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淫審沒常識

《龍虎豹》賣色,是常識;審,不必逐頁睇,單看三點,已可定級。村上春樹係小說家,諾貝爾文學獎大熱,按常識,你都要睇多幾章,睇吓來龍去脈。就算有道德佬投訴,你都要睇吓本書噏乜先啦。係,《刺殺騎士團長》係有性有愛,咁你都要知道佢嗰幾頁係唔係販賣色情?係唔係不雅?有冇腐化讀者嘅效果?我在幾個月前開始讀,當然有讀到直接的性交場面,坦白說,當時我心諗,寫得咁mild嘅?比起以前沒有包膠的村上小說,今次好平淡吓喎。《刺》上冊最激烈的那一場,第二主角免色先生與他的女朋友在辦公室做愛,但對於讀者來說,更大的效果在於女人不求結婚只求與男人生孩子,而小說其中一條主線,是十多年後,免色追尋這次性愛的結晶品他的女兒,因為他發覺他半生成就一場空,親情可貴而不可得……如果你單看那頁性交的描述而定為不雅,那是十分武斷的決定,因為一般村上的讀者,色情想像只是其次,主要的閱讀心理是一種puzzlement,他倆為何如此?他們的人生如何走下去?為什麼免色後來要苦苦親近這個私生女?主角是個畫家,離婚後與有夫之婦有染,但不要忘記,主角在離婚前,從沒有過婚外情,對妻子忠心一片……淫審沒常識,把「性」從愛與人生的脈絡中,強行抽出來「審查」,太暴戾了![馬傑偉]PNS_WEB_TC/20180724/s00192/text/1532369467075pentoy

詳情

馬傑偉:老人金奇譚

老媽子閒來無事,在屋苑平台廣結善緣,十個八個婆仔,食茶行街濕平。她們近日其中一個熱話就係生果金,大家四萬咁口,話政府加咗佢人工。高額長者津貼,由二千幾加到三千幾蚊,仲date back一年,即係今個月銀行打簿,無啦啦多咗萬幾銀,個個鬆毛鬆翼,發了筆小財。 然而,開心背後,怪事叢生。高齡津貼,六十五歲或以上合資格自動領取,如果資產少於十四萬六千,可以拿高額津貼,每月多了千幾蚊,所謂食得唔好嘥,不少老人申請,而資產審查係抽樣式,有些老人側側膊,博抽唔中佢;但經常提心吊膽,生怕「稽查」摸上門來。 另有一些,索性「分身家」,將多出來的存款,分給子女。如此一來,家庭關係好的,相安無事;家庭關係差的,錢銀傷感情。案例一,姊弟每人分得幾十萬,老人家說:「你哋幫我保管住先!」弟弟靜靜雞用來買樓幫補首期,東窗事發,老人流淚,姊弟反目。這已經不是很壞的例子。案例二,老人最偏心孻仔,幾十萬全數給了這個「孻心肝」。家裏無事就風平浪靜,但若大家族有人出事,例如大病、傷亡、生意周轉不靈,要錢了,一問,錢花掉了,孻仔唔生性,仲補一句,老竇終有一日,「呢筆錢遲早都係我架啦」。這一句,成為傷心傷肝的尖刺,是生果金所不能

詳情

馬傑偉:港鐵「墮落」

港鐵,曾幾何時,是港人的名牌,是信心的標誌。如今,失驚無神,信譽有如墮崖,短短幾個月跌破底線。馬時亨一聲OK,鏗鏘有力,是壓爛招牌的最後一聲喪鐘。猶記得,香港地鐵初建成,話咁快就到,根本改變香港生活節奏,港人乘地鐵快快快快速到輝煌摩登時代。八十年代,一個廣州的中級官員來港,專程試搭地鐵,讚歎埋站精準、管理術運籌帷幄。他憶述,那年代、那氛圍,地鐵展現了現代氣派。幾十年話咁快就過去,港鐵技術還輸出大陸大城市呢!雖然港人會大罵港鐵故障誤點,但比起倫敦、紐約,港鐵絕對可以入得地底、出得廳堂。直至二○一八年,新一波的路線系統工程漏鋼筋漏石屎……承建公司拿了合約、錢入數簿之後,闊佬懶理,造數厚顏賴皮,答非所問;港鐵管理層得過且過。馬時亨發老四話,閂埋房門我冚掂盤數咪OK囉——立刻斷正,唔OK嘅嘢日日新鮮。近年,工程難做,師傅難搵,人工高、質素低,九點開工,十點半teatime,十二點放飯,三點半下午茶,五點hea住等收工。業界朋友告訴我,政府工程懶懶閒者甚眾,大鑊飯,追數嗰條友「悠」,交數嗰條友更「悠」。黃子華話齋,以前港鐵係香港精神,𠵱家係好鬼死冇精神。[馬傑偉]PNS_WEB_TC/20180621/s00192/text/1529519042513pentoy

