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度的膚淺

前排邀請朋友黎我屋企打邊爐,當中有一個樣貌姣好的女性朋友,姑且叫她Candy吧,佢將爐入面所有肥牛都夾哂入自己碗到,需知道肥牛係打邊爐嘅靈魂,我當然出聲:「喂你都留番D比人食呀…」佢嘅回答係:「呢肥牛係我落嫁喎!」言下之意,就係認為運用資源嘅人,應該擁有所有benefit。即係公司比筆錢你搞個project,你就有權吞哂project賺番黎嘅錢。呢種似是而非嘅邏輯,係佢身上多不勝數。我同另一個男性朋友講起Candy :「點解佢咁嘅性格都有咁多兵?」朋友話:「咁佢索呀嘛,你吹得佢漲咩?」又啱,人就係咁膚淺,見到條女靚少少,就即刻去馬,從不會花時間觀察下佢待人接物、儀態、談吐、價值觀黎斷定佢係唔係一個值得溝嘅對象。另一個朋友Bosco,曾經係Candy隻兵,近排終於決定放棄追求,正式「退役」,有日見面我忍不住講:「終於醒啦你,咩事令到你醒覺呢?」佢想起成件事,憤慨地說:「只怪當時見到樣靚就決定去馬,我自問對佢唔錯,講野氹佢笑,關心佢,但佢毫無感恩,用我『攝』時間不突止,仲成日要我請食飯,又要我買呢樣買果樣比佢。有日,我回想咁多個月以黎無數嘅付出,只換黎敷衍嘅對待,覺得自己好傻,即日決定唔再理佢。」Bosco當初係膚淺,但膚淺都有個限度,到某一個位都係會醒。呢個「位」,唔止係時間,仲可以代表事情的荒謬程度。Donald Trump之所以可以擊敗黨內所有候選人,很大程度係因為佢直言不諱嘅性格,與一般政客造成巨大嘅反差,除左提供新鮮感外,還滿足了大眾對政客的期望,就是實話實說。支持者都被佢嘅口號、漫罵甚至侮辱所吸引,認為那象徵着誠實,卻從不細緻地思考究竟他所提出的政策的利弊,也不思考假設他當選總統,這種出言不遜的行為會為施政帶來甚麼阻力,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就因為罵奧巴馬是Son of a whore,使白官決定取消與杜特蒂的會面(後來杜特蒂道歉後才回復會面)。Donald Trump很巧妙地利用了這種膚淺以獲得支持。可惜他的言論越來越過火,之前侮辱戰死軍人的家庭,已踩了很多美國人的底線,使他支持度大減,呢兩日仲要爆出侮辱女性的錄音,使其支持者大為震驚,佢哋係膚淺,但未至於膚淺到連一個咁不當嘅錄音都可以充耳不聞,睇嚟佢今次選舉都係兇多吉少啦。很多公眾人物都會利用大眾的膚淺來為自己謀取利益,但這要拿捏得很準確,膚淺不等於智障,人們被騙到某一個程度終究會醒覺的。社會上很多人就是「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選擇性地吸收資訊去為自己的膚淺編制一個美麗的謊言,只有助自我安慰,只會被利用而淪為別人的棋子,到醒覺時已經太遲。 特朗普 美國大選 2016美國大選

