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重陽菊花遲

(重陽登高以避災之俗,源自吳均《續齊諧記》之典故,但登高不必於九日。此俗源自避災之說,後人遂認為重陽登高有軀惡運之效。)香港眾傳統節日中,以九月初九重陽節最令人心感神秘,或因節日傳說並無喜慶之感,節慶食品亦不興,而眾人在此日聚會之處,多在山嶺墳場。重陽之意為何?九月初九有兩個九,而九為陽數,故謂重陽。《繫辭.上傳》謂天數有一三五七九,地數有二四六八十,九乃天數,亦為眾陽數之首,故《周易》稱陽爻作「九」。象數術數乃天理,涵義甚豐,決非僅為數指頭之記號。有人讀屈原《楚辭.遠遊》,見文中有「重陽」二字,即謂戰國時就有重陽節,惟細讀此文,卻覺此乃妄斷。〈遠遊〉辭謂屈原欲以得道升天,以脫離「時俗之迫阨」,聽得王子喬一番玄話,懂得何謂「壹氣之和德」後,就飛往天界仙境,「召豐隆使先導兮,問大微之所居。集重陽入帝宮兮,造旬始而觀清都。」有說豐隆即雷神,豐隆領屈原往天帝南宮,此宮所在處位於「旬始」內,而「旬始」則在「重陽」內,天帝居處名為「清都」。由此可見「重陽」乃仙界域名,而非節日,戰國有否重陽節日,憑此辭不足以為證。重陽節習俗,最早記載於漢代文獻。曹丕(魏文帝)曾於〈書:魏文帝與鍾繇書〉(又稱九日與鍾繇書)說明此節日之由來,曰:歲往月來,忽復九月九日,九為陽數,而日月並應,俗嘉其名,以為宜於長久,故以享宴高會。是月律中無射,言群木庶草,無有射而生,至於芳菊,紛然獨榮,非夫含乾坤之純和,體芬芳之淑氣,孰能如此?(此文見於《初學記.卷四》,或《藝文類聚.卷四》)魏文帝謂民間特意為九月初九嘉名,令後人記得此佳日,以享宴高會。此日佳,因日月陽數並應,而九月「律中無射」,草木皆凋謝,惟獨菊開花。「無射」乃十二律呂之一,據《禮記.月令》記載,律中無射之月,即季秋之月。魏文帝在此佳日讚菊花本應天上有,若非有乾坤純和之氣,豈能在草木盡謝時開花?故此在中原,重陽節如若菊花節,人在宴會遊樂時,食菊賞菊。漢高皇帝劉邦有寵妃名為戚夫人,其侍兒於戚夫人去世後離宮,向人憶述戚夫人宮中生活,此段話記載於《西京雜記》。據此書所言,戚夫人於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餌,飲菊花酒」,謂飲菊花酒令人長壽。菊花令人長壽,或因如魏文帝所謂菊有仙氣,故屈原亦「餐秋菊之落英」以潔身修行。蓬餌即糕點,而茱萸則用以辟除惡氣禦風寒,此舉似乎與九九之數及人體五行陰陽有玄妙絲連。重陽典故,最廣為人知者,莫過於桓景九月九日上山避災。此說源自梁朝吳均《續齊諧記》,曰:汝南桓景,隨黃長房游學累年,長房謂之曰:「九月九日汝家當有災厄,宜急去,令家人各做絳囊,盛茱萸以繫臂,登高飲菊花酒,此禍可消。」景如言,舉家登山。夕還家,見雞狗牛羊,一時曝死。此出處比《西京雜記》及魏文帝之書遲,有人推斷重陽登高之俗源於此,因在漢代文獻不見有登高之記載,但此說乃有爭議,因登高遊樂乃平常事,不必由重九而來。以前中原人度重陽,樂事甚多。孟元老於《東京夢華錄》回味宋朝京城舊事,謂都城人在重陽皆賞菊宴遊,故酒家皆「以菊花縛成洞戶」,以花縛作門窗框狀,場面華麗。都城人又蒸糕點,在糕上插小旗,鋪石榴或栗子肉或銀杏於糕面,以贈親友,或與三五知己在登高時同食。各禪寺皆於重陽辦齋會或獅子會,獅子會亦為法會,僧人坐獅子上講法,看似法力高強。而舊時江南人度重陽,亦簫鼓畫船,或登高牽羊戲博,此乃賭錢玩意,俗稱撲羊。