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檢基:盲目迷信自由市場下的房屋政策

九七之後十幾年,特區政府仍堅持奉行英國大市場小政府自由經濟那套法則,奉之為寶典,無視社會實況。尤其房地產政策,2002、03年是比較關鍵的轉捩點,一方面香港房地產供應開始銳減。當時孫九招核心就是大幅退出房地產市場,以無形之手讓樓市自行調節,政策如結束混合發展、私人參建居屋及房協資助自置居所計劃、停售居屋、大減公屋興建,均使整體房地產供應減少。據政府年報反映,2010年建成的公私住宅單位共約有 19,800 個。這套自由市場法則,最終釀成今天的惡果,普羅大眾近年就在孫九招的遺禍中苟延殘喘。 而另一方面內地經濟起飛,資金持續湧港,需求大增。姑勿論內地熱錢游資來港怎樣炒,有些需求是來自民間的,大家想一想就知,看結婚數字,再用2010年做例子,當年有結婚數字夫妻雙方是港人有27,534對,新娘是內地人有19,191對,新郎是內地人有4,836對,有50,000對新人,粗略說至少有三四萬房屋需求吧。還有不單看結婚數字,離婚數字也會造成需求呀,2010年離婚宗數為18,167宗。但當年的房屋總供應是19,800 個,2萬個都不夠。 長年的「大市場小政府」,至今物業價格居高不下,連帶很多租用者也需付

詳情

減銀髮慘劇,確保老有所顧

早前,筲箕灣耀東邨有宗銀髮慘劇,事緣一名80歲的男士,他的妻子現年76歲、3年前中風後行動不便,生活困難,由於這位男士不忍多年相依為命的老伴長期患病、受病痛煎熬,故希望送老伴一程、勒使老伴窒息至死,然後隨即報警自首。 他們兩位老人家,無其他家人同住,據鄰舍表示他倆感情相當要好,過去亦無任何家暴紀錄。原本有一位兒子,奈何數年前逝世,他們白頭人送黑頭人。 每次看見這類報導,我內心都深感難過,不禁問:為何香港作為一個如此繁華的都市,但社會上還有這麼多老人家的處境如此悲涼? 另一邊廂,前幾日亦看到一篇報導,講述一名年逾65歲、於將軍澳任職街道清潔工作的玉姐。由於工作需要,須身穿制服及反光衣在街道勞動,汗水長時間「醃」着皮膚,故玉姐的手背至手臂長有因汗水引致的濕疹,尤其腰部及頸部較嚴重,濕疹令皮膚變得痕癢,甚至「拮肉」。更甚者,她需要求醫時,醫藥費都只是自己負擔! 政府內的官僚們,你們少落區,在辦公室內高座軟枕,自然不明白民間很多老友記的疾苦;加之你們退休後亦有份豐厚的退休金,自然可以冷漠地搬一堆數據說不能全民退保云云,置身事外而不負責任。據說林鄭短期內會正式向中央推薦張建宗出任政務司,長期跟進

詳情

莫非年輕就是原罪?

雖然我已經六旬,但我們長期關注青年問題,也經常與青年朋友深交傾談,我的兒子就剛好是目前被我們這一輩認為是「最多問題的一代」(其實據我了解,很多我們這代的人,基本上看每一輩青年都是很多問題,彷彿「青年」就有原罪、就有問題,但我不認同,我認為其實我們這一代的人,應該放下自己的成見,真心地體會、感受青年所面對的處境) 剛剛看到一項調查,說香港有「62%的受訪在職年輕人曾於過去一年入不敷支,逾6成表示只會偶爾儲蓄,而所有受訪者中近三分一更背負債務,平均欠款額達3.7萬元,有7%受訪者的欠款更高達5萬元或以上。大部分青年有信用卡,但約五分一人未能每月全數還款,其平均信用卡債務額達2萬元。」 然後一堆人跑出來分析,哦因為青年人不安定每份工作做不長又因為不懂理財云云。 我們五十年代這輩很多朋友,飲茶時都會鬧,哦現在的年輕人又不懂儲錢又大花筒,又成日淨係識去旅行,又話年輕人成日廿幾歲學人買樓又不回想上幾代哪有這麼後生就想買樓云云。我畢竟是五十年代的人,成長環境、思維觀念肯定受五十年代當時影響,但我應為江山自有人才出,我們應該開放思維,以青年的目光去審視他們的難處。 說老實,公道些來說,青年人對於儲錢的

