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寬:沒有電視台可以賺錢

無綫收視持續下跌,上半年業績可以想像,毋須再看什麼數字了。 香港不能存在有錢賺的電視台,這說法很快成為事實。在這城市經營電視台,不管是收費或是免費,將來都是蝕做,所以只能是為了賺錢以外的目的而存在。 為何搞到今天這樣的田地?我們不能完全怪罪無綫,最大原因是我們的廣播政策沒有及早引入競爭,甚至因為某些不明的原因禁止發牌給真正有能力的競爭者。 對無綫來說,沒有競爭當然可以帶來短期利益,但很快便知道這也是一種自殺行為,事實已放在眼前。一台獨大的情况令無綫幾乎全收天下兵器,一度把香港最好的電視人才收攬旗下。 今天為什麽那些曾離開過無綫或從其他電視台過檔的人愈來愈受無綫重用?因為他們在外面受過風浪,比長期養尊處優的無綫員工更識得打仗。可惜以前亞視、有線、now TV的情况與今天無綫完全不同,他們的一套想法對目前無綫的困局未有幫助,以前可能是有前無後打死罷就,今天不顧一切就連手上僅有的也會輸掉。 過分倚重自家製作是無綫今天的死症,開放外判卻又加速了死亡。這說法好像很矛盾,其實有道理。因為盡收天下兵器,市場再沒空間培養新的製作人,有能力的都去了大陸賺更多的錢,大陸市場比無綫這家本地電視台不知大多少倍

詳情

無綫播倉底劇之迷

不少人都奇怪為何無綫要把十年前拍落的倉底貨《蘭花刼》排在黃金時段播出。宣傳時大家已不看好,果然收視也真的低,比上一部劇《不懂撒嬌的女人》結局篇低十個收視點。 難道一般觀眾的眼光要比電視台的專業人士還準?我當然覺得不是。 現在推出《蘭》從一般節目編排看真的有問題,因為目前無綫黃金時段星期一至日都是靠兩線一小時劇集作為收視的支柱,上線正在播放大陸劇《射鵰英雄傳》,雖然製作水準頗高,其實是以前香港出名的電視製作人拍攝,但始終港味不足,收視難以高企。 前幾星期的收視,靠下線《不》帶挈,平均還算不錯,但如今《蘭》的開播收視連《射鵰》也不及,無綫聲稱不會腰斬,肯定未來幾周的收視還有下調壓力。 有人說無綫播十年前舊劇是迫不得已,因為沒新劇可播,其他新劇未完成。這說法較難成立,無綫年產過千小時劇集,以前與亞視打仗時還能邊拍邊播,怎可能因趕不出新貨要播倉底貨。 如果不是缺貨,那問題更大。拍好十年的劇,在海外已經播過了,如果反應好,這十年為何不推出,要等到今天?除非無綫手上可播的新劇沒一部水準高過這部。若然上述估計成立,那就真的是一個更大的問題。 過去排劇出街還會有其他考慮,例如在學生考試期,手上明明有好

詳情

免費電視新出路

奇妙電視在廣播行業最不穩定的情況下開台,前景令人擔心。 免費電視市場的畸形發展終於讓大家看見惡果,但仍然有不少電視行業的人用傳統的一套來評估未來趨勢,相信日後的事實會證明他們是錯的。 本地收費電視的最大對手是網絡娛樂平台,尤其是內地與外地的,內地不用多說,外地的目前是Netflix,肯定會打敗我們的收費電視台。 免費電視的衝擊不少於收費電視。首先電視這個概念已被重新定義,以往是廣播,即同一時間同一內容同時傳送給廣大觀眾,而今天大家看電視已打破這限制,即廣播功能大部分被取代。 哪些節目內容需要用到廣播功能呢?答案是需要實時收看的。我們打開電視節目表就知,目前真的需要實時收看的主要是新聞、體育,以及一些年度盛事,如電影頒獎禮、選美決賽等。 劇集首播也不一定要實時收看,吸引力很強的,只需要在推出的第一天看到便行,第二天可以成為閒談話題就是。 無綫推出盒子,其程度是削弱了實時收看劇集的吸引力。 如果說劇集是無綫這間唯一有生存能力的免費電視台的最後王牌,盒子便是一種摧毀,另一種摧毀是一星期七天的劇集編排,明眼人看便知是殺雞取卵的做法。 再加一招更強的摧毀,便是在黃金檔排外購劇,尤其內地劇集。 內

