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e 101第二季》讓有夢想的孩子走花路吧!

上星期五《Produce 101第二季》終於完結,101位來自不同經紀公司的男練習生由國民選拔出11位成為新男團Wanna One的成員,這個生存實境節目以第一季的女團I.O.I選拔為藍本,首先以練習生的能力分為A-F級後進行組合對抗、再由練習生以個人專長由Rap、Vocal、Dance三選一作評價、最後由主題評價選出20強。由今年3月9日全員101位登上韓國綜藝節目《M Countdown》發布主題曲「我啊我」,直到上星期五的現場直播的最終評價四個多月,儘管能夠出道的11位未必符合大家的預期,但每位練習生都付出了不少汗水,才換到今日的機會。 Wanna One 11位成員包括第一名的姜丹尼爾、朴志訓、李大輝、金在煥、雍成宇、朴佑鎮、賴冠霖、尹智聖、曾為〝NU’EST 〞成員的黃旼泫、裴珍映和河成雲。由4月7日開播,本人已經很偏好MMO的姜丹尼爾,所以當他最終1等取得出道曲Centre 位置,實在欣喜若狂。不少人會覺得就算22歲的丹尼爾就算不能在這次出道,也可以和其他同在CJ子公司MMO的孩子,包括同在MMO的27歲的尹智聖一起出道,但只要作過一點資料搜尋,就會了解到原來丹尼爾和尹智聖

詳情

沒有她,就沒有《神奇女俠》

最近很多人被Gal Gadot這位新一代神奇女俠吸引,稱她與一般的英雄人物有很大分別,不再局限在「打打殺殺」,充滿人情味,被喻為DC中最立體的角色。看到這文章的標題及文章的開首,可能你會覺得,我就是認為「沒有Gal Gadot,就沒有《神奇女俠》」,的確,不能否認Gal Gadot在電影中演活了神奇女俠,但電影中有一位更重要的人物,沒有她,Gal Gadot也不會有演出的機會,她就是電影導演Patty Jenkins。 起初,我只是好奇一位女導演如何拍攝這類型的「男人戲」,才去看這電影,但當我看畢這作品,再搜尋一下這導演的資訊,才了解到《神奇女俠》的深度,原來源自Patty Jenkins的堅持。今年45歲的Patty Jenkins在2003年拍攝了她的電影處女作《女魔頭》,讓Charlize Theron成為奧斯卡影后,之後在2004年她就告訴華納兄弟她想拍《神奇女俠》,但是因為神奇女俠是女性英雄,高層當然會很擔心能不能成功,所以花了好幾年排除這些疑慮。就這樣,過了這麼多年終於完夢,令《神奇女俠》成為DC電影史上第一部由女性導演執導的電影,也是第二位拍攝製作成本超過一億美元電影的女

詳情

面對問題,你會選擇解決,還是逃避?(二)

繼上次談過電影《29+1》中的女主角林若君(周秀娜飾)後,今次想看看另一個面對感情問題的中女余春嬌(楊千嬅飾),《春嬌救志明》是《志明與春嬌》系列的第三輯,通常一齣戲的續集都是爛片,到第三集真的很令人卻步。但奈何這套戲橫跨7年,由我廿頭睇到現在廿尾,況且看了第一、二輯,也應該看第三輯吧!相信大部份人抱著這「回憶」,令《春嬌救志明》贏得香港票房超過1700萬,內地票房更以億計。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今次志明(余文樂飾)和春嬌終於同居了,很多人認為一段感情久了就容易變質、變淡,但「七年之癢」這四個字,並不能套入志明和春嬌的關係,他們之間從沒有出現第三者,就算志明夜晚放狗遇到美女、又或春嬌爸爸要他「揼邪骨揀女」,其實他都不為所動,心入面只有余春嬌一個,春嬌一通電話,他就乖乖回家。那麼在這段關係中,究竟他們面對的是什麼問題?真的是如春嬌所說的因為志明「長不大」? 「長大」從來都是很抽象的詞語,在春嬌眼中,只有「長不大」的人,才會花九萬五買達利模型;當「契媽」說要借種生小孩時居然會考慮;選擇在入油的時候,忽然跟自己說不如生個孩子就當求婚;在台灣旅行地震自私地躲在桌子下沒有救害怕得要命的她…

詳情

面對問題,你會選擇解決,還是逃避?(一)