詳情

回歸廿周年慶典 搞出個大頭蝦

由1997年至今,回歸踏入20周年。特區政府準備花6.4億元慶祝回歸,惹來大花筒的爭議。 當年鄧小平設計「一國兩制」的初心,是希望香港的模式可以讓其他國內不同城市學習,亦為台灣作一個示範。情況在回歸初期還好,但近年北京及西環的干預不斷,令一國兩制逐步崩壞,民生困苦,住屋樓價和租金高企,青年人無出路,社會撕裂,被柯文哲諷刺沒有民主制度,這樣的20周年,慶祝的地方在哪? 20周年慶典活動,濫竽充數,就連建制派議員也看不過眼。張華峰批評部份活動如沙田區清潔三無大廈活動、國際氣候跨課程專題比賽,根本與慶祝回歸20周年無關,但政府卻要夾硬「篤數」;另一個荒謬例子是政府撥款7000萬元予旅發局,當中一半經費將用作在8月初舉辦「香港夏日派對」嘉年華,但撥款卻以慶回歸為理由,說一個8月初舉辦的派對是慶祝七一回歸,無疑於把任何在2017年發生的活動都列為慶祝回歸活動,不知好嬲定好笑! 回歸20年,市民生活愈來愈困難,基層生活愈來愈苦悶,要到這個「大時大節」,平時離地萬尺的高官才落區家訪基層家庭和送禮派福袋,無疑是粉飾太平。這類慶典最終只是有力無心,淪為敷衍中央的把戲,既無法觸動民心,又花一筆公帑,滿地大

詳情

三無的露宿者政策

政府在處理露宿者問題是完全失誤,沒有政策可言。 在30多年前,深水埗的露宿者問題令全港市民關注,當時的民政總署成立露宿者跨部門及持份者委員會(當年筆者是委員)處理,畢竟露宿者的問題牽涉甚廣,橫跨福利、房屋、就業、醫療、衛生等範疇,要不同部門齊心協力方可成事。 曦華樓就是當年用來安置露宿者的產品。30年過去,露宿者問題依然存在,但政府部門卻一副「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心態,各部門按自己的職能去處理。遺憾地,這不是處理問題,只是按本子辦事,完成份內工作。我建議政府建立跨部門小組,制訂露宿者政策。 當年深水埗專員組成一個小組,呼籲有錢人士捐款,以籌得的金錢租了三個地方,成立臨時居所予露宿者;而總署則推出曦華樓,相得益彰。這就是成績、結果,現在比30年前更落後。 我的另一個建議是在重點區設立跨部門的「無家者服務中心」,從上述各方面與露宿者解決其困難。而深水埗的露宿者佔全香港四成,九龍西是否應該可以有個類似的中心?現時政府部門不是不處理,便是把他們趕,這並不是協助他們方法。他日若果無家者服務中心做得好,其他區應該效法,才是面對及處理問題之道。 最後一個問題是:不同部門是否有意志、魄力去解決問題,你有

