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黃子華的《金盆𠺘口》

看了黃子華的《金盆𠺘口》,才記得上一次看他的棟篤笑是《娛樂圈血淚史》。當然他第一次做棟篤笑我是有捧場的,這次他聲明是最後一次,更加要看。個人認為這是他最精彩的演出,也許說了是最後一次,他更加放膽去講自己想講的。我看他的騷不是只去尋笑,因為以他今時今日的功力,要令一個紅館上萬觀眾大笑根本不難,我求的是叫好。不是指「叫好叫座」的「叫好」,是聽到他在台上的妙論,很直率地衝口而出,高聲叫好,再配以熱烈掌聲。今次我叫了很多次好,尤其在尾段。散場時,朋友也不是說黃子華講得有幾好笑,大家是討論他講得有幾好。這次他比以前多了對目前社會的批評,精妙獨到。香港有很多人評論時事,能做到一針見血的已甚少,還要令人笑到碌地拍爛手掌的恐怕只有他。認識黃子華很多年,別人問我有沒有合作過,我差點忘記了在很久之前的一件事。當年我在香港電台第二台任職節目主任,即節目監製,那時的台長張文新有天來跟我說:「我剛剛去電視部開會,有個副導演說有興趣做電台節目,你去聯絡他們,替他試試音。」我找那位副導演來,他說是在加拿大念書回來,主修哲學。我請他準備一篇稿,作試音用,是一篇充滿自嘲的個人獨白,很好笑。之後我請他在星期日的節目做一個個人聲音專欄,每星期一次,約十多分鐘的。那個人是黃子華,後來他過了商台,全職做電台主持。[阿寬 ahhfoon@yahoo.com]PNS_WEB_TC/20180726/s00207/text/1532542727412pentoy

詳情

阿寬:年輕人的絕望心態

故事創作最能反映個人心態。在大學當客席講師,看到學生寫的故事,大致了解年輕人對社會、人生的困惑和不滿,更加理解他們對不能改變現狀的無力感。有個外表乖乖的女學生,寫了一個學校欺凌的故事,女主角打算回學校殺死老師和同學,最後一刻改變了,但以自殺作結局。另一位同學創作了一個功利的教育制度,窮苦精英鬥不過有錢的,苦學生主角利用有錢的好朋友,搞了個組織「出貓」,結果失敗了,他唯有去害幫他的那位有錢朋友。問過這同學為何不徹底反抗不合理的制度,像很多美國科幻電影一樣,她說個人能力是不可能挑戰整個制度,唯一可以做的是教訓依附不公平制度的人。我又問她為何偏要教訓幫過主角的有錢朋友,她答因為主角只有加害他的能力,對其他人力有不及。另一個同學更悲觀,他寫一個運動故事,主題是人無論怎樣堅持努力最後也是徒勞無功的。我聽到嚇了一跳,與其他老師向他盡量解釋電影這個媒體對社會的責任和功能,希望他的故事不要傳達太過負面的信息。他再三考慮之後,給我們的答案是:「如果我堅持呢?」我唯有說這態度違反了他故事的主題,不論如何堅持最後也是徒勞。教創作是不可以左右學生的創意,最後也只能夠讓他自己決定。過了一個多月,這位同學終於交來了一個相對地正面的新故事,希望這是真的反映他個人的心態。[阿寬 ahhfoon@yahoo.com]PNS_WEB_TC/20180622/s00207/text/1529605523339pentoy

詳情

阿寬:反對的士司機扣分制

我反對實施的士司機扣分制,因為我近年遇到的都是優質司機。要像我一樣總是遇到優質司機,有一個秘訣作為乘客不可不知,就是先要把自己變成優質乘客。如何成為優質乘客呢?這點我很有心得。近年我多自駕,坐的士幾乎都是來往機場的,萬一急着傾幾百萬到過千萬的合作,我會跳上的士,叫司機行西隧過海,平時我自駕無論如何擠塞都是行紅隧。上了車我不會打擾車上有六七部手機不停自己接客或者替同行接客的司機大佬,如他們清閒要找人談天的話我一定奉陪,即使是用耳機聽音樂,也立即除下耳機,這點禮貌我是懂的,畢竟是坐人家的車,生命操控在別人手上。不管談什麼我都會站在司機大佬的立場,例如批評劣質乘客,我會說顧客不是大晒的。提到濫收車資,如果對方說樹大有枯枝,我會指不過是一兩個害群之馬,警察在放蛇也有問題,萬一上了優質司機的車,就是搶走了真正乘客坐車的機會。用這種態度與他們交談,很多時到了目的地他們也不捨得我下車。這是我以前在台灣坐的士時學會的。那時上了一部捧民進黨的車,如果說國民黨好,那下車時多半會嘔吐。扣分肯定不會令劣質司機消失,只會令原本優質司機也「谷鬼氣」,變得更加神經質,乘客一上車雙方便互相防衛。改變不了人,最佳方法是改變自己。[阿寬 ahhfoon@yahoo.com]PNS_WEB_TC/20180531/s00207/text/1527703975198pentoy

