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的後裔

於元朗的基督教新生協會戒毒村有一片田地,每年夏天都盛放著由村內同工所種的太陽花。太陽花面向太陽,寄意更生人士也要積極面對生活,在陽光下更生。對很多更生人士來說,監獄的經歷卻是一輩子也擺脫不了的陰影,但亦有人因此了解人生的意義,積極面對,而其中的例子就是梁雲峰。 少年不知愁滋味 梁雲峰坦言本是好學生的他家庭背景不俗,但對讀書無興趣。自身性格喜歡挑戰,好勝,不覺得讀書才有前途。中三時雲峰就因為在校內惹事生非而被踢出校,因而從此輟學,並成為工程判頭。年記輕輕就有一番事業,所以雲峰開始去夜總會玩樂。 在夜總會他才發覺「搵錢」其實好容易,「賣下毒品又賺一筆。」他透過加入黑社會和販賣毒品,未夠20歲的他就已經可以搵快錢「出人頭地」。但一次失戀的經歷讓他墮入毒海,並吸白粉成癮,自此無法自拔。「失戀的時候情緒好低落,結果就開始食白粉麻醉自己。」雲峰表示最初食白粉時係「好正,好High」,但上癮後開始變得沒精打采,要依賴毒品來令自己精神。「如果唔食『典癮』上嚟好辛苦。」 鐵窗十年 最終雲峰被警察拘捕,並被法庭判處前往喜靈洲懲教所服刑,當時20歲的他開始長達10年斷斷續續的牢獄生涯。第一次刑期後的他覺得前

詳情

悔改 讓夢可以飛翔

每一個人的生命裏都總有遺憾,對於丘遠東來說,這些烙印在心底裹的遺憾,正逐漸轉化為成長的力量—悔改。 正生的五個寒暑 丘遠東(阿東)年紀輕輕已經犯過事,14歲時就曾因傷人被判入壁屋懲教所。在18歲時阿東因吸毒而被判入正生書院,但想不到在正生經歷的5個年頭卻成為他人生的轉捩點。原來最初他對於可以成功戒毒是不抱任何希望,早前失敗的的戒毒經驗依然歷歷在目,但正生跟坊間其他戒毒宿舍不同,阿東不但戒毒成功,更得到意想不到的東西。 「正生與其他戒毒所最大的分別是她將所有戒毒者視為學生,只要你願意發奮讀書,出到去是具備被社會承認的學歷。」正生的與別不同成為了阿東努力讀書的原動力,甚至學會攝影和剪髮。「即使文憑試未必有足夠的分數讓我可以繼續升學,但我在正生學到的技能對我幫助很大,出到社會時可以大派用場,起碼閒時可以接下不少兼職工作。」 信仰的力量,可以徹底改變一個人。「我在正生尋找到信仰,只要你願意認罪,上帝寬恕你的時候,其實很多事情都可以重新出發。正正是信仰的力量,教識我用自己的經歷去幫助別人,所以我才會讀社工系,而且香港的吸毒情況十分嚴重,我希望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告訴他們我可以成功戒毒,你們都可以

詳情

追逐夢想的少年

年少輕狂 與其他「夜青」一樣,鴨仔(化名)自小對讀書缺乏興趣,和家人關係陌生疏離,每天放學後寧願和朋友在街上流連,都不願回家,「有時候飲酒談心,有時候打機。」到晚上十時左右,他便會乖乖回家,直到中二時毅然輟學,便理所當然地成為了流浪街頭的「夜青」。或通宵達旦地打機,或到公園找夥伴閒聊至天昏地暗,對於鴨仔來說,時間是用來打發的。這種漫無目的的生活足足維持了一年左右,雖覺生活苦悶,欠缺人生方向、目標的鴨仔卻不以為然,直至遇上明愛的深宵外展社工。 覺醒 三年前,社工在華貴邨的一個公園裡發現了鴨仔和他的朋友經常在夜裡出沒,便嘗試接觸他,了解他成為夜青的經過。經過多次的聚會和談天,鴨仔最終打開心扉,與社工成為好友。及後,他更積極參與明愛中心為青少年舉辦的活動,其中一個便是暑期咖啡沖調班,那時候的鴨仔應該沒有想過這個暑假,他找到了第一個人生目標,更無法想像自己為了這個目標而全力以赴的樣子。 尋夢 上完暑期興趣班後,鴨仔發現自己對沖調咖啡這門手藝產生濃厚興趣,更報讀了坊間的證書課程,決心成為咖啡師,甚至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開一間樓上咖啡店做老闆。萬事起頭難,要掌握一門手藝,談何容易?由「打奶」到「拉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