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樂偉:《1987:逆權公民》——關於韓國民運精神領袖的故事

正式在香港公映的韓國電影《1987:逆權公民》,開幕頭一段便以發生在 1987 年 1 月 14 日,位於首爾南營洞的「對共分室」警員不慎以用刑過度,把扣查回來的首爾大大學生朴鍾哲打死的事件作開端,我們看到就不分是醫生、檢察官、驗屍官與記者,當第一刻了解到朴鍾哲死於南營洞的消息時,他們全都對警方提出的理據抱有極大的懷疑,甚至打從心底認為他們是在隱藏著另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有著這種心態,並即時在自己的崗位上,主動展開調查與搜證,其實是與電影中未有提以及,即早於 1987 年以前韓國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有直接關係。 2017 年的另一套電影《逆權司機》,曾經說到發生在 1980 年 5 月 18 日上,光州市民為反對新軍部出身的軍統全斗煥發動「12.12 軍事政變」奪權上台,在市內發起了全城對抗獨裁者全斗煥的抗爭運動。然而,毫無人性的全斗煥,後來竟然決定下令調動軍隊進入光州,對手無寸鐵的市民以機關鎗與坦克車掃射,造成血洗光州的慘劇。雖然「5.18 起義」最終被軍政府以武力平定,但民眾爭取民主理想的目標,卻未有因而被完全撲滅。進入 80 年代起,韓國整體的民主運動,便由民主新血的大學生承繼下

詳情

鍾樂偉:我心不敗:韓國3.1獨立節99周年紀念

「我的心永遠不會被擊碎 …」(宋神道婆婆,已故韓國慰安婦) 為紀念今年韓國的「3.1 獨立節」,首爾市政府於前天在位於市廳前的市立圖書館前的大橫額標語更換了,換上不久前因衰老在東京逝世,享壽 95 歲的韓國慰安婦宋神道婆婆的名句「我的心永遠不會被擊碎 …」,以展現出整體韓國國民永遠不會忘記她們在日治時代,被日軍侵犯時留下的身心靈創傷。 宋神道婆婆早於 1993 年,是首位在日本就日本政府於二戰時期日軍對她施暴的歷史,向當地法院提出申訴的慰安婦。雖然 1999 年東京地方法院在裁判上承認日軍對她造成傷害的事實,但她要求日本政府就慰安婦一事作出謝罪與賠償的申訴,卻全數被駁回。心有不甘的宋婆婆,決議再往日本最高法院提出起訴,可惜到了 2003 年,最後還是事與願違,最高法院以 20 年的請求權消滅時效已過,不接納她的申訴。 花了 10 年時間,法院還是駁回了宋婆婆的起訴,然而她卻未有因此感到沮喪,反而更燃起了她的怒火,在過去 10 數年間,她勇敢地不斷走訪日本各地方,與學生及公眾繼續公開就日軍在二戰時期在那些被強徵擔當慰安婦的女士身上留下的創傷,分享她的經歷。能夠讓她

詳情

鍾樂偉:韓國冬日比北歐冬天還要冷?

12月9日,韓國下了一場大雪,從以往在韓國生活時的經驗得知,每一次下大雪後的一天,氣溫也會按雪下的多少情況,按比例地下跌,即如雪量不多,氣溫不會下降太大,但反之若降雪量非同小可,翌日的氣溫定必急速下跌,這種民間智慧多年來鮮有破例的情況發生。果然從周一(12月11日)開始,位於中高緯度的朝鮮半島,晚間的氣溫從入冬以來,大概維持在零下5度以內,突然急劇下降至負12度左右,首爾與較北的江原道一帶,那邊的體感溫度更跌至負15.4度的危險水平。 因而,韓國氣象廳便在全國下達了「寒波注意」(한파주의보 )警告,提醒市民盡量避免長時間進行任何戶外活動,並且警告要提防出現低溫症等具一定身體危險性的問題發生。這一次韓國的「寒流」絕不簡單,連自己一些一向並不怕冷的韓國朋友,也透過社交媒體傳來訊息,表示近幾天首爾的天氣,真的冷得有點可怕。 就在同一天,正當首爾的市民正冒著嚴寒得零下12度的氣溫上班之際,向來我們認為冬天天氣更冷的國家,如俄羅斯的首都莫斯科,當地的氣溫卻只是零下1度。而位於北歐的挪威首都奧斯陸,氣溫亦只是負2度,哥本哈根更也只是零上1度而已。那麼,為何位於北緯55度俄羅斯首都莫斯科的氣溫,與位

詳情

鍾樂偉:獨裁年代,韓國國民在影院聽到國歌也要肅立?

