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前途研究計劃:其實中方DAY ONE已誤讀了《中英聯合聲明》條文

近年,北京不斷自行詮釋及修改《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的精神與意義,引來市民對香港自治的疑慮。這種扭曲法律條文原意的政治操作,其實北京不是「初犯」,早在《中英聯合聲明》頒布後不足一月就已上演,例如中方就曾錯誤詮釋「現行法律基本不變」的定義,引來英國內部的不滿。 根據年前解封的1985年英國外交部和外交及聯邦事務部(FCO 40/1859)密檔,我們看到英方內部在剛剛簽好《聯合聲明》後(1985年1月),討論到中國法律專家張友漁和姬鵬飛如何錯誤詮釋《聯合聲明》的文章和發言。《聯合聲明》第三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現行的法律基本不變。」但什麼叫「現行的法律基本不變」呢?當時張友漁和姬鵬飛公開嘗試詮釋,這是指1984年《聯合聲明》草簽前已刊憲生效的法律在九七後不變,就連「過渡期」內的法律也不能從港英政府延續到特區政府。 但當時英國的法律顧問F Burrows認為,「現行的法律基本不變」所指的「時間點」表面看起來含糊,但在聯合聲明附件1的第二條已清楚處理。聯合聲明附件1的第二條言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後,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及衡平法、條例、附

詳情

檔案備忘:誰可否定《中英聯合聲明》的國際責任?

中國官員近年開始不斷放風,稱《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完成歷史任務,同時不忘警告外部勢力不可干涉香港事務,好像說到香港已經與「其他人」無關,不再需要履行國際承諾。 但事實是否如此?大家都清楚,香港前途問題由《中英聯合聲明》決定,這份聲明是屬於中英雙方同意,具有真正法律約束力的國際協議(International Binding)。無論是中英雙方甚至港方,都有責任保證香港制度的運作沒有違反聲明內容。我們可以從近年英國陸續解封聯合聲明簽訂前後的機密檔案,重溫一下這個無人能篡改的憑據。 在2014年解密的一份英國首相府的密檔(PREM 19/1267)中,記錄了聯合聲明在84年9月26日草簽前,戴卓爾夫人與時任港督和行政局非官守議員在唐寧街10號的一次關鍵會面。當時戴卓爾夫人言之鑿鑿強調,英國政府將有持續責任確保《聯合聲明》「不會違約」(she was confident that any British Government would accept a continuing obligation to ensure that there were no breaches of the agre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