詳情

馬傑偉:鎮壓有理

港官及建制名人,每年六四被問,或有口莫言,或要游說自己——沒有屠城,鎭壓有理。曾出現過的自圓其說,計有:北京街上被坦克輾過的,可能係豬肉,你如何證明是人肉?天安門只有少數意外傷亡;解放軍被暴力傷害而自衛還擊;六四是政變,鎮壓保家衛國,廣場上不盡是善良抗爭,裏面明爭暗鬥;學生表現自己,私心重,想玩一鋪勁嘅;睡衣上電視,態度傲慢,越過底線自招麻煩;中國地大人眾,一亂不得了,鎮壓果斷,死了少數,救了大多數,換來一九八九以後的穩定、經濟起飛、國家休養生息;沒有平亂的氣魄,沒有今天的大收成;歷史對錯說不準,得失自有後人評……一大堆辯解,洗脫良心的不安;似是而非的說辭,驅走內心的陰影,為的是配合威權專政。部分親共的鷹派,也許真心相信鎮壓有理,把當年自己也曾譴責屠城的過去,抹得乾乾淨淨。部分柔弱又天真的港官,信耶穌、愛國愛港、服務市民,對自己說一百次「六四留給後世評說」,大是大非化作歷史懸案,小如蟻咬的是非心,或擱置一旁,或一腳踩死。當然還有走江湖的政客,明知六四屠城,但仍在以上鎮壓有理的「點心紙」上,隨便點一兩項,足以效忠,足以自保。吃政治這碟鹹魚飯,要抵得渴。[馬傑偉]PNS_WEB_TC/20180606/s00192/text/1528223376363pentoy

詳情

馬傑偉:村上與南京屠殺

日本官方忌諱二戰時期日軍的暴行。村上春樹在其新作血淋淋地描述南京大屠殺,而且層次豐富、不掩飾,不是懺悔、不是自我開脫,用故事巧妙地批判軍國主義如何殘害人性。《刺殺騎士團長》上下冊共八百多頁,細節不談,單單說其中一個人物,二十歲的文藝青年,熱愛鋼琴彈奏,被徵入伍,參與南京大屠殺。村上直接說明日軍濫殺無辜,路過的中國人被拉,摸一摸手掌,若是粗手粗腳的農夫放一條生路,其餘的不問情由大開殺戒。馴良的青年不能適應暴力,反被迫做劊子手,不用槍彈,手握日本軍刀,九牛二虎之力,砍斷中國人的脖子,但人的頭並不那麼容易砍落,沒法一刀了斷,只弄得全身血淋淋,俘虜痛苦得滿地打滾……青年成功斬了三次,就崩潰了,卻被長官與士兵嘲笑,對這個沒有軍魂的書生毒打。青年回日本後割腕自殺,閣樓鮮血滿如一個小水池。村上的筆觸平白,甚至有點自言自語,極少藝文修飾,但斬首而不斷的描述,血腥地呈現暴力;士兵團隊的欺凌,側寫集體罪行的盲目與壓迫。就算其中有個稍有人性的小兵,也逃不過被迫參與屠殺的命運。這個戰後自盡的小兵,他的哥哥在故事中也是一個反納粹的畫家,畫下了一幅「刺殺騎士團長」,無聲抗議。[馬傑偉]PNS_WEB_TC/20180525/s00192/text/1527186210916pentoy

詳情

馬傑偉:「梅根」是誰?

哈里王子結婚了,新娘是Meghan Markle。身邊的港女大發議論:「點解揀呢條女呀!奀星嚟㗎喎,以前做歡樂小姐,即係粥粉麵飯嘅茄哩啡啦……」「喂,你使唔使咁刻薄……」佢話鋒一轉:「點解譯做『梅根馬克爾』呀,梅菜扣肉咩!」如果香港仲可以有譯名字的主權,應該譯「美茵瑪高」之類,點都冇個「梅」字咁核突。哈里王子嘅大佬威廉王子結婚,新娘Kate Middleton,中譯凱特.米德爾頓,也不是港譯。Middleton香港人大概譯成米杜頓。也許,再過一陣子,老外名人的中譯,可能再沒有內地與香港之分;統一了,減少混亂,但卻少了香港文化特色。大陸朋友看港譯,看不順眼,「妮歌潔曼」,他們覺得像一種洗潔精;反過來,陸譯「妮可.基德曼」,我們覺得好似曼德拉,又似肯德基,完全唔見到Nicole Kidman的影子。碧咸的例子大家都知道,Beckham尾音譯作「咸」,是錯讀錯譯。大陸人說,「碧咸」聽起來,空氣中彷彿瀰漫一股海鮮味;但我們聽到「貝克漢姆」,又覺得恍似看到貝殼與水母,完全踢不出碧咸的大腳遠射。大陸人覺得,「占士邦」似一種膠水品牌,但我們聽到James Bond陸譯「詹姆斯.邦德」,瞻前顧後,若要「邦德」打老虎,隨時「死得」。說回來Meghan譯作「梅根」,好似冇乜女人味。演員Megan Fox,港譯「美瑾霍絲」;陸譯「梅根福克斯」,又霉又有鬚根,都係美瑾似番個女人。[馬傑偉]PNS_WEB_TC/20180522/s00192/text/1526925626488pentoy

