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漢森:楊光是否英烈?

5月8日內地自媒體「暴走漫畫」上載了58秒影片,有以下台詞:「董存瑞瞪着敵人的碉堡,眼中迸發出仇恨的光芒,他堅定地說,連長,讓我去炸那個碉堡吧。我是八分青年,這是我的八分堡(即漢堡包)。」負責人說,這片段是諷刺植入式廣告攻入教科書,講述先烈事迹時也賣廣告。但5月16日「中國青年網」發表評論,指「暴走漫畫」侮辱董存瑞,是對《英烈保護法》的挑釁。5月17日北京市網信辦和公安局等部門約晤各電訊網站負責人。當晚內地各大網站宣布:清理侵害英雄烈士形象的有害信息,關閉「暴走漫畫」網站。4月27日,人大常委會通過《英雄烈士保護法》,5月1日起施行。整份法案共30條約3600字。內容包括:禁止歪曲、醜化、褻瀆、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對侵害英雄烈士名譽榮譽的行為,近親可依法起訴。……褻瀆、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由公安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教育部門應當將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的宣傳納入國民教育體系。哪些歷史人物是英雄烈士?官方沒有列出名單。曾有學者質疑某些官方宣傳的英雄人物內容不真實,被送官追究,法官批評該學者損害了「中華民族共同記憶」,要他賠禮道歉。指揮香港六七暴動的楊光是否英雄烈士?唉,不好說![陳漢森 chs55255@hotmail.com]PNS_WEB_TC/20180528/s00204/text/1527444237630pentoy

詳情

陳漢森:可惡可悲可恨

浸大學生衝進語文中心「佔領」八小時,其間曾向在場老師說粗口,並把過程錄影放上網。不久,facebook和WhatsApp都收到很多信息,一面倒指摘這班學生,流氓、黑社會、懶蟲、廢物……應該踢出校!其中有借題發揮,指桑罵槐,指不學好普通話是蠢材、不愛國、港獨遺毒等。我起初未知內情,但相信事必有因。事件中,部分學生的態度和說話方式很差,社會不會認同,但如果他們沒有覺得正當的理由,絕不能堅持八小時,並把行為公之於眾。後來內情慢慢披露,原來校方規定本地學生要普通話考試及格才得畢業,令很多學生處於窘境,學生會與校方多次爭取未有合意結果,才用這種激進行動表達不滿。學生會為同學爭取權益是他們的責任,但行動策略不善、表達方式粗野,引起廣泛批評!三十多年來我遇過很多有情緒和行為問題的學生,爛仔、流氓、古惑仔……這些學生的態度行為惹人厭惡,但細心追蹤下,他們背後都有令人不安的故事,學校有責任協助和引導他們重回正軌。但部分教師對問題學生的越軌行為束手無策,便經常細緻描述這些行為,並且誇張渲染,以圖得出結論:應該把這些學生踢出校!他們忘記(或故意忽略)教師的責任,避開自己專業能力的不足,把課室失控、教學失效的責任,全推給這些學生。[陳漢森 chs55255@hotmail.com]PNS_WEB_TC/20180129/s00204/text/1517162730772pentoy

詳情

陳漢森:感謝惡意加害的敵人

過去不少抗爭者受沉重打擊後,變得犬儒,憤世嫉俗,不再參與任何社會抗爭。袁國強玩弄法治手段,把一批批年輕公民抗命者送入牢獄,企圖殺一儆百,製造寒蟬效應。但看來他的奸計不得逞。因衝入公民廣場被判入獄的周永康說,多謝袁司長令他「有一個奇妙旅程」,在懲教署學到很多,又令到人們再次看到司法公正、公義可否被實踐及被看見。因反東北發展案入獄的嚴敏華說,感謝將她放入囚籠的敵人,「是他們給我一段洗滌心靈的時間」。她在獄中找到將來職業方向,變得強韌,身體狀况也因早睡早起和清茶淡飯而改善。一個教書老友多次提及學校那個經常加害他的中層同事。「他負責安排教員的教擔和時間表,他本人教節少時間表漂亮不在話下,與他同聲同氣的朋黨都受惠,而我和不肯追隨他的都受懲罰打擊。我教的都是差班,而且要教多個不同課程,課室秩序管理和備課壓力非常沉重。有一年,他還故意把中二升中三最麻煩的學生集中在一個班上,安排我做班主任……幸好,那時仍年輕,夠體力有智慧去應付。多年艱難的磨練,令我更了解學生的需要,管理課堂秩序的能力和教學能力都大躍進。所以,我實在要感謝那個經常加害我的同事。」他們的感謝都不含敵意,不是說反話,是人生境界的提升。[陳漢森 chs55255@hotmail.com]PNS_WEB_TC/20171121/s00204/text/1511200982728pentoy

