,你無答我!」游蕙禎:「關我咩事?」林依麗:「哦,唔關你事?你無份用?」游蕙禎:「我梗係無份用啦!」林依麗:「咁你唔覺得你同埋呢咁嘅組織一齊,如果啲選民再選你入去,立法會咪真係不知所謂!」游蕙禎:「有咩咁不知所謂?」林依麗:「嘩選你入去,你睇吓你,矮我起碼個幾兩個頭,你手無揸雞之力,我想問你入去點抗爭?」游蕙禎:「所以話你入到去就會勇武抗爭,係咪呀林依麗?」林依麗:「起碼好過你!」游蕙禎:「哦,咁幾好吖……」讀者或許留意到,游蕙禎的回應十分短促,往往一句起,兩句止,當中「哦,咁幾好吖」甚至令人覺得有點小朋友鬥嘴。這樣的回應,當然十分差劣,因為短句子留給對手不斷再攻擊的空間。其實,候選人準備論壇時,應該有心理準備面對抹黑,所以一早應就各對手的背景準備「罐頭發言」。例如林依麗是前民建聯成員,2010年曾被判虛報非禮罪成,這些都可以作為「罐頭發言」的內容。例如游蕙禎可以這樣還擊:「林依麗你是前民建聯成員,民建聯是建制的一部分,你是否受民建聯指使來選舉論壇抺黑非建制陣營的人?還有,在2010年,你曾致電999報案中心,投訴油麻地富裕臺保安員非禮,最終被裁定虛報非禮罪成。你如此沒有誠信,怎樣叫人相信你?你憑甚麼叫人投票給你?」以上的「罐頭發言」起碼長度足夠,可以充撐發言時間,阻礙對手繼續抹黑。另外,在香港電台港島區的論壇上,工聯會郭偉強質問民主黨許智峯有關用公帑向員工發放花紅的事件(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DxEgB5bxHQ,14:58)。許智峯:花紅事件我已解釋得好清楚,我係真心對員工好,當然金額大家可以再商榷。若果你話咁係濫用公帑,你哋支持政府大白象工程,超支可合埋雙眼。其實,說話最重要是同理心,懂得從市民的角度出發,打動他們。不少從政者也十分「離地」,從來不能掌握小市民內心的感受,市民根本不覺得對方是代表自己。如果許智峯要回應,可從代入小市民「打工仔」的角度出發:「打工仔」當然想老闆善待他們。所以,許智峯可以這樣回應:「我是一個良心僱主,希望善待員工。眼見員工辛苦工作,只得低微的待遇,我實在很痛心,於是才發放花紅給他們。電視機旁邊的觀眾,試問誰不想老闆善待你們?誰不想加班有『補水』?人情味是香港目前最缺乏的。如果大家想支持一個刻薄的僱主,請投工聯會一票,因為他們反對所有勞工禮利,男士七日侍產假、標準工時全部走數!」以上的回應,從「打工仔」想要好老闆的角度出發,這叫同理心。還有,發言不一定呼籲選民投自己,也可以用逆反心理,叫市民投一個「衰人」。另外,選舉選壇,疊聲鬧交不可少,問題是如何處理這情況?在商台的九龍西選舉論壇上,劉小麗與狄志遠可作教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UkhLi7izqU)。留意5:23開始,劉小麗拿出狄志遠與陳克勤、周浩鼎在天安門的「開心自拍照」,質問對方與建制派的關係。留意一下,雙方疊聲互批,狄志遠說話快速,疊聲時根本不可聽到他在說甚麼:相反,劉小麗說話時逐字說出,字字有力。無可否認,在九龍西的論壇中,劉小麗的口才是最好的。選舉論壇即將完結,希望上文尚可作借鑒之用。立法會選舉香港島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黃梓謙、劉嘉鴻、葉劉淑儀、何秀蘭、張國鈞、詹培忠、鄭錦滿、羅冠聰、沈志超、王維基、徐子見、司馬文、許智峯、陳淑莊、郭偉強。九龍西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吳文遠、何志光、毛孟靜、梁美芬、譚國僑、朱韶洪、黃毓民、黃碧雲、林依麗、蔣麗芸、關新偉、劉小麗、游蕙禎、李泳漢、狄志遠。新界東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晋、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黃琛喻、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恆、梁金成、容海恩、陳克勤。區議會(第二)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涂謹申、李慧琼、鄺俊宇、何啟明、陳琬琛、王國興、關永業、梁耀忠、周浩鼎。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選舉論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