香港優秀舞台創作女演員彭秀慧在2005年創作了《29+1》這一齣舞台劇,全劇自編自導自演,由藝穗會小劇場演到演藝學院歌劇院,八年來累積演出了九十一場,但全部爆滿一票難求,因此我無緣欣賞精彩的獨腳戲。幸2016年,彭秀慧決定開拍電影版,在昨日我終於欣賞到其首部電影作品的優先場。 (評台編按:下文有劇透) 《29+1》談的是女性的迷惘,尤其踏入30歲,這,是女人眼中很可怕的數字。究竟應該專心事業嗎?但當事業稍有成就,就與家人關係疏離,甚至開始要計算當了幾多次伴娘,怕做了三次就無法結婚,但最最最苦惱的,是拍了很多年拖對方沒有結婚的打算,又或者,根本連一個對象都沒有。電影《29+1》中的女主角林若君(周秀娜飾)就是這樣的事業型女性,在踏入三十歲前的一個月,她獲其上司Elaine(金燕玲飾)賞識升職,但當事業有成了,卻與由中學時期已一起的男朋友(楊尚斌飾)步入了倦怠期…… 林若君有一次搭乘的士的時候,問的士司機有些新簇簇的傢俬有沒有興趣接收,她不是為了搬屋,只是希望想買新的,司機當時說了很精警的話:「之前屋企電視壞咗,第二日阿仔就買咗個新,而加年輕人覺得拋棄一啲嘢太易,但冇諗過可以解決(修理)。

詳情

兩位被精神病兒子錯手殺死的母親

早幾日網上一度盛讚在《心理追兇Mind Hunter》飾演牛雜店太子爺的何遠東,稱一貫演出喜劇的他,在劇中演活了一個沉重的角色。劇中何遠東患上精神分裂,完全忘記母親馬海倫不是真正的失蹤,而是自己錯手殺死了她。不少文章都圍繞何遠東的演技,但我反之更在意馬海倫的角色,同樣作為一個母親,無論性格或背景,其實她和《一念無明》中金燕玲的角色設定相似,二人都是性格暴躁,母兼父職獨自帶大兒子,究竟兩者對於精神病患者又有什麼關聯? 劇中馬海倫開了一間牛雜店,育有一子一女,在單親家庭成長的兩位性格南轅北轍,哥哥何遠東聽話乖巧,馬海倫叫他向東他不敢向西,一直以來都根據母親的安排生活,在牛雜店度過日與夜,沒有私生活;喜歡跳舞不愛回家的「邊青」妹妹的角色相反,在馬海倫眼中女兒沒救,早已不對她抱任何期望,亦情願女兒消失不要教壞哥哥。何遠東在劇中長期穿上霉霉爛爛的「白色」汗衣,頭頂著一個磨菇髮型,典型的又蠢又鈍。雖然他貴為牛雜店太子爺,但母親馬海倫卻經常對他惡言相向,更會在店舖在食客前用力「扭耳仔」,使他尷尬非常,但他很「生性」,疼妹妹的他免得妹妹被媽媽責罵,所以讓妹妹在外生活,情願私下照顧妹妹的生活,獨自背上照

詳情

《一念無明》的成功是由「準備」成就

恭喜《一念無明》導演黃進繼台灣第53屆金馬獎、第23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及第11屆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的導演獎後,昨日在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再下一城榮獲新晉導演的殊榮,亦恭喜演員金燕玲繼金馬獎後,同時成為金像獎的最佳女配角,當然還得恭喜曾志偉贏得最佳男配角。導演黃進及編劇陳楚珩二人為我們帶來了精彩的電影,以及在社區間製造了很多有關精神病的話題,使大家更了解我們這些情緒病人的世界。 《一念無明》由政府出錢拍攝,「首部劇情電影計劃」資助200萬港元,可能一般觀眾會覺得200萬已經很多,政府出的錢不又是納稅人的錢,但如果換一個角度去看,當《寒戰》的製作費過1億、《志明與春嬌》大約1500萬,用200萬支持有意思的本土電影和夢想家們,我覺得很值得。何況,如果不是一個出色的內容題材,又怎會橫掃多個影展?一齣叫好叫座的電影除了要有潛力的導演、編劇,亦需要有伯樂。曾志偉、余文樂、金燕玲和監製麥曦茵等人大可接拍能賺錢的合拍片,但當他們看到劇本後願意分文不收,證明這齣電影「不講錢、只講心」,他們又怎會想到支持新進導演的電影能令自己贏到這麼多獎項? 最佳女配角金燕玲的拍攝期只有一日,但要在順利在一日

