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青年日 – 香港少數族裔青年

聯合國自1999年起將每年8月12日定爲國際青年日,關注青年對社會未來的影響和參與。聯合國對「青年」的定義爲15至24歲之人士。根據香港2011年人口普查結果,本港少數族裔人口結構較年輕,撇除外籍家庭傭工,有19,536名少數族裔青年,佔全港少數族裔人口約10%,是極有潛力的一群,他們所面對的正是2016國際青年日關注的消除貧窮問題。根據2014年《香港少數族裔人士貧窮情況報告》,南亞裔貧窮率高達22.6%,比全港人口貧窮率的15.2% 為高。同時,少數族裔就學比率偏低,不利於解脫跨代貧窮。南亞裔19至24歲人口的就學比率偏低(26.4%),其中巴基斯坦及尼泊爾的就學比率更只有22.7%及14.2%。少數族裔的教育經驗挫敗感大,語言隔膜加上缺乏有效中文為第二語言支援更令少數族裔學生升學無門,輟學情況較普遍。提早輟學投身勞動市場亦令年青一代長遠難以擺脫跨代貧窮。香港融樂會接觸的少數族裔青年中,不少因爲教育制度缺乏合適的中文課程及支援,而走了迂迴曲折的求學路。如巴基斯坦藉的香港少女Shamaila,她是七姊妹兄弟中的老大,而她家的求學辛酸史始於她和大妹。當年,Shamaila父母對怎樣游走本地教育系統、為孩子找學校全無經驗,又欠缺資訊與支援,不少學校拒收Shamaila,最終,她入讀一所少數族裔學生居多的英文小學。直到今天,Shamaila仍後悔未能早一點開始學習中文。現年21歲的Shamaila未完成中五便輟學。「輟學是因為當年看不到多讀幾年書,會對自己的前途有甚麼用。但回想起來,這其實不是當時年紀應做的選擇。」Shamaila 家因爲缺乏社會資本和支援而面對種種教育問題,他們的經驗很多少數族裔也經歷過,缺乏選校資訊,不清楚香港社會對中文能力的要求,輟學對前程造成的限制等等,加深了跨代貧窮的循環。對青年而言,讀好書入大學選擇自己有興趣的科目去進修,是日後投身社會前其中重要的一步。可是不諳中文的非華語中六畢業生,在按照自己的興趣及志願選讀本地的大專課程時卻困難重重。現時大學聯招接受「其他中國語文科考試資歷」,變相降低入大學的中文要求,但即使學生在這些其他中國語文科考試中取得好成績,他們的中文水平亦不足以在本地社會或勞動市場中順利以中文溝通;即使學生其他方面的表現有多出眾,亦因中文的隔閡而不能得以發揮。如在本港土生土長、從小經歷香港教育制度的城市大學巴基斯坦裔本地畢業生馬偉傑,在出席2015年的扶貧高峯會後撰文表示:由於很多學校只向少數族裔提供低程度的中文教育,不管少數族裔如何努力,小學,甚至中學畢業時中文水平仍處於小學二、三年級的程度。他表示:「我們很多人都主動努力學習」,更寄望同儕「能夠克服語言障礙,向那些懷疑我們的人證明天分、能力和決心。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會見到更多成功的土生土長少數族裔人士能擔任社會不同的職位,發揮自己的所長。」現時15歲以下的少數族裔學童約有44,320名,佔全港少數族裔人口約22.5%(2011年人口普查),政府須為這未來一代提供適切支援,提升他們的才能。中文能力是少數族裔升讀專上課程及融入社會的關鍵,香港融樂會接觸的少數族裔香港青年中不乏願意學習中文及樂於貢獻社會的。教育是紓緩跨代貧窮的重要途徑,政府應早日認真處理少數族裔在教育上遇到的問題,對症下藥,提供有效協助非華語學童的學習措施,根本解決少數族裔跨代貧窮問題,讓少數族裔青年能有平等機會,參與香港社會事務,推動創新和經濟增長,打破跨代貧窮循環。作者是香港融樂會總幹事 少數族裔