詳情

看淡關係 才能活得自在

有沒有試過不敢再三麻煩別人? 被上司不合理地要求超時工作但不敢作聲? 又或是當眾人都同意某件事時,你雖然內心不同意卻又怕提出? 這一切的問題,都是源自於我們太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這是人的天性,人天生就是群體動物,希望被愛、希望被接納及認同,從而獲得安全感及歸屬感。我們認為當自己事事順從別人意願時,便會減少紛爭,自己及別人也會快樂點。但慢慢我們發覺,由始而終,會快樂的只有別人,自己卻因為久久不能說出心裡話,不敢做些自己認為對的事而壓抑不已,整天帶著笑容見人,心裡卻鬱鬱寡歡。雖然我們順從人意,但別人卻沒因為你的好意而遷就你,反而變本加厲,對你越來越不尊重,甚至開始對你作出不合理的要求。究竟為什麼會這樣?這是一個殘酷的世界,很多人都為著私利而奮鬥,犧牲別人以獲取利益的事也屢見不鮮,一個只懂順從人意的人,沒有堅定的立場,在別人眼中就只會是跟隨者,需知道,這個世界只有強者會被尊重,弱者會被踐踏,被標籤為弱者的人,自然會成為犧牲品。在意別人看法的另一個代價是,我們不能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我們可能有明星夢,卻因為親戚好友對你外表的質疑而放棄。看見一個重要人物,卻因為對自己身份的自卑不敢上前結識換取人緣及機會。整個人生都因為別人的看法而壓迫自己的夢想,以至消失不見,只能成為一個平凡的人。可是,這值得嗎? 賈伯斯說過,所有外界期望、名譽、對失去面子及失敗的恐懼,都會在死亡後消失不見,最終只有真正重要的東西會留下。的確,人死後,甚麼名譽、人品、相處的回憶,終有一日會被淡忘,只有你所留下的思想,一些政策或是商品,才會默默地改善著人們的生活。人生很短暫,我們連處理重要事的時間也不夠,又怎能再浪費時間在無謂人身上?而且,要所有人喜歡你,根本就不可能。MBTI、九型人格等工具都指出人類的性格分很多種,每種人格都有自己根深柢固的喜好及價值觀,因此有些人格一生都不能磨合,衝突必定會有,取悅所有人也是不可能的事。台灣節目主持人徐乃麟以我行我素見稱,他在某節目中說過:「人要活得自在,我覺得我這樣很自在,那你喜歡我就喜歡我,你不喜歡我就算了,這是我一貫的一個為人處事的方法,合則來,不合則散。」或許我們要學的,就是看淡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才能展現真實的自己,活出真我。可是,不顧別人看法說得簡單,卻知易行難,每次當有人表示不喜歡你時,還是會不高興,每次做決定時,還是會怕別人的批判,什麼辦?筆者以前都是個重別人看法的人,從不敢表達內心所想,也不敢得罪人,到發現別人都利用自己這點欺負我時,才下定決定要改變。還記得我的第一次突破,有位同學不知為何看我不順眼,我也沒得罪他,但他三不五時會用言語揶揄我,起初我雖感到憤怒,但還是不敢跟他對質,到後來他變本加厲,甚至向我拋東西時,我知道如果這次不突破自己跟他對質,那我以後都會成為弱者,於是便鼓起勇氣,隻身走到他朋友前跟他理論,讓他知道我感到不被尊重,如果他仍不改善,我會以更嚴厲的方式反擊,要求他更正自己的態度。結果是甚麼? 他對我的態度明顯改善了,不再以言語攻擊我,見面還會打招呼,雖然不能成為朋友,但我的行動向他證明我並不是弱者,也因此獲得他的尊重,這可能是一件小事,但卻幫助我開啟了勇氣的大門,踏出第一步。到現在,當遇到對自己不公的事,我也不再猶豫地反抗,也敢於在眾人前發表自己的見解了,也活得比以前更快樂。「不在乎別人想法」的價格觀只能透過「迫自己」去建立,迫自己突破舒適圈一次,然後再試一次,一直嘗試,漸漸地,你會發現,昔日的舒適圈已是你人格的一部分,你離活得自在也不遠了。 人際關係

詳情

Bryan哥 你自由了

前排見到朋友在分享一個叫Bryan Wee的學生(評台編按:Bryan Wee為馬來西亞網絡名人)所自拍的影片,初頭見他男扮女裝,裝扮嘔心,不敢撳入去。可是人總是犯賤,越係驚,越要睇,於是我便開了其關於Pokemon的短片,發現佢怪異既動作、語氣、神情、衣著,完全違背了「男人」的定義,使我心中冒出一股莫名的怒火,但又忍不住發笑,心情矛盾得很。好奇的我,選擇撳一撳入去佢專頁,甚麼? 19萬多個人follow? 我們最喜愛的特首都只有60000多個,一線花旦岑麗香都只有79000幾。我諗好多人都會有咁嘅問題:「究竟點解佢會紅?」好多人都說過:「一路有人關注,咪紅囉!」這不用說了,持續的關注就是出名的本質,所以更有趣的問題應該是:「點解呢種人都可以得到咁持久嘅關心?」等小弟發表一下見解。第一,我們難以對他視而不見。記得Apple多年前Think Different廣告的一段話。‘About the only thing you can’t do is ignore them. Because they change things.’ 點解無法忽視佢? 無錯,就係影響力。佢每一條短片,都會與我們內心深處的基本審美觀產生極大的矛盾,進而引出我地厭惡嘅情緒。當然,都有人會笑,因為在我們日復一日的單調生活中突然看見這種奇特的事,難免會帶來一點刺激。佢扮喪屍、扮Pokemon、唱歌、直播、著不同女人衫,都會引出我們各種強烈的情緒,在腦海中留下不能磨滅的印象(or陰影),Bryan兄,最威係你啦。另外一個原因,便是他給予了我們一個發泄的機會。他是個如此與眾不同的人,在自己的facebook page上,盡顯自己女性嬌柔的一面,即使受到每天個千個留言痛罵,都繼續我行我素,對比他而言,絕大多數的網民都是「正常人」,都自問有資格對他進行批判,因此大家都會辱罵他,貶低他以在心理上抬高自己的地位,即使生活多麼不如意,他都提供了一個發泄的渠道。看來,他對社會似乎有所貢獻。可奇怪的是,即使每天受盡辱罵,他都似乎不受影響,反而越戰越勇,那又是為何呢?這點很多網民都提出過,容我再補充一點吧。他的目的是博取注意。不要以為你們每天咒罵他,他就會收手,因為無論你們喜歡他又好,恨他都好,都至少對他表示了一定程度的關注,這點積少成多的關心,足以滿足他博取注意的目的,填補他內心的一點點空虛,這對他而言是一種鼓勵,也是帶領他前進的動力。只有網民們不再恨他,習慣了他的特別,開始覺得悶而不再關心他,才會使他步向滅亡,但基於他無盡的創意及努力,這還需要一段長時間才能達成。說真的,他教了我們一點道理。近年熱賣書《被討厭的勇氣》中,提及過其核心思想:自由,就是被討厭的勇氣。我們一生面對的問題絕大部分都與人有關,因此當你可以完全不顧別人眼光我行我素,敢於把內心最真實的一面在眾人面前表露無遺,你就自由了。此時此刻,Bryan已經領悟了自由的真諦。我很認同書中的定義,也想好像他一樣擁有自由,當然,不是以這種方式達到。