詳情

馬傑偉:港女藥丸Post

facebook心理,變化微妙。我和世侄女早已睇post唔發post。以前,fb friends,都真係friend friend哋,今天fb好似個「公海」,乜人都有,你今日出咗兩粒暗瘡,唔會喺銅鑼灣Sogo十字路口,大大聲嗌「好痛啊!」但世侄女話我知,有一種「港女藥丸post」,當事人久唔久post張相,show幾包醫生開嘅藥丸袋,或一樽咳水,話:「又病喇,好辛苦!」然後下面一群朋友留言:「加油啊!」「好可憐啊!」「錫錫!」看官,你懂的!病人就是要朋友同情鼓勵。我係男人,唔知女人心理。世侄女話,有些妙齡女人瘦身美圖,經營女神形象,亦愛收兵,明知唔會同班觀音兵拍拖,但暗示有可能發展,久不久「派軍糧」,即係合照一下、飲杯咖啡、post張卡娃兒照片,激勵一下軍心。藥丸post係一種十分專門嘅genre,要病得慘情,給人有種頭暈身㷫的酥軟感,例如「低燒幾日都唔退,今日仲要present,點算呢……」聽世侄女說,見過一個「搬屋藥丸post」,效果立竿見影,女神搬屋先嚟病,下面留言群情洶湧,麻甩兵團,人人搬屋。我發覺,藥丸並非港女獨享,男人也有呢鋪癮,有些「軟男」,也愛在facebook訴苦,話自己做得好辛苦,飯都唔得閒食,或給賤人陷害……下面留言,也是「加油啊!」「撐!」求仁得仁,眾親友打氣,當事人迎難而上,發憤做人。[馬傑偉]PNS_WEB_TC/20180519/s00192/text/1526667456486pentoy

詳情

馬傑偉:令人難受

湯家驊由泛民轉入建制,在網上被罵,狗血淋頭,我覺得難受,湯渣前湯渣後,大家唔好咁躁啦好唔好!政見呢家嘢,好鬼死「通識」——多角度吖嘛,要睇吓政見背後嘅理由。泛民建制互睥,見你前面憎你後面,何必呢。一直以來,我對湯兄不妄下定論,轉軚與否,各有因由。母親節當日,參加《鏗鏘集》四十周年分享會,第一次聽湯兄現身說法,才較肯定地說,坐在台上的這位政治家,令人十分難受,廣東土話係——惡頂。萌生反感,主要不是其政見,而是他的double talk。「我唔係領功……」然後就是領功;「我𠵱家好開心……」在場的人都覺得他深深不忿;「我唔係好明白今天的年輕人……」然後就剖析港青抑鬱、憤怒、充滿仇恨……他說要與張曉明等中方的香港代理好好溝通,為什麼又不去與廢青溝通?為什麼不試試明白新一代港人心裏所憂何事?他不停說忠於自己,決定參政,但因此做不成大法官,佢又話難過;一邊話為香港出一分力,卻又不停說,如果唔參政,我做律師可以賺好多錢,再強調,係「賺好多錢」,行會薪金,都唔夠佢交律師樓租金。你忠於自己嘅決定,就唔好兩頭望,錢錢錢掛口邊。最惡頂係,佢話自己代表所有香港核心價值,然後說他以前都係住板間房,如何在獅子山下拼搏而有今日成就,你哋啲年輕人唔好咁灰……唉,救命![馬傑偉]PNS_WEB_TC/20180516/s00192/text/1526408617576pentoy

詳情

馬傑偉:法治得來不易

港台《五夜講場》是難得的知性節目,在電視大談文、史、哲、經濟、科學,星期一至五,晚晚有料,令懨悶的香港,多了幾分知識的愉悅。 星期二《歷史係咁話》水準穩定,以歷史對照今天,每有啟發。上周題為「自古牢獄不通風」,對照今天種種對法治的挑戰,以及陸續有市民因政治事件而下獄,在電視談香港法治歷史,也可以切中時局,貼題貼市。 近年不少香港人有感法治岌岌可危,深感香港的「核心價值」不斷磨蝕。但此集各主持及嘉賓侃侃而談,以平靜的歷史眼光,指出香港法治人權的價值,其實要到七八十年代才漸漸成熟;之前百多年的殖民地時期,人權紀錄並不光彩。多年來,港英可以十分輕易將批評者驅逐出境。同欄鄭明仁前輩,兩日前就在專欄寫戰後來港的詩人趙滋蕃,作品大受歡迎,稿費奇高,但因長篇小說《重生島》批評政府而被踢出香港。歷年異見者被驅逐者千百計。 港英審查報紙、打壓言論、以言入罪,幾個學生打傘遊行也可被告入獄。今天我們珍惜政法分權,但殖民地不少案例,英國殖民地官員可以警、政、法移形換位。集體記憶有移情作用,香港享受了幾十年人權法治,愛惜甚深,就以為是恆久的價值核心。最後主持說,香港法治雖然「日子淺」,但得來不易,更要大家珍惜。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