另以米與粉夜作五色重陽糕,與親友知己登高共享。香港人度重陽,或登高或掃墓祭祖,曰拜山。新界原居民因得政府准許,故可擇山地建祖墳,村民聘請風水先生觀地相,尋佳穴,安葬先人,以令後人得此陰宅之福蔭。而因祖墳風水地理為家族大事,每年重陽眾後人祭祖時,必檢查墳墓與四周風水地理有否損壞,若有外人請無良風水師,在其祖墳施術落蠱,以毀其祖墳佳穴吉氣,豈非大吉利市耶?故新界村民曾有俗話謂:「九月重陽講風水,年三十晚講祠堂」。風水高人以陰宅奇物「鬥風水」之傳說,在新界各村時有聽聞,其情玄妙深奧,令人一聽難忘。例如大埔元洲仔某穴稱「螺地」,而其對面則有另一穴稱「爐銜地」,爐銜為鐵匠火爐內之小管,陳氏將先人葬於「爐銜地」內,後人便得「鐵匠」之「火爐」及「鐵鎚」庇佑,但此「鐵鎚」對「螺地」眾祖墳之後人來講,則煞氣太大,因螺殼脆弱,受不住鐵鎚敲打。村民為救「螺地」後人,聘地師見陳氏,稱其墳內有煤炭,此乃穢物,若除之,後人必大發。陳氏聽其言,除去「火爐」煤炭,使此穴空有「爐」而無煤火,「鐵鎚」製不成,「螺」自然無災無禍云云。據聞以前新界村民,每逢重陽,必聞此等「鬥風水」傳說。至於城市中人去世後,多為火葬或限時土葬於墳場內,墳墓擠迫,風水鬥無可鬥,故多數人拜山時,或在祭祀後飲飽食醉方下山,或因先人土葬期將完,不得不與親戚討論其遷葬事。香港重陽節與歷代中原人之重陽有異。為何如此?或因嶺南菊花遲開。屈翁山《廣東新語》曰:「有云嶺南地暖,百卉造作無時,而菊獨後開。考其理,菊性介烈,不與百卉並盛衰,須霜降乃發,而嶺南嘗以冬至微霜故也。」菊在中原若遲開,則於霜降後開花。霜降乃廿四節氣之一,其日約於重陽兩周後。菊於中原為眾卉每年最後開花者,但嶺南氣候暖,此地之菊,遲至來年正月開花,故為眾開花者之首,菊於香港成為新春賀年花之一,而重陽則無花應節矣。作者部落格:https://simonmak1212.wordpress.com/tag/%e6%8e%8c%e6%95%85/(此文乃掌故系列之一。初時拙文刊登於信報副刊,至本年七月,專欄因改版終止,往後文章改於網絡媒體網站發表。此系列其餘文章,載於部落格內。)參考書目:《新譯東京夢華錄》,臺北市:三民,二版,二零一二年四月出版。《新譯楚辭讀本》,臺北市:三民,三版三刷,二零一一年六月出版。《西京雜記.卷三》,古籍。邱東著《新界風物與民情》,香港:三聯,一九九二年出版。屈大均著《廣東新語》,北京:中華書局,一九八五年出版。顧祿著《清嘉錄.桐橋倚棹錄》,北京:中華書局,二零零八年出版。 重陽

詳情

元朗兩墟興衰記:憶墟集思衣食

六七十年代,政府興建新市鎮,市鎮各有中心,此等市中心所在地,皆非憑空而來,其處在大興土木前,多為墟集。孔子在《繫傳》以墟集喻周易噬嗑卦,「噬嗑」即嚼與吞之意,今人所食之物多從墟集買來,商業交易亦生於此,《繫傳》云:「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交易而退,各得其所,蓋取諸噬嗑。」「日中為市」之意,即南方人謂之趕墟,北方人則曰趕集,西北人稱趕屯。墟之意為何?屈翁山《廣東新語》謂墟(虛)乃「市之所在,有人則滿,無人則虛,滿時少,虛時多,故曰虛也」,又曰墟即廛,「市中空地,地之虛處」。若無墟集交易,人間即無文明可言。新界眾墟集之中,以元朗墟為最大者。據聞元朗本名圓蓢,因此地曾有圓形小丘,「蓢」字來自「蓢箕」一辭,其義為紅樹叢。故此地以前有小圓丘與紅樹林。圓朗墟一名,早見於明末縣志,此墟本在大橋,清朝遷海令使此墟變廢墟,昔日大橋圓朗墟之所在地為何處,今已難考。