詳情

《國定殺戮日:大選狂屠》社會的無奈

閒來無事,便抽時間一看《國定殺戮日:大選狂屠》,電影講述美國總統大選前某一日定為國定殺戮日,在這天所有殺人等罪行都不會受刑罰,而其中一位總統候選人成為政治殺害目標,故事便講述保護候選人的驚險情節。個人給予的評價是中等。打鬥場面基本足夠,嚇人位都有數個,某程度上滿足了官能刺激,可惜劇情不合理地方多,也無法營造一個緊張喘不過氣的感覺,使人較難投入,感覺上電影要暗示某些訊息,但感受不深,當然,要細想還是有的。(以下開始有劇透,請慎看)別以人的過去 定義他的將來電影便利店中的Marco本是墨西哥毒販,偷渡來美國後被便利店老闆Joe收留,本是一個員工,與老闆非親非故,卻在殺戮日來臨時對他不離不棄,也冒著生命危險保護身邊人。其實部分前罪犯內心深處都擁有一顆善良的心,等著被人感化,可惜社會太多人格定型,人們總愛依照某人不良的歷史,斷定邪惡之心萬劫不復,使部分有犯罪記錄的人得不到重生的機會,逼使他們對社會絕望並重走舊路。這令我想起Richard Branson的公司Virgin Train提供培訓課程予前罪犯,並願意聘請他們,這個社會正缺乏這種包容的心。不知是否巧合,電影提及從良的墨西哥毒販,保護總統候選人,彷彿在諷刺現時美國某總統候選人說要築成圍牆防止墨西哥不法分子進入美國,提醒著人們排斥不一定能解決問題。宗教 可以很危險電影中後段講述女候選人Charlie Roan被活捉到神秘教堂,準備受死前卻目睹殺人經過。一位叫Lawrence的癮君子被捆綁,而另一位候選人Edwidge Owens就邀請其友人以宗教理由賜癮君子一死,以幫癮君子「潔淨」他的靈魂,在座的組織分子無不感到期待,彷彿對殺人沒有感覺,使人心寒。事件的本質類似近年ISIS不斷在世界各地實施恐襲的事件,他們以獨有的伊斯蘭教教義,定義他人為異教徒,並誓要刪除異己。宗教最危險的地方莫過於其不理性的定義。宗教總定義他們的神是全知、全能,因此神的思想話語全是正確的。當你問到某教條為什麼是正確,教徒會答你:因為這是神的意思,而神總是正確的。那為什麼神是正確的?卻沒有合理解釋,他們只叫你相信,信者得救。一旦相信,教徒們便難以被說服脫離教義,因他們眼中的神是完美的,這是他們創造出的定義,不能扭轉。而邪教組織正正利用了這種特質,扭曲部分人的思想改造成為自己的工具,這的確是一種悲哀。有時候 只能以暴制暴電影開頭講述兩位年輕黑人少女在便利店偷糖被發現,並不情願地交出賊贓,老闆及店員決定大事化小,放走少女。誰知,當晚國定殺戮日開始後,少女們竟重遊便利店,恐嚇老闆誓言報復,雖受生命危險,但Marco卻只射傷少女要求她們離去,少女不珍惜機會,再次帶來更多同黨進行攻擊,店員為了自救只好殺光她們。社會總有些屢勸不改的犯罪份子,無論你怎樣給他們說教,給予改過的機會,他們都不會接納,甚至變本加厲,像一些示威的暴徒一樣,面對不理性又危險的人,只能放棄改變他們的想法,為了設法保護無辜的人,只可以暴制暴,這是最不情願但有時候卻必須實施的做法。如果香港有國定殺戮日,你會選擇離開,還是加入戰場? 影評 電影

