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現象 林鄭怎「補天」

朋友群組傳來的「笑話」:「台灣人說:我們今天投票,晚上就知道結果。大陸人冷笑:那算什麼,我們今天投票,昨晚就知道結果了。香港人心想:這算什麼,我們還未投票,就已經知道結果。」最近重複收到這個「笑話」多次——要為「笑話」加上引號,是因為它笑中有淚,也最恰當地道盡了特首選舉的「香港特色」。 選戰結束,自然要向前望。但前瞻之際,在剛結束的特首選舉中出現的「曾俊華現象」,還是值得重溫並解讀箇中傳達的信息。 曾俊華以365票落敗,結果早如所料,但他競選團隊的文宣工作做得有聲有色,令曾俊華成為民望最高的特首候選人。而其造勢活動的高潮,是上周五的港島區巡遊,最後一站到達佔中所在地龍和道及干諾道中附近。地點敏感,但曾俊華的現場發言巧妙地避開了政治,說出了一段令人動容的話:「今日我來這裏和大家見面,我希望,我們今晚的相聚,可以為這個地方賦予另一個意義。希望大家記得,在2017年3月24日一個晚上,我們香港人曾走在一起,為一個更團結和更美好的香港,作出最真誠的祝願。」現場還發生了一段小插曲:曾俊華公開感謝現場警察協助維持秩序,群眾立即報以掌聲。這個場面毋須作任何演繹,大家都應該明白箇中的深意。 記憶之中,

詳情

特首選舉投票前最後檢討

經過周日選委主辦的特首選舉候選人論壇之後,3名候選人再沒有同台較量的機會;最後一戰,就是3月26日的投票,分出最後勝負。這場選戰已近尾聲,不妨做一個總結檢討。 先談選舉辯論。 香港由小圈子選出特首,期望像「西方選舉」經一場公開辯論可以扭轉選情的想法,是一廂情願、不切實際。即使在選舉辯論中佔上風,對影響選委的投票意向也微乎其微。從這個角度看,曾俊華和胡國興(胡官)在周日的選舉論壇上得到「網上民意」較大支持,但相信扭轉結果的機會不大。 其實,寄望藉選舉論壇「翻盤」的,是「篤定必勝」的林鄭月娥,而不是多數會落敗的曾俊華和胡國興,實在非常諷刺。「翻盤」的意思,是林鄭至今仍得到絕大多數建制派選委支持,勝出應無懸念,但她一直在民望(民調)落後,有人認為隨着她展開競選工程、接觸市民、在競選論壇上表現辯才,民望將會逐步攀升,起碼會拉近跟曾俊華的距離。因此,上周二由七大電子傳媒主辦及周日的選委論壇,對林鄭來說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很可惜,各場選舉論壇中唯一安排3名候選人互相質詢的,僅得七大電子傳媒一場,連選委安排的論壇都只由候選人各自回答問題。如此安排,或許是「有心人」避免節外生枝,但最「蝕底」的其實是林

詳情

粵港澳大灣區會為香港帶來另一個繁榮期嗎?

每年3月的北京兩會(人大和政協會議),是觀察大陸政治氣候和北京對港政策的瞭望台。今年不少「政治預言家」猜測習近平會趁兩會期間發表對行政長官的看法,大家翹首以待,結果落空。「習發言」也許會令特首選舉來個大逆轉,現在看來,習既沒有發言,特首選戰看來也不會出現什麼突變,選舉結果應該已寫在牆上了。 下屆政府施政已有眉目 對香港來說,今年兩會最大的「亮點」,是李克強總理政府工作報告中說「港獨是沒有出路的」,和提出要「研究制訂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內地以「依法治國」為國策,對付港獨,必須要以法律為依據。打擊港獨既已進入中央政府的視線範圍內,特區政府是否要配合、為23條立法作為「抗獨」的武器? 至於粵港澳大灣區的構想,早在2009年就開始有人提出,廣東、深圳在制訂「十三五規劃」時,即明確表示要「攜手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但有關說法都只屬設想,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正式提出,意味着中央政府已拍板落實,相關的規劃工作應會陸續展開。 經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提點」,下屆特區政府的施政大綱已有基本眉目,對內必須全力遏制港獨,「消滅其於萌芽狀態」,教育政策、青年工作等都要全面配合;至於經濟發展,就要「抓穩粵

