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啟蒙歌

龍應台女士今年10月在香港大學的一場演講中,詢問現場觀眾「你的啟蒙歌曲是什麼」。我的港大師兄、浸會大學副校長周偉立答道,是他上大學時師兄教唱的《我的祖國》(筆者按:那是講述抗美援朝的電影《上甘嶺》的插曲)。龍應台問周偉立是否記得怎麼唱,周便和現場許多觀眾合唱了這首歌,這段視頻近日在內地互聯網上流傳開來。一首即席合唱,勾起不同的反應。龍女士撰文講述了,《環球時報》也評論了龍女士的文章。龍女士寫道:「讓我驚訝的是,原以為大陸人之間會有代溝──也許年輕人不太會唱,但是發現年輕人一樣純熟地唱;原以為港人可能不太會,發現港人能唱的也很多。」筆者也有一「驚」,但那是驚喜,在我的母校過去幾年被一系列政治事件(如有講師發起非法佔中)衝擊後,在母校的前學生會領導層公開稱許「港獨」,甚至歡迎「港獨」和「疆獨」合流後,我驚喜地看到仍然有一大批同學忽然合唱起《我的祖國》,場面感人。近年有人把「爭取民主」和「祖國認同」對立起來,其實西方所有民主國家都是以國家認同為基礎。因此所有西方民主政治人物開口閉口都說其國家偉大。香港若要爭取一個合乎國際標準的民主制度,也應向西方政壇這份國家認同看齊。龍女士寫道:「歌的意義會轉換,歌的溫柔力道強於刀劍」。筆者也有自己的啟蒙歌曲,也是力道強勁。當年在港大學生會籌辦四川大學交流團,一眾同學在成都一個景點的小坡上,興致到來,集體唱起這首歌。那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在龍女士演講當天,這首歌也被現場的一位同學所提及和稱許,那是一部黑白電影的主題曲。電影名字叫《風雲兒女》,電影主題曲叫《義勇軍進行曲》。作者是新聞統籌專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22日)

詳情

中央為下屆政府訂標準

特首梁振英上周五(12月9日)宣布不尋求連任,反對派便大肆製造輿論說「梁的治港路線不為中央認可,不會延續」。在梁宣布當天國務院港澳辦和中聯辦相繼發表的聲明,可以看到梁的治港路線深得中央政府認可。上述兩份聲明都說中央政府對梁的工作「一直給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既然是「一直」(注意此二字)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那等於說這一直是中央政府對行政長官治港的評核標準,而梁的路線、手法深得中央政府認可。那麼這個標準是什麼呢?兩份聲明都有說梁「堅定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及「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自2015年初提醒大家注意警惕「港獨」到近日以法律手段反對有人以立法會的平台來宣揚「港獨」,顯示梁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的決心。中聯辦的聲明便直接說梁「依法打擊和遏制『港獨』活動等一系列重大政治問題上,敢於擔當」,並說梁「堅決維護基本法權威」。注意是「依法打擊和遏制『港獨』活動」。港澳辦的聲明則指梁「穩妥處理了一系列重大政治法律問題,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社會政治穩定方面做出了重要貢獻」。循此思路,難道未來的特首能不維護國家安全、主權和發展利益?能不堅決維護基本法權威?能不在一系列重大政治法律問題上敢於擔當?難道下任特首能對「港獨」問題視而不見,避免表態或溫溫吞吞,無可無不可,甚至採取暗中縱容的態度?香港特區的全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特區的前面是冠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歸屬,彰彰明甚。任何人要在香港尤其在政權機構或以公帑資助的機構內宣揚「港獨」,不單違法也有悖政治倫理。梁在出任特首後對「港獨」的鮮明取態和擔當精神,得到中央政府一直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這自然成為處理相關問題的標準,無論誰做下屆的行政長官,都必須跟從中央這條既定路線,任何人以為憑民意支持到就可以偏離這些路線,是不切實際的。作者是新聞統籌專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5日)

詳情

取消低津計劃離港限制

政府在本周二(12月6日)通過即日起取消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計劃(低津計劃)的離港限制。這是梁振英政府關顧基層的又一體現。梁振英在2012年參選時在其政綱內寫道:「研究通過社會制度建設,紓緩在職貧窮及跨代貧窮問題,特別關注低收入家庭兒童的境况……研究為低收入家庭提供生活補貼,減輕在職貧窮及跨代貧窮問題」。梁上任後,兌現承諾,重設扶貧委員會,制訂貧窮線以便更好地了解和紓緩貧窮問題。在2014年的《施政報告》內梁特首推出「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2016年5月低津計劃正式實施。本周梁政府宣布「取消離港限制安排」更進一步令低收入家庭受惠。梁振英上任4年以來,福利開支增加55%。以往有輿論擔心政府增加福利會「養懶人」。然而港人自力更生的表現,令人動容。綜援個案連續60多個月下跌;其中失業綜援連續下跌86個月,低收入綜援亦連續下跌約90個月。近日社會已經少人提及「長者執紙皮」、「跨代貧窮」等問題。這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梁振英競選時銳意扶貧,說到做到的成績。作者是新聞統籌專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8日)