詳情

阿寬:金像獎的保密

今晚是金像獎頒獎禮,昨天參加拜神儀式時見到負責製作的是一班很有朝氣的新面孔,感到欣慰。 第一次與金像獎接觸應該是一九八九年,因為首次得到最佳編劇提名去參加的,以為是陪跑,誰知公布前見到有部攝影機走到我們面前,那時沒有像今天那麼多部機可以同時拍幾個提名人的反應,是用一部機捕捉得獎人知道結果的表情,再跟他起身上台領獎,所以有了預感。 參加金像獎創作好像是九三年左右,一直到三年前才沒做,因為年年都是同一班人做,已沒有新意,換了一班新人,又真的耳目一新,更有活力。 電影人幫手做金像獎都是義務的,連車馬費也蝕埋,創意香港雖然每年贊助幾百萬,都是放在一些必需的支出上,其實也不足以應付全數開支,不計幕後大部分人不收取報酬,幕前的頒獎嘉賓與表演嘉賓都是不取分文,服裝費化妝費交通費也沒有津貼,全是蝕錢參與。 多年來都有批評質疑金像獎賽制,但多數是不完全了解便先作批評,也有是因為對賽果不認同便覺得制度有問題,沒多少人真的上過大會網站看清楚整個評審制度。 有些人的意見很合理,但當我告訴他們我們的評審制度正正是如此時,他們才說:「是嗎?我不知道啊。」 也有人以為金像獎董事或主席可以影響賽果,當知道他們也是與觀

詳情

阿寬:小心「暖男」

寂寞女人喜歡「暖男」。女人的寂寞不止是因為沒有男人,有時有男人的女人比沒有的更寂寞。「暖男」是指能帶給女人像陽光般溫暖的男人,就等於以前男人喜歡陽光女孩一樣。有女人告訴我,今天經濟獨立的女性很多,她們已不需在金錢上依賴男人,反過來說,能在經濟上被依賴的男人也不是很多,女人追求的是能讓她們覺得溫暖的男人。如何能令女人有溫暖感覺呢?這種男人臉上應該有充滿正能量的笑容,他未必需要很有才幹,能為他喜歡的女人用心煮飯會更重要。他處處要能表現他的愛心,特別是對貓狗,這點對女人來說很重要,因為寵物是寂寞女人不可缺少的。正因為女人有需求,愈來愈多人扮演「暖男」,騙色還是次要,更重要是騙財。有線新聞早前專題報道,有美容公司利用「暖男」在網上主動結交女性,哄出來見面時便乘機帶她們到美容公司試做護理,最後當然是由職員逼她們簽卡買套餐。「暖男」騙子必須有頗健碩身材,有一張相對青靚白淨的臉孔,也不需要太英俊,看上去像韓國男生就可以,更重要的是他最好不時讓女人知道他很有愛心,例如去做一些義工,他也有適當的才藝,如懂彈琴,他常常親自下廚,把一些自己煮出來的東西放在「面書」上,除此之外,他也愛打扮和常做皮膚護理。騙財比騙色更方便,主要因為值得騙財的比值得騙色的女人更多,騙了財之後就不用騙色了。真「暖男」不多,小心那些偽裝者。[阿寬 ahhfoon@yahoo.com]PNS_WEB_TC/20171110/s00207/text/1510250504128pentoy

詳情

阿寬:成熟的觀眾

有兩位韓國演員只要是他們演的戲我便會看,不管是什麼題材或誰導演的,一個叫宋康昊,另一個叫崔岷植,幾乎都沒令我失望。兩年前陪一個導演去韓國談合作,導演想邀請幾個英俊的韓國男星演出,韓方製作公司老闆在我旁邊低聲問我:「你們有沒有想過找韓國有票房保證的男星演出?」他說有好票房的,都不是那種靠臉蛋賺錢的明星。香港正上映的《逆權司機》是宋康昊主演的,他之前也演過一部《逆權大狀》,兩部片在韓國都有超過一千萬人次觀眾入場欣賞,超賣座的,這種內容的戲也可以賺大錢,證明韓國電影市場的成熟,觀眾不是只入場看靚仔靚女明星。我頂不順韓劇,從以前的《藍色生死戀》到現在,沒法追完一部劇,但韓國電影我很喜歡,尤其看到那些韓國「小鮮肉」在裏面幾乎全演反派,殺人放火強姦什麼都願演,而且個個演得不錯,不顧形象,佩服到不得了,對他們的印象也大大改觀。這些年接觸過不少中港台的偶像明星,希望他們在銀幕上有點突破,幾乎全都為了保護形象而拒絕,經理人會說他們手上有多少個廣告,或者未來有什麼唱片和演出,不想形象上有衝突。我問對韓國演藝圈有多點認識的朋友,為何韓國偶像都夠膽演破壞形象的戲,答案是電影觀眾批評他們不懂演戲,形象會更差,可見演藝行業要進步,必須與觀眾一起進步,不能單方面改變步伐的。《逆權司機》是說上世紀八○年的光州事件,按理九十後甚至是○○後的主流年輕觀眾是沒有什麼共鳴的,但事實證明戲拍得好,演員演得出色,便有產生共鳴的力量。[阿寬 ahhfoon@yahoo.com]PNS_WEB_TC/20171021/s00207/text/1508523090958pentoy