詳情

陳漢森:擾攘過後一切復舊

很多人認為教育局修訂初中中史課程有洗腦教育陰謀,我不同意。十多個來自不同學校的現職中史教師組成的課程小組,很難有統一意志。他們最期望解決的問題,是絕大部分學校都教不完舊課程,只教政治史不教文化史。所以新修訂的課程草稿刪減了大量課題,又把政治史和文化史結合。如果不是受政治干擾,這次課程修訂早該在多年前完成。有人認為強制修讀中史可以令學生更愛國,對國家有溫情和敬意,我不同意。這只是那些人一廂情願的想像或期望。我教了三十年中史,要學生積極參與課堂已經很費勁,要學生通過中史「愛國」,談何容易!除非教師本人有很強的感染力,而現時中史教師隊伍中有這種能力者極少。曾經在香港讀初中的人都不難從自己的經驗印證這點。林鄭月娥為了向中央表忠,又或者誤信某些教育政客,在施政報告中規定下學年起中史要成為初中獨立必修科。其實九成學校初中早已有獨立中史科,需要改變的只是一成學校。林鄭的強姿勢只會引起不少學校行政的困難,而對推動愛國教育毫無作用。初中中史長期面對的問題,一是未能專科專教,二是教時不足以完成課程內容,三是教學法保守低效。強硬規定中史獨立必修完全沒有處理上述問題。林鄭表忠後、政治擾攘過後,一切將會回復舊觀![陳漢森 chs55255@hotmail.com]PNS_WEB_TC/20171120/s00204/text/1511114459141pentoy

詳情

陳漢森:為復原敦煌文物奮鬥

參加好友組的團遊絲路,事前備課,看書上網。長安古都、兵馬俑、河西四郡等等都不陌生,但對常書鴻、段文傑、樊錦詩等名字,卻認識不多,沒有印象。這次為了遊絲路而細看資料,被他們和他們團隊的故事感動。他們都是年輕時到敦煌,被那裏的壁畫、塑像、文物觸動,於是留下來努力復原和保護敦煌文物,奮鬥半個世紀多,直至退休。在大沙漠中的小綠洲,物質條件差,生活艱苦,工作困難,支援單薄,維持他們長期工作的動力,是他們對敦煌文物價值的肯定和癡愛。即使敦煌文物只是些過時無用的古董,但有人竟窮畢生精力,為自定的目標奮鬥,歷盡艱難困頓,做出成績,僅這一點已教人感動。何况敦煌文物是人類重要的文化瑰寶,已經得到世人公認。歷史課本對敦煌的介紹非常少,在敘述漢武帝征伐匈奴時提到,指它是中國西北的一個兵鎮。一般人從時事或旅遊的印象中,也只留下壁畫和塑像,例如敦煌歌舞、飛天等文娛藝術的內容。深入認識才會知道,敦煌是絲路的樞紐,歐洲、南亞與中國交通必經之中轉站。中外商旅軍人官員,在此地遺下大量文物,歷時一千六百年之久,是研究古代政治經濟文化藝術的寶庫。如果讓她在風沙磨蝕、強盜奪走、有意無意的破壞,多可惜!樊錦詩院長退休時說:「如果我這一輩子還真能幹一點事,沒有虛度年華,那麼我覺得這一輩子好像也還值,至於其他什麼表彰不表彰,我覺得都是無所謂。」拜服![陳漢森 chs55255@hotmail.com]PNS_WEB_TC/20170919/s00204/text/1505758322271pentoy

詳情

陳漢森:學校是公器不能私用

「我冇功勞都有苦勞!」這句話很熟,聽過幾間學校的校長說過。校長把學校視為親生兒、自己的私產,苦心經營,把教職員都視為幕僚食客僱員,任他差使,不親順他的、他不喜歡的,都被打擊迫害,再安插自己的親信。教職員和學生都成為他擴展社交關係網以及牟私利的工具,被迫參加公眾活動,接待重要外賓……「我家大裝修,可以搬到你家暫住嗎?」校長要求,你敢不答應嗎!校長把家俬暫存在學校,誰敢抗議或投訴!有些學校的中層(副校和主任)也會說這句話,他們說自己把青春「都獻給了學校」,學校今天的成就,都有他們的汗水和淚水。所以,學校應該回報他們。所以,他們都應該升職,他們取得較好的待遇也是「合情合理」的。例如,教好的班,教節較少,學校的資源分配他們應該有權參與決策。有些人的教擔表整齊得像藝術品,每天都是第二節才有課,午飯前一節都是空堂,每周有一整天沒有課,請假不用代課,沒上班也無人知。他們都有一個共同利益的小集團,互相勾結吹噓,妨礙他們的同事都遭到杯葛排斥。如果新來的校長不買他們的帳,不讓他們繼續維持在學校中的既有地位和利益,便製造麻煩、醜聞,務求把校長鬥臭鬥垮,逼他離開。學校是社會公器,不是校長或中層的私產,你們工資不微薄,甚至可說豐厚,就是你的報酬。你們所說的功勞、苦勞,本來是你們的職責!不努力把學校辦好,是你們失職,應受懲處![陳漢森 chs55255@hotmail.com]PNS_WEB_TC/20170829/s00204/text/1503943509581pentoy