詳情

禮崩樂壞源於姑息

近日有團體舉辦「香港管治:禮崩樂壞?」論壇,還請來前港督彭定康回港侃侃而談。其實要解決禮崩樂壞,處方是:不再姑息,依法辦事。由2008年10月15日黃毓民議員在立法會扔第一隻蕉開始,當局當時姑息了,於是大家都不再守規矩,最後落得今天的局面。2014年7月3日黃毓民議員變本加厲,不再扔蕉,改而扔杯。行政長官梁振英不姑息,報警處理。去年5月15日星島集團主辦校際辯論比賽,梁國雄(長毛)等人衝擊會場。主辦方也不姑息,依法處置。今年11月15日,長毛又在立法會內搶去發展局副局長馬紹祥的文件,不管是否機密,擅搶文件肯定是禮崩樂壞,全球議會都不會容許,馬副局長也報警處理。上述3宗案件,前兩宗已由法官判罪成,依例判處涉事的兩位議員及前議員監禁。這向社會發出明確信息,不管你是誰,不管你如何用「民主」作包裝,犯法便要負刑責。香港本來是法治之區,意見多元但互相尊重。近年由於太姑息、太容忍議員禮崩樂壞的行徑;流風所及,當老師的當街爆粗,做學生的不懂自重,肆意衝擊校園,破壞畢業典禮。更有甚者,特首梁振英和一眾官員落區諮詢,扔雞蛋有之、扔水樽有之、扔摺櫈有之;弄得一場諮詢會要勞煩大量警察維持秩序,也令市民不能正常表達意見。套用一句英諺:「Enough is enough.」希望上述法院案例能給這些肆意破壞規矩,衝擊社會秩序、議會秩序的人一個明確信息:社會不會再姑息,我們要重建一個依法有序的香港,否則要負刑責。大家不妨觀察,衝擊者最近是不是有所收斂?作者是新聞統籌專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日)

詳情

從梁游案看反對派

高等法院原訟庭在11月15日頒布梁頌恆、游蕙禎宣誓案的判辭,梁游敗訴,喪失議席。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在此事上進退失據,彰彰明甚。事件剛出現時,有反對派議員以各種理由包括「只想輕鬆點宣誓」來為梁游開脫。到了10月26日的立法會會議,反對派議員以人鏈方式保護梁游進入會議廳。反對派這種行為等於告訴全世界:「反對派認同侮辱國家民族。肆意侮辱完後,又可以像粉筆字般抹去,繼續享受未來4年的高薪厚祿。」反對派當日群起簇擁,但一俟高等法院宣判取消梁游兩人的議員資格,便立即「彈開」。這種變臉,使人相信反對派完全錯判形勢。至於在法院宣判前,港大戴耀廷教授卻在電台公開表示梁游會勝訴,事實是戴教授錯得離譜。戴教授的錯估,令識者大搖其頭。當然反對派及其媒體對此視而不見。侮辱國家民族乃大是大非,對這些行為開脫、姑息和縱容,只會令反對派走入死胡同,也令反對派為內地同胞和輿論所鄙視!作者是新聞統籌專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4日)其實文章:「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袁海文) 青年新政 宣誓風波