詳情

立法會選舉候選人承諾當選後爲少數族裔議題發聲

香港融樂會是一所本地非政府組織,關注香港少數族裔居民平等教育和就業的機會。早於六月在立法會換屆選舉提名期開始前,本會發信邀請不同政黨在選舉政綱內採納融樂會的立場。本會提出以下三點:1. 政府應立法規定公共機構推動平等及消除體制內的種族歧視。2. 政黨會跟進非華語學童中文學習支援措施及課程的效用及問責性,包括「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政策。3. 政府應在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政策下為幼稚園提供全面及有效支援,幫助少數族裔兒童盡早融入本地教育制度及掌握中文語言。立法會議員有責任監察政府有關部門的工作。如果議員熟悉少數族裔議題的細節及最新的發展,便能更準確地指出政策漏洞,有利推動更有效的政策。因此,融樂會約見不同政黨討論以上少數族裔居民殷切關注的議題。現行《種族歧視條例》的保障範圍並不包括政府職權及職能,融樂會積極倡議修改條例之餘,認為政府應立法規定公共機構推動平等及消除體制內的種族歧視。融樂會關注非華語學生在主流教育制度的十二年中小學下,能否有一個平等的機會以一個適合「母語不是中文的學生」的方法學習中文,令他們畢業時能有足夠的中文聽說讀寫能力,以應付在香港的生活。「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落實已經兩年,政府共花了超過4億港元;教育局需向公眾交代「學習架構」及其他輔助政策的效益和問責性。如果少數族裔兒童能入讀主流幼稚園,在中文語境下學習,並在入讀小學前已掌握基本的中文運用能力,那小一時非華語學生與華裔學生的中文差距就會拉近,並提升非華語學生入讀主流小學的機會。昨天(7月29日)是提名期最後一日;融樂會希望政黨能履行承諾,要求獲選成員在立法會議會的工作中跟進以上議題。融樂會衷心希望少數族裔能融入香港主流社會並享有平等權利。作者是香港融樂會總幹事 立法會選舉 少數族裔 2016立法會選舉

詳情

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放榜 非華語學生升學路倍感艱難

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於上星期三(7月13 日)放榜。對大多數學生來說,決定聯招課程選擇及高等教育的出路並不容易。由於其他中國語文科考試資歷缺乏透明度,以及副學士及基礎文憑課程的授課語言等限制,少數族裔學生似乎在升學路途上面對更大的挑戰。他們未能和華語生一樣在大專招生制度中公平競爭。因此,香港融樂會準備了【中六求學指南】方便非華語學生生查閱不同大專課程的入學、中文要求及教學語言等資料。其他中國語文科考試資歷由於現時缺乏合適非華語生的中文課程,他們可報考其他中國語文科考試,以綜合中等教育證書、普通教育文憑(下稱GCE/ GCSE)等中文考試成績代替文憑試中文科成績。可是,並不是所有專上學院亦一致接受此類中文資格,所以無論非華語生文憑試其它科成績如何,他們可以選擇的課程仍然受到局限。面對放榜,非華語學生另一個擔憂是不知道學院會如何計算自己的GCE/ GCSE成績。雖然一些大學已經表示,學院對GCSE成績的最低要求是「C」,但學生不知道考獲「A*」比得「C」級成績在分數上是否有差別。他們不能像華裔學生可以把自己的得分與上一年的錄取平均分比較,制定放榜的大學/學院申請策略及次序。非華語學生需要逐一致電學院查詢,而學院通常只回應會按個別情況決定如何考慮學生的其他中國語文科考試資歷,令學生無所適從。教學語言大部分本地的副學位課程(除中國語文/中國文學/中國醫藥等課程)均以英文為教學語言。但根據融樂會2015年的《探討香港少數族裔於本地就讀專上教育機會的研究》,有超過10個課程(包括體適能,教練及運動管理和商業等課程等)只用中文為教學語言。以英文為教學語言的副學位課程中,有25個有只用中文教學的中國語文核心或必修課,亦不會為非華語學生作出調適。由此所見,未能考獲佳績的非華語學生,比考獲同等成績的華語生面對更多升學障礙。目前,以英語授課的資歷架構三的基礎文憑及職業教育文憑佔所有課程的不到22%。因此,即使考獲同等成績,如果少數族裔學生不能用中文為教學語言,他們可選擇的專上課程只有華語學生的一半。提升少數族裔高等教育入學及就業的競爭力在於有一個合適的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課程不諳中文的非華語中六畢業生在按照自己的興趣及志願選讀本地的大專課程時困難重重。長遠而言,接受「其他中國語文科考試資歷」或降低入大學的中文要求,對於在本港土生土長、從小經歷香港教育制度、想回饋社會的少數族裔學生,並非有效提升他們競爭力的方法。即使學生在這些其他中國語文科考試中取得好成績,學生的中文水平亦不足以使他們能夠在本地社會或勞動市場中順利以中文溝通;即使學生其他方面的表現有多出眾,亦因中文的隔閡而不能得以發揮。雖然政府於2014年9月推出「中文作為第二語言學習架構」,但除了把學生的學習目標細分成不同的「小步子」及增加對學校的資助外,架構並沒針對不以中文為母語的學習需要,提供由第二語言出發的教學內容、教學材料、學習目標、評估工具、及有關教師培訓。令不同起跑線的學生未能達至一個相等的中文水平,以應付他們日後繼續以香港為家時中文聽說讀寫的需要,並與華裔學生一樣享有同樣升學及就業的機會。 教育 少數族裔 大專

