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傑:港式九品中正制

政府陸續公布政治任命官員人選。未知是傳媒消息靈通,還是有人「放料」,這幾天的新聞忽然出現不少有關政治任命官員的「勵志」故事。其中,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中三輟學、由「散仔」做到警隊高層的報道,更彷彿把「獅子山下」的劇情再演一次。幾名廿多三十歲的政治助理,亦被冠以是高學歷的行業精英。 不過,如果把這回政治任命視為一套「原來只需努力做,我都做得到」的劇碼,則實屬不幸。 治港門閥的蛛絲馬迹 細看政治任命官員的名單,不難發現治港「門閥」的蛛絲馬迹。這屆新政府的「主流」是香港官僚集團。這集團以政務官出身的領導為核心,配以部分技術專業官僚(諸如醫生、工程師、警察等),以及由民間社會轉投官僚系統,再經過幾年歷練的初階政治任命官員為輔。香港官僚集團得於本屆政府「吐氣揚眉」,大概是本地工商界、親中勢力以及北京妥協的結果。在梁振英管治的年頭,建制陣營內訌甚劇,北京因而希望新一屆的管治班子,是各方各面都能接受的人物。香港官僚從不討人歡喜,但卻未至於惹人討厭,更重要的是大約都能讓公眾(勉強)接受。 然而香港官僚集團並不是於每次的「政治洗牌」中佔上風。前特首董建華於2002年引入政治任命制度,打擾了官僚的高階晉升階

詳情

陳智傑:突如其來的政治風暴

在社會驚聞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之後,法院宣判4名立法會議員因宣誓問題被取消議員資格。香港政治突然進入大戰一觸即發的處境。新政府上台後努力營造的和解氣氛、社會剛剛喘定的民憤,驟然變為新一輪抗爭風暴前的片刻死寂。 早前,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民望大幅上升11.5分至63.7分,其餘港府要員的民望大多表現不俗。以把支持度減去反對率後的「民望淨值」來衡量,除了財政司長陳茂波及民政事務局長劉江華外,大多是正數。這反映社會對政府領導班子的整體印象有所改善,「人氣」並不止集中於曝光率較高的官員。 得來不易的政治蜜月期休矣 不過如今,社會正把對劉曉波去世的悲憤,以及一眾民選議員被取消資格的怒火,遷怒於特區政府以及建制派身上。特首、政務司長、律政司長、相關的政策局長,以及建制派的頭目,在無法跟北京切割的情况下要回應民憤。看來,得來不易的政治蜜月期休矣。 好感難有,反感易招,所以蜜月期乃是十分虛幻的形容詞。輿論可以一夜變天,把政治籌碼翻盤,更何况如今民氣怒火開始燎原,特區政府一言一行都會十分惹火。然而,通常讓政治風暴再火上加油的,可能都是一些意想不到的細節。 一般大政策,諸如醫療、房屋、社會福利等,都會

詳情

陳智傑:以媒體事件重奪七一?

國家主席習近平於香港主權移交20年訪港3天,行程緊密、頻頻曝光、發表講話,主席夫人亦「落區」親民,探訪老人。在習主席訪港的3天,他和周邊人物的言行舉止幾乎進佔全香港媒體,使香港市民雖然沒有跟他親身接觸,但也感覺到他到臨香江,並成為城中熱話。 事先安排 務求搶盡社會注意力 習主席訪港,可說是一宗「媒體事件」(media event)。「媒體事件」是指事先安排策劃的人為事件,務求搶盡社會的曝光率和注意力,使人們不得不注視,藉以建構社會文化意義。由於媒體是現代社會爭取曝光率和注意力的重要平台,這類事件因而被稱為「媒體事件」。此外,「媒體事件」亦意味了大多數的民眾只能透過媒體去「參與」事件,因為事件本身涉及重大政治含義,難以讓民眾自由參與。 傳媒及文化學者戴揚(Daniel Dayan)和卡慈(Elihu Katz)在1992年出版的Media Events: The Live Broadcasting of History(《媒體事件:直播歷史》)一書,奠基於媒體(主要是電視)於現代社會的影響力,提出「媒體事件」的3個社會形態。首先是競爭式事件(contest)。這類「媒體事件」是以既有的社

詳情

科技應用 後發制人?

