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外交》書評

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自當選以來,先打破外交禁忌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話,再以或放棄「一個中國」政策威脅北京政權在貿易、貨幣以及北韓議題上讓步。特朗普的上任,意味著近30年來,由尼克遜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一手建立的美國外交政策典範受到挑戰,聯中制俄的策略出現重大轉變。 美國外交政策對於中共的內政、外交國策有至關重要的影響,對港政策更是受到美國外交政策左右。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提出北京政權因應特朗普上台帶來的美國外交政策轉變,阻止主張中港融合、鬥爭思維的現任行政長官梁振英競逐連任,以保香港作為對外「窗口」的地位,從香港輸入美國禁止向中共出口的高科技產品。在特朗普正式上任前夕,我們應了解特朗普將衝擊的美國外交政策常識,從中美角力的角度理解北京政權的對台、對港政策。 基辛格最原始的現實主義傾向在《大外交》一書中展露無遺,提及權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如何在1648年至20世紀90年代的衝突中發揮作用,視權力平衡為和平的常態,某些國家挑戰權力平衡則有機會引致衝突。書中詳細展述歐美列強自17世紀以來的外交政策不斷在現實主義與理想主義之間游走。基辛格先論述以17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