錦田鄧文蔚先生於康熙乙丑年(西元一六八五年)考得進士做官,當時遷海令雖已撤除,但遷海期間民間屋宇田地盡毀,眾人遷回家鄉後,生活艱苦。鄧文蔚為助農人謀生,成立光裕堂以建元朗墟,於墟旁建西圍(今西邊圍)與南圍(今南邊圍)兩村。或因元朗墟乃錦田鄧族官辦,財雄勢大,故建成後,日漸繁華熱鬧,墟內大王廟碑記云:「往來行旅,莫不挾所求而來,愜所求而去,豈非儼然一大都會哉!」墟集所在地,位於元朗涌岸邊,故元朗十八鄉或錦田八鄉農田產物,及天水圍流浮山珠江口一帶漁民之海鮮,皆運至此地售賣。據聞曾有西洋商人及南洋商人遠道而來,以洋貨作交易。元朗墟有八方來客,墟內遂有客棧與茶樓,各式商店與今日集市商場無異。元朗新舊墟位於元朗涌兩岸。今元朗涌已改建為石渠。二十世紀初,元朗及錦田人口漸增,元朗墟來客漸多,按常理推斷,墟集應隨之而擴建,但據聞當時元朗墟經營不善,例如常有惡霸壯漢身穿黑衣,隨意伸腳踩某農人貨物,說一聲「兩文」,就將所有貨物據為己有。亦有聽聞當時地主偏袒同鄉經營者,故只向外鄉租戶加租。種種不公事,使元朗士紳決意成立公司,另建新墟,此公司即合益公司,而元朗新墟則於一九一五年成立。列位新墟建立者之中,以伍醒遲先生最廣為人知。伍先生原名伍其昌,生於南邊圍,其父於元朗舊墟經營生意,才華出類拔萃,早在十六歲(一八七五年)做秀才。一八九九年,英國租借新界後,大埔、林村、錦田八鄉、元朗十八鄉、屏山一眾村民組成聯軍與英軍打仗,此戰史稱新界六日戰爭,伍其昌為十八鄉領軍之一。戰後,其名載於政府某份抵抗軍領袖黑名單內,同年遭英國政府控告為某謀殺案之同謀,初判死刑,後得眾鄉紳求情而改判終身監禁,直至一九一二年,梅含理爵士上任港督,伍其昌方可獲釋。伍先生走出冤獄後,改名醒遲,重任元朗士紳,既為新墟建立者之一員,亦曾與鄉紳募款以重修大樹下天后廟及擴建博愛醫院。元朗市中心大馬路東北一帶,為以前元朗新墟所在處。新墟落成後,自三十年代起日見興旺,農人在新墟各自搭亭擺賣,有穀亭,又有雞亭鴨亭豬仔亭。後來雞農見新墟客販太多,南移雞亭至新墟旁曠地上擺賣,此地後稱雞地,足見當年新墟生意甚旺。亦有油廠在新墟賣豆油,飼料肥料及農藥農具商販亦多。有商舖經營米機,為種禾農人輾穀米。谷亭街之名,來自昔日舊墟穀亭,此亭乃農人擺賣之處。當年新界農產豐富,聞名全港。元朗有絲苗(例如金利隆牌),流浮山有生蠔,天水圍有烏頭,青山有魴鯏(撻沙魚一種)。鶴藪白菜,打鼓嶺雷公鑿苦瓜,川龍西洋菜,亦廣為人知。此等農物,在當年新墟多數買得到。新界出產之穀類,有花腰仔、石穀、早禾、油粘、絲苗、大糯、細糯之分,而元朗絲苗則以齊眉米最出名,此種米身細長,其質韌中帶柔,據說當時此佳米遠至美國有售。今人多慣於超級市場買袋裝進口米,食泰國米澳洲米越南米,只知牌子之別,遑論煮粥煮飯各有新舊米最佳混合比例云云矣!俗話有謂「斷人衣食,猶如殺人父母」,但今城市人之衣食來源,由重重本地及海外商人經手,若有衣食暗中遭斷,「殺人父母」者為誰?難知矣,但在超級市場肯定尋不得。坊間常流傳蔡瀾先生一番話,謂今香港人彷彿不懂分辨何謂粗糧何謂精食,處處皆有食店以味精辣油酥炸粉漿騙舌,逼人速付錢,強吞糧。飲水思源,食者亦應思米飯菜肉之本源,以前香港人若欲觀其所食之本,乘車往新界農村一覽,即可略見,決不會以為超級市場是「衣食父母」,以為米麵菜果雞鴨鵝皆由貨架所生。近年香港人偏好往臺灣或日本鄉郊旅遊,或同為探看其飲食之本而已。西堤街刻有石碑,記載昔日新舊墟往事。一九八四年,政府建元朗新市鎮,拆新墟五街市廛,令新墟所在處化作市中心一部分,建滿住宅樓宇。