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青少年精神健康

正在看陳國齡醫生的新書《揭開神秘的面紗——瑪麗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個案實錄》,陳醫生是瑪麗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主管。此書介紹不同精神病的病徵,特別是詳述青少年患病時的狀况,對了解這課題頗有幫助。精神病人經常被標籤,其實精神病是統稱,個別病名大家一點不陌生,如過度活躍、抑鬱、自閉、焦慮、進食失調症等。陳醫生寫的,是醫院裏病人的真實故事。名字是化名,發病、求醫、斷症、診治過程卻是真的。種種精神病裏,以抑鬱症最叫我擔心。研究顯示,九成自殺案例與精神病有關,其中大部分是抑鬱症。但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向教育局提交的報告顯示,2013至2015三個學年的自殺個案中,只有兩成人曾接受精神科服務。若能及早識別抑鬱症患者,可能會救回更多性命。有時候初中生不肯上學,家長無法接受,一味怪責子女,誰知學生可能已患上抑鬱,情緒低落得無法上學,連早上起牀刷牙洗臉都力不從心。若家長對抑鬱症有粗略認識,便能及時帶子女求醫,對症下藥。經過兩年前接連有學生自殺,大家對青少年精神健康都不敢再掉以輕心。陳醫生建議,將精神健康教育納入中小學正規課程中,由認識情緒開始,繼而教導學生各種精神病的病徵及治療方法,鼓勵學生有需要時勇於求助。[陳惜姿]PNS_WEB_TC/20180625/s00196/text/1529864831238pentoy

詳情

陳惜姿:考試過後

六月是家長忙於替子女準備考試的季節,公餘就只有一件事──替子女溫習。尤其小五學生要考呈分試,更是緊張,因考試成績影響升中派位,不容有失也。五月底已從家長朋友聽來一些可怕的信息,說有小孩已做了二十份試卷;補充練習一本又一本,更不在話下。我沒認識太多瘋狂催逼子女的家長,相信有更多真人真事我不知道。考試終於完結,成績出來了。派卷當日,女兒有幾個同學因為考試失手,哭了出來。這些同學我認識,平日都是開朗活潑、聰明伶利的好學生,品學兼優文武全才,是老師的寵兒。她們要升上好的中學,一定沒問題。她們只是怕辜負父母的期望,所以哭起來。這些小朋友真讓人心痛。在新聞裏看過小學、中學派位,或文憑試、聯招放榜,有學生(甚至家長)會哭。是什麼時候開始,連小學考試派卷都會哭?在香港,連做小學生都艱難。那種不容有失的感覺,一直催逼着家長和學生。升中派位制度是殘酷的,呈分試考得好,選校才有優勢。考試如何重要,香港人怎會不明白?子女面對考試,家長加一點壓力是需要的,讓他們對自己有所要求,希望他們平日用心聽書,考試前努力溫習,盡力而為。但施壓時要拿揑得準,收放自如。若壓力過了頭,留下長遠的陰影,便得不償失。[陳惜姿]PNS_WEB_TC/20180619/s00196/text/1529346302293pentoy

詳情

陳惜姿:六年

六年判刑,就算只要服刑三分二,也要坐牢四年,梁天琦出獄時,已經三十過外了。一個大學畢業的年輕人,還未好好開始事業,只為追求政治理想,便陷入一個往下拉的漩渦,被愈扯愈深。他步出監獄之日,不知變成怎樣一個人,香港又變成怎樣一個香港?或者有人仍覺得他破壞社會秩序,咎由自取。梁天琦追求政治理想,方法或者錯了,但他為的不是自己。犯錯以後,他勇於承認錯失,甘心負上責任。不像同伴犯錯以後逃亡海外,他從美國回港受審,需要極大勇氣,也反映了他的人格。為人父母,看到梁天琦的遭遇,心裏隱隱作痛。年輕人有政治理想,本是香港的希望。但懷有理想的人在殘酷現實裏寸步難移,又很痛苦。就像《吶喊》自序說,一間沒窗戶的鐵屋子燒起來了,裏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他們本來可昏睡入死滅,卻有人喚醒了幾個人,使他們被迫面對「臨終的苦楚」。但魯迅說,幾個人既然起來,就有毁壞鐵屋的希望。梁天琦寫在判刑前的信,有此一段:「在荒謬的現實面前,一切美好的宏願都顯得可笑。我無否定香港民主進程節節敗退的殘酷事實,我只是覺得在最壞的時代,人的責任也就更為重要。放眼當下,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來日方長,他日昂首踏出監牢,又是一條好漢。[陳惜姿]PNS_WEB_TC/20180613/s00196/text/1528826515257pentoy

