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志文:危險的生牛肉他他

生牛肉可以做不同菜式,例如西式的牛肉他他、韓式生牛肉、日式牛肉刺身,以至rare或blue的牛扒。不過,其實生牛肉有一定傳染病風險,而切碎的比整塊的生牛肉危險。首先是寄生蟲問題。牛肉可能有牛肉絛蟲(Taenia saginata),未經煮熟,進食就可能受感染。這情况跟牛肉切碎與否無關。另一問題是細菌。牛肉容易沾染牛隻腸道常存的細菌,特別是大腸桿菌(E. coli)。而其中最受關注的是O157型號,這種大腸桿菌特別厲害,除引致一般腸胃炎,在抵抗力低群組,例如小童和長期病患者,可引致溶血症,破壞腎功能,甚至致命。這種情况,預先切碎的牛肉就危險得多。因為細菌可能混和在碎肉中,在運送和存放過程大量滋生。而碎肉難以清洗,唯有靠完全煮熟殺菌。所以預製漢堡扒要全熟才安全,生吃預製碎肉,十分危險。假如是進食前才將整塊肉清洗切碎調製,會相對安全。至於牛肉他他,還會加入生雞蛋,那就要注意禽流感病毒和沙門氏菌。[鄭志文 drcmcheng@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717/s00216/text/1531766021537pentoy

詳情

鄭志文:機艙內疾病傳播

長假期,不少人外遊。幸好流感高峰漸過,但大家還是要提高警覺。很多人擔心,坐飛機困在狹小機艙,和鄰座又非常近,還要一同進食,會否容易被傳染疾病,特別是飛沫和空氣傳播類疾病,例如流感,甚至當年的沙士?不少專家曾說飛機內空氣更新頻密,可能比坐辦公室更安全。但這是只考慮空氣,並未顧及近距離傳播和物件傳播。最近,美國有一項研究,觀察並測試中距離飛行(211分鐘至313分鐘)的傳播模式。結果顯示,與患病者坐在同一行和前後一行的乘客是高危,比在沒有患病者同機的情况高80%機會被傳染。但其他乘客的影響非常輕微,只是提高了3%的被傳染機率。這項研究頗仔細,它考慮了每個乘客的在座時間、離座時間、上廁所次數、飛行期間行為等。研究另一發現是帶病的空中服務員亦要關注。研究設定一個不十分病的服務員(因為大病的應該不能上班),基於他的走動和工作性質,會傳染4.6名乘客。所以,要注意附近生病的乘客;而生病的空中服務員就不要上班。[鄭志文 drcmcheng@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403/s00216/text/1522692992463pentoy

詳情

鄭志文:全民血壓高?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和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上星期發布有關血壓高的新指引,將血壓高定義由140/90mmHg下調至130/80mmHg。這指引一出,即引起廣泛報道。有報紙指出近50%美國人會被定義為血壓高,而65歲以上人士,更達80%會是血壓高。 大家不用擔心,這只是定義問題。之前的指引,早已經將130/80mmHg至140/90mmHg群組界定為前期血壓高,需要關注心血管疾病風險因素,注意健康生活以控制血壓,例如減體重、飲食少鹽少糖少脂肪、戒煙、適當運動等。對於這群組的人士,無論新舊指引都並不是建議以降血壓藥作第一線治療,所以實際分別不大,並非突然多了很多人要食血壓藥。假如大家量血壓發現略高於130/80mmHg,不用緊張。控制略高的血壓並非分秒必爭的事,先作記錄,再找家庭醫生評估和討論。 這次下調血壓高定義,其中一個原因是提高患者警覺性,及早預防。不過,也要注意反效果。有些人視血壓高為疾病,不想自己被標籤為病人,於是對量血壓甚至其他預防方案有所抗拒。另外,其他方面,例如工作需求、保險投保等,可能也會有影響。 原文

詳情

鄭志文:每周一小時運動抗抑鬱

運動有助生理及心理健康是已知事實。最近倫敦大學發表研究報告,指輕度運動,時間短至每星期只做一小時,就可以預防抑鬱症。報告源自一個大型追蹤研究:Health Study of Nord-Trondelag County(HUNT)。研究由1984年開始,第一階段用兩年時間發出問卷予所有二十歲以上居民,詢問有關生活習慣、運動和病歷,並進行身體檢查。共有74,599人參與。第二階段追蹤這群組九至十三年,定期跟進研究,共22,564人完成第二階段。結果顯示,不做運動的人,比每星期運動一至兩小時的人,患抑鬱症風險高44%。轉一個角度,假如參與研究的所有人都每周運動一小時,實際可減少12%的抑鬱個案。而運動亦可以有保護作用,避免將來患上抑鬱症。頗重要一點是,輕量運動已足夠,不用氣喘,不用出汗。而且每周一小時已足夠,並不是愈多愈好的直線正比。這是有別於心臟健康的要求。保持心臟健康建議是每周做中度運動一百五十分鐘。要預防抑鬱,相對要求較低。例如到公園散步,甚至做家務也可以。相信很多人可以輕易做到。不過,這研究卻發現運動只幫助減少抑鬱症,但對焦慮症並無作用。不論運動強度和時間,對焦慮症個案和風險無明顯增減。[鄭志文 drcmcheng@yahoo.com.hk]PNS_WEB_TC/20171024/s00216/text/1508782130001pentoy