今元朗市東部新墟痕跡,只見於街名及數間老字號商店。例如谷亭街之名源自昔日擺賣穀米之亭,水車館街之名則來自新墟之救火車。東堤街與西堤街之名來自昔日元朗涌兩岸海堤,以前兩堤皆為上落貨之處。泰祥街之名來自昔日泰祥油廠,而泰豐街之名來自泰豐灰窰。雞地之雞則化作鳳,此處街名皆以「鳳」字作始,如酒樓菜名般,雞不必統統稱雞。合財街之名,來自昔日新墟五街其中一名,但其位置已改。至於合益路一名之來源,則不必多贅。新墟興旺,舊墟冷清,屋宇皆改建成民居,當年客棧與押舖至今猶在,街景不改,故有旅遊家戲稱舊墟為「滿清一條街」。西堤街之名,來自昔日元朗涌兩岸堤壩。貨船在東西兩堤上落貨作交易買賣。兩街只取堤壩之名,但堤壩位置不在此。元朗泰祥街一名,來自泰祥油廠,此廠由錦田鄉紳鄧伯裘先生經營,鄧伯裘先生於一九四七年任太平紳士。自新墟興旺後,元朗舊墟便漸變冷清,多數屋宇皆作住宅。新界各處農墟,於七八十年代漸見式微,往後三十年,城市人雖因時運高而發富,卻漸漸四體不勤,五穀不分,買米糧肉菜只知牌子而不知其源,煮食烹調術一竅不通,民間飲食常識智慧統統遺忘,食物良劣,遂莫能辨。從此,有人甘願早午晚三餐飯菜皆由商人主宰,任其餵食。良食劣食,從此皆不得其所。怪不得今人談飲食,往往有「食鯪魚骨炒飯」之慨焉。舊墟客棧之躺殼今猶在,但此屋已成民居。政府將之列作一級歷史建築,故拆不得。舊時墟集多有廟,廟內或有公秤,商人在神明面前交易,以防受詐。(此文乃掌故系列之一。初時拙文刊登於信報副刊,至本年七月,專欄因改版終止,往後文章改於網絡媒體網站發表。此系列其餘文章,載於部落格內。)參考書目:邱東著《新界風物與民情》,香港:三聯,一九九二年出版。屈大均著《廣東新語》,北京:中華書局,一九八五年出版。夏思義(Patrick H. Hase)著《被遺忘的六日戰爭:一八九九年新界鄉民與英軍之戰》,林立偉譯,香港:中華書局,二零一四年出版。南懷瑾著《易經繫傳別講》,臺北:老古文化,一九九一年出版。陳雲著《農心匠意:香港城鄉風俗憶舊》,香港:花千樹,第二版,二零零九年出版。陳雲著《劫後餘生:香港風俗錄存》,香港:花千樹,二零一四年出版。鄧達智、鄧桂珠著《元朗食事好時光》,香港:萬里,二零一四年出版。蕭國健著《探本索微:香港早期歷史論集》,香港:中華書局,二零一五年出版。蕭國健著《居有其所:香港傳統建築與風俗》,香港:三聯,二零一四年出版。饒玖才著《香港的地名與地方歷史(下)》,香港:天地圖書,二零一二年出版。 歷史 香港歷史 元朗

詳情

吳剛蟾蜍詼諧角 折桂成語隱淒愴 —(月神話之二)

(在中秋燈籠,多見嫦娥與玉兔。至於蟾蜍與吳剛兩位倒霉神話角色,則甚少見。)「千江有水千江月」,在華夏神話,月宮各仙在人人心中皆不同,嫦娥與玉兔化成神仙之說,傳頌至今,皆因其可親,但蟾蜍與吳剛,則猶如小說戲劇之詼諧角色,令人哭笑不得。傳說月有蟾蜍,據漢代文獻記載,嫦娥見羿得西王母之長生藥後,向巫師有黃問卜,有黃曰:「吉。翩翩歸妹,獨將西行,毋驚毋恐,後且大昌。」嫦娥遂服不食藥往月飛奔,至月後,其身體即變成蟾蜍。唐代文獻《初學記》為漢代《淮南子.冥覽》補注云:「託身於月,是為蟾蜍,而為月精。」由此可見,嫦娥果真紅顏多薄命,在漢代時或甚惹人妒嫉,故說嫦娥化作蟾蜍。至唐代,嫦娥傳說有變。李太白詩〈古朗月行〉曰:蟾蜍蝕圓影 大明夜已殘 羿昔落九烏 天人清且安陰精此淪惑 去去不足觀 憂來其如何?惻愴摧心肝唐朝時,嫦娥化身蟾蜍之說已不興,蟾蜍變成食月之怪物。此講法源自《淮南子.