詳情

David Lynch與創意

假日閒來無事,便抽時間看看電影,筆者最愛一些科幻又帶點深意的電影,《12隻猴子》、《致命ID》、《星際穿越》等都是經典之作,但這次想來點不一樣的,便看了由David Lynch執導的《Mulholland Drive》,嘗試欣賞帶點藝術氣息的電影。這套電影被BBC選為「21世紀最佳電影」的第一位。導演及編劇David Lynch因這部電影第二次入圍奧斯卡獎最佳導演,自然應有其過人之處。電影講述一個失憶的女子與另一位剛發展演藝事業的女星相識,然後女星決定幫助失憶女子尋找被遺忘的真相,解謎過程中遭遇不同的驚險事情。以上的劇情,都是我閱讀網上影片分析後才理解到的。當初電影看到一半時,簡直想放棄,因為從來未試過完全不理解劇情的感覺,太挫折了。心中疑問一大堆,都還未想通,電影又出現些似有暗示的奇怪情節,我只好嘗試記住細節,希望看完後把所有資料從腦海中調出來,從中理出關係,了解背後深意。最後當然失敗了,解決了一堆疑問,可還是有一堆想不通的,看完網上的分析,才算明白劇情及其意義。看懂分析後可真的佩服David Lynch,這部電影是他自編自導的,他憑一己之力,就能構想出如此錯綜複雜的劇情與關係。電影想表達的事情之多,關係之微妙,要想到已經難,更何況要設計多項看似不連貫的情節,暗示著現實與夢境中的轉換,以及角色潛意識的想法,順著一個獨有的邏輯推展,組成一個怪得有理的劇情,這顯示出導演擁有極其豐富的想像力及創意,也結合一套高深的價值觀。這不禁使我疑問,究竟創意在他眼中是甚麼的一回事?他在訪談中提及到他對想法(Idea)的理解。主持人問他:「你說過創新是世界上最好的事,你怎樣開展整段創意的過程?」他回應:「我說過世界上最好的東西是想法(Idea)。沒有想法,我們不會做任何事。即使是一件小事,例如當我們望著櫥櫃,發現當中沒有咖啡時,就會產生到店舖購買咖啡的想法,世上任何事都與想法有關。我愛捕捉想法,尤其是些我愛上的想法,然後忠於那個想法(Stay true to that idea),再用某種方式把它顯示出來。」「忠於那個想法」是甚麼意思?我的理解是當一個想法突如其來時,不要改變它的原狀,留住最原始的樣貌。例如當你苦思冥想如何向女友求婚卻怎想都想不到。有天突如其來想到集合朋友用某種驚喜的形式來求婚,就不要把它轉做一個人在沙灘裡浪漫求婚了,要留住原先的Idea。可是,Idea每天有千萬個,我們怎知道留住那一個?難道我們要忠於所有Idea嗎?讓我們先看一段對答。主持又問:「忠於一個想法會很難做到嗎?」他回應:「不會很難,當你捕捉到一個想法時,它會呈現於你的腦海中,然後你會感覺到它,聽見它,然後你要把這想法寫低,你的文字要準確表達你所想的,這樣當你再看那些文字的時候,那個想法會完整的重現於你眼前。然後,你要在腦海中捉緊這想法,忠於這想法,然後它會帶領你走過整個創意的過程。」David Lynch愛將Idea比喻為海中的魚,捕捉Idea就像捉魚一樣。他說過當你捕捉到一條你愛的魚,即使是一條小魚也好,牠都會引來更多的魚,漸漸地,牠們就會組成一個完整的Idea。我想這就像拼圖一樣,我們在腦海中漸漸尋找碎片,慢慢把他們拼湊成一幅完整的圖案。以上都提過,創意是一個過程,為甚麼?就像你是編劇,一個經典場面並不足以構成整套電影,你還必須要一直構想不同的對白、場面、背後意義,把這些Idea拼湊起來,才能夠組成一部電影,這都需要時間的累積,因此創意不是一瞬間,而是一個過程。只忠於一個你愛的Idea,如果你愛它,你會感覺到、聽得見,然後在腦海中把它牢牢扣住,它就會引來更多的Idea,慢慢帶你走過整個創意的過程。我們現在已經知道怎定義好的Idea,以及如何運用它們。另一個問題就自然是:怎樣才能捕捉更多不同想法?David Lynch的答案是超覺靜坐(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他表示每個人都有種如海洋般的純粹意識(ocean of pure consciousness),這種純粹意識是所有想法(Idea)的源頭。超覺靜坐是一種毫不費力但又十分深邃的方法,它能使人深入自己更細緻的思想及智慧,以及體驗甚至超脫這種海洋般的純粹意識。當你體驗到它後,它會開始成長,這種成長稱為頓悟(enlightenment),頓悟代表著人類的所有潛能,頓悟的其中一個結果是負面情緒(如憤怒、沮喪、悲痛)會變得模糊,而因為負面情緒是創意的殺手,趕走他們便等同迎接更龐大的創意泉源。它也能使人從一個更深的層次去捕捉想法,擴展你的直覺,接觸到一切答案的泉源。簡單來說,超覺靜坐能夠增強你的直覺及意識,使你能夠接觸到更深層次、一般人觸摸不到的Idea,開啟人的最大潛能。最初聽見他說的這些東西,感覺像是他在宣揚邪教,在為大眾「洗腦」,但想深一層,那些最有成就的人,都有著一些旁人不理解的思想,Steve Jobs當年也有禪修的經歷,年輕時候的他在旁人眼中是個怪胎,但他從禪修體驗到簡潔及直覺的重要性,再把這種思想融入到Apple裡,改變世界。David Lynch的成就及說話,仿佛暗示如要成為世上最富創意的一群人,就先要接受與眾不同的自己。圖片為網上截圖 電影