詳情

停止抹黑難民

自今年初,部分媒體、政黨及官員在沒有正式數據證明難民犯罪率比往年有所提升的情況下,一直誇大本港尋求庇護者/難民的負面影響。更有政客在提到香港的「難民危機」時,製造信口胡言的數字以及虛詞詭說的言論。近月更有議員忽然關心少數族裔權益,表示難民滋事令本地少數族裔居民受連帶影響。在6月7日及11 日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就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禁止酷刑公約》提交的第三次報告舉行的審議會上,有個別市民、團體及政客繼續發表及「捍衛」這些不盡不實的言論,誇大尋求庇護者在香港獲得的援助,重提興建禁閉營的論調,更攻擊為尋求庇護者發聲的團體和議員。歸根究柢,公眾對尋求庇護者的恐懼來自加諸予其社群的描繪,並非難民本身。所謂「危機」這類危言聳聽之談,只會對其負面形象構成惡性循環。倡導公義人士Tony Read已澄清香港沒有難民危機,只有應對危機。香港目前有1萬1千名萬免遣返聲請人,並不構成經濟或社會威脅;大部分尋求庇護者並非「選擇」來香港,亦不是貪圖香港的福利;他們因迫害、戰爭或人口販賣輾轉來到香港;他們靠微薄的支助餬口,承受日常生活中多方面的限制。近月有團體及個人聯署,批評這類無中生有的指控,漠視漫長審核程序等實際問題,並呼籲社會各界停止種族抹黑,理性討論難民事件。部分政客煞有介事地對難民議題大做文章,不禁令人將其言行與選舉策略連結:瞄準部分華裔人士的排外心理,及嘗試吸納被抹黑影響的少數族裔的選票。融樂會主要服務本港少數族裔居民,本會高度關注本地少數族裔在日常生活中受到的待遇,以及傳媒對他們的描述。但在難民這個議題上,如果我們亦對少數族裔的身份分朋樹黨而沈默不言,漠視此類乘人之危的政治手段、及利用在主流議題上被邊緣化的少數族裔,無疑只是縱容了此類漫誕不稽的恐慌。 難民

詳情

國際消除種族歧視日

香港融樂會致力推動種族平等,自2001年成立以來,每年3月21 日都會進行推廣活動,響應聯合國訂立的國際消除種族歧視日,鼓勵市民參與促進種族平等。今年,融樂會特別舉行了一次別開生面的快閃舞蹈活動─「閃動●真香港」。這次快閃活動為香港第一個以種族平等為主題的舞蹈快閃。集合了將近廿名來自地利亞修女紀念學校(協和)的學生,組合內有超過五個來自不同族裔的華裔及少數族裔學生,突破語言及文化的隔閡,以舞蹈作為媒介,串連出種族融和的聲音。除了「閃動●真香港」,融樂會於三月舉行了連串活動,突出少數族裔的正面形象,讓大衆認識本港少數族裔的「真本色」。例如在「尋找•真•香港」慈善城市定向比賽中,參賽者尋找與少數族裔歷史、貢獻和宗教有關的地標。其實自1841年香港開埠以來,很多英屬印度人(包括現今巴基斯坦人)、尼泊爾人等隨著英國商船、英軍來香港當士兵、海員、啹喀兵等。少數族裔亦在港作出不同貢獻,如成立天星小輪、香港大學和中華電力等等的建設。到回歸時,不少少數族裔選擇繼續於本港定居。雖然現時少數族裔佔香港總人口6.4%,即平均每15個香港居民當中就有1個為少數族裔。但由於教育制度不完善及校園種族隔離現象,華裔及少數族裔對彼此的風俗和文化不熟悉而產生偏見,甚至形成種族歧視的情況。所以融樂會在「觸動●真本色」戶外節目中舉辦「真人圖書館」環節,為讀者帶來不同種族、文化、身份背景的真人圖書,分享他們個人對族裔歧視與定型的想法及經歷。在22本真人圖書中,「Halal Food is Not All About Pork」中,一名就讀主流中學的本地巴基斯坦裔學生一直努力參與不同課外活動,與華裔同學相處、學習中文及爭取機會以廣東話溝通。好幾次在外出的活動中,同學因爲知道回教徒不吃豬肉,所以準備了其他肉類,可是到這名回教學生吃了才知道原來這些肉類未以回教方式屠宰;有一次在宿營中更遇到同一事件,最後只好以朱古力為晚餐。這些經驗令讀者知道,要順利「共融」,除了語言外、互相深入的了解及認識亦十分重要。香港《種族歧視條例》於2009年起全面生效,至今已經7年。理應不同種族的人在生活或工作方面享有平等,大眾對種族歧視的意識提高,但本港少數族裔居民仍然被邊緣化,並在主要生活領域如就業和教育方面,都未能享有平等機會。「少數族裔的中文學習困難」這個老掉牙的題目歷久彌新,少數族裔學童仍未平均分佈於各主流學校,而「前指定學校」中實質種族隔離的現象依然存在。在2014/15學年,有公營中、小學的非華語學生比率超出98%,這種實質種族隔離現象違反《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不論在個人、社會或經濟層面,都令受隔離的學童造成傷害;因他們欠缺學習中文的語境,學校亦不易建立激勵學習的氛圍,最終影響他們融入社會及向上流動的機會。這種實質種族隔離的現象,令華裔及少數族裔相隔;明明在同一個社會中長大,卻好像從來未見過對方一樣。求學階段是學習社交發展的黃金期,但華裔學生根本沒有機會與語言及文化背景不同的人長期共處,直到大學或投身社會時才碰面,當然感到陌生及不習慣。教育制度下已喪失彼此共融的機會,舉辦種族共融活動乃為亡羊補牢之策,實非恒久之計。要達至真正種族共融,政府有必要儘快完善「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課程,訂立校園共融政策,早日解決實質種族隔離現象。作者是香港融樂會總幹事

