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帆川:林芷彤報財經rap出2000 like是什麼玩法?

無綫前財經主播林芷彤,以急口令形式讀出免責聲明,一度蔚為佳話。最近她過檔一個財經網媒做主播,翻炒急口令熱話,以「rapping」形式報道當日大市,旋即在網絡瘋傳。筆者身邊不少新聞人,對此卻頗為側目,大嘆「世界難撈」。這種心態,正正是傳統新聞人轉戰網絡的死因。 就在該條短片發布前,筆者受邀到樹仁大學,參加紀錄片《記錄時代》的試映會。該校新聞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李家文博士及畢業生冼浩賢,耗時一年半,追訪多位新聞人,探討網媒在商業壓力下的求存之道。影片拍得趣味盎然,並完整地反映了行業實况。 種種變革終被讀者接受 到分享環節,接受紀錄片追訪的「香港01」與《蘋果日報》兩位中高層,接受提問。不止一位觀眾,毫不客氣地表達對新聞低俗化的不滿,認為那是讀者離棄媒體的主因。亦有觀眾問及嘉賓對100毛的看法,兩位新聞人的結論是:100毛不是做新聞的,如果做新聞也得採用該種非常「惡搞」的手法,已經踰越了底線。 有趣的是,同場有學者分享,曾幾何時,報紙圖片由黑白換成彩色,也一度飽受批評,遭指摘為離經叛道。而在動新聞剛誕生的時候,也被許多媒體人批評為漠視新聞道德。不過,種種變革,最終皆一一被讀者接受。 100毛該

詳情

陳帆川:100毛靠偷片偷相上市?你未免太睇小「腦細」

「100毛?咪啫係《頭條新聞》!」一年前,一位新聞界老前輩在筆者面前如是評價100毛,並認為以港台王牌節目去跟「搞吓gag」的100毛作類比,是對後者過譽。一年後,100毛籌備上市,傳統媒體人皆大跌眼鏡。他們必須承認,此前太小看了3位「腦細」(100毛戲稱「老細」為「腦細」)的謀略。 傳統媒體人對於100毛的印象,就是一個靠竊取影像與圖片去撐起facebook專頁的內容農場。雖然其影響力已經不亞於香港任何一間媒體,但傳媒人心聲是:「大眾係鍾意cheap(低俗)嘢㗎啦!」。 幾乎所有傳媒人都說,100毛不是做新聞的。而事實上,100毛雖非主力做新聞,但確實有做新聞,例如專門翻舊帳的新聞節目《愛.回帶》、愛情故事訪談《閃光彈傳真機》和紀錄片《星期三港案》。三系列節目,內容都是由記者第一手採訪所得,正經八百。 情况就如香港電台,有《頭條新聞》,也有《視點31》,「惡搞」與嚴肅節目並存。100毛反其道而行的是,其趣怪短片聲勢浩大,蓋過了嚴肅節目,才令人認為它跟新聞沾不上邊。 以目標為本 不會執著 部分傳媒人厭惡100毛,也因為它不尊重知識產權,恆常從其他媒體竊取內容;甚至被踢爆「偷上偷」,從其

詳情

陳帆川:罷睇TVB的人 下載咗Big Big Channel未?

「吓!乜仲有後生仔睇TVB咩?」這是挖苦無綫電視的說法,在網絡上常見。但即使調侃的說話被讚好10萬次,都無法改變大台風光依舊的事實。它全力推銷的新App「Big Big Channel」,旋即登上下載排行榜首,流量大得迫爆伺服器。有理由相信,不少聲稱杯葛或時常嘲笑無綫的人,也是搶先下載的一員。至於他們邊鬧邊撐的心態,其實有迹可尋。 「綠葉演員」文章大受歡迎 曾幾何時,無綫是眾矢之的,最受歡迎的相關新聞,都跟批評無綫有關,例如它的新聞節目「河蟹」,例如它的劇集出錯,例如它的節目沉悶。據筆者觀察,無綫形象得以「起死回生」,部分歸功於非常掌握香港讀者口味的「香港01」。 「香港01」成立之初,調查組氣勢如虹,娛樂版則淪為收視毒藥。隨着該公司對點擊率追求殷切,娛樂版不得不變陣。新媒體影響力微,明星藝人不屑一顧,該當如何?他們看中了大台的一班綠葉演員。 社交網絡並非巨星一枝獨秀的平台。寂寂無聞、其貌不揚的男女,也有機會一夕爆紅,更何况是本身已經熟口熟面的綠葉?「香港01」開始寫綠葉演員的奮鬥史,成本極低,卻收視爆燈。時至今日,該網娛樂版已經成為收視保證,每天仍源源不絕送上無綫的最新消息。連跟無綫