說林》,曰:「月照天下,蝕於詹諸。」下有註謂詹諸即「月中蝦蟇,食月」,而蝦蟇即蟾蜍。是年二零一六丙申年,農曆八月十七日適逢月蝕,蟾蜍將食半月,令中秋滿月不圓。後人於亂世時,往往憑藉神話傳說諷刺今人事物,以抒發滿腔鬱愁,太白〈古朗月行〉謂蟾蜍食美月時,竟無英雄如后羿般射殺此怪,終令美月殘缺,此景令人「惻愴摧心肝」,不忍觀月。劉伯溫《郁離子》有蟾蜍寓言一則,說月中蟾蜍於某日見凡間有蚵蚾,蚵蚾之貌甚似蟾蜍,以為彼此乃同類,派同類邀請蚵蚾往月宮。不料蚵蚾得知月宮只有風露華滋可吸,便不願往月宮。蟾蜍心感驚訝,派同類打探蚵蚾因喜食何物而不願往,後得知蚵蚾食溷蛆與糞汁,一日不可無,便即譏笑道:「予何罪乎,而生與此物類也!」仙界之物,其貌竟與食糞蛆之物同,實在是天大玩笑。李太白與劉伯溫,藉以蟾蜍諷喻凡間何人何事?或許待歡度佳節過後再想為宜。吳剛伐桂之典故,於段成式《酉陽雜俎》記載甚詳,其卷一〈天咫〉章云:「月桂高五百丈,下有一人常斫之,樹創隨合。人姓吳名剛,西河人,學仙有過,謫令伐樹。」吳剛學仙時,因犯錯而遭謫至月宮砍樹。此樹能速癒傷口,若無恆心與氣力速砍之數百次,則與不伐無異。月有玉桂神樹,凡間亦有桂樹,屈大均《廣東新語》謂「古時番禺多桂……舟楫多采桂為之,故曰番禺之桂,爰始為舟」,古人以桂作舟,而此等造船桂樹,盛產於番禺。又謂「蜀薑越桂」,粵地所產之肉桂甚出名,其味極佳,「雜檳榔食之,口香竟日」。無巧不成書,桂樹在農曆八月開花,故此,月中玉桂與凡間桂花,便在月圓夜相互對映矣。談過蟾又談桂,不禁想起成語「蟾宮折桂」,坊間辭典謂,此語即科舉高中狀元之意。「折桂」即折桂花之意,出自《晉書.郤詵傳》(郤詵,粵音同「虢身」,國語音同「隙身」)。郤詵,字廣基,其才華洋溢而高傲,某日武帝問廣基:「卿自以為何如?(武帝問郤廣基覺得自己才能何如)」廣基對曰:「臣舉賢良對策,為天下第一,猶桂林之一枝,昆山之片玉。」郤氏竟敢向皇帝自稱其舉賢良對策之才乃天下第一,猶如桂樹林內惟一佳麗之花,昆山惟一佳玉,若使皇帝動怒,其官位甚至性命皆難保,但武帝惜才,並無因此動怒,後稱此問僅為戲言。郤廣基因而聲名大噪,而其「天下第一,猶如桂林之一枝」,則令桂花成為天下第一之徵,「折桂」一辭便成考取狀元之意。不過,若細究「蟾宮折桂」之意,則非如郤氏之「桂花一枝」般光榮,此辭源自鄭德輝元曲《王粲登樓》二折,曰:「寒窗書劍十年苦,指望蟾宮折桂枝。韓侯不是蕭何薦,豈有登壇拜將時。」曲中王粲寒窗十年,依然未能及第,懷才不遇,生活淒苦,曲中荊王謂桂枝指望蟾宮折,似乎暗示王粲若再考科舉,及第難如登月。此曲之主角王粲當時貧窮潦倒,無法還鄉見母親,其進退兩難之境,實在令人悲傷,就算最終苦盡甘來,果真有蟾宮折桂之奇能,此遭遇終稱不上吉利。嫦娥登月變蟾蜍,美人變醜物。蟾蜍食月破其相,則令賞月者掃興而回。「折桂」辭加一「蟾」字,天下第一即變成苦命書生,寒窗十年,有家歸不得。蟾蜍與吳剛,皆為遭謫之類,永不得人可親可愛,只令其身邊之人神物,化成小說戲劇之詼諧角,不然為何「癩蛤蟆(蝦蟇)想吃天鵝肉」此俗話,總令人不禁發笑卻不知為何?(馬王堆一號漢帛畫內有月,其上有蟾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馬王堆一號漢帛畫內有月,其上有蟾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作者部落格(記錄過往發表文章):https://simonmak1212.wordpress.com/tag/%e6%8e%8c%e6%95%85/參考書目:《新譯李白詩全集》,臺北市:三民,二零一一年出版。