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紀宏:德國禁止納粹敬禮 香港無視仇恨言論

兩名國人在德國柏林國會大廈門前行納粹軍禮,被德國警方逮捕。國人無知行為值得譴責,還要看到,雖然戰爭已經結束70多年,德國對於納粹的罪行仍然十分執著。回頭看香港,某些年輕人竟然揮動英國的龍獅旗,整個社會難道就無動於中嗎? 在德國、波蘭、斯洛伐克、奧地利等國家,行納粹軍禮是刑事罪行。兩名無知的國人,無視戰爭對歐洲人民帶來的苦痛,竟然還在行納粹軍禮時互相拍照尋樂。他們被抓,被控告的罪名最高懲罰是監禁3年。他們可以交付500歐元保釋回國逃之夭夭,而消息傳遍世界,是在嘲笑中國人對歷史的無知、對戰爭帶來幾千萬人遇難的輕慢。 德國憲法禁止對納粹以任何形式的傳播,還有「仇恨語言」(hate speech)法例,行納粹軍禮觸犯禁例,希特勒的自傳《我的奮鬥》雖然並非禁止出版,但擁有該書版權的州政府主動放棄出版自由,直到該書的版權過期,2016年才得以重新出版,但出版商都自覺加上評論以及該書提及的歷史事件加以註釋,讓讀者有更全面的認識。 為了避免歷史重演,德國人禁止納粹的傳播,放棄了部分的言論自由和表達自由。反觀香港,竟然有當選的立法會議員,公然以「支那」稱呼自己的國家,法庭只是褫奪他們的立法會議員資格,沒

詳情

阮紀宏﹕行政權力不能退讓

「特朗普時代」將進入第200天,上周是他就職以來最「艱難」的一個星期:法案通不過、人事問題一團糟。他一意孤行,原因是手上確實有可以使用的權力。反觀香港,行政長官任命副局長,同樣有她的權力;如果受到某部分人的非議就「棄械投降」,今後5年也甭想有效管治。 白宮發言人斯派塞辭職,特朗普任命斯卡拉穆奇為通訊主任;僅10天又將斯卡拉穆奇「炒魷」。連帶撤換白宮幕僚長、司法部長是否辭職等等,人事問題令特朗普纏身。這個重要的信號在於,他跟共和黨內各個派系的關係,已經迹近「攤牌」階段,原因還追溯到之前特朗普任命他的女婿庫什納為白宮高級顧問,引起不絕的非議。 特朗普跟議會和司法部門的關係也受到挑戰,為了廢除奧巴馬醫改政策,他三度要求表決都遭到挫敗,但他要議會就範的決心不改。特朗普是上任短時間內發出最多行政命令的總統,其中旅遊禁令就屢遭法院挑戰。 有人建議特朗普要收斂,否則今後的執政將會舉步維艱。但熟悉特朗普的人都知道,如果他肯聽意見一改風格,他就不是特朗普。美國的憲制賦予總統很大的行政權力,他不惜跟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鬧騰,也會堅持使用他手上的權力,這種做法不單單是個人風格問題。 香港無論從任何角度都不能跟

詳情

阮紀宏:澳門走向正軌 香港走向歪道

澳門立法會將審議修改議事規則,其中包括不允許議員在會議期間舉牌,引起爭議。香港讀者乍看當然會認為這個修改太過分,但細心想想,我們要的是理性討論,還是街頭罵戰?究竟是澳門走向正軌,還是香港在歪道上發足狂奔? 澳門跟香港沒有什麼好比較的,人少地小,即將在9月份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也就選14名直選議員、12名間選議員。 澳門的立法會,建制派議員佔絕對多數,沒有激烈的辯論,政府官員對立法會也沒有足夠的尊重,經常是以書面回覆議員提問,從不輕易露面。反對派的議員仿效香港同行的做法,把道具放到座位上,或者在官員發言時舉牌表達不滿。即將結束本屆任期的議員,將審議法案,禁止這種行徑。 判別議員在議事廳是否應該在發言以外以別的方式表達意見,唯一的標準應該是,究竟每一名議員是否有平等的表達機會。如果議員有發言權,而且沒有因為其言論的立場而被歧視或者剝奪發言權,他應該已經充分享有表達權利;在別的議員或者官員發言時,應該尊重別人享有同等的權利。或許不少港人會認為不外乎舉個牌,無傷大雅,但畢竟是干擾了別人的發言自由。 有澳門居民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表示,澳門的立法會,遠遠不及香港和台灣議會般熱鬧。他們殊不知香港有很多