詳情

什麼是急症

什麼是急症,有客觀準則。基本原則是(一)有性命危險的。例如心臟病發、大量出血。(二)不即時處理,會引致不能挽回的永久傷害。例如視網膜脫落、急性神經線阻壓。(三)嚴重病徵紓緩,特別是痛症。例如腎石可以很痛,卻未必需要即時取出。所以急症室治療重點可以是止痛。不過,這只是客觀角度。病人不是醫生,未必知道這些客觀準則。就算是知道,也未必能判斷自己是什麼病、是否急症。所以,我們也要考慮病人的主觀角度。說急症室是安全網,來者不拒。這種說法,只適用於急症。假如對任何情况都來者不拒,只分先後次序,那就不是急症室,而是門診。而且是24小時不限籌門診。理論上,求診上限是全港人口加上訪港旅客,不迫爆才是奇蹟。那什麼不是急症?病人主觀清楚知道不是急症,分流亦證實了的,自然不是急症。這類病人,根本不應該到急症室。另一種是病人主觀擔心是急症,但分流時清楚判別並非急症。這種情况,應該告訴病人,並給予其他地方求診資訊。重點是要有清晰政策,並明確執行。不是要怪責病人濫用,而是拒絕提供非急症服務。要支持前線執行,不怕投訴,才可以有效使用急症室資源。原文載於2016年3月22日《明報》副刊

詳情

鄭志文:撕裂

近日很常聽到、讀到「撕裂」這個用詞。感覺是頗有傷害性,有暴力意味,彷彿是很嚴重的一種情况。例如是說學生運動「撕裂」社會。另外,導致「撕裂」這種後果,也是極容易發生。例如根據報紙報道,醫學會會長為做一些醫生民調而擔心「撕裂」業界,甚至痛心因為討論應否做民調而已經出現於醫學會內的「撕裂」。香港、香港人、醫生、醫學界從何時變得如此脆弱?「一撕就裂」?各持己見,未必會造成「撕裂」。法庭內,每天無數控、辯律師進行激辯,卻從未聽說有人擔心法庭「撕裂」,亦未有律師會人士痛心律師界從此「撕裂」。真理,應該愈辯愈明。所謂一人計短、二人計長,還要加上不同經驗、背景和見解。大家坦誠討論,是通往真理之路。實證醫學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將研究發現公開刊登,供任何人士引證討論。熱血參與,也不一定做成「撕裂」。足球賽中,雙方拚命搶攻,誓死防守。當中不少技術犯規,甚至動真火,卻甚少聽說足球界有「撕裂」的情况。唯有是「有強權無公理」,投訴無門;又或「黑哨」當道,執法不公平時,可能大家才再去擔心「撕裂」吧。[鄭志文 drcmcheng@yahoo.com.hk]原文載於明報副刊

詳情

鄭志文:自殺風險評估

情緒和精神疾病是嚴重問題,因為除了患者和身邊人會辛苦外,還會致命。自殺是其中一個主要原因。例如思覺失調和抑鬱症,超過百分之十會有自殺問題。所以,自殺風險評估在治療情緒和精神疾病很重要。很多先進國家都會把減低自殺率作為國民健康目標之一。不過,自殺很難完全避免。現在的評估方法主要是靠病歷和觀察,並不能完全準確地找出高風險病人。而且,情緒和精神疾病是長期病患,患者的情緒狀况會變化,亦會受外間因素影響。例如突發事件、生活壓力、忘記食藥等。近日收到一份美國研究,指出可以通過驗血,找出自殺高風險病人。方法是檢測血液中一種基因,再加上血內皮質醇水平,和問卷評估焦慮和壓力指數,便可以找出高風險自殺者,準確度達九成。因為是基因檢測,所以可以找出高自殺傾向的人,以多加預防。現時評估自殺風險主要是靠直接提問。不少人仍然擔心提及自殺會促使病人自殺。研究已清楚指出直接提問並不會增加自殺風險。方法是深入查問,由自殺念頭,至執行方法,至有否計劃進行,及有否真的嘗試實行。當然,詢問時別忘記同情心和同理心,可不是警察查案啊。[鄭志文 drcmcheng@yahoo.com.hk]原文載於明報副刊

詳情

鄭志文:諮詢與「民調」

近日收到一份政府諮詢結果報告,顯示政府的建議並不被廣泛認同,反對的比支持的多。該次諮詢歷時四個月,收到約三千份回應,反應算是熱烈。不過,令人意外的不是諮詢結果,而是政府竟戲劇性地於知道結果後另做幾次電話訪問調查,再將其中一次調查結果重點引用,指出實際有九成市民支持該項建議。離譜的是還有人員出來解畫,說諮詢是收集建議,民調才是反映民意。搞笑的是,政府正準備就怎樣落實推行計劃做第二輪諮詢。我有參與醫學會工作,很多時都會就各種諮詢文件回覆,提交意見和建議。正常程序首先是細讀文件,再自己找相關資料核實和比較,上網搜尋有份量的評論。如果是涉及專業知識,特別是醫學各專科,更會請教專家意見。之後,是開會,集思廣益,討論後草擬回覆意見,再交由大家討論和修改,才是一份正規的醫學會回應。至於所謂電話民調,由於該報告並沒有公布任何詳情,只能說一般是發問一些簡單問卷問題,很大機會受訪者根本不了解,甚至不知道有那樣的一份諮詢文件。於是,訪問者便會提供一些說是資料性「事實」,或一些引導性問題,使受訪者能夠表態。[鄭志文 drcmcheng@yahoo.com.hk]原文載於明報副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