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曦彤:不願面對的真相(三):欠統一標準的通識科

通識科由2009年起開科以來,走過不容易的8年「摸索期」,總算為業界及學生建立一套客觀而嚴謹的課程及評估體系,讓師生可以依從不同的單元概念、議題、技能及題型要求,在通識科的教學與考評獲得應有的成績。而這一科設立初期,在開考時對教學及評分標準的猜疑,近年亦因前線同工的努力逐漸消除。 這一切成果,除了須歸功於師生累積的紥實教學考評經驗,也不可忽略教育局及考評局的領導作用。前者對教與學的支援,讓師生在課堂實踐上有所參考;後者「手持玉尺,量度人才」,為考生的表現劃定清晰標準,亦讓師生在出卷、改卷、操卷時有規可循。兩局對通識科的貢獻,絕對是功不可沒;但在另一邊廂,兩局在實際操作上存在著一些矛盾與不協調,卻為通識科的中長期發展帶來極大的不穩定因素。 通識科自成立以來,一直為人詬病(包括業界內外人士)的問題,就是學科的理論基礎不足,以致造成「鬥吹水」的結果。而所謂理論不足,很大程度源於通識科本身未有一套嚴謹的「概念系統」,反而著重培養技能。為了應對外界批評,教育局及考評局皆透過官方文件作出回應。教育局近年完成了一系列六個單元的《通識課程資源冊》,當中羅列了各單元的「基本概念」,嘗試為課程的核心概念一

詳情

通識科是下任特首最有價值的投資

隨着兩名前司長分別宣布參選,特首選戰漸趨白熱化。筆者身為教育界選委兼通識教師,當然特別關注參選人的教育政綱,其中尤以通識科的前景為甚。可是,無論是葉劉淑儀女士抑或是胡國興先生,他們對通識科的立場,卻都教筆者以及很多同工摸不着頭腦。加上日前兩名大熱人選分別與主張簡化通識評分制度的「教育2.1」會面,筆者實在擔心,他們在某類資訊誤導下會把通識科引向死胡同,毁掉培育未來香港公民的大好平台。 觀乎兩份參選人政綱及「教育2.1」報告對通識科的憂慮,不外乎源於師生因通識科考評而遭受壓力,以及通識科課程未能為學生打好紮實的知識基礎。因此他們建議,學生只需參與課堂討論及專題研習,公開考試的安排並非必要;評分亦可由現時的「1」至「5**」共7級評分,改為及格與否或「不及格」、「及格」及「優異」3級評分——葉劉淑儀女士甚至因此建議把通識科改為選修科。容筆者得罪講句,以上的批評及建議,充分反映了參選人及團體在教育議題上的「離地」,以及對前線教學與中學教育制度的無知。 朝三暮四之舉 無助師生減壓 師生因為通識科而受到壓力或屬真確,但受壓原因絕對不在通識科的評分方法。事實上,由首屆文憑試至今的5屆公開試,通識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