詳情

陳惜姿:新聞界自求多福

香港記者協會成立半世紀,正慶祝創立五十周年,本來可喜可賀,但記者這份工一天比一天難打,新人入行不久又轉工,能擔起中層大樑的行家買少見少,實在是荊棘滿途。 做記者,工時長薪水低已是本質,人身安全也受威脅。一周內兩記者在內地採訪被打,港府官員不聞不問,冷言相向。林鄭班子雖不如梁振英,會發律師信警告批評他們的記者,但他們也絕非支持香港新聞界。 記者被打後,特首林鄭說四川省政府相當開明,已勒令打人者道歉,息事寧人。政務司長張建宗說港澳辦已作協調,請大家給他們時間。律政司長鄭若驊更妙,如愛麗絲夢遊仙境般詫異地說:「好奇怪,好難相信會發生。」事情確已發生,她作為律政司長只大喊難以相信,又有何用?打人者犯法,為何不追究? 香港新聞界一路走來,遇過幾多挑戰,發展至今天的規模得來不易。高官不支持傳媒,無異於自毁長城。香港新聞界具監察功能,而非充當喉舌,這是香港和內地城市的分別。 每年參加新聞比賽頒獎禮,都聽到主禮的港府高官對新聞系學生的勸勉,有一年,林鄭詰問學生為何熱中報道雨傘運動;又有一年,張建宗提醒學生不要只報道一帶一路,還要寫寫大灣區。可悲地,這就是他們對新聞界新血的叮嚀。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

詳情

陳惜姿:絕景

香港人太喜歡旅行,旅遊網站每天都有新帖子,熱門旅遊點去得太多寫得太密,叫人麻木,要發掘不為人知的景點才可持續發展。為了推銷機票酒店的旅遊網站,「捐窿捐罅」尋幽探秘,不論是日本還是台灣,無端端一個縣,都可以找到十個八個「絕景」。不過是一個火車車廂髹成粉紅色,車身繪上魚的圖案,就是絕景。再不,在車站放一隻貓,變成貓站長,又是另一絕景。山間一條蜿蜒小路,路邊兩排樹高得垂下來,變成「綠色隧道」,也是絕景。我十分喜歡旅行,但對絕景二字被濫用有點不屑。有時風景一般的地方,有獨特的歷史文化價值,也值得一遊。但懶惰地一概以絕景稱呼,有時流於牽強。我真心認為,香港有更多絕景。只要到郊外走走,風景絕不遜色。無論是樹影婆娑的山林、碧綠幽深的水塘、驚濤拍岸的海邊、筆直險要的懸崖,距離市區沒多遠,就是勝景。記得很多年前負責旅遊版,編輯會上有人對一篇寫峇里的稿有意見,揶揄說:「西貢靚過佢啦!」在西貢長大的社長大感不忿,說:「西貢當然靚過佢啦!你覺得西貢很失禮嗎?」西貢的風景的確比世上許多名勝優美,大浪灣、西灣一帶,勝過幾多外國沙灘。有時看旅遊資料,發覺自己在香港見慣好風景,對「絕景」的要求太高,不容易對一般的風景傾心。[陳惜姿]PNS_WEB_TC/20180402/s00196/text/1522604828292pentoy

詳情

陳惜姿:選舉疲勞

沒想到,補選後的選舉氣氛,竟比投票日之前更熾熱。姚松炎敗選,引來許多討論,同事的午餐桌上,第一次口沫橫飛談到這場選舉,連初選時的吵吵鬧鬧,都不曾叫我們如此肉緊。雖然肉緊,大家談不上興奮。對議會的厭倦,已經非常磨人,談到九西和新東可能還有一次補選要來,眾人不禁嘆氣。要在補選勝出毫不容易,兩區還有誰能號令天下擔此大旗?補選和換屆選舉是完全兩個玩法,比例代表制下,候選人拿幾萬票便奪一席位,你只要取悅一部分的選民已能取勝。但補選是單議席單票制,建制與非建制對決,勝出者要拿十多萬票。建制陣營一條心,沒有意料之外,非建制卻分成起碼幾個板塊,各有想法。候選人的民意光譜要夠闊,方有勝出機會,目下誰有此廣闊光譜的支持?參選的固然疲倦,做選民的也甚無奈。正常的選舉節奏完全打亂,三番四次的DQ、補選,叫人筋竭力疲。補選前泛民還要初選,又要多投票一次,確實是表態疲勞。勝出初選的,未必是心中最理想的人選,為了大局勉強投票。有些人不來這一套,議會都失效了,這「大局」又有什麼大不了?補選投票當日,看到年輕人在臉書上剖白,他最想投的那人(梁天琦),此刻在監獄。現在站出來選的,他不會委屈自己去支持。大家都疲倦。[陳惜姿]PNS_WEB_TC/20180315/s00196/text/1521050421300pentoy