詳情

模式決定內容

討論電影與電視劇分別時,我總是說:「電影拍得不好罵導演,電視劇不好罵編劇。」 這樣好像在說電影的作者是導演,電視劇反而是由編劇主導,的確如此。 電視劇發展到今天,是製作模式決定了內容,即使內地市場比香港市場大很多,成本可以高出十幾廿倍,但模式依然,也主宰了內容。 香港電視劇大多是五天拍一集四十五分鐘長度的,三天廠景,兩天外景,算是有要求了。 內地劇有些是三天拍一集,單機實境拍攝,不是像香港電視台般,在錄影廠用三部至五部攝影機實時按掣做了簡單剪接,而是拍了回去才一個個鏡頭剪,所以後期較花時間。說是單機拍,為了省時,在現場也會有兩到三部機同時在不同角度拍攝,提升效率。 香港電視劇製作費一集頂多是百多萬,內地可以去到過千萬,可惜沒有提升到攝製水平。 為什麼有錢還要拍得那麼急,不能慢工出細貨?因為錢多了都是進了明星的口袋,他們不只獅子開大口,一部劇收幾千萬至過億的片酬,給予拍攝的檔期也只有兩至三個月,為了應付這麼緊的檔期,除了加快拍攝速度之外,便是增加其他角色的副線,不需要由這些檔期少叫價高的藝人演出太多。 拍攝快速能減省成本,要令畫面豐富點很多時會把多些電腦特技放進去,電視劇對電腦特效的要求

詳情

無綫真的敗給科技?

無綫盈利大跌六成,並承認這是幾十年來最嚴峻的時刻。 回想當年在無綫工作,天天想着如何把自己參與創作的劇集推上五十點收視;在亞視工作時,又每天都提出不少瘋狂構思要打低無綫,今天的無綫,卻是自己慢慢倒下。 與電視台舊同事近期開得最多的玩笑是說亞視人最後真的打垮了無綫,因為目前領導無綫的,不少曾在亞視工作。 不過大部分亞視人,之前也是無綫過去的,上述說法也說不通。 多年前以其他筆名寫過影視評論,說過真正能打低無綫的,是無綫自己,不幸言中。 最強的,居然在沒有對手之時才敗陣。 無綫曾經遇強愈強。麥當雄主政時的麗的,與無綫打過一場又一場漂亮的仗,留下了不少令觀眾回味至今的好節目。 九十年代,亞視曾經風光過,但無綫採取了以逸代勞的對策。 亞視成功的節目,無綫便推出形式內容相近的。亞視劇集收視好,無綫也不會推出猛劇迎戰,因為睇死這二奶台沒有後續好劇,等你播完才一舉收回失地。 在節目策略上,這是成功的,避重就輕,十分聰明,但長期放棄創新,自然積弱。 我不是說無綫節目完全沒新意,只是它放在開發創新的資源有多少,是行內都知道的,所以也留不住人才。 創意產業不是由創意主導,被淘汰的步伐會愈來愈快。 有說法指

詳情

又少一間電視台?