詳情

港姐不能講粗口?

這兩天看見facebook上熱烈討論一件事,莫過於是港姐冠軍馮盈盈的一些facebook post,當中包含流利過麻甩佬的粗口。網民對此態度不一,有人說她真性情,人人都會說粗口,沒什麽大不了。也有很多人罵她有失港姐形象,應感到羞恥。我看法是:放過佢啦香港人。有人說她品格低劣,不配當港姐。她開post講粗口,是針對社會時事,宣泄自己的憤怒,不是普通撩事生非,情有可原吧。再講,她的粗口post都差不多是兩年前的事,從前講過粗口便不配當港姐,這要求也太嚴苛了吧。兩年的轉變可以很大 ,人會變,月會圓,那些不能改變的過去又何必執着呢,講粗口又唔係咩大罪,肯改咪得囉,比個機會人啦。有人說她人前人後兩個人。OK,就假設她現時仍愛講粗口。大佬,選港姐要符合評審口味,要贏當然要表現得溫文爾雅,這是環境所逼,她不想也要做呀。就好像各位在上班時,對着老細笑笑口,心裡痛罵千萬句,這也是職場的現實,誰想做雙面人呢。而且她在facebook開post算是「人後」嗎?這種「人後」都算高調吧,我就認為她很勇於表達看法。套用網民一句「道德高地都唔洗企到咁高下話,因住跌死呀。」似乎女星或港姐私下講粗口都會受到很大的抨擊,馮盈盈如是,當年的李嘉欣又係。少年你們太年輕了,你們以為其他無被爆料的港姐私下不講粗口嗎?二十幾歲人一句粗口都無講過? 娛樂圈的明星們都無講過? 你們信嗎,我真的不信。如果公眾人物私下講粗口就代表缺德,那你們就當所有明星是缺德的吧。當缺德變成常態,也許就不再變得特別。我也是少年,也許我都太年輕,真不明白點解人們都喜愛翻查公眾人物的歷史,然後痛罵他們違背過往的自己。人本來就會變,人生的旅途上會不斷遇到不同的人和事,進而修正我們的價值觀。十年前的你如果跟現在的你沒分別,真的值得高興嗎? 香港小姐 馮盈盈