《新譯淮南子》,臺北:三民,二版,二零一四年六月出版。《新譯楚辭讀本》,臺北市:三民,三版三刷,二零一一年六月出版。《新譯郁離子》,臺北市:三民,初版二刷,二零一三年四月出版。陳鐵君主編《遠流活用成語辭典》,臺北市,遠流,一九九六年出版。屈大均著《廣東新語》,北京:中華書局,一九八五年出版。袁珂著《中國古代神話》,上海:商務印書館,一九五一年四月出版。段成式著《酉陽雜俎.卷一》,古籍。 中秋

詳情

嫦娥玉兔藏仙丹 攞景贈慶月餅畫

《詩經.陳風.月出》云:「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在華夏風俗,自春秋至今,人若見皎月,懷人情念生。傳統節日必有祭祀之俗,八月十五中秋佳節,天穹明月,即化為神。拜月本為上古人原始崇拜習俗,嫦娥神話流傳後,月即嫦娥,嫦娥即月,舊時人祭月時,尊稱其為月光菩薩。據學者所言,嫦娥即《山海經》之常羲,乃帝俊之妻,《山海經.大荒西經》云:「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二,此始浴之。」常羲與帝俊結為夫妻後,生十二月,後常為月沐浴。十五月圓,至初一無月,再見之月,便是新一月,一年十二月,在古人眼中,就是天仙生出新月十二次。而嫦娥傳說之男主角后羿,亦見於《山海經》,其海內經云:「帝俊賜羿彤弓素矰(註:「素矰」即短箭,繫有繩以射鳥),以扶下國,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艱。」帝俊賜弓箭予后羿,令后羿往窮苦之國扶持其國民。從此兩句看來,在先秦時期,嫦娥與后羿並非夫妻。今坊間流傳之嫦娥傳說,估計始於漢代,因漢代名著《淮南子》載有嫦娥奔月之傳說,冥覽訓謂:「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姮娥(註:即嫦娥)竊以奔月。」舊註又曰:「姮娥,羿妻。」嫦娥初為帝俊之妻,後變成后羿之妻,嫦娥是否改嫁過?相傳嫦娥是美人,其「風流史」實在耐人尋味,而今已無人理會矣。古人祭月之俗,依然見於現今香港,稱嫦娥為太陰娘娘。日為太陽,月為太陰,嫦娥為月之女神,故稱太陰娘娘。嫦娥與中秋皎月,皆令人想起美女,故供奉太陰娘娘者,多祈求得到佳偶良緣。亦有熱戀男女,雙雙站在月下,請月神見證其山盟海誓。舊時江南人過中秋,有齋月宮之俗,《清嘉錄》謂:「比戶瓶花香蠟,望空頂禮,小兒膜拜月下,嬉戲燈前,謂之齋月宮。」齋月宮,顧名思義,即拜祭整座月宮。月宮有嫦娥,亦有玉兔。舊時北京人家在中秋夜置月宮符像,符上有兔,此乃玉兔,玉兔站立如人。玉兔之典故,源自漢樂府詩《董逃行》,此樂府詩記載作者登山進玉堂之見聞,玉堂內有人問:「門外人何求?」作者答道:「欲從聖道求得一命延。」後作者進堂,便見「白兔長跪擣藥蝦蟇丸」,曰:「奉上陛下一玉柈,服此藥可得神仙。」此詩作者服藥後,便成神仙,玉兔搗藥之傳說,源自於此。舊時江南人亦祭兔,但不立符像,至於在廣東或香港,則鮮聽聞有人祭玉兔,玉兔只見於兒童所玩之傳統紙紮花燈。民間祭月時,多以瓜果與月餅供奉月神,此乃人月團圓之意。話說月餅源自元朝末年,劉伯溫藏字條於烙餅內,密告各地義軍八月十五日起義,後元朝亡,朱元璋稱帝。月餅後為中秋必贈親友之物,在香港,月餅亦為中秋之大事,坊間有月餅會代人儲蓄每月供款,以買月餅贈人。