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德:不要再幻想「吹和風」:習近平訪港講話簡析(下)

上文提到,習近平講話內容,表示了北京政府最少在未來五年將會延續對香港「反對派」的鬥爭。今次習近平講話稿相對於此前的領導人講話,另一個不尋常之處,在於其將香港在習近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藍圖上定位。 有別於以往的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在今次「回歸周會大會」及新一屆特區政府就職典禮的演講稿中,加入了他個人提出的治國綱領。此前兩位訪港的中國領導人,包括江澤民與胡錦濤,都有其綱領性的治國口號,分別是「三個代表」(江)及「科學發展觀」。不過,江及胡在訪港講話之中,並沒有隻字將香港未來發展與此扣連。 或許是要彰顯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又或者是要突顯「習核心」的領導權威廣及香江(筆者更相信兩者皆是),習近平的講話之中加入了他自己提出、對今日北京政權綱領式的口號:「中國夢」及「兩個一百年」-- //⋯⋯香港已經融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壯闊征程。⋯⋯// //⋯⋯全國各族人民正在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團結奮鬥。不斷推進「一國兩制」在香港的成功實踐,是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分。⋯⋯// 習近平在講話中,將「一國兩制」的實施提升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

詳情

雷德:不要再幻想「吹和風」:習近平訪港講話簡析(上)

今年特首「選舉」期間,部份報章大吹「兩個中央」論,認定北京在中共十九大之前的內鬥,會影響北京對港政策,甚至會因一方得利,而令下任特首「吹和風」。被泛民期望「吹和風」的代表曾俊華輸了,到了近日泛民一些意見領袖又在講「林鄭去梁化」,並將林鄭月娥視為「和風」的特首。 於是,習近平訪港,泛民亦沒有行動(除了社民連及香港眾志「黑紫荊行動」),以至屢屢表現出向最高領導陳情的渴望。然而,林鄭月娥就職典禮上,習近平發表的講話,在筆者看來是將「和風」的幻想完全吹散,倘若此後泛民主流仍然幻想有空間與北京討價還價,從好心的一面看是政治智慧太低、反之則是有意哄騙支持反對派的市民了。 習近平在新一屆政府就職典禮的講話,對北京至少在未來五年的治港方向相當清晰--不但會繼續收緊「兩制」自由度、亦全面地將香港與中共核心的大藍圖接合。 以往中國領導人在「回歸」「大週年」(逢5逢10)的講話,都會評價「一國兩制」在港實施的情況。自從 5 年前胡錦濤的講話起,「香港同胞能自己管治好香港」的類似用語已經消失無蹤;而上次講話雖然提及香港社會有「深層次矛盾」,但領導人對香港事務的指示,卻未曾試過如今次習講話的仔細: 習指出「一國

詳情

立法會已經成為權貴提款機

高鐵超支,付上的代價不止是本來付出的六百億及追加的二百億,還有「行之有效」議會制度在香港的終結。我們以為,去年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中,吳亮星的「離譜表決」應該不會有下次,孰料今日陳鑑林實現了他主持會議「可以很離譜」的預言,又一次將議會的尊嚴打落深淵。而兩次的「粗暴表決」,都是來自政商利益盤根錯節的項目之中。我們從新聞中可以看到,權貴為了維護既得利益和到手肥豬肉的氣急敗壞,但與此同時,也看到即使有「關鍵少數」,泛民仍然無法阻止始終有議會多數的親政府陣營予取予攜,甚至視議事規則如無物的舉措。我們可以「vote them out」嗎?不幸的是,即使泛民主派議員能夠在直選中取得多數議席,還有「功能組別」一個關口:「雷動行動」計取功能組別,但如今政界反應冷淡,加上親政府陣營加強動員,來屆功能組別議席想必仍然會由建制派把持;更加不用說,在直選中泛民的選票其實在比例上亦節節下跌,即使有選贏的機會,年尾立法會選舉想必可以再目睹「開鎖」「熄燈」等威權政治選舉的常用技倆。如果不能在直選議席和功能組別議席都取得多數,以全面控制議會,本年度立法會各大委員會由建制派把持正副主席的情況想必仍會繼續。而不論是梁振英政府還是北京,對於香港反對派可以說是毫不留手,更加醜惡的場面將會陸續有來。破壞立法會監察政府角色,令權貴從此可以如提款一樣動用公帑,吳亮星、陳鑑林之流最終必然會被釘在香港歷史的恥辱柱上。但是,今天我們是不是已經無事可為了、只能夠在場外恨個牙癢癢?如果社會對於如此赤裸的利益輸送,再沒有立法會這個把關口,未來權貴定必更加猖狂。但社會怨氣也只會越來越大,到了一天立法會再無監察以至緩衝民怨的作用,人們的憤怒還剩下甚麼可以宣洩的渠道?當一切制度內的機制都再不能起作用,最終一是制度實現全面壓制、或是憤怒的人們將制度推翻。我們的未來,會走向哪一方? 立法會 高鐵