詳情

香港準備好「一帶一路」的文化交流嗎?

特首梁振英對於發展「一帶一路」的熱忱,有目共睹。《施政報告》教育政策之一的「一帶一路」獎學金,已引起不少社會爭議。公帑用得不恰當,在此不用再多議論。但「一帶一路」獎學金學生在香港升讀後是否可以成為地區之間的橋樑,履行「香港大使」的責任,實在令人質疑。能否作有意義的文化交流跟與香港同輩融入有很大關係。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少數族裔學生在融樂會一個有關教育的研討會上,分享自己在一間只有非華語學生的學校(前指定學校)讀書的經歷。過往有少數族裔朋友,入讀本地大專院校時原以為可增加與華裔學生交流的機會,更認識香港文化,但事實和想像卻不一樣。他認為可能在大專前,華裔學生鮮有與少數族裔同學一同上課的機會,加上生活經驗不一,很多華裔學生都不主動與非華語生交流,無奈地他的朋友都是海外生多於本地華裔生。種族隔離 再多撥款都不能彌補香港的教育制度,不論由幼稚園到高中,主流校園及課程大多缺乏多元文化元素,加上本地升學制度的障礙,及少數族裔學生因選校資料及語言學習支援不足的情况下,大都不能升讀主流公營學校,間接形成實質種族隔離的現象,令華裔及少數族裔相隔,明明在同一個社會中長大,卻好像從來未見過對方一樣。求學時期這個學習社交發展的黃金期中,本地華裔學生根本沒有機會與語言及文化背景不同的人長期共處,直到大學或投身社會時才碰面,當然會感到陌生及不習慣。教育制度下已喪失彼此共融的機會,不論再多的共融晚會、嘉年華、畫手繪等等的撥款及活動都不能彌補。連本地土生土長的少數族裔也遇到融入障礙,更遑論「一帶一路」地區的學生。要香港成為地區間的橋樑,政府現急需的,是一套全面的多元融和政策,志不止在思考「一帶一路」策略的意義及可帶來的機遇,而應着重尊重多元文化,讓市民從小建構真正的共融意識。少數族裔在香港的文化及歷史早於開埠初期已於香港存在,比國家的「一帶一路」計劃還要早,行政長官理應做好本地多元融和政策,方可配合國家的路向。文:張鳳美(香港融樂會總幹事)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月19日)。

詳情

非華語學生參與TSA中國語文評估 意義何在?