傳統月餅有伍仁月、豆沙月、南棗月、蓮蓉月,舊時月餅多為伍仁月,而今則以蓮蓉月居多。伍仁者,即合桃、欖仁、杏仁、芝麻、瓜子肉,有甜鹹之分,甜伍仁有糖冬瓜,鹹伍仁則有金華火腿或蠔豉臘腸。(月餅廣告,已消失於節日街景,只印於小小海報上。)(中秋將至,但而今在彌敦道,不見月餅廣告。)月餅為唐餅舖及茶樓之大生意,故每逢中秋,各店家必賣告白宣傳,以招徠顧客。以前店家多畫巨型廣告畫,將之掛於花牌上,花牌有三四層樓高,其兩旁掛滿花燈,而巨畫內容,多為齊天大聖大鬧天宮,或三英戰呂布。亦有店家藉此巨畫諷刺當年大事,以引人惠顧,最廣為人知者,莫過於旺角龍鳳茶樓之廣告畫。據記載,一九八八年香港股市興旺,此茶樓在其巨畫畫大頭魚以諷刺坊間人人買股票。亦有餅家在股災之年,於其月餅廣告巨畫內畫大閘蟹,藉以諷刺股票買賣者如待售之大閘蟹,遭綁手又綁腳。若有人不幸遭此等廣告畫嘲諷,或苦笑道:「都唔知攞景定贈慶!」「攞景」本為攝影師之行話,其意為憑藉某處風景以襯托所攝之物,當年月餅店家藉時事宣傳月餅,義近「攞景」。至於「贈慶」則為反話,於中秋佳節,遭廣告巨畫嘲笑,實在無「慶」可言,「贈慶」是假,「贈苦」方為真。自此,若有人受嘲諷之言所傷,便反問道「攞景定贈慶」,提示嘲諷者改換話題。(龍鳳茶樓,高三層,今已為渣打銀行,以前月餅廣告巨畫,與今銀行招牌大小相若。龍鳳茶樓對面以前為瓊華茶樓,每逢中秋,瓊華茶樓亦掛巨型廣告畫作宣傳,今已改建作瓊華中心。)舊時茶樓月餅廣告巨畫及燈飾之盛況,媲美聖誕燈飾。而今中秋雖將近,沿彌敦道由旺角步行至尖沙嘴,見路旁巨畫皆非月餅告白,而是貸款或名錶廣告。月餅廣告,今只印於四五小海報上,貼於某國貨公司門邊。百業蕭條,餅窮人窮畫更窮。(青衣與慈雲山皆有太陰娘娘廟,兩廟皆由鶴佬人所建。而在其他大小廟宇,太陰娘娘神位亦甚常見。)參考書目:《新譯淮南子》,臺北:三民書局,二版,二零一四年六月出版。《新譯詩經讀本》,臺北:三民書局,二版,二零一三年出版。邱東著《新界風物與民情》,香港:三聯,一九九二年出版。馬書田著《華夏諸神:俗神卷》,台北縣:雲龍出版社,一九九三年出版。陳雲著《旺角街頭種高粱——香港風俗拾零》,香港:花千樹,二零一一年出版。魯金著《港人生活望後鏡》,香港:三聯,一九九一年出版。顧祿著《清嘉錄.桐橋倚棹錄》,北京:中華書局,二零零八年出版。 中秋

詳情

菠蘿傳說與城門荃灣械鬥記

是年二零一六年,夏季某日,家人從九龍城捧來泰國小菠蘿一打,此種菠蘿比常見之菠蘿細小,大若橙,去皮即食,不浸鹽水,果肉甘香如蜜。是年坊間興起食「泰國小菠蘿」,其味甘甜,果若橙大。十九世紀初,城門荃灣青衣一帶山嶺上,曾種有大量菠蘿,據文獻記載,此種菠蘿與今市面所售之泰國小菠蘿外貌大小味道相似,《新安縣志》與新界理民官所寫之農物報告,皆有記載新界農人種菠蘿。城門有山坳以菠蘿作名,其後此地建堤壩,壩名即稱作菠蘿壩。屈大均《廣東新語》謂「波羅樹,即佛氏所稱波羅蜜,亦曰優缽曇」,何謂波羅蜜?《金剛經》曰「佛說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是名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之意,即智慧成就達至彼岸,擺脫一切世間法相。食菠蘿而識此道者,方為讀書人也。以前人將菠蘿與曇花相提並論,皆因兩者皆甚少開花,菠蘿結果,先花後果可,無花結果亦可。屈氏謂在廣東類似菠蘿者,有古度子(今稱無花果),有獮猴桃(今有洋名作奇異果),有楊瑤子(今稱楊桃),此三者皆為無花之果。