詳情

至死也在創作的David Bowie

今日中午驚傳搖滾傳奇David Bowie去世的消息,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才幾天之前,他才推出最新專輯 《Blackstar》 ,繼三年前的復出專輯《The Next Day》 之後推陳出新,沒想到卻隨之成為他的遺作。2013年久病復出之後,Bowie將所有訪問交給了他的producer Visconti,並且專注創作,不再舉行巡迴演唱會,從此絕緣於公眾視線之內。David Bowie已經是一個傳奇,大可以用他最為光輝的老歌,一炒再炒,一年開個數十場演唱會吸金,但他沒有妥協,堅持自己對藝術的執著,直至與癌魔搏鬥期間,仍然繼續創作,甚至推出了被稱為其創作生涯中「Oddest work」的《Blackstar》。對於這種堅持,大概香港的「成功者」們,都會覺得不可思議。比照起彼方巨星,至死仍然為其投身一世的藝術注入新的元素,我城的流行文化卻仍然被這些因循守舊的人們把持話語權。如此大概可以解釋這套「香港成功模式」為何到今日會成為尾大不掉、拖住香港前進的負累了。這些香港的「傳奇」到最後只會被掃入歷史的垃圾堆,哪怕他們生前何等名成利就。David Bowie卻看似從未與時代脫節,他向輕易但因循的人生路說不,到去世之前,仍然希望以自己的創作改變時代。作為搖滾界中的絕對傳奇人物,David Bowie他的堅持,大概會被阿叻、王晶等等「識撈」的人們譏笑:既然已經找到了成功的程式,何不「一本通書讀到老」,賺個大錢然後歎世界?很可惜的,這些昔日香港的「成功」例子,到了他們名成利就之後卻只剩下一個個肚滿腸肥的「老而不」,事隔二三十年,卻都仍妄想複製以往賴以成功的方式,甚至大罵希望衝破舊有規範的人們不識事務、不夠成功。筆者在此向 David Bowie 致敬,你是一個到停止呼吸之前,都不肯向因循妥協的傳奇。你的傳奇將會超越時代。 David Bowie

