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庭耀:【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港獨不是問題

隨著來港贈慶的遼寧艦結束訪問,及林鄭班子漸上軌道,香港回歸二十週年的慶典,可謂告一段落。本欄的「特區二十週年系列」,亦隨本文結束。 根據港大民研的最新調查,林鄭班子的民望有所起色,而特首林鄭月娥本人的評分為63.7、支持率52%、支持率淨值正19個百分比,全部飆升,評分更加是接近五年前上任政務司司長時的高點。不過,筆者希望林鄭戒急用忍,在民望未穩時切勿急躁,貪勝不知輸。 遼寧艦軍威懾港,與港獨議題不無關係,也是林鄭班子不能迴避的問題。雨傘運動之前,港獨根本不是議題。它突然冒起,是多得梁振英和極左人士的推動,轉移視線,企圖挾天子以令諸侯。梁振英在其2015年的施政報告中,劈頭在學生頭上扣上「港獨」的帽子,導致部份年青人索性順水推舟,假戲真做。 雖然筆者沒有就港獨議題長期進行調查,但從港人對台獨和藏獨的支持程度看,自1993年開始,支持獨立者一般兩至三成,千禧年代更跌至一至兩成之間,不成氣候。近年經過熱炒,數字也只有兩至三成,不算嚴重。 在2005至2007年間,港大民研聯同日本琉球大學和台灣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連續三年於每年11月在四地同時進行了「香港、台灣、澳門、沖繩民眾文化與國家

詳情

鍾庭耀:【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遊行慶回歸

七一遊行慶回歸,似乎並非偶然。 2003年以前,七一遊行只是小眾之事。自從董建華當年不理民意,企圖強行通過《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七一遊行已經變成慶祝回歸的另類盛事。 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三天,不待七一遊行便匆匆回京,似乎不是巧合。妙著是避免尷尬,失策在於未有親眼目睹另類民情。歌舞昇平的背後,其實存在着很多民怨民憤。 回歸二十週年,遊行人數大約三萬,與過去兩年相約。對比梁振英在2012年上任時的十萬和2014年雨傘運動前的十六萬,香港市民對林鄭月娥的管治似乎已經疑中留情。 習主席避見遊行,讓林鄭月娥政府自己解讀,也屬明智。反觀梁振英不斷煽風點火,製造兩陣對決,漸漸把香港的文明傳統變成文革對抗。 梁振英的管治下,藍絲冒起,紅黃藍白黑五道縱橫。七一遊行期間,藍絲踩場,愈踩愈烈,與梁班子以群眾鬥群眾的策略同符合契。早在2013年元旦,民陣反梁振英大遊行時,挺梁團體已於同日在政總集會;同年8月,梁振英出席天水圍論壇時,場外有挺梁人士毆打反梁示威者,當中據報涉及黑幫人士;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佔領場地中多次出現「佔中」與「反佔中」人士,雙方爆發衝突;及至數日前的金紫荊廣場示威和七一遊行中,藍絲又

詳情

【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懷舊新班子

上星期,中央政府通過候任行政長官對主要官員的提名,一共有三個司長和三個局長留任,接近一半。不少局長都是由副局長「晉升」,大多數又是由政務官出身。「高官問責制」輾轉十數載,又重回「文官治港」的局面。 事實上,單看特首的背景,從保守商人董建華到技術官僚曾蔭權,再到董系梁振英,然後回到曾系的林鄭月娥,可謂已經鐘擺三次,屬於從上而下以糾正錯誤為目標的鐘擺行動。有甚麼特首,就有甚麼的官員,一點不奇。 鐘擺過後,市民對候任班子的印象又如何?港大民研今日發表的民意調查,有以下發現: 兩個候任官員的合適程度錄得負數,屬於首次,分別是陳茂波和劉江華,同為以低民望過渡的留任官員,拖累新班子的整體民望。 以合適程度淨值計,來屆司長的平均數值只得個位,遠較2007年平均六成淨值以及2002和2012年的大約三成低了很多,顯示市民不太滿意三位留任司長。 自2002年起,政務司司長和財政司司長的合適程度淨值都每況愈下,情況令人憂慮。 即使現時合適淨值高達六成的候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也不及2007年新上任勞福局的張建宗。 總括而言,從民望角度看,新班子似乎沒有驚喜,是否沒有驚嚇,則是見仁見智。林鄭月娥當選特首