詳情

住屋公義和擔當

什麼是住屋公義?每個人每個家庭都要有瓦遮頭,住屋問題不能完全交給市場,有需要的時候,政府必須制定政策,讓廣大市民安居樂業,過有質素的生活,便是最大的公義。面對長期積壓的住屋短缺,樓價高、租金貴,解決房屋問題一直是梁振英政府的重要工作,即使得失既得利益者,照樣一往無前的去做,這便是擔當。過去一周,在應對釋法的同時,梁振英還在處理樓價上升的問題。9月份,投資者買住宅單位的個案突破2000宗,政府密切關注。10月份,投資個案維持在2000宗的高水平。在11月的第一個星期五(11月4日),梁振英召開行政會議,通過建議,待股票市場收市後,同日宣布全面提高原來雙倍印花稅的稅率至15%,讓未擁有住宅物業的香港永久性居民優先置業,堅持港人自住優先的政策。在政府猛推土地的情况下,在興建中的私人住宅單位比梁政府上任時增加逾40%,但如果不繼續壓抑投資需求,買樓自住的家庭,尤其是年輕家庭,仍然爭不過投資者。樓價上升5%,投資者把心一橫:照買。但是對小家庭來說,5%就要多付二三十萬,是多少年的積蓄?樓價升,市民大眾可以沒有怨氣嗎?這次加辣,和梁政府增加供應,及之前的辣招一樣,難免會影響到地產界和社會富裕階層的利益。且看下列《明報》標題及數字:11月7日(周一,新辣招出台後的第一個股市交易日)恆生地產分類指數收市是31,416,較上周五(11月4日)的收市指數33,078,下跌1662點。11月8日(周二)明報B1版〈地產股狂跌一成 瑞信料樓價跌22%〉。另一份財經報紙的標題更寫道「地產股蒸發千億」。壓抑樓價,不會有人公開稱讚,影響到某些人的利益,就會被人批評。為了港人自住優先,梁振英一如既往,劍及履及,無畏無懼。從事公職,最重要的是兩個字:擔當!作者是新聞統籌專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0日) 梁振英 房屋 樓市 土地

詳情

梁、游赴台

正當社會等待立法會主席決定是否容許梁頌恆、游蕙禎有第3次宣誓機會時,兩人在上周末現身台北,與台灣學生交流經驗。從傳媒片段所見,游蕙禎在一個播放着PowerPoint的背幕前侃侃而談港人自決,背幕則播放着下列內容:「基於民族自決的原則,香港不應受到外部壓迫及干預。而實現方法,唯有香港獨立。」到了梁頌恆,他則在播放着「香港獨立 HONG KONG INDEPENDENCE 」中英文幾個大字的PowerPoint前質疑香港教育局對在香港學校內提倡港獨的處理。問題是:梁、游兩人正在爭取再在立法會內宣誓,梁頌恆甚至在上周四發表了一份以立法會議員信箋發出的澄清啟事,上面寫着:「本人亦不打算在按照主席的要求再次宣誓時修改誓詞。」那麼立法會的誓辭是什麼?《宣誓及聲明條例》列明誓辭是「我謹此宣誓: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而基本法的第1條就開宗明義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究竟梁、游兩人想點?作者是新聞統籌專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7日) 游蕙禎 青年新政 宣誓風波 梁頌恆

詳情

宣誓事件

立法會宣誓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筆者不評論案件。然而有關的法律規定,值得大家注意。《基本法》第104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因此立法會議員宣誓是基本法訂明的嚴肅憲制責任,其中要求議員「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更是誓辭中的關鍵。任何人在作出上述宣誓時不願依誓辭完整讀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已經有根本問題。而《立法會條例》第73條則列明:「選民或律政司長可針對任何以議員身分行事或聲稱有權以該身分行事的人,以該人已喪失以該身分行事的資格為由,在原訟法庭提出法律程序。」以上的法律規定清楚的說明了立法會議員和律政司長的責任。至於行政長官,根據基本法第48條(2),行政長官負責執行基本法,對立法會議員按照基本法宣誓的責任,有權有責執行。作者是新聞統籌專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0日) 基本法 宣誓風波

詳情

沒有政綱的特首候選人民調

媒體近日為幾名可能的特首候選人作民調。是否具參考價值?是否太早了?行政長官是政府的最高負責人,要有明確的治港理念,也要有各方面的具體政策構思:怎樣解決房屋問題、經濟發展等等。2012年的行政長官選舉,3名參選人把政綱和理念向公眾闡述後,民調就出現明顯和有意義的變化。此外,現時的民調的幾名對象,除了一個是現任,社會大眾對其他幾名的治港理念都完全不清不楚,遑論政策。因此受訪市民只是憑很初步的猜想作判斷。再者,到了選舉當天,不可能有多過2至3個候選人吧?到了眾多可能的候選人表了態,剩下兩三人,市民又會有不同考慮。競選前後可能出現的種種變數,包括泛民參選不參選,都難以預測。如果有泛民參選,又是另一番天地。民調數字高,是不是就是好的領導人?蔡英文便是一個好例子。蔡在競選前後,甚至當選後民望高企,但在執政後就江河日下。蔡剛上台時,民眾對蔡執政的滿意度是50.2%;4個月後,滿意度是38.4%,低於不滿意度的48.3%,滿意度淨值由正34下跌至負9.9。民意變化之大,令人咋舌。民意變化多端,在沒有政綱下的民調,有多少參考價值,值得深思。我希望這些早期的民調不是鼓勵候選人不用具體的政綱參選。作者是新聞統籌專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13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