詳情

從阿叻談香港上一代的「殺子心態」

藝人陳百祥(阿叻)在電視節目發表偉論[1],每每以最高的標準去要求他所看不順眼的人,同時以嚴待人、以寬待己。阿叻先強調自己政治中立、指責學生強加一己立場,然後搬出一系列說辭,解釋「政治中立」的自己為何旗幟鮮明支持某名區議會候選人,片中還有不少阿叻對新一代及網民的抨擊。訪問片段一出,網上群情洶湧,抨擊他的往績和雙重標準等等,不一而足。筆者看罷影片,不由得厭惡阿叻的嘴臉,他不僅自大,也拒絕了解任何與他想法不一樣的人,只以自己的標準為圭臬。可是他的言論卻越聽越令人耳熟:這些一字一句,跟不少長輩對新一代的批評根本如出一轍,而阿叻的言論之所以受到廣泛注目,也是因為他具知名度,且向來愛出風頭和有「敢言」的往績而已。近年常有一種說法,是今天的年輕人面對的,其實是來自一整個香港主流意識形態的敵意。而不幸地,抱持這種意識形態的人,實實在在地在今日的香港決定年輕人的未來。筆者認為,這大概是上文所講的「殺子心態」(相對於西方的「弒父」心態)作怪:下一代的自我必須要給上一代堅定不移、行之有效(哪怕已經過時)的行事方式和原則讓步,否則不惜直接抹殺。這種心態使這些霸道而對下一代具摧毀性的想法一代傳一代,抹殺一代又一代香港人的自我。陳冠中在《我這一代香港人》一文中對這個「香港黃金一代」的批判甚為準確:他們前面沒有人,而難民心態令他們趨利避害、凡事以賺錢為先,原則放一邊。加上天時地利,香港經濟在 1970年代起飛,這一代人更加相信他們的一套是成功的唯一法門,也向以後一代接一代灌輸這種思想。[2]這正正是阿叻與更多更多「家長」的心態。陳氏沒有說到、令情況更差的是,這些「上岸人士」對不認同於這種想法、提出不一樣可能性的人,都定性為「搞事的人」。阿叻在訪問片中講學生「讀壞書」,而網民和年青人只是「搞事」的人;去年佔領剛完,又有建制政黨中人高調揚言學生應該「被放棄」[3] ;直到今日,仍然有不少有份參與佔領的學生被禁足中國大陸 ……這些聽起來很荒謬的說話,其實不是社會中少數聲音,反而得到不少人的認同,觀乎一些親政府團體、傳媒 facebook專頁的留言以至街頭巷尾,比這些說話更難聽的說話比比皆是。他們對於不同於自己的人,哪怕是自己的下一代,都只是抱著「複製自我」的心態,只要賺錢、不搞事,就算全無原則骨氣,都不是些甚麼問題。一如魯迅在近百年前在《熱風》之中所作的批判,孩子們在這種壓抑、一元的意識形態之下,長大以後「都昏天黑地的在社會上轉,同他們的父親一樣,或者還不如」[4]。但這不要緊,最重要的,是「安定繁榮」、「有錢就賺」。阿叻的本身經歷本就是這種意識形態的一大寫照,阿果已經在這篇文章詳細分析[5],在此也不重複了,有興趣的讀者不妨一看。磨平抹殺下一代自我的方法實在是五花八門,最要命的是他們實實在在掌握各種社會資源和權柄。面對不民主的制度、壟斷的經濟、一台獨大的娛樂圈 …… 香港的下一代,未來到底在哪?還是只能眼睜睜看著這種日常的壓迫千秋萬世?[1]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WzkL2MeI4I[2]〈我這一代香港人〉,陳冠中, 2005 年[3]http://bit.ly/1wybWc4[4] 魯迅,《熱風》,〈隨感錄二十五〉[5]http://wp.me/p2VwFC-3Zu