詳情

小圈子選舉 泛民主派進退失據

離特首小圈子選舉還有數日,泛民主派的策略是,為左唔要CY2.0,最後要咗煲呔2.0;為左唔要西環治港,就只能揀地產霸權,商人治港。更不惜放棄民主派一直堅持的反831、反23條的底線。 今次泛民主派破天荒在選委取得300多票,結果只能夠提名同投票與自己理念不同的候選人,是制度的使然,亦是泛民主派的悲哀! 現時特首選舉制度是小圈子選舉,泛民主派根本毫無勝算。若果泛民主派利用300張選票,推選一個至兩個泛民主派代表參選,在特首選舉過程中,配合傳媒的宣傳,是難得機會去宣揚泛民主派的理念與願景。並更可在選舉論壇上,抨擊另外兩位建制候選人。特別是現時兩位候選人都是現政府的最高層官員,現政府的失誤,也正是他們執政失誤!泛民主派只需要一位能言善辯的候選人,便足以令兩人狗咬狗骨、互相卸責、醜態盡現。 然而,泛民主派今次因有300多票,便選擇了造皇,支持曾俊華。可是,泛民主派與參選人議價時,卻又似乎並不太成功。曾俊華在23條立法及831政改框架上都未有作出令人安心的承諾。泛民主派放棄底線,期望可以造皇。可是,若林鄭月娥贏,泛民主派既造皇失敗,也失底線及原則。若曾俊華勝,泛民主派已變為建制派,曾俊華要推23

詳情

精神病康復者的污名化 基層與弱勢社群慘遭同樣困境

對精神病復康者的觀感與實況 近日新民黨容海恩稱被判住院令(應該是入院令,精神健康條例第45條)的精神病患者,「大部份都係有暴力傾向」。這說法很以偏概全,亦只是她個人觀感,似乎沒有實質數據支持。一般而言,香港報章引述精神科專科醫生的資料,只有少數精神病人有暴力傾向,約佔5%。而根據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指出,只有3-5%的個案與暴力行為相關。因此,絕大部份有精神健康問題的人,並不會比任何人暴力,甚至沒有暴力的問題。所以,容海恩的言論,既無助於推動精神健康教育,更做成不必要的誤解,甚至令一般巿民無法忘記精神病的傷害性,使公眾排斥、標籤與污名化持續。 無助解決露宿者與劏房的問題 本月初,多名議員到露宿者臨時收容中心、劏房及深水埗通州街天橋,了解弱勢社群情況。有媒體報導,新民黨容海恩在車程中擔心會沾上木蝨,問及沾上木蝨衣服的處理方法,也有問如帶返屋企怎算等對話。事情是真是假也好,要關心露宿者與劏房問題,去探訪看看關心了,部份尊貴議員與政府長期也是很離地。現在,社署單身租金津貼約$1800元,這津貼只夠租住木蝨滿布的籠屋或床位,甚至近來劏房豪宅化,津貼都不夠租住。結果部份人可能住過收容中心,也住過

詳情

港人自主 從水開始

有一種生活必需品,進口比本地生產貴,質素亦常被質疑,於是你想選擇用本地的?很抱歉,未必有得你揀。東江水愈來愈貴,成本勢將超越海水化淡,梁振英政府仍拒絕制訂自主水政策,要香港人「感恩地」飲貴水。這符合香港人利益嗎?有傳媒翻查2008年至2017年港府購買東江水合約,發現水價在10年間漲九成,每立方米由3.82元升至5.83元,購水總價由2008年約25億元,升至2017年逾47.7億元。有學者預計7年後,東江水每立方米成本將達到12.6元,與政府估算的海水化淡費用看齊。現時港府每年需付出40幾億元買水,除了水費昂貴外,合約內容亦令人傻眼。自2006年起,港府與廣東省簽訂協議以「統包總額」方式買水。「統包總額」意思是即使東江水輸入量最後不達8.2億立方米或香港人「用唔晒」8.2億立方米水,廣東省亦不會退款,令香港人多付水價又或是將多出的食水「倒入鹹水海」浪費。全球為水資源煩惱,中國面對同樣嚴峻的問題,而東江水卻抬高水價,鼓勵浪費,荒謬至極。我認為,特區政府應爭取將東江水定量購買(統包總額)協議改為按實際水量收費,同時為香港引入海水化淡,短期而言能提高與廣東省政府商議東江水價格時的議價能力,長遠而言令香港食水自給自足。可是,特區政府一直對這些建議置若罔聞,這正好配合政府背後劇本:香港必須全面依賴內地,別無他法。港人有權選擇「感恩」還是「水自主」可是,事實是這樣嗎?目前香港17個儲食用水的水塘,總容量以億立方米計算,可提供約兩至三成食水。而引入海水化淡及再造水等方式,將令香港成功實現「水自主」。以新加坡為例,海水化淡成本為每立方米3.5元,遠低於特區政府估算的12.6元,比東江水還要便宜。供水量不單足夠新加坡自身使用,還有餘力向馬來西亞供水。經常以新加坡作比較的特區政府,有沒有問過為何新加坡能實現「水自主」,香港卻需依靠大陸?有建制派指「飲東江水要感恩」,但香港人其實有權選擇繼續「感恩」,還是實現「水自主」,讓食水自給自足。當梁振英為了硬推「中港一體化」,消除香港人自主的能力和意識時,我們更應醒覺,以自主改變香港的未來。作者是民協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2016年7月4日《明報》觀點版 水 水資源

