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太悶

時常聽香港年輕人說,歷史課太悶、太無聊、沒有用,所以不想學歷史,也不想知道過去發生的事情。現在的事情都顧不過來,未來的事情讓人擔心,誰還管過去的事?古人都說過,歷史是「斷爛朝報」,一堆亂七八糟的資料,像一團糾纏不清的亂絲,歷代學者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沒捋清楚,為什麼要我們學,學一些既不能用來賺錢,又不能解決愛情煩惱,更不能幫助升學考試(因為不是高考科目)的知識?同學的煩惱與疑問,我完全了解,也十分同情。高考都不考了,誰還要學中國歷史?學了幹什麼?中國歷史那麼長,五千年啊,朝代那麼多,背一大堆人名、地名、年代,幹什麼呀?秦始皇、漢高祖、唐太宗、趙匡胤、朱元璋,還有萬曆皇帝、崇禎皇帝、康熙皇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光緒皇帝,到溥儀這個末代皇帝,更別提孫子、孔子、墨子、莊子、韓非、李斯、蕭何、韓信、諸葛亮、王安石、張居正,以及多到比手機聯絡人還多出一百倍、千萬倍的人名。再加上比新界地名還難記的歷史地名,什麼鄢陵之戰、長平之戰、赤壁之戰、淝水之戰,還有多不勝數的專有歷史名詞,商鞅變法、安史之亂、鴉片戰爭、甲午戰爭、盧溝橋事變、台兒莊戰役、淮海戰役、三反五反、三面紅旗,怎麼這麼多亂七八糟的,這麼多人在歷史上搞事,這麼多天翻地覆、打打殺殺?學習了井田制度、唐宋職官、一條鞭法,可以幫我在跨國公司找到個差事嗎?聽一大堆歷史故事,回家講給弟弟妹妹聽?講給女朋友聽?黐線喇?十多年前香港教育局在中學取消中國歷史科,據說是聽從民意,順應世界潮流,解決青年學子的學習焦慮。當時提出的一個重大理據,是歷史太悶,學生不願意學,所以要取消,讓香港教育更上一層樓,應對高科技時代的挑戰。我當時就覺得奇怪,以知識內容太悶,作為取消課程的理據,天下有這樣辦教育的嗎?黐線喇?知識有不悶的嗎?不悶還要學嗎?吃喝玩樂,不悶;遊手好閒,不悶;賭馬賭輪盤,不悶;像正德皇帝那樣,游龍戲鳳,不悶;像雌雄大盜那樣,搶搶銀行,豈止不悶,還刺激到極點;吸毒更不悶了,悠悠忽忽,上天堂了,快活似神仙。當年的教育局官僚,有沒有想過,天下不悶的事情很多,可以作為理據來規劃課程,取消中國史課程嗎?學漢字,不悶嗎?從人口刀尺、孔乙己上大人,學到黼黻冕旒、鼎鼐籥(圖一),不悶嗎?學英文,不悶嗎?A、B、C、D,這樣的符號有什麼好玩的?學名詞、代名詞、動詞、形容詞、副詞、冠詞,學單複數、學時態、學人稱、學主動被動,一直學到莎士比亞,不悶嗎?學數學,不悶嗎?從一加一等於二,到幾何代數,到微積分,到拓撲學,想弄清楚,不悶嗎?學物理,從認識簡單的物質、能量、空間、時間,到萬有引力,到量子力學,到相對論,到宇宙大爆炸,到黑洞理論,到重力波,不悶嗎?學化學、學經濟、學金融、學會計……請你告訴我,有哪一項知識領域不悶,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可以不必努力學習,就從天上掉下羊肉餡餅,或者用香港學童喜聞樂見的語言,從天上掉下提拉米蘇芝士餅,讓你躺在無敵海景的陽台上,坐享其成的?所以,不是歷史知識太悶,不是歷史作為課程太悶,是教學的目的與方法有問題,教法太悶。教學法太悶,就應該改變教學方式,怎麼搞出個釜底抽薪政策,取消了歷史教學,眼不見為凈了呢?你說,這鍋飯煮得不好吃,這款電鍋煮飯會煮焦,從此香港下一代就不要吃飯了。天下有這種道理嗎?中國歷史課教得太悶,學生不喜歡,從此香港學生就不要學歷史了,天下有這種事嗎?有的,在香港就有。以後的學生仔覺得數理化都太悶,是否也要在中學取消數理化課程?中文英文課程都難,也取消中英文,讓年輕人沒有學習焦慮,做一個快樂的自然人?想到香港教育局取消了中國歷史課,十多年了,我還是感到無限的悲涼。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6年2月28日) 教育 歷史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