詳情

旁觀者別抱怨

立法會選舉塵埃落定,有人對結果滿意,也有人不滿。這幾個月,政治風氣旺盛,筆者都習慣到各大網上平台看看各侯選人及政客的帖子,以Facebook而言,每天的評論數以千計,充滿各種讚許與鼓勵,謾罵與咀咒。社會上當然負面意見佔多數,甚麼候選人、政客都有人罵,但被罵的同時,他們好像甚麼都聽不見似的,繼續做着自己認為正確的事,兩者恍惚活在兩個世界。這現象使我思考究竟這些轉眼即逝的評論,如果不能影響任何人及事,那到底意義何在?權力就是對個人或團體的影響力。要影響當權者,自己也要有某種影響力,不然,當權者根本不用理會你的意見。每天罵梁振英的人多不勝數,說他玩語言偽術、容許中共介入香港事務等等,但他仍維持本性,說話仍然含糊,仍然偏幫中共。罵建制派的人也多的是,說他們是賣港賊、只顧私利的冷血份子,但最後阻止他們的其中一班人,不是日以繼夜發表留言的網民,而是有投票權的泛民主派,他們以拉布的手段,阻止了某些他們認為禍港的政策。政治我不太懂,因此不能肯定那位政客是造福人群,那一位是遺害人間。立法會中也許有些政客是權貴的傀儡,但最起碼部分有理念的人敢站出來,嘗試爭取權力以推行自己認為對的事,而不是在背後批評、恥笑或辯論。並不是說每個關心政治的人,都要站出來高調發聲,畢竟都市人生活忙碌,要全力兼顧兩邊事務,也不太可行。而且每個人有言論自由,能夠自由發表意見,因此留言及討論本不是個錯誤的行為。可是,網上所有留言及爭吵,都只能引起短期的關注,過了一兩天,這些關注就會消失不見,畢竟香港人太善忘。那些茶餘飯後的熱烈討論,除了當事人外,不會引起任何公眾關注。當人們抱怨社會不公的時候,抱怨政策禍港的時候,有否想過自己付出過什麼?是否已盡公民責任?記得《賭博默示錄》中提到一段話:「孤身一人無以為王,如果窮人們高呼着黃金如糞土並團結起來反抗他,王同樣會就此消失的。而窮人們卻想着自己成王並苛求著金錢,反而卻更加鞏固了現在的王的地位。」要施展影響力,必須要團結。這社會抱怨的人太多,做實事的人太少,在背後咒罵的抱怨者,如果不團結做實事影響當權者,不嘗試喚醒沉默的大多數,不論立場是甚麼,其實都等於縱容當權者的暴政,默默容許他們遺害香港,無論背後談論了什麼,都作用不大。 2016立法會選舉

