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慶得人?

尚有不足一個月,政府新班子就會宣誓就任。上周媒體「不約而同」報道新班子基本就位,而各家媒體披露的人選都一模一樣,顯示消息來自同一「風源」,可信程度極高。 新班子三司十三局,絕大部分都是舊人,只有盛傳任勞工及福利局長的羅致光是新面孔。3名司長及13名局長共16人,其中9人是政府公務員出身,其餘還有5名需中央委任的主要官員(警務處長、廉政專員、海關關長、入境處長、審計署長),有4人也是公務員出身。這個班子,是名副其實的「公務員治港」。 競選期間,林鄭月娥的助選團星光熠熠、猛將如雲,支持者來自商界、專業團體、社團領袖等不同領域。為何這班熱中支持林鄭參選的精英,到選舉勝出之後竟會各散東西,幾乎沒有一個來自競選團隊的主將加入新一屆政府?願意支持一個人參選,勝出之後卻不願意加入管治班子,這中間反映了什麼問題? 新班子背景成分比現政府更窄 是否願意加入政府,並非「恨唔恨做官」的問題,而是一班政治上志同道合的人組班角逐,勝出選舉之後可以上台執政,施展大家的政治抱負,這是任何選舉的常態。助選只是手段,目標是勝出之後執政。願意助選而不願加入政府,是否反映助選團隊跟林鄭的理念原來未必一致? 林鄭月娥在當選後

詳情

我管 你治

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管治班子仍未公布、新政府尚未登場,在北京,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上周六已向特區政府「有言在先」,宣示「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對特區政府的管治團隊列出了一系列要求。 張德江委員長上周六出席在北京舉行的紀念《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發表近8000字的長篇講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張德江表明日後要制訂和細化一些屬於中央的權力,包括對特區法律的備案審查權、政制發展決定權、中央對特首發出指令權,以及聽取特首述職和報告權等,以健全落實基本法操作機制。 從林鄭開始 特區管治進入新階段 屬於中央的權力本已列於基本法「中央與特區關係」部分。從字面理解,大家都以為中央只管國防、外交,餘事由特區政府自行處理。現在委員長的講話表明,中央不是如此理解:中央不但擁有香港的「全面管治權」,更會把這些權力「細化」——意思應是指以具體「法例」列明中央的管治權。很明顯,從林鄭月娥政府開始,特區管治正式進入一個新階段,就是「我管,你治」。簡單說,是「中央話事,特區辦事」。 如果要作個比喻,過去對「高度自治」的理解,是香港等於北京的子公司,中央是大股東,有最終話事權,但整家公司的營運基本上交由總裁

詳情

政治熊貓

「浩鼎門」發生了超過一星期,事件不但未因主角周浩鼎辭去UGL專責委員會副主席而平息,反而愈炒愈熱,原因是特首梁振英堅持,提出成立專責委員會的梁繼昌議員必須辭去委員會職務。 梁繼昌周一在多名泛民議員陪同下見記者,聲稱不會辭職,會繼續在專責委員會內完成工作。 風波緣起,是周浩鼎在提交專責委員會的文件中,被發現40多處由行政長官梁振英對調查範圍修訂增補的建議;而這些增訂,立法會和公眾都毫不知情。事件經披露之後,「輿論嘩然」,周浩鼎身為立法會議員、專責委員會時任副主席,竟任由行政機關的首長「指點教路」如何決定調查範圍,如此作為不但有違常規,更自貶立法會作為監督行政部門角色的地位,極為不智。 工聯會榮譽會長陳婉嫻在報章撰文,對周浩鼎作「最語重心長的勸告」:進入議會工作,應抱持律師專業(周是律師),堅守法治和維持公平公義的原則;但到事件被揭發,再到向公眾解釋,陳婉嫻說「在他(周浩鼎)身上看不到理念兩字。別人說什麼就說什麼,寫什麼,做什麼……既沒有理念亦沒有自我」。陳婉嫻在政治光譜中屬於建制派,但對周浩鼎的批評毫不留情,亦不護短,有理有節,非常難得。 事實上,另一名來自工聯會的吳秋北(工聯會理事長)

