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毛記的燈泡

毛記宣布將上市那天,我執拾家中舊物,發現牀底有燈泡、雜誌,和一個月餅罐,裏面找到一疊幾十張《黑紙》。最舊那一張,面世於2010年1月,是該雜誌創刊號。那年那月,湯家驊仍在立法會直斥在香港市中心進行一地兩檢「絕對不可能」,鄭汝樺仍拍心口保證會就此安排進行公眾諮詢,我因為聽見電台廣告的呼籲,特地走到油麻地Kubrick書店買了第一張《黑紙》,價值一元。 七年後,一蚊《黑紙》變成幾千萬大生意,我其實真心高興。 毛記上市消息傳出,全城嘩然。各大報章財經版連日刊登文章,解構公司價值,分析投資前景;我身邊不少(平日一見數字就頭暈的)朋友,自動自覺,揭爛上市文件,挖掘出一串又一串數字——毛記去年盈利達3000多萬,達到主板上市要求;一年生意額有9000多萬,當中廣告業務佔近八成;員工共63人,員工平均月薪2萬,三名「腦細」月薪則有10萬8千……我不是財經專家,坦白說,以上一段全為搬字過紙,無甚感覺。 我真正在意的是坊間的反應。一如所料,上市文件公之於世後,大眾迴響兩極﹕一方面,有人將毛記成功視為年輕世代的一場勝利,特別在傳統媒體節節敗退的當下,毛記的商業成就顯得特別亮眼,「點解毛記得你唔得」之說,如

詳情

阿果:MC Jin,你有freestyle嗎?

早幾天路經報攤,瞥見有雜誌以劉曉波為封面,控訴一顆良心(被)逝去;旁邊一本雜誌,則惡搞大陸藝人吳亦凡,以及他在電視節目《中國有嘻哈》的精警金句「你有freestyle嗎?」兩個封面,兩種中國,畫面有點震撼。 《中國有嘻哈》,大陸視頻網站愛奇藝(在參考韓國同類節目後)自製的Hip Hop音樂大騷,與近年流行的《中國好聲音》等選秀節目形式近似,請來各方Hip Hop好手到電視台比試,選出最優秀一位。節目至今播了四集,內容不算太多人討論,反而是當評判的大陸藝人吳亦凡,因在節目中不時裝模作樣地問參選者「你有freestyle嗎」,而引起網絡熱話。藝人紛紛調侃,金句連同節目,慢慢滲抵香港。 坦白說,作為香港文化的死硬擁躉,我對大陸的電視節目,一直存有戒心。但不得不承認,近年中國式流行文化早已化身高鐵,移動邊界,滲透窗戶,爬上封面,俘虜人心。 某程度上,這是時勢使然。近兩三年,電視前的香港百姓這邊廂強忍「視帝」陳百祥霸佔黃金時段,挑戰人類演技下限,那邊廂翻開娛樂版,卻見香港藝人足迹遍佈各省市電視台,陳奕迅擔任音樂評判,苑瓊丹參演真人騷……如今消失於公眾視野的香港明星,大多在上面佔有一席之地,聲價十

詳情

阿果:「不合時宜」的頭條新聞

老實說,近年我愈來愈少看《頭條新聞》。別誤會,我曾經是節目的忠實擁躉,盧科長古秘書的笑話、太后與小豪子的雙打,令我心動。然而踏入網絡年代,針砭時弊的資訊俯拾皆是(我多轉台看CapTV),《頭條》式戲謔(即替社會大事配上流行曲),於新時代的波濤裏看來不再獨特,甚至「不合時宜」。 我以為自己對《頭條》已無感覺,但上星期當節目(再次)出事,我和許多百姓的腎上腺素竟然飈升,一同肉緊。很明顯,在不少港人心目中,《頭條新聞》絕對不止一個電視節目咁簡單。 6月30日傍晚,無綫電視為播放習近平的講話錄影片段(及「更重要」的卡通片《靈裝戰士》),突然抽起《頭條新聞》,以財經新聞及風水節目取代,更於播出前8分鐘才通知港台。事件引起社會輿論關注,港台與觀眾不滿做法,紛紛向通訊局投訴。面對爭議,無綫發表聲明,再次使出大時代看家本領﹕丁蟹上身——一方面轉移視線,指習近平講話屬「重大新聞」,遠比《頭條新聞》重要;另一方面亮出武器,控訴今時今日在無綫頻道播港台節目乃「歷史遺留」、「不合時宜」。 《頭條新聞》再次成為頭條新聞的這幾天,出於肉緊,我努力重溫舊節目、舊剪報,過程中除了重拾心跳,還發現這個現年28歲的電視節