在廣東汕頭市的一家飯館點餐,侍應生取出電子點菜手帳,並指沒有「點心紙」和菜譜。內地民眾的流動手機生活,已遠遠不止於通訊、資訊及娛樂。當香港的流動消費交易服務要以超市優惠作招徠之際,內地支付寶等流動交易平台早已成為大街小巷的「流通貨幣」,並且乘着內地旅客的消費力而進軍全球各地的市場。 內地流動電子商貿讓世界矚目 在內地不少城市,流動消費、交易和商貿平台,已成為都市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台智能手機電話,就如一個有齊鈔票和證件的銀包一般。從前,香港的八達通曾讓內地朋友感受到貨幣電子化的便利。如今,內地龐大而活躍的流動電子商貿市場,足讓全世界矚目。 如何能解說中國流動電子商貿市場迅速崛起?中國市場本身規模龐大,當然是原因之一。不過,難道香港等地的金融服務機構和網絡供應商就沒有內地的技術?技術落差恐怕並無說服力。其次,從朋友圈之間流傳的消費經驗得悉,網絡安全可能是一個因素。大家如果曾以信用卡於海外簽帳,或多或少都有安全檢查的經驗──交易系統可會要求你輸入一些個人資料以核實身分,以至是自動中止交易,由銀行職員親身致電求證核實交易。有時,別小看要求用戶「按多幾按」、換個版面再核實資料的影響。在數

詳情

沒有「八九」的「六四」?

集體回憶的出現,往往由意料之外的偶發事件開始。不過要讓偶發事件成為一代人的集體回憶,以至是代代相傳的故事,則是「鬥長命」的深耕細作。社運組織持續不斷的抗爭活動、支持者的堅持和參與,以至是公共論述的持久呈現,才能建立傳承與傳統,好好保存這片集體回憶的社會力量。 然而,引發集體回憶的偶發事件,卻必然有着歷史的年輪。時光飛逝、改朝換代,當年的偶發事件,以及由是以來的集體回憶,亦可能隨時代不同而增添或刪減了一些文化意義。問題是,若集體回憶的新詮釋跟其歷史背景的文化意義截然不同時,其社會力量是會持續更新還是削弱了? 上述這抽象的問題,或許能以另一種方式提問:你覺得「六四事件」能脫離「八九」的中國歷史背景嗎? 這問題,大概就是把「六四事件」「本土化」或「香港化」最大的爭議。 集體回憶的社會力量 自本土思潮席捲香港後,帶有「中國」或「大中華」味道的意識形態,大部分都難逃本土化的拷問。「六四事件」,是來自1989年北京天安門學運以流血收場的中國歷史:百萬香港市民在1989年自發上街,及後香港人更組織了支聯會,並於選舉中支持民主派政治人物。這些的確是香港社運史和政治史的重要一頁。不過難以否認的是,這百萬

詳情

當自由與自由為敵

最近有一宗香港傳媒鮮有提及的國際新聞,於美國學界和政界掀起千重浪:保守派政治學者Charles Murray今年3月於美國佛蒙特州的Middlebury College演講時,被大批學生背向、舉牌示威、阻止發言,最終釀成衝突。在過去數月,保守派學者於Middlebury College及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Berkeley)演講時,屢遇示威而腰斬。為避免再起爭議,傳媒報道有伊利諾州及得克薩斯州的大學,撤消共和黨參議員以至是諾貝爾獎得主的來訪邀請。 事件觸發共和黨人及保守派的不滿。他們認為示威者和學生濫用示威自由,造成變相的學術審查,破壞學院的言論自由。據《華爾街日報》報道,部分由共和黨人控制的州議會,開始以保守派智庫「金水研究所」(Goldwater Institute)所起草的藍本,制訂法案,要求大學院校保障學術及言論自由,禁止院校基於政治壓力而取消具爭議的人士來訪演講,要求院校對再次侵犯言論自由的學生採取紀律行動。 有共和黨州議員更倡議,如果院校不按法規保障學術及言論自由,州政府應削減其資助預算。 共和黨人及保守派上述對學術及言論自由的倡議,當然惹起強烈迴響。美國大學教授協會