詳情

管治出路何在

葉劉淑儀最後因為拿不到150個提名,再次無緣參加行政長官選舉。上一屆唐梁之爭,唐英年到後段敗象已露,葉劉淑儀搶閘希望入場,結果無功而還;但當年太過倉卒、籌備時間不足,是未能入閘其中一個主因。汲取教訓,葉劉今屆很早就開始部署,政圈內人人皆知她會捲土重來,結果仍然無法入閘,更敗給「政壇新手」胡國興,相信連她自己都始料不及。 葉劉遭遇 對建制派有很大啟示 塵埃落定之後,葉劉淑儀接受電台訪問,對3名候選人曾俊華、林鄭月娥及胡國興「評頭品足」,指出3人都有缺陷(但沒有提優點),言下之意,他們都「未夠斤?」當行政長官。在葉劉眼中,她應該認為自己是最適合人選,無論政綱和履歷,她都應在3名候選人之上。最有條件的人選最終出局,是「劣幣驅逐良幣」,反映制度出了問題。 對此,葉劉淑儀在訪問中也有談及,她說泛民陣營今屆手握300多票,送3人入閘「啲票唔夠分」。 經過2003年23條立法一役,葉劉和民主派種下了極深的嫌隙;參加特首選舉,葉劉斷無理由會寄望泛民會以提名票送她入閘。葉劉爭取提名票的對象,肯定是800多名建制派選委,他們的票數足以支持她晉身為候選人。換言之,葉劉之敗不在泛民,而是敗在建制派手上。 她在

詳情

誰是敵人?誰是朋友?

特首選舉提名期今天結束。如無意外,今屆選舉主要由3人角逐,結果在3月26日揭盅。一如所料,泛民陣營因取得325個選委席位,足可提名兩名參選人入閘,結果曾俊華和胡國興都成功取得足夠票數,先後向選管會遞交提名,比擁有幾百個選委提名的林鄭月娥更早報名入閘。 泛民建制涇渭分明格局沒變 據媒體報道,最早報名的曾俊華獲160張提名票,其中建制派35票、泛民125票。曾俊華「夠票」後,已取得109票(全數來自泛民)的胡國興隨即獲「民主300+」給予47 票,最後以179票成功晉身為候選人。向曾俊華及胡國興供票之後,「民主300+」仍有約40張選委票「待用」,部分聲稱願意提名葉劉淑儀。但到執筆當日,仍未知葉劉能否取得足夠提名票。 從上面的提名情況來看,建制派和泛民選委的「對峙」情?未因梁振英放棄角逐而降溫,壁壘分明的狀態依然持續,325張泛民票幾乎沒有幾張投給林鄭月娥,至於支持曾俊華的35名建制派選委,大部分是較「邊緣化」的人物,例如自由黨3人之中,田北俊和周梁淑怡都已「半退休」,商界也僅得向來特立獨行的合和接班人胡文新。 泛民不投林鄭月娥,建制派也同樣「抵制」曾俊華和胡國興,堅壁清野,建制派陣營把票

詳情

代吳克儉局長問:我做錯咗啲乜

本屆政府受批評最多、民望最低而又最多呼聲要求下台的,當數教育局長吳克儉。如果要點算現任局長之中哪人最大機會「無得留低」,吳克儉肯定排榜首! 目前最大機會當選特首的參選人是林鄭月娥,她在2月5日與教協選委見面,被問及一旦當選,會否撤換吳克儉,林鄭當時的答覆是「一屆就是一屆」;對於爭議甚大的小三TSA(全港性系統評估),林鄭的說法也毫不客氣,直言「如果有評核過度?制度令學生、老師同家長都疲於奔命,係唔符合我對於教育?施政理念」。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從上述的回答,林鄭一旦當選特首,吳克儉留任的機會有多大應「不言而喻」了吧! 吳克儉表現不濟、劣評如潮,身為前政務司長的林鄭月娥到底有沒有責任?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早前撰文,指政府推行的多項公共政策,政務司長不會沒有發言權,現在林鄭批評教育政策「在理念及執行方面均出現問題」,而教育局是政務司轄下的政策局,林鄭曾經作為吳克儉上司,有沒有察覺到出了問題? 林鄭月娥在會見各政團及選委時,明言下屆政府主要工作在三大範疇:房屋、經濟發展和教育。教育既是未來的施政重點,林鄭自然要解釋今屆政府教育政策表現不濟,到底她要承擔多大責任?林鄭月娥在另一個場合說:「作為政