詳情

香港堅尼遇上火炭麗琪

周四早上,梁振英於深圳出席「尋根追夢」青年論壇時,(第一百萬次)呼籲香港青年只要提高志氣,把握國家機遇,將來必定大有成就:「青春無價,未來幾十年,你們的生涯、你們的生命,肯定活得比我們那一代更精彩。」聽見特首臨終(結任期)前的肺腑之話,我頭痛,然後想起兩個人名。 一個名字叫堅尼,來自意大利的統計學者。一百多年前,他因提出一個量度社會收入不均程度的指標而舉世知名。 上星期,政府統計處公布香港住戶收入分佈報告,當中披露2016年香港堅尼系數為0.539,較2011年微升0.002,為有紀錄以來最高,反映社會各階層的住戶收入差距有所擴大。 老實說,香港貧富懸殊問題病入膏肓已是集體常識。堅尼系數再創新高,於許多人眼中乃意料之內,翻不起漣漪。作為(掹車邊的)年輕人,我關心的反而是同代人及下一代的生活處境。偏偏學者周永新及鍾劍華均指出,堅尼系數其實無法有效反映年輕一輩的貧困問題。因為堅尼系數只能反映「收入差距」,卻無關資產。 眾所周知,香港地資本主義大行其道,透過資產買賣、投資所獲的回報,分分鐘比得上人工收入。偏偏過去幾年,樓價飛升,許多年輕人既上不了車,還要應付高企租金。沉重的住屋開支,使他們與

詳情

逛婚展 看結婚這工程

逛婚展,乃這城市一項吊詭的活動。有些圈子(單身的、已婚多年的)對它毫無感覺,以至從不知道其存在,但在某些圈子(有意或將會結婚的),它卻像有莫名其妙的魔力,好像非去不可。 這幾年,我已聽過無數有關婚展的神奇故事:有許多朋友婚前逛足十次八次,樂此不疲;有情侶視之為周末消閒活動,彷彿拍拖唯一目標是籌辦婚禮;還有本來未打算結婚的男女,百無聊賴逛婚展,結果因為光顧優惠攝影套餐,無端端推前結婚計劃……由此可見,逛婚展是小事,但與之相關的結婚籌備過程,以及夾雜其中的港式婚姻觀念,卻是一件大事。 因為一個顯而易見的原因(不是為寫這篇文章) ,上周末我投身這項吊詭活動。是次婚展,又名「第87屆香港結婚節」,你沒看錯數字,翻查資料,會展早於1994年開始舉辦結婚展覽,每年四次,廿年過去,如今已是第87屆。而香港地不止一個「結婚節」,故此若把其他展覽場地所舉辦的計算在內,香港情侶每個月幾乎都有婚展可逛,多麼幸福,多麼美滿。 雖說婚展於香港已有廿幾年歷史,但翻查過往報道,以前展覽規模沒那麼大,牽涉的服務種類亦較少。反之現代人結婚猶如上演大龍鳳,在監禮人面前說「我願意」之前,許多情侶先要經過七七四十九種(自製)

詳情

家之戀 樓盤廣告與理想家居

早幾天在觀塘吃晚飯,餐廳碰巧與某新樓盤示範單位同在一幢大廈。一走近門口,已有十數地產經紀(對,是目測)湊近:「先生,介紹返呢個新盤!」我耍手擰頭,急步離開。大部分經紀看清楚眼前人衣著寒酸,銀包怎看也沒有幾百萬,都識趣放棄;唯有一兩人窮追不捨,飛身攔截,繼續游說:「先生,你都是時候成家立室啦!」我一怔,心想這招數真高明。 買樓,從不僅是羅仲謙所言的「買磚頭」,更加是買一種有關「成家立室」的感覺與想像。 上星期五,長實位於荃灣西的新樓盤「海之戀」(不是壽司)首輪496伙單位開售,錄得逾1.4萬認購登記,超額認購28倍。由於樓盤以幸運大抽獎形式決定揀樓次序,現場有數以千計買家大排長龍,群情洶湧。長實執行董事趙國雄形容,就現場所見,有超過六成準買家都是「年輕朋友」,大多由父母陪同,估計不少都需要對方「幫手」:「始終置業安居是人生最大訴求」。 這句話似曾相識。我是J2長壽節目《安樂蝸》的長期擁躉,每星期隔着熒幕,不知聽過多少年輕一代分享其「蝸居」裝修,以及置業故事。印象中,九成屋主受訪時都形容,「置業安居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我每次聽見,眉頭總會一皺——環顧全球,試問哪個地方百姓一生目標與夢想,