最近,關於「國歌法」如何在香港定立與實施,不論在司法界與大眾層面,都引來極激烈的討論。贊成的指香港市民在國歌演奏的時候,不分任何公開或私人場合,都有責任尊重與維護國歌及其背後象徵著國家主義的精神,不得以任何形式侮辱。反對的則指出實施「國歌法」以後,將會限制市民以不同方式表達到國歌感情的自由,尤其在不分場合,必須在國歌播出時要求市民停下來並以肅立的方式表達對國歌的尊崇,這種的安排指引,最為引起反對人士的不滿。 其實,韓國社會也曾牽涉入相類似有關國歌播放與國旗飄揚時,強制要求國民必須站立,並且以面向國旗的方式表達對國家敬意的爭議。透過前年的韓國電影《半世紀的諾言》(又譯《國際市場》),我們從黃晸玟飾演的男主角尹德洙,他生活在戰後韓國時的環境,知道原來當年韓國國民普遍對愛國主義的國家教育不但未有太大抗拒,甚至認為國家是人民凝聚力的主要來源。無論任何時候,他們所有的個人人生決定,都會以貢獻國家先行,才考慮自身的利益。因而,當時主理韓國政府的獨裁者,便以此來向國民灌輸,要無時無刻維護國家的尊嚴,不可挑戰國家任何的決定。 當中,當年的獨裁者,便下令安排每天下午 5 時(冬天)或 6 時(夏天),在

詳情

鍾樂偉:韓國存在着一個鮮為人知的地下世界?

最近在看韓國有線電視頻道tvN製作、一套有關電視台新聞部內一個以追查報道式自居的節目─如何與保守的管理層就編輯自主抗爭的劇集《Argon》。當中的一集,講到一名能力與樣貌一般、靠着熱情與擁有政治背景的父蔭、可以空降到電視台擔任記者的小伙子,忽然與同事提到他一個新聞點子:「你知嗎,在仁川機場地下,據說有一個88公里的秘密空間。朝鮮的飛機,每周都會有一班通過那個地方,抵達韓國……」說罷,身旁的同事不以為然,拋出一個不屑的眼神便轉身離開。 雖難以說那個小伙子是「別人笑我太瘋癲 我笑他人看不穿」,但他提出那個荒誕的觀察,原來也與韓國一些充滿創意與想像力的建築師設計構思不謀而合。早前國際知名創意建築研究中心Arch Out Loud便舉辦了一個以兩韓陸路「三八線」邊界為名,設計一個置於兩地中間共享的韓式桑拿(韓國稱為「汗蒸幕」建築概念比賽)。當中,由韓國人自家取得冠軍的那個設計,就是以「從分離到融和」的路線開始,把那個「汗蒸幕」完完整整地建築在「三八線」的地底,而兩韓各方設置一個入口,韓國與朝鮮人分別從兩條相互交錯,但又各自獨立的圓環型通道,一邊對望一邊向下方的沐浴池進發,體現出朝鮮半島兩端的人

詳情

鍾樂偉:《花辮》──《逆權司機》以外,讓觀眾最心寒有關光州5.18的電影

我們知道,《逆權司機》絕不是有關光州5.18民眾起義的首部韓國電影,上周曾經介紹 1999 年由韓國當代影帝薛景求主演的電影《薄荷糖》,當中的一節講及男主角本來由一位內斂害羞大學生,因為被軍隊徵召到光州執行屠城任務,不慎開槍殺死一名女孩後,未能面對自己而性情大變,最後成為一位肆意使用武力打壓學生的惡警。當年導演李滄東選擇以光州起義一事,作為推演故事人物一生轉捩點的切入點,在光州一事已接近平反的年代推出,已不算是極其破革。因為另一套故事主線更明顯地以光州起義一事為核心的韓國電影,在5.18還未有平反的 1996 年推出,當中不論導演與導員的膽識,更值得我們尊重。 那套電影,亦是對我自己,在芸芸眾多以光州5.18抗爭一事作為故事題材的韓國電影中,最讓我看罷感到心寒的一套,它就是 1996 年由韓國女星李貞賢與剛剛被揭發納入前總統李明博執政年代的「演藝人黑名單」上的文成根主演的電影《花瓣》(A Petal 꽃잎)。 電影《花瓣》故事內容主要講述李貞賢飾演的 15 歲女孩,因與母親一同參與當年光州5.18起義時,因目睹母親牽著自己的手,卻不幸死於戒嚴軍的亂槍掃射的子彈下,心靈受到極大創傷,使她

