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度註冊醫生 捨本逐末

特首梁振英早前發表他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並揚言基本上落實了他的競選政綱。我不敢苟同,他的醫療政綱只落實少於三成,他4年多的管治和這份施政報告都不合格。 他2012年競選政綱有關醫療開支及融資如此寫道:「為應對人口老化,承諾在公共財政容許下,維持公營醫療撥款逐步上升的中、 長期態勢。」現實是近幾年政府對醫療的經常開支不加反減,不理會人口老化、不理會新建醫院(如剛落成的天水圍醫院)和拓展服務等的需求,反而在沒有增加資源下,每年在施政報告要求公營醫療要增加效率、維持優良質素,還要提供新服務,最終苦了在前線疲於奔命的醫生護士,又怎能落實其醫療衛生政綱第13點——「正視及適當處理前線醫護人員過勞的問題」? 政府不但逃避對醫療的承擔,還於去年推出《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企圖增加政府委任業外委員,打破多年來政府委任和醫生選舉產生委員各佔一半的局面,以加強對香港醫務委員會的干預,以「便利非本地培訓醫生到港執業」。 我們去年底開始分別向市民、醫生和醫學界選委作出意見調查,大家都十分明確反對增加輸入不用考試的有限度註冊醫生(反對率分別為78%、82%及85%),更遑論進一步「便利」他們到

詳情

西九故宮的長官意志

充滿爭議的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事件是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強悍作風的新近例子(當然還有河套區的發展計劃),自把自為,繞過應有的程序,視民意如洪水,就是她為官之道。按《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第19條,西九文化區管理局「須就關於發展或營運藝術文化設施、相關設施及附屬設施的事宜」諮詢公眾,然而從2015年9月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與司長的「閒聊」中,院長一句「西九還有沒有地方長期展出故宮文物」的詢問,到上月23日兩人簽署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合作備忘錄,長達一年多公眾完全被蒙在鼓裏。重大政策改變 諮詢公眾屬必須故宮是世界文化遺產,康文署每年都會定期展出故宮藏品,這種香港與中國內地的文化交流,相信香港人不會有意見。但要改變西九原來規劃,特別興建一個以故宮命名的博物館長期展出藏品,是重大的政策改變,諮詢公眾是必須步驟。不過,向來能言善辯的林鄭司長的解釋前後不一,上月底公布計劃時稱因為項目涉及中央及有關部委,公開諮詢的話,有任何一方表示不同意,就會產生非常尷尬的局面。到1月6日到立法會接受議員質詢時則說公開諮詢會將馬會及中央各部委這些持份者「擺上枱」,說「我在香港諮詢了,大家亦很喜歡,請你改變你的文物出境的政策來遷就我們去做這件事」。她不是應院長的要求建館嗎?為何「大家亦很喜歡」反而變成「對方遷就我們」?當中究竟有什麼難言之隱,林鄭實在欠公眾一個交代。1月6日的會議,有議員向林鄭送上稱得上是國寶的孔子的名言——「民無信不立」——批評她不依既有程序辦事,破壞與市民的互信基礎。這令我聯想到內地「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日子,只需長官意志,便什麼規章制度也不用管。香港之所以與內地不同,就是在「一國兩制」下,我們講求法治、講求程序公義,不是長官意志先行。作為香港的管治者,更應珍視這些珍貴的「遺產」,不能為了自己要有所作為、要行事方便或為了討好行事作風不同的內地官員,而輕易踐踏香港辛苦建立起來的典章制度,否則,「一國兩制」終將不保。林鄭說法有誤導之嫌可是,據「傳真社」的報道,該項目原來被神秘地冠以「Project P」的代號,並早於去年6月已委託了嚴迅奇所屬的建築師樓許李嚴建築師事務所着手設計,而保密工作做到「滴水不漏」,但西九董事局卻要遲至去年11月28日才通過博物館計劃,同時委任嚴迅奇負責設計。即是說,嚴迅奇所委予重任,是早在董事局通過聘任前,甚至未獲馬會資金之前。這就更令人質疑,身兼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的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日前在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聲稱,「董事局是在去年9月參考獨立顧問的意見,才放棄興建大型表演場地」的說法,大有誤導,以至有隱瞞事實之嫌。盼明辨「有所作為」與「有所不為」之別筆者無意針對任何人,也不想凡事政治化,只想以事論事,希望林鄭司長要清清楚楚交代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不要把市民和議員玩弄股掌之上。現任特首梁振英就因為剛愎自用、作風獨斷,要為香港不斷的紛爭與撕裂負上最大責任,結果被迫不再尋求連任。若作風強硬的林鄭司長要角逐特首寶座,更有必要開誠布公、取信於民,不可硬闖妄為,否則其所引發的西九風暴,只是才剛開始,不會就此罷休。期望司長能明辨「有所作為」與「有所不為」之別。文:陳沛然(醫學界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9日) 林鄭月娥 西九 故宮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