詳情

《屍殺列車》:誰是誰非

早幾天《屍殺列車》開畫,眼見香港很少上映來自韓國的殭屍片,便抱著好奇心入場一看。電影主要講述一位韓國基金經理(孔劉飾),為了滿足女兒前往釜山探望母親的生日願望,便陪其搭上一列往當地的列車。誰料當天剛巧爆發殭屍瘟疫,而其中一個受感染的市民在職員不為意下衝上該列車,轉化後開始發狂咬人,被咬的人在短期內轉化為彊屍,又隨即瘋狂殺人,使彊屍及市民同困車廂內,上演一場困獸鬥,生還者為了到達安全區,必需使盡渾身解數,保全生命。電影中吸引觀眾的元素大致有齊,與殭屍的肉博、殭屍追殺人類、冒死穿越屍群等驚驗情節,能夠滿足觀眾的官能刺激之餘,也能對應他們心中對殭屍片的期望。可是,我較為感興趣的,是電影藉著殭屍災難所帶出的意義,相信大部分觀眾都留意到,電影嘗試用不同場面、對白以揭露人性醜惡的一面,也暗示社會各種現象,而其中幾點確是值得深思的。自私才能生存?電影中有數幕講述乘客面對殭屍來襲,主角之間有不同看法,基金經理女兒抱著孩童應有的價值觀,多次表示希望出手相救,而其父親也不只一次表示,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應只顧自己利益,暗示就算要犧牲別人也在所不惜。不約而同地,巴士公司老闆也抱持同樣價值觀,成功一次又一次透過犧牲別人保住性命。這位冷血無情的男人,卻差不多等到最後才死亡,反觀多位富有同情心、不惜捨身救人的角色,卻不斷被咬死(包括最後良心發現的基金經理)。觀眾或許會有這種想法:真的不公平,自私自利的人應該最早死!這帶出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社會上,單純的人是否注定要犧牲?自私的人才能生存到最後?電影中惡有惡報的情節或多或少都是為了切合觀眾的期望,但現實生活中,卻未必有這種公平的存在。大家樂集團多次被揭剝削員工其本福利,包括被迫超時工作、不肯提高工資、縮短午膳時間等,使員工受盡痛苦,公司卻因為這些政策減低成本,反而愈做愈大,反觀沒有反抗能力的員工,卻辛苦賣命,犧牲健康。2008年雷曼債券事件中,銀行經紀為了賺取金錢,不惜欺騙無知大眾,多名苦主被騙買入高危債券,最後傾家蕩產,冷血無情的經紀捧著金錢離開,單純地相信經紀的大眾卻叫苦連天。當然,部分無良商人、政客最後都被繩之於法,可畢竟只屬少數,大部分自私的人士卻還在任意妄為,犧牲別人來賺取利益。社會上這些不公平的事實,使我們感到不公而憤怒,卻又無能為力,這的確是一種無奈。誰最有價值?電影表示了一點,就是任何人都有其價值。平日在公司裡運籌帷幄、發號施令的大老闆,在面對災難時竟淪為無膽匪類,只懂逃走,只懂自救,毫無貢獻 ; 相比在社會中受歧視的流浪漢,在最後關頭竟捨身拯救孕婦及女孩,保護下一代。這帶出人在不同場合下,會展現出不同價值——基金經理在投資上足智多謀,在設計上卻可能顯得一無是處,設計師能創造完美產品,卻能對煮食一竅不通,我們都習慣基於某人單方面的能力,定義他整體的價值,這是不應該的。誰能想像電影中看似一無是處的女孩,最後竟因為唱的一首歌,免去孕婦的殺身之禍?旁觀者有罪電影角色可分為三種人,分別是拯救者、自私者、旁觀者。戲中最為出色的拯救者當然是肌肉大叔,一馬當先肉搏殭屍、一人頂住車卡門保護大眾,最值得敬畏的,當然是這些意志堅定,犧牲自己保護大眾的人。最可惡的當然是自私者,他們眼中只有自己,即使口裡否認,他們心裡都只會顧及自己利益,大難臨頭肯定犧牲別人,早走為妙,巴士公司老闆是最典型的例子。而旁觀者就是不表達立場的人,他們無論在電影中或現實中,都是有罪的。電影中的旁觀者,就是那群站在一旁,先是默不作聲,後又隨波逐流的人。他們不敢帶出自己意見,於是,巴士公司老闆便替他們做決定,他說鎖門不讓人逃難,旁觀者跟隨,他說隔離懷疑受感染的人類,旁觀者也跟隨,他們原先猶豫的眼神代表著原有的良知,卻因為持續對其壓抑,以至消失不見。這社會又何嘗不是,對政治制度不滿的人很多,他們在背後談論,卻不站出來發聲,結果,只能順從當權者的政策,須知道,沉默的大多數,只會不知不覺間成為當權者的一份子。起碼殭屍單純電影中後段講述巴士公司老闆煽動群眾隔離懷疑受感染的人,車廂一邊隔著「受感染人仕」,另一邊隔著殭屍,本應安全,但老婆婆卻打開車卡門,選擇與殭屍同歸於盡,結果使該車卡內大部分人死亡。老婆婆的動機有兩個,第一是姊姊死去後她已經沒有生存意義,另外是她認為人類比殭屍更可惡。殭屍動機很簡單,就是食人,沒有算計,沒有思想。可殭屍們成功食人的原因,不只他們跑得快及敏捷,也是因為人類的自私。人類表面上說著仁義道德,但心裡狡猾,上一秒看似團結,下一秒卻出賣身邊人,比殭屍更難觸摸,一樣危險,女孩說過人人都認為基金經理是吸取人鮮血的冷血動物,但其實冷血動物又何止基金經理? 我們身邊,有多少正人君子? 所謂正人君子,在危急關頭前又有多少個能堅持信念?殭屍有殺人,人類都有「殺人」,但殭屍起碼單純。文:風火會 影評 電影