詳情

香港是一帶一路的風險對沖基地

北京在周日召開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習近平主席親自主持會議,並發表專題演講。香港這邊,行政長官率領了一個30人代表團赴會,梁振英並「成功爭取」在論壇上發言,介紹香港可以為「一帶一路」作出什麼貢獻。 自回歸以來,香港積極配合國家的大戰略,當年朱鎔基總理提出「西部大開發」,時任政務司長曾蔭權在2001年5月也率團考察過西部地區,煞有介事;但到現在,似乎看不見什麼成果。最新的國家發展戰略,以舉國之力推動的當然是「一帶一路」,區域合作則是總理工作報告中提出的粵港澳大灣區。對於這兩大戰略,本屆政府都全力配合,特首親自出馬,又帶團,又出訪,但很多人仍然未知最後會對香港有什麼好處。 必須承認,香港過去配合國家發展戰略顯得非常被動。特區政府的長遠規劃報告,都是以香港本身的發展藍圖為主,很少觸及跨境規劃。相信這是因為「兩制磨合」需時,回歸初期,河水不犯井水,特區政府不會主動把規劃連上內地的發展策略。 更重要的,是香港一直以來都以「市場主導」為原則;所謂規劃,其實主要是基建和城市發展的藍圖,屬於城市規劃而非「發展戰略規劃」,後者以政府為主導,就如內地的發展規劃,包含了經濟發展、社會體制以至就業民生等各方

詳情

陳美齡、陳國基……還有誰?

至今為止,被傳出會加入特區政府新班子的人選只得兩人,先有陳美齡,後有陳國基。前者在公開回應時說「希望帶新風入香港教育」,後來再澄清,坦言「真的沒可能任命我」(「灼見名家」訪問)。至於陳國基則由「傳言」變事實,他在5月4日獲林鄭月娥委任為候任特首辦主任,即日履新,成為政府新班子的第一員。 為何林鄭組班仍無聲無息? 但是,其他司局長人選仍然未見任何公布,而距離上任的7月1日,剩下已不足兩個月。林鄭月娥在去年4月在電視台節目中曾經說過:「有意參選特首的人士,應先組班,問責團隊有共同理念很重要,現屆政府部分司局長是『埋班』後才認識,工作有一定困難。」在本屆特首選舉競選期間,林鄭月娥並沒有「先組班,後參選」。原因不說自明,是她決定參選的時間十分倉卒,根本來不及組班。然而她的助選團名人如雲,選舉也在3月26日結束,為何組班之事仍然無聲無息? 當司局長起碼要過三關:第一關是基本的品格審查和健康狀况;第二關是特首邀任;第三關是中央委任。正式就任之後,司局長還要過民意關,即是民意的支持度。 長期處於民意低迷狀態的司局長在本屆政府大不乏人,他們推動政策時固然困難重重,對管治班子而言則是一個負累!雖說「民意

詳情

大灣區所為何事?

回歸以來,有關內地香港融合的構想和建議層出不窮,如大珠三角、深港同城化、「9+2」(9省加港澳,2003年由時任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提出)等,形形色色。 最新規劃是上月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內提出的「粵港澳大灣區」概念,包括廣東省內9個城市加香港澳門。為了配合此一概念,行政長官上周率領一個代表團訪問了大灣區內的6個城市。 按李克強總理的說法,大灣區要「發揮港澳獨特優勢,提升在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與功能」。至於具體要做什麼,李克強並沒有說明。其實,中港融合——香港與內地加強合作,早在1970年代內地開放之後即發生,「前店後廠」的模式非常成功,更令香港經濟規模大幅提升,廣東則成為全國領先的製造業基地。這個階段的發展,完全以市場為主導,政府角色只是配合協助。 九七之後,香港和廣東有粵港合作聯席會議,但成效不彰。真正大規模融合,是2003年內地香港簽署CEPA協議(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 按CEPA的安排,其總體目標是「逐步減少或取消雙方之間實質上所有貨物貿易的關稅和非關稅壁壘;逐步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減少或取消雙方之間實質上所有歧視性措施;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