詳情

阿寬:網上的生意

優步(Uber)在香港雖然未合法,但肯定已是大趨勢,與Airbnb一樣,愈來愈多人使用和參與。 互聯網不斷改變某些行業的經營模式,化零為整,也化整為零,由虛變實,也由實變虛,任何因為某些原因不合理或是受限制經營的業務,逐一被互聯網打破。 最早受衝擊的包括歌影視產業,歌曲、電影、電視等內容全被人放在網上任人享用,版權人創作人損失慘重,到現在營銷重新規劃,慢慢出現了一套新的遊戲規則,由最初人人都在剝削版權人利益,變到今天人人都是版權人,真正賺大錢的未必是投資億萬的大製作,一個天天玩自拍直播的「網紅」可能賺更多的錢,一個人可以發展成一個企業。 今天不少影視產品到頭來依賴互聯網上的娛樂平台投資,一些侵權者最後變了投資者,身分作一百八十度轉變。 從事中間人業務的被淘汰了,旅行社已被互聯網搶去不少生意,現在訂機票可以直接上航空公司的網站,起飛前一小時都可以買機票,不用付手續費給旅行社,改機票也直接上網一手搞掂,三更半夜及假期都可以改。 Airbnb基本上已取代了那些三四星級的酒店,現在到外地旅遊,除非要享受五星級酒店的服務設施,否則用Airbnb訂房更便宜和方便,優步是有車就可以做接送,Airbn

詳情

阿寬:《金權性內幕》後感——法治又如何?

在飛機上看了韓國電影《金權性內幕》(The King),講的是韓國檢察官腐敗的故事。 電影中的最高檢察機構,掌握了不同人物、企業、組織的秘密資料,為求達到目的選擇性檢控,例如要扶植某個黑幫組織,便針對性地不斷檢控對頭幫會,把主要人物送進監獄,間接瓦解對方的勢力。 男主角少年時本來崇拜黑社會,在某場合中見到真正的權力掌握在檢察官手上,才苦念法律,立志成為檢察官。 我對法律全無認識,只知在法治社會是有選擇性執法的情况,簡單如警察抄牌,如果我得罪了公司附近的巡警,我的車泊在街上,可能天天收到告票,但如果沒有得罪對方,會與其他車主一樣,可能平均一個月收兩張告票。投訴執法者偏私嗎?很難證明,因為執法權在他手中,除非有證據指對方收受利益。再投訴的話甚至會連累其他車主,人人天天接告票。 我不清楚檢察程序,只知要對付或放過某些人都是可能的,法律是由人來執行,人有自己的判斷,也會有偏差,即使有種種機制去監管,亦無可避免出現問題,我不相信目前已有完美的法律體制。 法律是人制訂的,立法機構被控制,也會通過一些惡法,世界上有很多地方都存在一些其他地方認為不公平的法律。當然,法律也有不同的解釋,因為無論怎樣仔細

詳情

阿寬:我們的電子貨幣落後了

電子貨幣是未來大趨勢,香港在這方面已比其他地方落後。 先不說內地的「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單是類似「八達通」這種預付卡,我們的使用也沒有其他地方般全面,至少坐的士也不能用。 雖然未合法,但叫Uber車的確方便,綁定了信用卡,不用現金找贖,一到目的地便可以下車,單據在手機內,十分詳細,比的士那小紙條的收據好太多了,不用現金找贖也減少了停車落客所用的時間,減低交通阻塞。香港的士連信用卡也不能用,真的太落後了。 駕車過海底隧道,不想用現金只能用「快易通」,每個月要額外付手續費,如果要詳細列出使用單據,還要另收費用。為什麼不能用「八達通」?可以用的話,每個收費亭都會提升效率,也不用分什麼自動繳費通道,方便快捷。 其實「八達通」也將被淘汰,因為信用卡已開始加了感應晶片,兼具「八達通」功能,其他地方的地鐵已可以直接用信用卡出入閘。 信用卡也可能要被淘汰,因為手機已可以有電子貨幣功能,蘋果與安卓兩大陣營的手機都已經有支付服務,銀行也推出了可以付費的手機程式。 以前收費是一個問題,的士不能用信用卡、「八達通」,可能因為不能安裝那麼多的讀卡機,香港的士不少是個人經營的,日夜更可能是不同司機,還有替更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