詳情

陳惜姿:補選記憶

對於補選,記憶仍在2016年,6與7號之爭。那時候的梁天琦,在旺角騷亂後一炮而紅,仍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穿著藍色衛衣,意氣風發。我當時支持7號楊岳橋,眼見6號梁天琦氣勢愈來愈強,尤其在大學校園裏,本土派勢不可擋,臉書上也有不少朋友投向他,也心急起來。選舉氣氛,原來不僅會出現在不同陣營裏──建制和泛民兩條路互不交集,各不相干。但是當同一陣營出現勢均力敵的競爭者,氣氛便會熾熱起來。新界東本是泛民的票倉,建制派周浩鼎空降出選,本來勝算不高。可是本土和泛民鷸蚌相爭,漁人隨時得利,建制派坐享其成,是本土和泛民選民都不想看見的結果。但要游說對方支持己方,又不可能。6與7號,一點之差,咫尺天涯。投票日前,忐忑了好幾天,用盡方法動員身邊的人後,靜待投票結果。最後,像上帝負責配票般完美,楊岳橋勝出,梁天琦也得六萬多票,雖敗猶榮。二人做到君子之爭,彼此尊重,贏的輸的都不難看,絕不容易。這漂亮一役不過兩年前,已恍如隔世,立法會連番受挫、DQ不斷,梁天琦面對法庭審訊,滿目肅然。一轉眼,星期日又是立法會補選,泛民每區只有一位候選人,沒有同室操戈,所以氣氛平靜。無論你對議會有何意見,議席始終有其價值。不要浪費手上一票,都出來投票吧![陳惜姿]PNS_WEB_TC/20180309/s00196/text/1520532001252pentoy

詳情

陳惜姿:全民DSE

庫房水浸,財爺天女散花惠澤眾生,熟口熟面的派糖招數沒什麼好評論,唯獨政府代繳文憑試考試費以鼓勵人進修,叫人「O嘴」。香港地,哪怕是戲院早場,還是茶樓下午茶,只要稍微減價,有那麼一點著數,人潮便會魚貫湧來。你會驚覺此地民眾對價錢的敏感度,彷彿頭頂都裝了天線,接收各種減價信息。考文憑試不用付錢,網民紛紛嚷著要考,誓要「#全民DSE」。大律師想考英文,記者想考通識,幾十年前在會考拿幾個A的,他們都想知道拿五星星有多難。或者不是每個人都付諸實行,但觀乎睇早場和飲下午茶的民眾,湊熱鬧、貪得意的也大有人在。如果我是明年的文憑試考生,或他們的家長,我會怒不可遏。高中生奮鬥幾年,天天去補習,晚晚讀通頂,弄得滿臉暗瘡、不似人形,就是為與文憑試拼過,擠進大學窄門,成王敗寇,一試定終身。如今神聖的試場竟成了財爺派錢的遊樂場,身旁眈天望地的「老餅考生」,原來為了觀察社會,考試氣氛便不一樣。英語口試跟你同組的,可能是大律師,又或者是怪客,那些全副武裝、神經繃緊的考生如何應對?2019年文憑試的各科及格率或奪星率,因考生成分龐雜,成績將不能給以後的考生作參考。政府鼓勵港人進修本有很多辦法,此舉極為擾民。若可以,請財爺收回成命。[陳惜姿]PNS_WEB_TC/20180303/s00196/text/1520014041043pentoy

詳情

陳惜姿:公而忘私

一星期都是鄭若驊僭建的新聞,大學同學的通訊群組裏有各種討論,其中有人提出,林鄭誤用了「因公忘私」這四字詞。該四字詞指的並非如新任律政司長所言,因這樣那樣如此這般的工作,而留意不到新購入的大宅內有僭建。 因公忘私,應作「公而忘私」,出自《漢書.賈誼傳》:「故化成俗定,則為人臣者主耳忘身,國耳忘家,公耳忘私,利不苟就,害不苟去,唯義所在。」正確的意思,應是為了公眾的事而不考慮私事,為了大眾的利益而顧不上個人得失。 公而忘私最常用的例子,是大禹為了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為了國家人民而不顧個人家庭幸福,為整治洪水而撇下家中妻小的故事。「忘私」,指的是犧牲一己利益,一片丹心為社稷。 鄭若驊的過失,完全不能喻為公而忘私,因裏面沒有犧牲,只有得益。 當年令她忙得一團糟的是不是公職的事,資料不足,姑且不談;但她的「私事」,卻是買下一幢僭建大宅,身為工程師和資深大律師,神秘的地窖視而不見,地契、銀行按揭文件裏都沒有列明的空間,卻爽快笑納,在文件上簽下名字,一聲不響包攬了偌大的非法空間。 任憑議員和傳媒口誅筆伐,只要特首堅持包容,不予起訴,鄭若驊烏紗得保。不過,這件不光彩的「私事」纏擾鄭若驊整個司長生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