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與安生》小說電影對讀心得

(編按:內文有劇透) 《七月與安生》的電影改編挑起了筆者最近看《白夜行》韓國電影版的記憶——東野圭吾的《白夜行》一點不新,對其記憶早已矇矓,但電影改編卻一改敍事結構,將本來平鋪直敍的故事線,交由警探去追查,倒過來一點一滴揭露男女主角之間悲哀的過去。電影以家明跟安生的重遇開始,又是一點一滴倒敍揭露真相的結構,卻令觀眾有機會選擇相信最後半開放的多重結局。 《七月與安生》電影改編除了豐富了兩位主角外,跟安妮寶貝四十一頁原著小說最大的分別,就是結局。電影裏,七月在網絡小說跟現實裏都一樣,結不成婚,然後流浪到天涯海角——浪漫而理所當然,卻早已顫覆了原著結局的必要條件:七月跟家明結婚。 你不能沒有我,我也不能沒有你——《七月與安生》的故事在這一點上跟《白夜行》有點相像,但它的電影比兩本小說都殘酷得多。《白夜行》中廣司為了雪穗犧牲一切,為求她埋藏過去;《七月與安生》原著中七月如願過上平淡的生活,為安生撫養她跟家明的女兒,對着這個背叛她的男人過一輩子。安生跟家明的偷情,在原著中到最後才介入;但在電影中,它早已進場,為一無所有的安生提供了甘願犧牲的偉大,也為小說中一直憨直的七月添上了腹黑。 觀眾大概驚訝

詳情

近期院線歌舞片雜評

最近戲院竟接二連三地放映歌舞/音樂劇,而我又竟全都看完,確實有點驚訝。 還記得最初接觸到的是迪士尼的卡通,小時候的我不喜歡,不明白為何角色好端端的有對白不講,偏要在那唱唱跳跳的。直到後來看陳可辛的《如果.愛》,才對這片種改觀。 而最近大熱的三齣電影,居然不約而同的採用了歌舞/音樂劇的元素,也教我不禁思索一下,到底這片種於我而言到底是甚麼。 首先《La La Land》(港譯「星聲夢裏人」,台譯「樂來越愛你」),於我觀影前橫掃金球獎,成奧斯卡大熱。結果我覺得是過譽了——《La La Land》仍然是套佳作,但不至於要捧得天上有地下無。 音樂方面《La La Land》的確十分出色,也不只有一種曲風,跳舞方面多元化,尤其片頭一後公路群夢更是驚艷。有批評說男女主角不夠一線,唱功、跳功亦非頂尖,我卻認為就是他們本身不是一線大牌,加以個人跟角色的相近經歷,才是他們在戲中的殺手鐧。 當然亦有評論指出《La La Land》內注意不足的性別、種族跟荷里活、純爵士樂的關聯,我對此認識不深,也就不予置評了。反而值得我們反思的是,到底「政治正確」到底要正確到甚麼程度才夠呢?從《奇異博士》到《La La L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