詳情

深層次矛盾

習近平主席上周二接見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以聽取匯報工作的方式,由坐在會議桌主席位置的習向坐在旁側的林鄭訓話。習近平對林鄭的訓示特別引人矚目,因為特首選舉期間某些媒體和評論員一直堅稱習近平並非屬意林鄭當特首,只是他在選舉初段不表態,到了關鍵時刻就會一錘定音,敲定由曾俊華而非林鄭當行政長官。事後證明,這些猜測都錯了! 習近平讚揚林鄭「愛國愛港立場堅定,勤勉務實,敢於擔當,行政經驗豐富,具有駕馭複雜局面的能力」。這番話的口徑,跟選舉期間愛國報章和社團對林鄭的「讚辭」完全一致。可見諸如「政治局支持」、「林鄭是中央唯一支持的人選」等「傳聞」,原來是貨真價實的「小道消息」,反映中央對本屆特首人選並沒有分歧,也沒有兩條路線之爭。 不過,京意向來難測。現在能夠擺平的矛盾,不表示以後就會相安無事,尤其中共召開十九大前夕,權力分配仍有多番討價還價的戲碼。但總的來說,「穩定壓倒一切」仍然是主旋律,特首選舉涉及香港的權力交接,任何人都不能承擔出事的後果。除非中央真有嚴重內鬥,否則香港特首選舉不可能觸發路線鬥爭,加上去年10月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確立了「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試問誰有實力挑戰習在特首問題上

詳情

新地產霸權?

本屆政府以房屋土地政策為主打。然而5年下來,私樓的升勢一浪高於一浪,「上車」置業愈來愈難;公營房屋方面,輪候公屋排隊的時間愈來愈長,且短期內看不到改善曙光;與此同時,新樓的「納米房」數量不斷增加,港人居住質素正在下跌,而政府在覓地方面也未見任何突破……交出這樣一張成績表,房屋土地政策還可以說是成功嗎? 過去5年,政府不斷發出信息,表示房屋供應會漸漸增加,土地開發也「重回正軌」,可供建屋的地皮陸續有來。這些信息目的十分清楚,就是令人產生樓市供應源源不絕的預期。而眾所周知,樓市受預期牽動,當知道未來供應驟增,有意置業者自然不急於入市,靜待樓價回落。這種心理預期一旦成為主流,樓市自然會降溫! 事實卻是另一回事:本地樓市不但沒有降溫,樓價反而不斷創出新高!香港已連續7年成為全球住宅價格最高的城市。資料顯示,去年樓價中位數是本地家庭收入的18.1倍,而2010年該比例為11.4倍(5.1倍以上即視為樓價嚴重超出負擔水平)。 即使政府調控樓市的「辣招」一再「加辣」,但據差餉物業估價署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2月私人住宅售價指數為312.8點,按年升14.3%,已是連升11個月,二手市場亦不斷錄得破頂成

詳情

林鄭要找什麼人入政府?

林鄭月娥勝出特首選舉之後,下一個重要任務就是籌組新班子。人事任命權是行政長官最重要的一項權力,新特首上場,她可以委任各司局長和行政會議成員,組成新的管治核心。為了彌補撕裂、促進和諧,社會上有呼聲認為林鄭應該委任泛民成員,或曾俊華和胡國興的支持者加入政府。 在上周一個電台訪問節目中,林鄭月娥談及籌組班子時透露,她接觸過不同政治背景的人,而組班工作不容易,自己更發噩夢,夢見7月1日新班子在未齊人之下宣誓。香港人才濟濟,何愁沒有合適人選出任政府高職?林鄭發噩夢,是因為她找不到合適人選,還是人選不答應她的邀請? 政治人才不足 令問責制無法顯優越 政圈評論員的「共識」,是香港沒有政治人才。殖民地年代,華人高官主要負責執行,大政方針則操在英國人手中,政務官只管具體政策,沒有機會參與重大決定。回歸之後,董建華推問責制,就是要各司局長負責政治工作,承擔政治責任。這些工作,都需要政治人才出任。 外國以政黨作為管治班子的基礎,內閣成員都是「本黨同志」,在管治理念上容易凝聚團隊實力。香港有政黨但沒有政黨政治,董建華組成的第一個問責班子,成員不少都是各行業的精英,但政治上卻是新手,而且看不出他們之間有什麼共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