詳情

消失的記憶

精神病患者的康復之路是一條石卵路,明知是為了健康而走,第一步卻已痛不欲生。願意幫助自己,勇敢承認自己生病的人不多,自行見醫生並按時服藥,其實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現在我已經習慣大部份的藥物,但我仍然記得開始療程時的副作用。昏昏欲睡、踎低起身見頭暈、口乾、睇嘢朦朦朧朧似有幻影、經常手震、女性經期不準等徵狀,實在帶給生活一堆麻煩,但我認為最大困擾是:失憶。 尤記得那時每晚失眠,醫生開了幾粒安眠藥給我,見藥物未開始見效,便繼續用電腦。到了第二日,家人告訴我昨晚在電腦桌上睡了,將我「抬」回睡房,我沒有印象。然後看一看電腦,發現自己昨晚在facebook洗版,發佈很多奇怪的內容,文字就好像外星語言,完全沒有正常的語法文意,但同樣地,我沒有印象,完全地不記得自己寫過這些內容。服藥後的任何記憶,就好像飲醉了「斷片」。 就這樣,依靠藥物放鬆,晚上好像睡好了,但早上卻無比迷惘,就算到了現在減輕了很多藥物的份量,仍然會分不出「夢境」和「現實」。就算到了今天,我經常發類似的夢,我總是夢到自己身處在中學,上課時忘了做功課、忘了準備測驗、忘了考試日期,結果被老師責罵的情景。然後起床時,我都要定一定神,才記得我已經

詳情

真正的躁鬱症患者看《一念無明》(下)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電影《一念無明》除了探討躁鬱症患者的心路歷程,個人認為電影著墨更多的卻是患者的身邊人。在阿東患病後,電影中有一些人物,如爸爸(曾志偉)、未婚妻 ‬Jenny(方皓旼)、鄰居等,他們都教會了我們如何和精神病患者相處。 阿東的爸爸大海是一個中港兩邊走的貨櫃司機,電影提到他和太太相處不佳,太太由結婚第一日已經覺得自己嫁錯人,認為大海無用,令他情願寄情工作,鮮有回家。就連太太病重時他都選擇消失,逃避照顧的責任。這些背景將大海定位為一個差勁的丈夫和爸爸,他自己在片尾都說過「做一個仆街很易,但唔係所有嘢都可以外判」,因此他嘗試慢慢步入阿東的世界,重新學習做一個稱職的爸爸,親自照顧兒子。香港很多家庭依然未接受自己的家人有精神病,但既然已成事實,為什麼不積極去面對,不止病人要接受自己不適,更重要是家長願不願意陪親人走這條路。 醫生多番叮囑阿東要準時食藥,所以大海的首要任務是「派藥」,這是看似很易卻是最難的工作,沒有人天生喜歡食藥,亦不喜歡被定義為一個病人,電影中阿東沒錯是接過大海的藥,但含在口中不久就到廁所吐出來。相信當時在天台跟阿東大喊「你有病,你需要人幫」的時候,大海已經

詳情

真正的躁鬱症患者看《一念無明》(上)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終於等到了一套有關躁鬱症的本土電影,昨日《一念無明》甫上映,我就跑去電影院看了。 ‬很多電影都談過抑鬱症,卻鮮有以躁鬱症為題,正正作為一個躁鬱症患者,實在感謝黃進導演帶給我們這套電影,讓大家更了解我們。要刻畫一個抑鬱症患者可能很易,但要描繪躁鬱症患者的起伏不斷的精神狀態卻很困難。 這篇文章不是一篇影評,而是透過電影的內容為大家解讀躁鬱症,導演完整地以畫面告訴觀眾這病的特徵,但一般觀眾單靠畫面未必能理解主角阿東行為的背後意義。故希望藉這文章,令觀眾了解多一點點,當然有少許劇透的成分。 電影一開始醫生就跟大海(曾志偉)說阿東(余文樂)的病與母親(金燕玲)的死沒有直接關係,相信醫生的潛台詞是「不過有間接關係囉!」沒錯,不管任何疾病,都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就算醫生都不會知道直接引病的原因,只能在病人曾發生的事情中作推敲。就我本身的經驗以及電影的內容,使阿東患上躁鬱症的原因有多個: (一)與家人的關係:自小父母偏心小兒子阿俊,令他無法得到關愛。父母感情不佳,父親和弟弟在母親患病時逃避責任,只留下他自己一個背上責任,辭職專心照顧母親,可惜母親卻經常對阿東動粗。 (二)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