詳情

奧運的閃電俠

保特這個名字,相信在許多人的眼中,已成為閃電俠的代名詞,他用疾如雷電的速度,馳騁於奧運田徑場上,為國家、為自己摘下一面又一面金牌。於今年的里約奧運後,他個人已獲得9個奧運金牌,並成為史上第一個連續三年於奧運100米、200米及4×100米田徑項目中於得金牌的跑手,被外界美譽為「世界最快的男人」。讓我們再次回憶他的一連串成就…..在2002年,當時15歲的保特於世界少年田徑錦標賽中贏得200米金牌,成為該比賽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金牌得主。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中,他以9秒69及19秒30成績,分別刷新100米及200米田徑世界紀錄,他有份參與的4×100田徑賽中,都以37秒10刷新世界紀錄。2009年世界田徑錦標賽中,他分別以9秒58及19秒19成績,再度刷新100米及200米田徑世界紀錄,他參與的4×100田徑賽中,也刷新世錦賽紀錄。2012年倫敦奧運會中,再次在100米、200米及4×100米田徑賽中奪得金牌,其中4×100米賽事再次以36秒84刷新世界紀錄。2016年里約奧運會中,又再次在100米、200米及4×100米田徑賽事中奪得金牌,史上第一個連續三年於奧運100米、200米及4×100米田徑項目中於得金牌的跑手。此等成就,萬中無一。聞名全球的,當然是他得獎的事,但這位金牌選手背後,卻有其他鮮為人知的事。不完美體質保特的先天體質有其優劣之處。其中優點是他身高1米95,使他步距比一般選手闊,他只需要41步跑完100米,普通選手則需要44至45步。此外,專家估計他身上百分之八十的肌肉都屬於快肌纖維,意即他的爆發力出色,適合短跑賽事,也因此幫助他在一眾世界級選手中突圍而出。可較少人知道的是,他天生患有脊椎側彎,使他的大腿後肌更易拉傷。年少時的保特,對此不以為意,但當他面對日漸加強的訓練及比賽後,便開始受問題困擾,受傷的大腿後肌阻止他發揮應有實力,為了解決問題,他需要進行每星期三次的背肌訓練以加強對脊椎的保護,才能確保維持賽跑水準。艱苦訓練保特的賽跑,在別人眼中看似輕而易舉,可在他眼中,一切的成就得來不易。他認為人們看見的,只會是鏡頭前的光輝,但重點永遠是背後付出的努力。無論是重量訓練或是跑步技巧訓練,過程都十分艱辛,日以繼夜的苦練,使他多次產生放棄念頭,但為了爭取世界第一,名留青史,他也選擇咬緊牙關捱過去。除了嚴以律己,他的教練米斯(Glenn Mills)都對他非常嚴格。保特憶述教練從不滿意其表現,每次當他認為自己跑出佳績時,教練都不滿足,總是要求他更快,即使打破世界紀錄也不例外,為了滿足教練要求,保特不得不強迫自己超越極限,最終造就多項佳績,看來「嚴師出高徒」真有其道理。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運動員心裡所經歷的掙扎,所接受的磨練,都非普通人能夠想像的。飛人的挫折看似百戰百勝的保特,曾經歷過的挫折又有幾多人知道?2004年,保特受傷患影響,於雅典奧運200米賽跑中以第五名的成績在首輪被淘汰。保特憶述比賽前由於國家要求,他也只好硬著頭皮上場,但心知負傷上陣根本是浪費時間,即使能夠勉強進入決賽,也不可能做出更好成績,這無疑是一個痛苦的經歷。2011年世界田徑錦標賽中,參與100米賽事的保特因偷步而被取消資格。保特得悉事實後,帶著一副頹喪的面容,徒步走進休息室。為賽事準備已久後,卻因為臨時失手,使他失去參賽機會,更是斷送了打破世界紀錄的機會,原本充滿著期待的國民,千里迢迢走到韓國一睹風采,卻失望而回。保特辜負了人民、教練、家人、朋友對他的期望,心裡所經歷的痛苦,必定難以忍受。幸好,他及時調整情緒,使他能夠在200米及4×100米中發揮狀態,奪得金牌。每位成功人仕背後,都總有重大的挫折、辛酸的歷史,但這些過去,反而可能成為他們的明燈,幫助找出自己的不足,照亮前路,給予方向。不能夠討好所有人為國家爭光的運動員,即使有否贏得獎項,都經常受到眾人的尊重,認同他們的努力,可是,每個人都總會被討厭,保特也不例外。保特曾因為受傷而遭奚落及誤會。他提到每次當自己受傷的消息傳出時,外界都會在出不同猜測。有些人嘲笑他因為懶惰,疏於練習,導致身體不夠強健,不能承受過強的訓練而受傷。也有些人認為他經常參與派對,太過分心導致技巧生疏,弄傷身體。保特對此感到憤怒,並解釋說參與派對是他放鬆的方法,能夠減低不必要的壓力,防止自己受情緒困擾影響表現。而其餘大部分時間都用作訓練,絕對是十分勤奮的。作為奧運的選手,必定已是頂尖人才,別說其他人,他們根本不會容許自己有鬆懈的一刻,誤會、流言的出現正常不過,我們原本就不能討好世界所有人,因此,別管他人眼光,專注做事便成。偉大選手保特曾說過:「相信你的夢想,也要相信所有事都是可能的。」他以自己的成就,證明只要相信自己,努力不懈,任何人都有機會成為世界冠軍。鼓勵後輩,或許就是運動員永恆的貢獻。愛他的人很多,也有人懷疑過他,但他一次又一次用戰績證明自己的實力。保特創下的紀錄,將來或許會再被打破,但不會變的是,他永遠都會屬於最偉大的運動員之一。文:風火會作者簡介:20歲,大學生,透過寫作與心靈對話 里約奧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