詳情

陳帆川:劉曉波逝世與DQ議員 拆解最佳「抽水」時機

「悼念劉曉波?張banner一早印定等佢死?李卓人抽水可恥!」劉曉波逝世消息傳出當晚,支聯會辦的悼念活動在網上直播。豈料飽受網民抨擊的,並非大閘後方的中聯辦,而是參加者。今時今日,逢大事發生,任何人稍加評論,也易招「抽水」惡名。本文無意從KOL(key opinion leader)角度剖析「呃光環」的絕妙時機,而是想討論「抽水」的正面價值。 「做騷」讓維權者景况廣傳 支聯會到中聯辦外叫口號、默哀、掛道具,無疑是「做騷」。但「做騷」不一定是浪費光陰,「做騷」也可以彰顯效用。民主路上的有心人,固然可以低調地在家裏默哀;但如果劉曉波逝世也無人出來「做騷」,香港乃至外國傳媒在報道民間悼念一欄,效果必然大打折扣,連新聞照片也付之闕如。 支聯會有許多地方值得批評,但批評也要擊中要害;僅僅揪着其「做騷」去窮追猛打,站不住腳。這群「大中華膠」為支援內地維權人士,雖然持之以恆地「做騷」,但同時也讓維權者的景况得以透過香港這扇窗口,廣傳至外界。被打壓者想透過媒體發聲,便要迎合媒體操作與讀者口味。一段力竭聲嘶的口號與一條字體清晰的橫幅,必然比在家裏默哀或在facebook上「畀喊喊」,更具傳播力。 要杜絕

詳情

陳帆川:劉曉波空櫈轟動一時 如今為何問者寥寥?

「唉,劉曉波都入唔到20大。」劉曉波患癌消息傳出當天,一位供職於香港某大網媒的記者如是抱怨。「20大」固然不是中共會議,而是點擊排行榜。事件發展逾兩周,本應令人憤慨,卻似乎勾不起港人興趣。不但關注度比不上他當年獲獎時的「空櫈」事件,就連最近的習近平訪港造成交通不便,以及遼寧號開放市民踴躍撲飛,都要比劉曉波更受注目。 劉曉波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反對者姑且可猜測他別有用心,表面爭取民主但實際為做騷,如今劇終,他迎來的只能是鬱鬱而終,原因更可能是被關押期間得不到適當治療。無論從任何角度去看,這也是一齣違反公義的悲劇。為何當年港人眾志成城,如今卻關心者稀? 第一,香港不少主流媒體被收編,主力引述了無新意的官方說辭;第二,社交媒體資訊百花齊放,削弱主流媒體輿論力量;第三,本土思潮發酵,港人跟內地維權界愈來愈割裂。有人提倡,內地維權事業,乃是「鄰國」事務,港人不宜摻一腳,背後理念跟中國外交部時常掛在嘴邊的「不干涉別國內政」如出一轍。 跟內地維權界劃界 不見得與「爭民主」相符 本土派提倡激進抗爭,坊間接受程度因人而異,但出發點終究是爭取民主。然而,本土派強調不干涉大陸內政,並跟內地維權界劃清

詳情

陳帆川:《蘋果日報》罷工15分鐘 其實好可悲

《蘋果日報》外判制激起員工強烈反彈,壹傳媒工會發起罷工15分鐘。觀乎工會的行動宣言,字裏行間充滿無力感,跟《蘋果》報道一貫的銳利筆觸,天壤之別。這可謂傳媒業悲歌。設若今次勞資糾紛發生在其他行業,受害者不是新聞從業員而是楚楚可憐的勞苦階層,再配合傳媒廣泛報道,社會反應未必如此冷淡。 新聞從業員難吸引市民關注 記者經常為他人爭取權益,但說到爭取個人權益卻舉步維艱。要爭取高層關注麼?記者不值錢,公司容易聘請新人生產廉價稿件濫竽充數;要爭取社會關注麼?則面對三大障礙。 第一,記者形象每况愈下。對市民來說,新聞從業員就等於記者,而記者就等於吹噓「老作」的騙子,或者揭人八卦的狗仔隊。雖然不少記者仍致力做好具有社會價值的報道,但有價值不一定多人看,多人看的通常都無價值。有趣的是,讀者又會在無價值的新聞下踴躍留言,炮轟記者「垃圾」,形成一個畸形的惡性循環。而即使讀者發現了好新聞,也僅聚焦新聞主角,急不及待送上咒罵或祝福,絕少會為意到記者在背後的付出。 第二,傳統媒體不得人心。在社交網絡時代,媒體形象比公信力更重要。成功的新媒體皆以KOL(網絡紅人)姿態經營,累積忠實擁躉。《100毛》小編以「毛毛」自稱