詳情

從賴敏華之死看澳門和香港

近日澳門海關關長賴敏華「自殺」案震撼港澳。回顧澳門政府對事件的處理,雖說無可厚非但亦不免武斷:「四料自殺」(服食安眠藥、割脈、割頸及膠袋笠頭)[1]、未有發現遺書、地點及時間可疑的情況下,澳門特首崔世安在事發當晚就已經定論賴「死於自殺」。完全沒有進一步的調查、也沒有人作質疑(當地報章及電視台更相當配合地在宣導防止自殺信息),所有事情似乎告一段落。與官方控制媒體相反,民間及網上各種猜測、甚至具陰謀論色彩的講法湧現。這不單是因為其「自殺」情節可疑,使港澳市民亦不相信政府所公佈的「真相」,更在於民眾對政府的不信任,使大家都相信此案別有隱情。但是在政府將進一步調查的可能性壓制之下,恐怕最後亦只能不了了之收場,使案件成為澳門懸案。近年香港社會躁動,澳門通常以「乖寶寶」的形象在官媒輿論出現。事實是,澳門在回歸前已經由「三大家族」為首的本地權貴控制。澳門的社會穩定頗大程度上取決於其經濟發展。因此,當年歐文龍案縱然引起輿論嘩然,亦因為時值經濟起飛,未有引起社會不穩。但近年賭業增長放緩,以至於今年出現倒退,社會不滿的情緒開始出現。另一方面,澳門的特權份子沒有改進制度的意圖,只打算一步步加強他們的好處。去年引起澳門社會極大迴響的「離補法」正是一例。[2]即使最終崔世安擱置「離補法」立法,但澳門制度的根本問題完全未受動搖。澳門《基本法》甚至沒有「最終達成普選行政長官」的條文[3];立法會內不但有間選議員,還有由特首直接委任的議員[4]……完全就是一個為本地特權設計的制度,而改變的動力比香港更低、難度比香港更難。說「一國兩制」在澳門的根基,在於保障澳門權貴的原有地位,筆者想絕不為過。而中國經濟急速發展,亦令這些權貴有更大誘因接近中國大陸,離「一國一制」漸行漸近。賴敏華自殺案中,澳門政府的處理手法,更是富有眾所周知的「中國速度」處理:由事件發生到蓋棺定論,以至於官媒的主動配合,正正是如出一轍。說回香港,梁振英上台之後,以「政府責任」為名對不同制度的直接干預大有一日比一日大的趨勢。就說鉛水事件,看林鄭等一干官員拒絕調查、遑論問責的態度;再看看港大校委會事件,各親建制校委張牙舞爪的姿態。撫心自問,香港離「賴敏華案」到底有多遠?難怪港人亦對此心有戚戚然。[1]這個漫畫將其事的可疑準確畫出。[2]維基百科中關於「離補法」的條文[3]香港新聞網〈喬曉陽:澳門基本法沒有規定普選目標〉[4]《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二〉 澳門

詳情

無償攝影的「天經地義」

網上一名家長為了子女辦生日派對,廣發「贊助」邀請專業攝影師無償協助拍攝,還反指要求酬金的攝影師「唔識做生意」「無知」,引起網民熱議。這件事倒是再次證明了,家長們的心理令以興趣為生的人過得何等不容易。這位家長口中的「公平交易」是如此的雙重標準:一方面她要求攝影師無償服務,只會提供「like」和「share」的「無限商機」;另一方面當攝影師詰問家長為何不要求酒店、派對場地提供者亦「贊助」活動不收分文,家長只能搪塞過去,反指對方離譜。憑甚麼特別是攝影師、設計師(七百蚊拍科幻片一事實在令人印象難忘)等等需要創意思維的職業,往往會被服務使用者剝削應得的報酬?用網民的問題反問,莫非得到的like和share真的可以飽肚?拍照設計的人們都是煉仙的嗎?尤其是這次事件出於家長身上,更加令人思考香港的下一代到底會在一個甚麼樣的價值觀之下成長?(當然,不能以偏概全,還是有好家長存在)「職業無分貴賤」固然已經淪為一句政治正確的口號,試試向家長們透露你希望從事攝影、設計和類似的工種?他們倒真會「俾啲顏色你睇」。而這是一個循環,他們自己口講尊重夢想和興趣;另一邊廂,他們一方面用行動證明有多賤視創意行業,另一方面用各種補習、練習、考試將孩子們的創意扼殺在萌芽階段。他們言行不一,為的就是令自己可以一方面在言談中表現自己的開明,另一方面用自己的世界觀、競爭觀,強加於自己的下一代身上。反正,家長們「無得輸」。輸掉的卻不只是年輕人的自主,更是香港創意產業的困乏,再成立十個創科局都無濟於事。常常聽到做藝術、用創意謀生「搵唔到食」。從這系列事件看,在香港要衝破這個枷鎖絕對不容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