詳情

【2047家書】給女兒關於三十年後的信

昊藍: 妳在九七年出生,今年二十歲,與香港特區一起成長,希望是一種福氣。 從妳小學開始,爸爸寫過五封「家書」給妳,都是由香港電台約稿。今天不一樣,由新晉網媒「評台」邀約,並說希望是寫給三十年後的妳,蠻有創意,也反映了香港傳媒的新生態。 接過邀請後,爸爸在想:究竟我應該假設五十歲的妳在重讀「舊書」以審視「預言」,還是著墨現在研判未來,一如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四十年代創作《一九八四》?爸爸選擇了後者,因為爸爸不想在妳亭亭玉立之時,幻想五十歲的妳在苦讀「遺書」。 同樣道理,「一國兩制」未及一半,爸爸也不想在這個時候為它奏起哀歌。如果真的要鑒往知來,或者五年後當妳二十五歲的時候,會比較合適。可以這樣說:未來五年在林鄭月娥的管治期間,整個社會都應該為「一國兩制」作出中期檢討,然後為它的下半期譜下樂章。 過去二十年,特區領導由保守商人董建華轉至技術官僚曾蔭權,再傳位給紅底強人梁振英,然後又再起用文官出身的林鄭月娥,可謂鐘擺三次。二十年擺三次,五十年可能要擺八次了。不過,爸爸希望,從上而下以糾正錯誤為目標的鐘擺行動最好盡快停止,改以民情民意驅動社會的和平演變。一人一票的價值,正在於

詳情

【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重拾互信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每半個月進行一次特首民望調查、每月進行一次政府民望調查,而對政府的信任程度調查就每三個月進行一次,全部都是呼應有關數字的可變性和重要程度。市民對政府的信任程度,屬於比較深層的取向,不易受到個別政策的影響。 特區二十週年前的最新調查數字顯示,市民對特區政府的信任淨值較三個月前大幅回落17個百分比至負1個百分比,是「後梁格局」結束的先兆。縱觀各項民情指標,在市民得知梁振英不會連任後,民情迅速從谷底回升,現在似乎開始回落,新的領導班子似乎要面對嚴峻的考驗。 回顧過去二十年的數據,回歸二十年來,市民對特區政府的信任程度普遍比對中央政府的信任程度為高,唯獨在2001 至2004及2008至2009期間,市民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度比對特區政府的為高。前者是董建華年代七一大遊行前後的香港民情低谷,後者則是因為北京奧運和汶川地震刺激起香港人的愛國情懷。前者可謂此消彼沒長,後者則是彼長此亦消。 具體而言,市民對北京政府的信任程度在香港回歸前一直偏低,淨值低至負35個百分點。回歸後,在1997至2000 期間有所改善,徘徊在零淨值的水平,及至2001年下半開始回升,並超越特區政府的信任程度

詳情

【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身分認同可以雙贏雙輸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自1997年開始,便就香港人的身分認同進行長期、廣泛和深入的研究,為世界上前所未有的「一國兩制」社會發展提供學術數據和研究基礎。多年以來,不少傳媒和學術機構都向我們查詢和索取數據,我們一律免費奉上。近年,我們更把原始數據送交專責作數據歸檔及研究的學術單位進行整理和發放。 回歸未及15年,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發起批評,認為調查「不科學」和「不合邏輯」,附庸人士連續數月砲轟筆者,企圖把港大民研邊緣化,兼且誤導市民以為調查只有「香港人不是中國人」的題目。對於這些無理指摘,筆者早已作出回應,在此不贅。 事實上,回望過去,當年調查顯示香港人的「國民身分」認同感有所下降,其實是一個非常有用的預警。有關人士如果能夠虛心求證,實事求是,應該不會弄至如今的田地。 今日,回歸接近20年,調查結果又再顯示香港人的「國民認同」跌至歷史新低。以0-10分評價自己對「中國人」的身分認同程度,整體評分只得6.5分,較歷史高點8.1分低了幾級。2008年是上次高點,當年有北京奧運和汶川地震,刺激了香港人的愛國情懷。可惜,事件過後,有關數字拾級而下。 更加可惜,在回歸 20週年的前夕,市民對「