詳情

《蘋果日報》外判制 不止藍絲很高興

《蘋果日報》外判工序,業界叫苦連天,勞工團體連番指摘。但有一群人,聽到這消息竟然感覺興奮。他們並非親中人士,而是來自坊間的內容製作團隊,以及一早有意自立門戶的《蘋果》員工。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外判制對於媒體轉型來說,一定是壞事嗎? 「好事,洗走啲垃圾。」《蘋果》外判制的消息傳開後,一位未受波及的《蘋果》記者好友,私下向筆者如是說。按其意思,並非所有離職員工都是「垃圾」,而是認為這制度可促成汰弱留強。如能借助壹傳媒資源自立門戶,並在市場上發光發熱的人,理應是兼具創新思維與商業觸覺的人才;而未能成功轉型的部組或個體,則似乎是較無法適應時代轉變的一群。 讀者選擇什麼 已隨時代改變 競爭帶來進步,但除了林行止先生外,鮮有論者願意拋出如此不近人情的分析。不過對媒體人來說,最無情的,是捨棄了傳統新聞內容的廣大市民。 在互聯網時代以前,副刊娛樂僅屬其次,政經新聞才是王道。這種思維,植根一代又一代傳媒人。所謂好新聞,就是能監察政府、揭露不公、改善社會的報道。直至互聯網出現,資訊爆炸,市民卻紛紛投向副刊娛樂的懷抱,瘋狂地點擊吃喝玩樂與八卦資訊。傳媒人眼裏的好新聞,得不到大眾垂青。 然而,許多記者拒絕接受

詳情

新班子考驗?嚴選三大吸嬲政府部門

林鄭月娥新班子,想挽回港人信心殊不容易。回顧梁振英政府,在網上吸「嬲」無數,而數到吸嬲王者,則非以下3個政府決策局/部門莫屬。它們的惡行,分別是拉阿婆阿伯和無牌小販、懸掛颱風暴雨警告信號但無法令港人受惠,以及助長諸多深奧題目去考核小朋友。 朱婆婆賣1蚊紙皮被控事件,力壓「港版Celine Dion」與「炒貴刁」兩大要聞,獲得全城關注,並在傳媒與政黨出手下,迫使食環署再次跪低撤控。誠然,朱婆婆身世可憐,自力更生的香港精神也值得尊敬,市民如踴躍捐輸,能體現人間有情。但每每以大眾同情心,去凌駕政府部門的執法權,長遠來說未必是好事。 今時今日,食環署前線人員可謂動輒得咎。當事人一旦是長者,基本上已難以執法;而即使事主正值壯年,若然她哭聲淒厲,在圍觀者的手機鏡頭內呈現出寡不敵眾的態勢,執法者亦必然承受網絡公審。 對弱者一面倒溺愛,其實不見得是最好方案。長者推着滿車紙皮,在馬路上險象環生的場面,相信不少駕駛者都有切身體驗。對於弱勢,我們除了報以同情,是否也應該考慮社會秩序,保障大眾乃至弱者本身呢?許多急需協助的長者,抗拒綜援,會否也是公眾對「綜援養懶人」以及「自力更生最可敬」的輿論所造成呢? 另一

詳情

鄭松泰指大眾白癡 其實錯唔晒

熱血公民主席鄭松泰黨內講話錄音流出,引起嘩然。全長52分鐘的發言,大家斟酌他20秒的「sound bite」,然後熱血公民支持者火力全開,炮轟外界斷章取義,展開一場司空見慣的「熱血式」輪迴罵戰。聽畢鄭松泰粗口橫飛的足本發言,筆者卻認為,只要該黨上下放低仇怨,其實有可能走出一條新路,發揮跟傳統泛民不一樣的功能。 鄭松泰的黨內發言被公諸於世,事件緣起是他與黃洋達跟黃毓民的新一段恩怨情仇,但對於大多數市民來說,他們的內鬥已無可觀性,唯獨鄭松泰那幾句發乎內心的說話,非常搶眼:「梁頌恆、游蕙禎呢啲,X你,佢哋應該死啦X家鏟……我要同佢哋扮friend……因為大眾白癡嘛,佢哋以為我哋係本土派,以為本土派係同一批人。」 平時西裝筆挺的大學導師鄭松泰,口出狂言,令人側目。然而,言辭惡毒、粗鄙直接,一向是熱血公民特色。參選期間的鄭松泰在網上節目裏,亦是粗言穢語,毫不忌諱。若有留意政治新聞的讀者,不應感到意外。 至於他對游梁的惡劣觀感,也不算什麼新聞。早在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前夕,熱普城跟本民青(本土民主前線與青年新政)決裂已甚囂塵上,鄭松泰本人也曾語帶哽咽地批評本民青搶票。而游梁自宣誓風波後,淪為政治負資產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