詳情

鍾樂偉:在光州被槍殺的孕婦

到了光州以後,除了到了市廳參觀了電影《逆權司機》的特別展覽,同日下午也參加了由當地「5.18」基金會主辦的「5.18」巴士觀光團,透過當地「5.18」基金會義工的帶領,重回當年1980年5月底光州起義時的一些遺跡,還有參拜了特為「5.18」死難者而設的公墓。 從市立的「5.18」公墓走到隔離的「國立5.18」公墓,導遊給我們介紹了幾位不幸在光州民主運動中,被當年的戒嚴軍軍人開槍射殺的犧牲者。在眾多烈士中,唯獨是有一位的遺照,給我尤其不同的感覺,她就是「崔美愛」女士。 墓地上,「崔美愛」是唯獨一位的不幸被殺人士,以她的結婚照作為遺照。在導遊介紹下,知道原來崔美愛當年被殺時,原來已經懷有8個月身孕。當天5月21日,從韓國四方八面調配到光州市的戒嚴部隊,收到軍政府的直接命令,向在光州市廣場抗爭的示範者,一律再不容忍,決定以屠城的方式,以機關槍向所有抗爭者開槍殺客,一個不留。 崔美愛的丈夫,當時是光州全南高等學校的英語老師。當收到在廣場上的學生,一個接一個被軍人射殺後,她的丈夫便本著保護學生的原因,離開家中前往學校。一直未有收到丈夫最新消息的崔美愛,因為擔心丈夫的安危,焦急得結果選擇離開家門,

詳情

鍾樂偉:觀看《逆權司機》前,必看的韓國KBS光州5.18紀錄片

即將在香港與台灣上映的韓國近月話題電影《逆權司機》(台譯:《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眾所周知它的故事內容,其實是採自於一個真人真事改編的歷史劇本。話說當年1980年5月18日,韓國全羅南道光州市爆發了大規模反對軍事獨裁者全斗煥,以不合法的政變方式奪取國家政權的示威運動。然而,由於當時全斗煥下令國家內所有媒體,都不准就光州起義一事,作任何正面報導,結果外界對當時當刻光州內部發生的抗爭情況,不但所知甚少,更多只是極偏頗的抹黑報導。 為了尋求真相,以正視聽,當年身在日本東京的德國記者尤爾根·辛茲彼得(Jürgen Hinzpeter),便隻身飛到韓國,透過韓國朋友的引路下,上了一架從首爾駛往光州的計程車,前往當地,希望把他第一身在現場看到的真實片段,向全世界公布。途中,雖然他們曾經被已進佔,並封閉著光州與外界聯繫的軍人阻撓,但結果仍能最終成功入城,拍下了大量當年光州民眾抗爭的實況內容。 但到了5月20日開始,從韓國四方八面空降至光州的戒嚴部隊,受軍統的指令,決定向守在廣場的市民開槍。為了還擊,部份民眾也衝進了警察局內,搶奪了局內的軍火,以作自衛。後來,在辛茲彼得拍攝的鏡頭下,我們看到大量被亂

詳情

鍾樂偉:為《逆權司機》而來到光州國立5.18墓地

因韓國電影《逆權司機》的緣故,上周特意從首爾遠道南下至全羅南道首府的「光州」,參加由光州「5·18」基金會藉電影而舉辦的「《逆權司機》 5·18 現場 巴士旅遊團」,希望可以透過重回當年光州民眾為民主抗爭的場所,緬懷當年叫人心酸的歷史之餘,也可以向 5·18 犧牲的烈士們,致上一個最崇高的敬意。 曾經在 11 年前在光州留學時,到訪過由韓國政府管理的「光州國立 5·18 墓地」,當時在公墓內的紀念館內,看到一幅又一幅被軍政府屠殺無辜亡魂的遺照,心裡極不舒服,尤其看到不少人的死亡日期,都是在 1980 年 5 月21 日,亦即戒嚴軍隊下令向群眾集體開槍屠殺的日子,頃刻忽然好像回到歷史現場,看到一位接一位不幸被機關槍掃殺的學生,為了捍衛他們的民主之願,不惜冒死衝到軍人面前,聲討獨裁者的不是,結果卻死在自己面前一樣。 公墓中,韓國政府建立了一楝樓高 40 米的革命烈士紀念塔。這一次來到這裡,得一位當地隨團的光州市民告知,原來公墓的工作人員,是可以安排參觀人士以步行的方式,從公墓的大門口,伴隨著播放出的革命紀念音樂,慢慢向著紀念塔走去,然後再向烈士亡靈上香、默哀與鞠躬。 起步了,原來公墓安排現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