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頌雄:一搬龍門 代價十倍

作為本屆立法會的新人,首個立法年度以宣誓風波作起點,也以宣誓風波作結。除了梁頌恆、游蕙禎兩人外,法庭再就另外4名人士包括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梁國雄的就任立法會議員宣誓事宜,判決無效而取消議席。筆者對於這些年來的議會亂象深感無奈,而無休止的政治爭拗,更令人擔心香港的前景。 這次被取消議員資格的6人中,其中5人是本屆新人,他們的共通點是所謂本土自決派,只有梁國雄(長毛)是「老雀」。有評論認為,梁國雄在過去的宣誓也有類似的政治宣示和「加料」,為何以往沒有問題,為何今次卻被取消資格,相信是他本人也始料不及的。反對派埋怨政府「搬龍門」,但問題是,誰才是真正把「龍門」搬了家呢? 就任立法會議員、法官和主要官員必須作莊重嚴肅的宣誓,這種法定行為要按現有法律的要求,用「潮語」說——「這是常識吧」。就以一般人的經驗如結婚和上法庭作供一樣,應要真誠和莊重,應要嚴格根據相關內容和規定,其實也不難理解。大家可以試想,如果有人在結婚的宣誓「加料」辱罵人家祖宗,有人在法庭宣誓「加料」調侃法官,會有什麼後果? 但偏偏就有一群人,雖然經過選舉洗禮,對政治和法律理解應較一般人為高,卻刻意扭曲宣誓的意義,無視宣誓形式

詳情

南華退港超聯的體育悲歌

本地老牌足球隊「南華」成立於1908年,這個堪稱為百年老店的體育隊伍,伴着一代又一代香港人成長。老一輩常常懷念上世紀60年代「南巴大戰」時,球迷要爬山睇波的盛况。筆者小時候經歷1980年代的南華、精工、東方、寶路華四強爭霸時代,也算是打開我這輩人的足球啟蒙之幕。如今,香港最老牌、最有叫座力的足球隊,竟然落得無人接手而要退出港超聯的困境,令很多香港人,不論是否擁南躉,也會不勝唏噓。 「老細足球」的錯? 這次事件很多矛頭都指向南華的班主張廣勇,認為「老細足球」害死南華。「老細」是譏諷行外人卻對球會指指點點,一無成績就拂袖而去,不會講道義更加無承擔。筆者不熟悉張先生,但不可否認,張某過去幾年不論在資金上,尤其是對球員的待遇方面、精神上的投入,都是值得肯定的。有人說「老細足球」有違足球專業化的方向,但現實是「老細足球」是球市低迷下的無奈之舉,這是果,不是因。「老細足球」最大的問題是一旦主要贊助人退出,球會就會無以為繼,就如當年精工和寶路華的命運一樣。 「班霸球會」所困? 南華作為傳統班霸,不論是球迷、足主還是會方,也對球會的成績有較高期望。以香港標準力邀星級球員加盟以外,還加上訓練成本,以香港

詳情

一帶一路:從非洲賣鞋說起

相信很多人都聽過市場學的經典故事「非洲賣鞋子」。內容是有一間鞋公司派了兩名銷售員去非洲賣鞋,第一名銷售員就認定了非洲人沒錢又不喜歡穿鞋,賣鞋這生意注定做不成,兩手空空就打道回府了。第二名銷售員則認為這是一個未開發的廣大市場,就根據當地的需要,設計了幾款又便宜又方便的涼鞋,後來賺到盆滿鉢滿。 我先提及這個簡單故事,是想闡明關於態度和觀點的問題。即是在同一個處境,有些人只看到困難,但有些人則看到機遇;同一個現象,有些人仍停留在舊觀點去分析,有些人則用發展的觀點去看待。這就猶如香港近年欠缺發展新動力,特別是青年人欠缺向上流動的機會,我們極需要一個新機遇,讓我們去突破這個差點令人窒息的樽頸。 社會能否形成共識 把握機遇? 將香港這一小點放在地圖一看,我們最有利的、難以動搖的優勢,仍是地利。用較開闊一點區域角度看,以香港為中心的5小時飛機航程,就可以覆蓋世界一半的總人口,這個就是上海和新加坡也有所不及的。這個廣大人口的市場,就是「一帶一路」主要的區域。正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問題是我們的社會能否形成共識、爭取人和,在客觀的基礎上把握這機遇? 說到在剛剛過去的兩個星期,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議撥款6

詳情

解讀「後梁前娥」的「薯片現象」

提到剛剛結束的特首選舉,曾俊華的「薯片效應」無疑令人印象深刻。撇開政治立場,相信大多數人都會認同林鄭月娥的工作能力、務實勤致的態度,反之沒有多少人能說出曾俊華在任財政司長9年有什麼重大功績,反而多會聯想起他多年財案「計錯數」。但為什麼曾俊華的民望就是高於林鄭月娥呢? 常言道「利口不利腹」。理性上清淡的食物對身體好,刺激、口感「過癮」的東西不一定健康,但零食永遠比主食吸引,因為食物不單為了果腹和健康,更是一種心理需要。因此,對大多數人來說,吃香口的薯片比喝一杯鮮奶更吸引。有人把這樣的「薯片現象」訴諸曾俊華競選工程的文宣和公關成功,他在這方面的工作確實有亮點、夠貼地,但這些極其量是外因,不是本質。 另外亦有人會將這解讀成為人們對抗「中央欽點」、「西環干預」的體現,投射在曾俊華身上。我認為這只是反對派的政治議題設置策略,用以打擊最有機會當選的林鄭月娥,將之「抹紅抹黑」,甚至是一種騎劫民意,借用曾的民意向中央施壓,實在不能代表大多數市民的心聲。在支持曾俊華的人當中,我認識不少中間派市民,甚至是當年反佔中、希望社會和諧穩定而傾向建制,政治取向上較保守的市民。當中啟示,值得細味。 選舉就是觀感之戰

詳情

有樓萬事足?

一次過看完寫實式電視特輯《有樓萬事足?》,除了話題性十足的「有樓有高潮」的模特兒和「月儲105%女文員」的故事外,更多的是香港人面對瘋狂樓市,能屈能伸、自強不息和苦中作樂的精神,特別是「港式遠距離婚姻」以及在「住在工廈的甜蜜愛侶」,互相扶持的真摯愛情令人動容。 房屋是基本需要 我不知道節目是否刻意,個案中的主人翁的住屋選擇不論是買還是租的,都在私人市場,又有投資導師教路如何不斷樓換樓,總之就要「上車」,以買樓為一個人生目標或幸福指標。難道這真的是香港人唯一的出路嗎? 正如「月儲105%女文員」的男朋友質疑道:「青春不應用金錢來衡量。」人們耗盡青春,換來的本來只是很基本的生活需要,香港人均居住面積(約15平方米)只及新加坡的一半,劏房戶更只有人均5平方米,這是什麼樣的幸福?更重要的是,政府的角色何在? 為什麼要強調政府角色呢?因為房屋是一種基本需要,就如醫療、教育、食水和治安,是城市最基本的生活條件。尤其是當香港的樓價已超出大多數人的負擔能力,現在房價是家庭入息中位數18年的總收入,因此在這個市場嚴重失衡的情况下,政府的角色就更加重要。 雖然梁振英政府比上屆政府更積極開發土地和建屋,定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