九倉宣布閂水喉,有線電視面臨執笠危機,香港電視市場又出現變數。 沒有了亞視,無綫竟然也出現四十多年從未試過的蝕本壓力,證明傳統電視市場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 無綫幾十年都在生金蛋,有競爭時也沒進步,反正多年賺錢,以不變應萬變,對手一個個跌低,偏偏在沒有對手時要蝕錢。 收費電視市場生存空間有限,主要因為沒有什麼節目內容鬥得過不用錢的無綫,自製節目十分水皮,靠足球吸客,過去英超與世界盃成為兩家收費電視的救命草,失去這兩個項目,客戶便立即流失。 「成功cut有線」被譏笑是香港最困難的事情,足以見到有線多想箍住舊客。 一家電視台如果沒法靠自製節目保住客戶,要用外購的話,對手只要抬高這些項目的價錢,即便不能搶走,也會令本成本大增,無法賺錢。 有線做得最好是新聞節目,不得不讚主要股東九倉的話事人,從未聽過他們干擾過新聞部門運作,如果日後有線真的無法經營,最大損失是失去了有線新聞,這也是我一直不cut有線的原因。 收費電視從來都是經營困難,能維持應是靠提供固網寬頻服務,在這方面補貼。 免費電視也不看好,今天已不是有沒有競爭的問題,是本地電視廣播政策遠遠落後,不止追不上時代,是早已被時代拋棄。 在互聯

詳情

用金錢買時間

「金錢不一定能買時間,但可以買的時候,就不要省這點錢。」朋友在多年前曾經跟我說過。 那段日子,我特別節儉,約了他遲到大半小時,好像還是坐巴士赴約,他應該是有感而發,想告訴我應該坐的士。 朋友比我早賺到錢,所以比我早考慮金錢與時間的關係。 幾個月前去大阪,老闆說跟他去會快一點,因為他坐的是私人飛機,的確如此,比我原定坐同時間起飛的航班快了大半個鐘,還未計不用預早時間check in,不用在候機室等登機,入境有專人負責,但買這時間的金錢實在太貴了。 簡單一點,原本坐的航班延誤了,例如機件故障,要等航空公司另派一架飛機過來,這是經常遇到的,一等便是數小時,用錢可以立即買另一班機的機票,不需要等。 時間是相對的,除了是物理現象之外,還是一種貧富現象。 窮人的時間相對便宜,愈有錢的人,時間愈寶貴。沒錢的話,生病便要去公立醫院排隊,有點錢可以去私家醫院或診所,再有錢可以叫醫生來家中替你看病。 排隊買限量版產品也是,沒什麼錢的要通宵去排,肯花錢的話,人家排到了,便用高價叫人出讓。 金錢當然也能買健康,很多有錢人每月付出一定的金錢做檢驗,讓外國專家長期監控身體狀况,每天吃不同的藥物維持身體平衡,病痛機

詳情

香港還美麗嗎?

近年我常問自己一個以前不會問的問題——香港還美麗嗎?從遊客多到承受不起到現在要出盡法寶吸引遊客,如果我們是一個外人,會怎樣看這樣一個城市?過去香港是美食和購物天堂,旅客來自世界各地,不是單靠內地客,外間對香港的稱讚是很由衷的,也可能是我們自己也意想不到的。我們沒有刻意為旅客炮製什麼特別節目,客人來吃到的,是香港人天天吃的東西,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說香港是購物天堂時,我們也沒為旅客提供特別優惠,人家讚這裏價廉物美,香港人也是共同享有的。過去讓我們知道,一個城市的真正美麗,是它的本質,很自然的,像今天我們去台灣欣賞人家的街邊美食,是因為那是台灣人的生活,不是為旅遊事業特別創作出來的。真正吸引遊客的旅遊景點是充滿當地特色,早已存在這城市,不是從外面找個品牌興建一個主題公園,而那個主題完全與當地無關的。以一個女人作比喻,她真正的美麗,不是為了討好男人而刻意裝扮,應該是與生俱來的。倘若她以前很多追求者,近年卻無人問津,她最需要是問問自己,到底自己失去了什麼。她可以裝胸作勢,走去隆胸之後,再買多幾件性感衣服來穿,再嗲聲嗲氣,逢男人都拋媚眼,全方位式「放電」。發姣的女人是可以吸引狂蜂浪蝶,但長時間如此,有失清譽,人家來找她,多半是想佔點小便宜,揩揩油,不會真心想發展穩定感情。香港還美麗嗎?還是她已變了只留下了俗,一邊搔首弄姿招惹外賓,一邊又黑口黑面趕客的精神分裂女人?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6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