詳情

特首選舉主戰場 在民意而非政綱

特首選舉進入提名期,各參選人為了爭取成為候選人,必須得到150名選委的提名票。到底各參選人憑什麼去爭取提名票?各政黨、社團和專業團體的標準答案,通常都說「要先睇政綱」。但政綱真的這樣重要嗎?林鄭月娥的政綱遲遲未出,然而在拜會各社團時已得到正面回應,很多更表明會綑綁提名,一致支持她成為候選人。未有政綱已經得到支持,說明「先睇政綱」並非關鍵因素。 相反,曾俊華、葉劉淑儀和胡國興都草擬好較完整的政綱,但3人仍然「前途未卜」。按目前各選委的表態來看,3人之中可能有一人要出局,拿不足150張提名票。不管誰落敗,他/她也並非輸在政綱。 政綱在現代選舉中作用漸失色 任何選舉,政綱都是重要的,它是參選人和選民之間的「合約」——參選人作出承諾,選民就按政綱日後要求當選者「找數」。得民心者得天下,漢高祖劉邦為安撫民眾,廢秦苛政,與民約法三章:「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僅10個字,卻盡得民心,可見好的「政綱」毋須長篇大論,最重要是抓住要害,解決最能打動人心的問題,就能得到人民擁戴。可是,自從美式民主引入公開辯論之後,現代競選的勝負關鍵往往由政綱轉向參選人的辯才、形象和氣度,普羅大眾多以視覺直觀取代深究政綱

詳情

如何用儲備是政治不是管理問題

香港的公共財政,可能會成為今屆特首選舉的一個主要議題。特首參選人之一曾俊華當了近10年財政司長,在民意調查中一直領先,但卻被其他參選人批評他「hea做」、任內無所建樹。然而這些批評太籠統。如果要證明一個長期主管香港公共財政的官員無所作為,必須清楚說明他哪些方面「不及格」。另一參選人林鄭月娥曾經表明,她並不認同曾俊華的公共財政理念及手法,又表明如果當選,她會採用全新的公共財政方向。 林鄭月娥要攻,曾俊華自然要守。到底香港的公共財政現况如何?所謂「全新的公共財政方向」,又可以「點新法」? 被指是曾俊華主理公共財政的「罪狀」,包括每年的收入預測都錯,且錯得離譜;不能善用龐大的儲備,是個「守財奴」;經濟方面吃老本,增長及不上新加坡。這些問題的答案,應該由曾俊華自己提供,這關乎他當了多年財政司長是否稱職、管理公共財政是否一無是處。在等待曾俊華的答案之餘,也不妨審視香港的公共財政狀况。 香港屬開放體系 政府收入難預測 公共財政管理最重透明度和向公眾問責。香港的公共帳目一目了然,政府收支都有紀錄可稽,開支要受立法會監督。政府每年開支是按各部門的工作計劃,再加上政府未來一年推出各項新政的支出,都是可以

詳情

高官是怎樣和平民疏離的?

初出道時,因工作關係經常都會接觸不少政府高官(主要是AO(政務官))。在1980年代初,不少港英司級官員仍然是態度傲慢、自視甚高,不回答記者問題或以教訓口脗回應時有發生。我當時不明白,在政府系統內怎樣才算是表現出色?那些人憑什麼當上司級高官?私人企業很簡單,主管要交出業績,或是盈利,或是能否如期完成一個項目,標準十分清楚,交不出業績的就被「炒魷」。政府高官既毋須交業績,又不懼被辭退,到底他們是如何受評核的? 綜合收集得來的答案,及參考學者著作,知道港英時代的高官升遷,主要靠上級評核和推薦,假如上司順風順水,他/她在升遷時下屬就會較有利,因為上司會提攜你上更高位置;相反,如果得罪了上司,仕途就難免堪虞。這種類近師徒制的職場規則,形成了所謂「馬房論」,官運仕途,很視乎官員跟了哪個高官。 「唯書」、「唯上」的AO生存之道 長篇大論,是因為特首選戰拉開序幕之後,各參選人開始發表競選宣傳,會見選委、各界代表,落區搞親民活動等,其中發生了林鄭月娥坐港鐵「不懂出閘」及不知便利店不賣廁紙的「離地」表現。很多人都會奇怪,回歸之後政府經常強調民意,行問責制之後官員更需掌握民情脈搏,為何高官與平民百姓的生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