詳情

不懂乜乜的女人

我身邊不少女性朋友,長期非常忙碌。除了日復日的保濕化妝、揀衫換衫、返工放工、洗衫煮飯、卸妝護膚、相夫教子(假如已婚)、擔心(或被關心)無得相夫教子(未婚者適用),近期時間表還額外增添兩項行程:睇電視、看電影——只因這陣子有三齣本地影視作品,都打正旗號,要說出香港女性心聲。 第一齣女人戲由TVB 炮製,名叫《不懂撒嬌的女人》,故事講述一對「不懂撒嬌」的香港堂姊妹,辦公室內能幹強悍,情場上卻面對中台強敵夾擊。劇集簡介寫明,這是關於「如何扭轉單身終老命運的愛情故事」。聽起來異常老套的情節,每晚卻吸引百多萬觀眾收看,甚至引起網上熱話。不少人說,此劇有別一般膠劇,畫面清新,對白精警,角色設定刺中港女心事。如劇中唐詩詠飾演的Cherry,受過情傷,堅持以結婚為人生最大意義,偏偏遇上一個恐懼結婚的男人,不少女觀眾大力點頭,「講緊我呀」。 另一個教港女點頭的故事,是《春嬌救志明》。張志明和余春嬌之間的感情,七年前萌芽於後巷煙霧,兩年後續集備受北方情敵挑戰,仍和好如初。近月上映的第三集,再無外敵,但「港女代言人」余春嬌眼見身邊大男孩長不大,心情敏感,茶飯不思,情海(無端端)又翻波。女觀眾一邊為角色無理取

詳情

假如你是陳美齡

又是全城嘩然的時候。上周五早上,有傳媒報道,前藝人陳美齡乃其中一名林鄭月娥有邀請並向北京推薦出任教育局長的人選。陳接受查詢時還說,無論在政府內外,都希望帶新風進入香港教育,「如果大家都希望,我在任何崗位都願意」。消息言之鑿鑿,許多香港人(如我)先是驚訝,後是疑惑。 這反應絕不令人意外。基於(至少)三個原因,教育局長的人選,一直是全港市民其中一件最關注的大事。 一、吳克儉。眾所周知,過去5年,在吳局長的「英明」領導下,香港社會捲入了國民教育、普教中、TSA 等連串政策爭議,學童自殺問題成為公眾焦點,教師工作壓力備受關注。永不止息的風波,令全港市民成功(從反面角度)了解一個理想的教育局長應當如何——毋須月讀30本書,只要真正關心香港學童的困境(而非躲在私家車內玩手機)、教師的苦況(而非不停警告談佔中、港獨有損專業)、教育制度的缺陷,可能已很足夠。 二、政治。誰都知道要操控一個社會,必先揑住傳媒,抓實學校。過去幾年,香港人全程直擊一國的旨意如何降臨在香港學校身上——國民教育縱然教材偏頗,但因政治正確,照樣推行(直至萬人抗議);普教中縱然成效不彰,但為了「學生的幸福」着想,永無休止。教育局長既

詳情

當「關公災難」/氾濫時

這個星期,美國聯合航空客機因機位超賣,要求四名已登機的乘客讓位予機組人員,一名男醫生斷然拒絕,結果被警員粗暴拖走,片段曝光後引起全球關注。數日後,香港媒體報道事件,一如所料,出動四個大字:公關災難。 這四個字,香港人絕不陌生。 近年翻閱媒體報道,每隔幾天就有事件被冠以此名,頻率更愈來愈高。我嘗試在網上搜尋過去5年香港報章出現「公關災難」或「關公災難」的文章,結果2012、2013年分別只有72和59篇,2014、2015年稍為上升至124篇及122篇,到2016年,數字已急升至581篇。又以過去幾個月為例,隨便列舉已有聯合航空、國泰、天比高、港鐵、東方(足球隊)、林鄭月娥、李克勤,先後被香港傳媒一錘定音,判斷「引爆」公關災難。「關公很忙」,已經成為無可置疑的民間共識。 「公關災難」成流行修辭 小學常識課本有教,香港向來是一塊福地,天災不常見(人禍另計),那為何近年在媒體眼中,災難頻生?表面上,它只是傳媒行業裏面的又一次潮流。眾所周知,香港媒體向來用詞貧乏,同時擅長嘩眾取寵,每逢坊間出現新式「潮語」,媒體定必落力追捧,不理語境,發揚光大,直至用語的趣味被搾盡之前,絕不罷休。近年「公關(關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