詳情

特區新班子的「敏感位置」

候任行政長官人選塵埃落定後,公眾的注意力轉向新一屆特區政府的領導班子人選。近來傳媒「政情」消息亦不斷猜度不同人士「入局」的機會,就連正在日本舉行巡迴演唱會的香港歌星陳美齡也榜上有名。 特首有多大自由決定共事人選? 香港主要官員「埋班」,候任特首的「心水」固然重要。誰人是林鄭月娥的理想人選、誰人願意「捱義氣」走入「熱廚房」、誰人辭官歸故里、誰人很想「趕科場」,頓成現在政治新聞的熱話。相信在未來兩個月,不同的名字將陸續「浮面」。這回要看林鄭月娥能否做到「滴水不漏」了。 不過,一個大家心照不宣的疑問是,香港特首到底有多大自由去決定共事的主要官員團隊人選?《基本法》列明一系列的主要司局級及紀律部隊首長,均是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按一眾「大陸護法」及京官的詮釋,中央任命乃是「實質任命權」。 按此推斷,香港特首於主要官員的任免上只有「提名權」。 當然,香港特首於「組班」上肯定會「有say」,問題是個「say」有多大。具體來說,在北京而言,香港政府有哪些官職會涉及國家安全,因而必定要由極忠心之人出任?國家安全,是北京對港政策的頭等大事。以北京眼中的國家安全顧慮,推演其對新一屆特區政府人事任命的考量,也

詳情

新聞報道與社會禁忌

台灣年僅26歲的女作家林奕含自殺身亡。其遺作,亦是唯一的小說作品《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頓成社會熱話。最為人驚訝的,是在林奕含過身後,父母披露其年輕時被補習老師誘姦,以至患上抑鬱症的內幕。這背景跟小說中的女孩子的遭遇,不謀而合,並激起社會對性罪行和精神病的辯論及反思。 不過,如果讀者現在往台灣媒體蒐集關於林奕含的資訊,會發現一個奇怪現象:幾乎所有台灣主流媒體,都會以「林××」或其他稱呼來表達林奕含的身分,而且不少還以馬賽克(格仔)遮蔽林奕含的樣貌。相信林奕含亦大概想不到,自己的名字及樣貌,會於身後成為台灣主流媒體的禁忌。原來,由於林奕含遭性侵一事曝光,使她成為台灣相關法律的保護對象,儘管這位女作家的故事,連同《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已讓台灣輿論泛起一陣陣發人深省的漣漪,但「林奕含」這名字卻讓寶島的新聞工作者「欲言又止」。 新聞報道的法律及道德要求 新聞公信力的重要條件,是資料整全、文責自負。資料整全,是新聞工作者對讀者要負的基本責任,亦是考核新聞質素的基本要求。新聞是公開資料,亦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力,故此亦要文責自負——記者、編輯、新聞機構,都要為報道負上法律及道德責任。所以,不具名的消

詳情

一國兩制的第二個10年

在兩個多月後,林鄭月娥將會率領新一屆香港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就職。放在她面前的,是一個主權移交後20年的香港,亦是國際輿論正替一國兩制來一番「中期檢討」之時。 20年前,如今是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前特首董建華就任首屆行政長官。當時各家各派對一國兩制「各自表述」。北京及親中人士當然高舉民族大義,大唱反殖成功;香港回歸,前途一片光明。英國則在徐徐下降的米字旗中,宣告自己光榮引退,並為香港留下美好的制度及財富。美國輿論則以民主保衛者自居,表明會監察在「紅色中國」下的「東方之珠」會否蒙塵褪色。無限的憧憬,遇上百般滋味,社會在大鳴大放踏入新時代。 歷史總是出人意表 10年前,如今在牢房的前特首曾蔭權,第二次宣誓就任行政長官。在第一個10年,香港於九七金融風暴、2001年科網爆破及2003年SARS襲港後浴火重生。社會在政府擱置《基本法》第23條立法以及時任特首董建華「腳痛下台」後得以喘息。此時的中國,國力較主權移交之時「大躍進」,「胡溫新政」亦展示了較為開明的形象。曾蔭權政府當時仍廣為香港大眾接受,其民望甚至不亞於民主派的「明星」。回望民調數據,在一國兩制的第一個10年,香港市民正愈來愈擁抱中國人的身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