詳情

阮紀宏:反對派把自己趕入窮巷

4名立法會議員被法庭取消資格,反對派瘋狂反擊,向特區政府和特首叫板,或許一時間能阻止政府的一些撥款申請,但必然的後果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因小失大。反對派認為DQ(撤銷資格)議員是「趕狗入窮巷」,把自己扮成受害者,但實際上是自己把自己趕入愈來愈窄的窮巷,不能自拔。 反對派「控訴」議員被DQ,沒有說清楚究竟是反對什麼:是法官的判決根據?是該條法例?是特區政府?還是中國?這些先不去糾結,反對派所採取的行動才是值得關注的地方,無論如何他們是會派員參加補選的,重新獲得議席才是他們應該的目標。反對派現在以通過教育以及工程撥款為要脅,從任何角度來看都是犯眾怒的。他們心裏是十分清楚的,究竟他們是不稀罕議席?還是在賭什麼?如果激烈一點就應該賭一把大的——總辭。看來他們不敢。 那麼,他們在賭什麼呢?是賭市民的忍耐程度嗎?是賭業界的承受能力嗎?這些都是可以通過選票驗證的。問題是賭市民和業界的接受程度與爭奪議席是否一個相關的行動或者策略?如果確定市民對於拖延撥款的做法不滿,那麼,反對派將會在補選失利。這個簡單的假設,反對派肯定有充分的估計;而他們拉布和補選都要做,說不好聽就是賭一把,或者叫貪心,魚與熊掌想

詳情

阮紀宏:航母來港 提振剛陽氣

解放軍航母遼寧號來港,並開放給市民參觀,引起一陣熱潮,各方評說不一。但最重要的一點是,媒體上充斥着委靡之音、男兒缺乏剛陽氣;軍隊、武器以及象徵力量的航母,給香港煥發出一股振作的精神。 航母來港,而且正值80年前日軍全面發動侵華戰爭的7月7日來到,應該是刻意安排的,提醒所有中國人:只有強大的軍事力量,才能保衛國家和人民、保衛民族利益。為香港推行愛國主義教育添薪,其意義不言而喻。 航母上的武器,國產化的部分當然也是顯示國家實力的象徵;但武器本身,也是國防教育的素材。香港距離戰爭已經72年。年前佔中事件,警方使用催淚彈制止抗議人士的衝擊,年紀輕輕的學生覺得這是過分暴力;如今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武器,那些當年在大字標題上寫着「警方竟然使用催淚彈」的傳媒,可能會感到後悔。 解放軍的精神面貌,也是很多參觀者關注的方面。威武是軍隊制服和嚴肅站姿塑造出來的;他們任意跟參觀者合照,甚至幫人拍照,也可能是上級交代的任務;各個開放參觀點井然有序,可能也是事前檢查過的。但他們跟參觀者零距離交流,而且還面帶着發自內心的微笑和親和,這就不是任何命令可以讓他們裝出來的。他們是普普通通的中國人,是跟所有香港市民一樣的中

詳情

23條立法 一勞永逸還是永無寧日?

回歸20年,《基本法》23條立法的爭議,纏繞了香港20年,觸及每一屆政府的施政、每一次選舉,以至每一個政治討論的層面。這個問題不解決,香港仍將「永無寧日」。過去中央對香港採取偃旗息鼓的政策掩蓋爭議,而今凡事明晰的做法,要求香港盡憲制責任就23條立法,看來是無可避免的事情。 「回歸」是從香港出發的說法,從國家的概念出發是「恢復行使主權」。雖然這兩個說法並不矛盾,也並非相互排斥,但畢竟從不同的角度出發,在理解與執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方面,會產生不同看法。基本法23條立法的爭議,集中體現了中央與香港,以及香港內部之間的不同看法。 六四後中央採遷就香港權宜之計 基本法1990年通過,160條條文,留了一條尾巴:第23條由香港自行立法執行。這條條文涉及:禁止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組織在香港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的政治組織與外國的政治組織建立聯繫。中央政府提出上述條文內容,所持的標準是:沒有這些限制,中央是否能夠全面、真正和實質地行使主權。 「八九六四」之後,香港瀰漫着對中央政府的不信任,中央故此採取遷就香港的權宜之計,將23條擱置。這