近日社會上不乏有關全港性系統評估 (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 (下稱TSA) 的討論,其目的及需要備受質疑。TSA中國語文評估對中文為第二語言學習的學生(教育局稱這些學生為「非華語」學生)的意義尤其值得關注。雖然教育局與考評局已就非華語生考TSA訂定一些相關支援措施,但這仍不足以令家長及教師認同非華語生考TSA中國語文評估的必要性。現有「中文為第二語言學習框架」僅為空殼主流化效果欠奉教育局由2014/15學年開始,提供「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以協助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可惜架構只提供「預期學習表現」。最近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及香港融樂會舉辦的「支援本地少數族裔學生的實踐與責任」研討會中,持份者包括前線教育人員一致認為「學習架構」不足,沒有提供一個有效及切合少數族裔學生多樣化需要的課程。「學習架構」未有為教師提供實質的教學方法及內容,欠缺統一的課程和教材及具體落實指引,亦沒有為不同年級訂定中文水平指標,只依靠校本課程,意即要求老師自己設計課程,虛耗教師精力。非華語學生亦因學校的課程不一而中文程度良莠不齊。因此,在沒有統一中文為第二語言教學指標和有效的主流化措施下,堅持非華語生參與主流基準評估,對學生和學校實為不公。TSA未能為老師和非華語生提供任何有價值的數據參與評估效益成疑教育局聲稱TSA能提供「客觀、全面及具質量」的數據,有助學校完善學與教的策略,及讓政府檢討政策和為學校提供支援,以提升教育質素。可是有老師向融樂會反映,TSA的報告只反映學校整體的水平,沒有提供實質而具體對非華語生的教學內容建議及跟進。再者,非華語學生參與中國語文科系統評估的比例過低,其數據根本不能反映全港非華語學生的整體學習表現。評估對了解非華語生的學習進展沒有幫助,卻為學校加添操練學生應考技巧的壓力,因此非華語生參與評估有害無利。教育局表明TSA旨在評估學生的「基本能力」,即學生完成小三、小六及中三最低而可接受的知識與技能的水平,只透過日常學習就能達至,無需因應評估而進行額外操練。教育局應反思為何仍有很多非華語學生在本港土生土長,即使由就讀主流幼稚園開始學習中文,到小三時依然連中文的「基本能力」亦欠奉。TSA 的原意,旨在了解學與教的強弱項,以提升學生的學習。既然圍繞TSA的討論都以學生的學習為大前提,教育局就不應只從狹窄的政策角度看待TSA,而忽略前線教學人員、學生及家長反映的政策漏洞。香港融樂會建議,教育局應全面檢討「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為非華語學生及教授中文的老師提供一個真正由第二語言角度出發的中文課程,及統一每級學習目標,並提供教學材料、教科書、教學內容,讓本地非華語學生能有合適的中文學習方法,達至與華裔學生看齊的中文水平,以應付日後在香港投身社會及繼續晉升的中文需要,還非華語學生一個平等的教育機會。原文題為〈非華語學生參與全港性系統評估 (TSA) 中國語文評估意義何在?〉,現題為編輯所擬 TSA

詳情

土生土長巴人:面對歧視勿再逃避 懇請平機會及時行動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對我和其他少數族裔嘗試開銀行戶口時遇到的阻撓,深感困擾。去年十一月,我在渣打銀行的帳戶突然被銀行單方面取消。擾攘半年多後,我向執行反歧視條例、以建設沒有歧視社會為目標的法定機構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作出正式投訴。等待平機會回信期間,我的個案得到多個媒體報道後,銀行方面始受到壓力,在一星期內為我重開戶口。銀行向我聲稱,我的帳戶被取消是基於銀行行政失誤和誤解,手續延誤與我的國藉無關。平機會應對此類案件的手法墨守成規,依循《種族歧視條例》不會對因國藉而作出的歧視行為定為違法,拒絕展開調查,把所有搜集證據的責任推給苦主。我只是一個普通、守法的香港商人,在受到歧視之時亦得不到協助 — 平機會豈可如此對眼前的歧視現象視而不見?自從香港金融管理局實施更嚴格的打擊清洗黑錢法例後,少數族裔申請銀行服務時,需經過相當嚴苛的審查,甚至不能開立銀行帳戶。不論銀行或有關方面是否有意或意識到對少數族裔的不公平待遇,這種以偏概全對待某些國籍人士的手法,已經構成嚴重歧視。平機會在充滿漏洞的《種族歧視條例》下運作,拒絕立案調查我的案件,推卸消弭歧視的法定責任,讓人失望。《種族歧視條例》的漏洞以及平機會的被動已被其他政府及私人機構利用,作為逃避提供平等機會的藉口。我的個案僅是冰山一角,仍有不少居民因為國藉、居民身份等的理由而受到不公平對待。我希望平機會從我們的經歷中,理解到檢討有關政策的急切性,促請政府通過更具約束力的《種族歧視條例》。一個香港土生土長的巴基斯坦裔香港人Khan Abdull Ghafar謹上 少數族裔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