詳情

【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彈劾特首

特區成立即將二十週年,「後梁格局」很快會被林鄭衝破。不過,離任在即,特首梁振英還是要第四次面對立法會的彈劾動議。 上星期,立法會經過兩日辯論後,最終否決了由28名議員聯合提出的彈劾議案。事件主要圍繞特首在 UGL 事件中有否存在利益衝突及作出適當的利益申報等。 翻查紀錄,回歸二十年,三位特首先後七次面對立法會不信任動議或被要求辭職。而單單梁振英,今次已經是第四次,佔了一半以上。 2003年5月,立法會議員陳偉業動議要求行政長官董建華辭職,是回歸後首次同類動議。最終,議案未能在功能組別中獲過半數贊成下被否決。及後,董建華又避過了同年10月由劉慧卿議員提出的「要求行政長官董建華先生下台」的議案。但董建華終於在2005年因腳痛提早離任。 至於曾蔭權,2012年4月陳淑莊議員提出「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議案,結果同樣被否決。 到了現任特首梁振英,甫上任就於2012年12月面對由胡志偉議員提出的「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議案,然後是2013年1月、2013年10月及2017年6月等多項類似議案,原因各異。雖然全數被否決,但可算是破盡紀錄! 資料顯示,過去七次「彈劾特首」的議案,全部都是由民選議員提

詳情

【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警隊民望

政府得到人民授權,在法律框架內行使武力,除暴安良,維持社會秩序,這是紀律部隊的權力基礎。軍隊與警隊,在特定時空可以行使生殺大權,是把這種授權推至極端。 香港大學民研計劃在九七回歸後,開始定期對香港警察和駐港解放軍進行民望調查,後來涵蓋所有紀律部隊,目的就是研究和監察香港的「武裝力量」,如何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發揮作用。兩制之內,我們對文武官員同時進行民意監察,是我們的責任。 香港警隊近年受到民望困擾,筆者應為,主要是因為政治角力,社會分化,導致警隊在應付遊行示威時進退維谷。在雨傘運動施放87顆催淚彈後,更令警隊民望跌至調查開展以來的歷史低點。造成這個局面,當權者有責,示威人士也有責任。 翻查記錄,回歸後十四年,市民對警隊的滿意淨值只有兩次跌穿50個百分比,分別是1997年11和2008年12月。在該兩次調查前不夠一個月,都發生了個別警務人員涉嫌犯錯的事件並被傳媒廣泛報導。數據顯示,類似的過失會在短期內影響警隊民望,當事件沖淡後,其民望便會回升。 可惜,在回歸第十五年,情況開始有變。2011年8月,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警隊以強硬的態度對付示威者甚至記者,時任警務處處長曾偉雄談及

詳情

【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回望六四

一九九七年六月,筆者在《民意快訊》第十期發表編者的話,題為「主權回歸與六四回顧」:對很多人來說,九七年六月是個狂歡慶祝的日子,因為殖民地時代即將結束,新紀元即將來臨。可是,對不少人來說,六月也是一個悲慘的月份,因為八年前在北京發生了流血事件,香港人念念不忘……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日,《香港大學民意網站》開始運作,第一篇網上新聞公報,就是關於六四事件的民意調查。當時是六四事件十一週年,公報記載:市民的主流意見是支持平反六四者居多,又有超過半數認為中國政府在六四事件中處理不當。不過,大部份被訪者對改善中國人權狀況抱有一定的期望,並有信心中國會朝著更理想的方向發展。此外,一般被訪者均認為港人有責任推動中國的民主及經濟發展,當中有較多人認為經濟發展比民主發展更加重要者多。 又三年,六四事件十四週年,筆者發表文章「六四意難平」,寫道:在研究的崗位上,我須要科學客觀,公正持平……調查結果並不符合我的意願,但站在民意研究的崗位上,我須要「依書直說」。這是歷史替我繫上的情結,亦只有歷史能夠替我解開……中國要踏上民主之路,不是單靠幾個異見人士便能支撐大局,也不能靠地處邊陲的香港人每年喊幾聲「平反六四」。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