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 你身處何方?

新一年開始了才一個月,香港已經迎來天翻地覆。然而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到底是怎樣的改變,讓我們思索2016的自己該如何自處。銅鑼灣書店失蹤事件,姑勿論港豬們是如何一次又一次挑戰人體忍耐極限,這件離奇事件,的而且確被全港關注。真正令人費解的是,這本應該在兩個月前就被大肆報道的新聞,何解要到第五個人已經用「自己方式」回國配合調查時才始被大眾所知。我不欲對此作任何揣測,因為定不是我等凡人能胡亂推敲,但從這件事中,已經可以窺探香港何以會落得如此境地。無論黑貓白貓, 捉到老鼠就是好貓。現在被「好貓」捉的,還有李波。圖片取自網絡:http://www.theschoolrun.com/what-are-active-and-passive-sentences已故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曾在一訪談中提及香港,讓我最深刻的一句話,是中國不會讓香港和其他省份有任何分別。而這一針見血的話,並非只有李光耀先生一人明白,事實上,許多香港人都深明此理,而香港人當時是如何應對?移民潮是其一,但能走的,又有多少?當然,還有很多抱著希望留在自己的家鄉,那時的香港人,是把香港視作他們的根。你可以怪責當時的香港人政治冷感,種下今天的禍根,令下一代要承受上一代的惡果。但事實是香港一早就是瓮中之鱉。我們要感激的是,縱然當時的香港人政治意識低下,卻有無限的拼搏心,讓現在的香港尚能以國際金融中心自居。當然,這名號反成了一部分香港人沾沾自喜,不思進取的光環,而這光環,恐怕也因香港人失去盼望而快不保了。不過,國際金融中心這幾個字,卻為香港人爭取了一點時間,要不是香港當時對中國改革開放有特別的經濟價值,銅鑼灣書店的人們也許連被失蹤的機會也沒有。這些年,中國已經失去靜候收網的耐性,在中央眼中,香港是條養不熟的白眼狼,不用強硬的管治手段,只會是擾亂其他省和諧的滋事份子,更何況,中國已經有底氣和其他大國較量,至少美國不得不為制衡中國而費煞思量要重返亞洲。香港對中國而言,已然是一枚廢棋,更是必欲除之而後快的「頂心杉」。而這現實,在這幾年間的香港已經被反覆驗證。從前對香港的「縱容」,是念在香港有利用價值,還有是體恤香港被崇洋文化「荼毒」多年,難免要一點時間「戒毒」。多年過去,香港人還是沒有學會面向祖國,還心心念念著「外國勢力」,不成器的不肖孫,固然要好好敲打一番。而銅鑼灣書店,正是香港的縮影。銅鑼灣書店於1994年開張,自是被定性為西方文化的產物,營業多年,不但不愛國,還要顛覆國家政權,高呼著言論自由,學不精的老不死,當然要重重教訓幾次。所以說,銅鑼灣書店有什麼好值得報道的新聞價值?反正香港徹頭徹尾就是間銅鑼灣書店,只不過七百萬人中,忽略那些不諳世事的;不提那些不問世事的;剩下那些仍問世事的,而不怕「被李波」的可有幾人?恐怕也離五人不遠了,因為不怕的,多是未怕,而真正不怕的,便被拿來殺雞儆猴。2016,你身在何方?這不是我們能定義的,因為我們身處的是被動的時代,正如李波的「自己方式」回國,都是一國兩制這障眼法作怪。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