詳情

董伯伯語重心長的喊話

前任特首董建華在接受中央電視台訪問時表示,很多香港人的人心還沒有回歸。雖然這是不爭的事實,但出自董建華的口,而且是對着面向全國廣播的中央電視台說,一是需要很大的勇氣,二是對內地和對香港都有一番意義,我們都得慢慢琢磨。 「董伯伯」貴為全國政協副主席,深知說話的分量,特別是在慶祝回歸20年前夕對中央電視台說,很多香港人都會認為,身為中國人,回到祖國懷抱自然會感到興奮,但香港經過殖民統治156年,人心回歸需要一步一步的慢慢來。這番話,相信他曾經跟中央領導人說過;這次跟全國觀眾說,應該是希望以他的身分,解釋香港一時間出現的種種令內地同胞反感的事情,是情有可原的,需要時間去慢慢解決,希望他們諒解,試圖化解矛盾。 但這番話何嘗不是對香港人的喊話呢?「董伯伯」可能還想帶出的意思是:作為香港人對回歸應該是自然地感到興奮;那些沒有感到興奮的人,真的是被殖民統治「洗腦」嗎?真的是在懷戀殖民統治嗎?他之前接受《明報》訪問時還說,香港未能就23條立法,中央會有戒心。這些話總的來說就是香港人對一國兩制該如何理解與支持。無論殖民統治或者就23條立法,是過去與將來的事情,眼下是慶祝回歸20周年。 普天同慶與理性研討

詳情

梁振英可以做到從硬變軟嗎?

特首梁振英(CY)在任期即將屆滿的前夕,言必談「一帶一路」、大灣區,看來他已經開始做角色轉移的工作。這個由香港特首向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角色轉變,同時要求他轉變工作作風,由硬推政策到軟賣意見,相信他本人對種種轉變的要求是清晰的,只不過從性格使然,他是否能夠做到則是個問題。 6月11日,由梁振英競選特首助選團演變而成的齊心基金會,為他舉行了一場茶話會。活動開始前,播放了一段短片,由不同人士用三言兩語說他們對梁振英的印象和交往經歷,當中都是描述梁振英「軟性」的一面,比如前新聞處長丘李賜恩說:我覺得CY一點都不難相處,我和他不知相處得幾好,人家說他悶、說他嚴肅,他卻經常跟我說笑。 齊心基金會行政總裁張瑞蓮,從競選開始跟着梁振英,原本以為梁振英只不過是另一個政客,直到有一天,她跟隨梁振英到天水圍探訪,一名市民抓住他的手不放,說你當選後一定要回來。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或者唯一一次,令張瑞蓮對梁振英改觀的是,CY後來在對別人複述這番話時,竟然眼淚盈眶;問他為何如此感觸,他說:點解市民會捉住我隻手唔放?因為咁多年來他們被遺棄。張瑞蓮聽罷也為之動容。及後看到CY在當選後為天水圍做了很多事,還不時自己去天水

詳情

好女兩頭瞞 衰女兩頭搬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她在北京與香港之間,不會「好女兩頭瞞」。先不說她是「好女」還是「衰女」,在高度透明的時代,還有什麼可以瞞的嗎?相信林太作出上述表述的時候,還是以香港市民為聽眾,到了北京,還是會做到「好女」的角色。 「好女兩頭瞞」這句廣東諺語,是指做媳婦的,當婆家和母親發生矛盾,會用隱瞞的方法化解矛盾。所謂隱瞞,當然不可能隱瞞全部,而是隱瞞部分事實,或者只講對化解矛盾有利的部分,隱瞞對解決問題不利的部分。按照傳統的觀念,這就是「好女」的標準。重點是說什麼、不說什麼是手段,目的是化解矛盾。 這句話的下半句是「衰女兩頭搬」,意思是專門挑誇大矛盾的部分事實,意圖挑撥離間。香港即使有「衰女」,也不容易得逞,因為現今資訊發達,要監察香港的輿論,北京是有辦法的,據說港澳辦連有線電視的新聞也可以即時收看;更何况中央不同部門的「探子」在香港都有線眼,隨時從不同角度向中央報告各種輿情。搬弄是非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特首向中央述職,表現最差的是曾蔭權,他拿住iPad跟中央官員匯報,說什麼、不說什麼不得而知,自以為很聰明。如果中央官員要求他把iPad留下,豈不將所有沒有說的全部現形?特首向中央匯報,一切都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