詳情

陳漢森:怎樣教六七暴動

新的初中中史課程快推出,其中會加重現代史和香港史的分量,中史教師教新課題沒有老本可食,要認真備課。在現代史和香港史中,有部分課題是富爭議的,尤其是在國民教育的陰霾下,不少人擔心官方有既定的教學指引,企圖塑造學生的價值觀。 國內的歷史書,對中國歷朝農民暴動多作肯定,把中國共產黨和毛澤東奉為神聖不可侵犯,不提六四李旺陽劉曉波……澳門有部分學校改用國內的歷史教科書了。歷史博物館中的香港史,史前史和上古史佔地很廣,但六七暴動只有一幅照片和一段說明,很難說在這些設計中沒有隱蔽的意識形態。 香港未來的中史課怎樣教六七暴動?起碼有兩種不同的敘述方式。①反英抗暴論:英國殖民統治下的香港,人民生活困苦,怨聲載道。香港的共產黨人(左派)動員香港的民眾,與港英統治進行抗爭,最後被武力鎮壓,但也迫使港英推行一連串有利民生的政策。②文革震盪論:一九六六年中國爆發文化大革命,各省當權領導都被民眾暴力轟下台,香港左派領導人害怕被撤職或調回內地批鬥,於是模仿澳門「一二.三事件」,動員民眾攻擊港英政府。香港市民多支持政府,動亂最後被武力壓平。 論述此事有三本好書:張家偉《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江關生《中共在

詳情

香港獨立與中史獨立

最近有人想研究,六七十年代孫國棟等學者編寫的中史科教科書,對學生國民身分認同的影響。研究者認為,今天很多八九十後的青少年不愛國,甚至有部分還提出「香港獨立」的口號,可能受他們接受的中史教育影響。我相信這個研究,不可能找到足夠的有可信度的材料,是無法進行的。今天五十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大多數以中國人自居,對中國有濃厚的感情,我認為主要原因是,他們都是由大陸來港的移民或其下一代,對出生的鄉土仍有眷戀,又面對港英政府不合理的殖民統治時,心靈上要有自衛的立足點。今天的年輕人國民意識較上一輩淡薄,主要是近年國內的貪腐醜聞,和中央政府限制香港民主政制有關,與中史教育毫無關係。只要國內政治清明,香港民主有合理的發展,「港獨」便絕迹,反之,驅之不散。九七回歸後,有論者長期公開提倡「中史要獨立成科」,甚至把香港年輕人國民身分認同淡薄,歸因之一是中史科被邊緣化。我不以為然。八成以上的中學初中都開設中史科,不存在是否獨立成科的問題。中史科跟西史、地理等閒科,不受重視,即所謂邊緣化,由來已久,不待九七後。按這些論者的邏輯,只要行政上強制所有學校都必修中史,並嚴格限定課時,專科專教,年輕人就會變得愛國。這當然是天大的笑話。每一次討論中史科,都大唱「中史要獨立成科」,只是向「中聯辦」表忠,想做教育界的「西環契仔契女」罷了! 教育 港獨 中史

詳情

讀名校如入名門

好友兒子得入某傳統名校中一,孩子喜極而泣,爸爸說勝過中六合彩,媽媽說比新婚還開心。我不好潑冷水,只禮貌地恭喜他們,但心知道,名校如名門,雖然很多人趨之若鶩,但不一定能令入去的人幸福快樂。有老朋友名校畢業,後到外國升學,以母校為榮,但那年兒子得升讀自己的母校時,他訓示兒子:「入學後,讀書只能夠靠自己,不要奢望老師,多數老師都很懶惰。」據我在多間名校的觀察,名校老師跟其他學校分別不大,有懶惰的,有勤力的,有優秀的,有平庸的。名校與其他學校的分別,不在師資,而在百年老店的傳統校風,和收生的質素。雖然不少名校標榜學業成績以外的成就,包括體育、音樂、藝術、科技等,但那些只是少數尖子學生參與的玩意,絕大多數教師、學生、家長最關心的,仍然是考試成績,尤其是公開試成績。名校是競逐成績的鬥獸場,爭排名先後形成超強的壓力,名列前茅和叨陪末座的學生,心情經常處於不安狀態,精神健康需要倍加注意。弱校有欺凌行為,名校中也有,但以精神欺凌為主,對弱者傷得更深。大塘中的小魚,不少需要看精神科。名校也分階級,有些名校生源主要是中產家庭,而有些是貴族學校。基層或中產家庭的學生錯入貴族名校,與大多數富貴同學會格格不入,很難結伴,畢業後能夠延續友誼的機會都很低。很多名校的師生關係相當疏離,想推動班級經營十分困難,成績為上,其他無閒兼顧云。原文載於2016年7月11日《明報》副刊 教育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