詳情

「去國立」事件 香港「被齊名」北韓

康文署被踢爆要求劇團在場刊中刪除「國立臺北藝術大學」中的「國立」兩字(下稱「去國立」事件),向來恪守政治中立的公務員團體政治審查的意識昭然若揭,令港人嘩然。梁振英帶頭破壞一貫常規,導致禮樂崩壞。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下屬處處逢迎,合力葬送多元、包容——這些香港賴以自豪的特色。「去國立」事件,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校長楊其文形容是「全世界笑話」、「不是文明政府作為,跟北韓沒兩樣」,他指這是為香港文明開倒車,過去所有交往過的國家也對學校顯示尊重,沒有像香港那樣。看到「文化自由」的香港竟「被齊名」落後封閉的北韓,看到民政事務局長劉江華零意義的官式讀稿,再看到堂堂一個局長不回應記者提問就拂袖而去,教人如何不為今天的香港唏噓?《基本法》第27條及第34條分別賦予了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自由及學術研究、文學藝術創作和其他文化活動自由。但在近年為怕得失中央而揣摩上意的官場文化下,基本法似乎已被拋諸腦後。翻查紀錄,康文署早有前科:2013年由港府資助的香港芭蕾舞團演出節目《紅樓夢——夢紅樓》亦因其中一段涉及文化大革命情節,在首演後突然被刪走,當時署方亦無合理解釋。政治審查趨盛行 令人擔憂康文署的做法並非孤例。早前有京官公開批評香港沒有「依法去殖民地化」, 郵政署其後突以「不合時宜」為由,將舊郵筒的王冠標記或英國王室徽號遮蓋。在最近一屆區議會及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期間,郵政署又以不符合基本法為由,拒絕為部分候選人寄出政綱,明顯是以行政手段達到政治目的。不知是政治任務,抑或「擦鞋擦出禍」,政治審查似乎在文官制度中愈來愈盛行,情况令人擔憂。梁振英3月22日表示,過去香港有不少計劃和工程發展,尤其是配合國家發展的計劃都受到「泛政治化」阻撓。但以上種種事件告訴我們,唯恐有違主子心意、憂懼政治不正確,於是每事「泛政治化」地處理的,正是梁振英為首的管治班子。彭定康的預言令人不寒而慄:「將來香港的自由,不一定由中國來剝奪,而更有可能是香港一些人自己主動一點點來葬送。」希望公務員往後能繼續恪守政治中立的原則,謹記香港珍重的核心價值。若然面對上級壓下來的政治任務,更應拿出香港人的風骨來撐住,不要讓自己成為葬送香港特色的幫兇。原文載於2016年3月29日《明報》觀點版 國立爭議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