廣東首棵菠蘿樹,來自波羅國某貢使,此貢使攜來兩菠蘿種子,登南海神廟種之,不料下種之際,「風帆忽舉,帕眾忘而置之」,此貢使無法乘船回國,望船悲泣,竟於廟邊立身仙遊,當地人認為此貢使有「立化」之功力,過世後必化為神仙,故以泥傅其肉身祀之,稱其為達奚司空。學者指,今香港人所供奉之洪聖大王,便即南海神(另一說則指洪聖為洪熙),南海神廟而今仍在廣州,但廟前兩棵廣東菠蘿樹先驅,不知猶在否?新界曾廣植之菠蘿,來自南洋,當時香港興食菠蘿,種菠蘿有利可圖,令此甘香果捲入城門荃灣村民械鬥之中。據許舒博士(James Hayes)記載,在一八六二年至一八六四年間,城門村民與荃灣村民械鬥,雙方各有死傷,其因如何,各有各話。城門村民指,荃灣鄉民特意收過路錢,以圖阻菠蘿農人往荃灣賣菠蘿,故而打鬥云云。但荃灣村民則說,當年甚多外姓人住荃灣,其中一戶姓歐陽,來自爛泥塘村。某日,歐陽氏兩兄弟從外地回來(外地指荃灣以外之地),攜回大量行李,有城門村民見行李如此多,心忖此兩兄弟定然在外發大財,後帶同武器往其住處打劫。歐陽兄弟初時尚能撃退劫匪,後來匪賊愈來愈多,兩兄弟向荃灣村民求救,得荃灣老圍、關門口、石梨貝村民襄助,兩地村民械鬥,從此而起。城門水塘菠蘿壩附近,有告示牌說明此處地名之由來,其內文提及之械鬥成因,取自城門村民之說。許舒博士於當年木棉下村見過鋒鏑,其狀如鴨嘴。亦有說指,劫匪本已由村民制伏,押送上船往南頭(今深圳蛇口以北)報官,不料其中一匪在汲水門逃脫,回城門村後訛稱船上所有村民已遭私刑處決,城門村民便即帶武器往荃灣報仇。械鬥三年間,兩地村民若於狹路相逢,定必打鬥,直至其中一方因傷而逃。此三年後,械鬥最終平息,平息緣由,講法有二。講法之一指,川龍某曾氏村民作「和事佬」,向雙方送禮請食飯和談,終令械鬥平息。另一講法則頗令人心驚,謂關門口村某村民曾當過兵,熟悉武器,且人脈交際廣,後搬來兩尊大炮,欲將城門眾村夷為平地,城門村民得知此事後,便即向荃灣村民講和。當年歐陽氏因遭劫,而困於荃灣城門兩地械鬥之間。械鬥平息後,歐陽氏兄弟回中葵涌建新村,名其為圍乪,據稱此村昔日所在地,即今圍乪街附近。械鬥平息後,歐陽氏兩兄弟始發覺其住處與葵涌鄉親相隔太遠,故搬返中葵涌建立新村,以圍乪為名。中葵涌一帶,今已建有石籬邨。清末舉人徐珂曾編寫筆記《清稗類鈔》,記載十八及十九世紀各地風土人情。據此書載,「乪」字只為廣東人所用,此字於今香港多讀作「劇」(亦有指讀「揭」,普通話讀「囊」),《清稗類鈔》謂「水之曲折為乪」,故圍乪所在處,或在溪澗附近。又謂「粵人性剛好鬭,負氣輕生,稍不相能,動輒鬭殺,曰打怨家,非教條所能禁」,荃灣與城門村民當年彼此「打怨家」達三年之久,或為粵人好鬭之佳例。但新界村民則認為尚武為美德,若文武雙全則更佳,最怕後生子女做「屎坑關刀」——聞(文)又唔得,舞(武)又唔得。古語云:「我武維揚」,練武強身,方能保家衛國。荃灣與城門(今已遷錦田)村民各在其村廟內供奉當年械鬥死者,稱其為烈士,其神位見於荃灣天后廟及錦田城門新村協天宮內。政府於荃灣建新市鎮時,將市中央一街命名為眾安,或許正因顧忌此事。可惜太平日子漸久,城市人沉溺於安逸生活,體力欠佳,且又疏懶讀書,無甚志氣才智,故文武雙全者,今已鮮有。「屎坑關刀」之味,雖處處有聞,但多數人早已「久而不聞其臭」,猶如罐頭菠蘿食太多,遂不知菠蘿真味。一九二三年,政府興建城門建水塘。城門內多數村民遷往錦田之城門新村,而當時城門有菠蘿耕地約四十二英畝,政府為每一千棵菠蘿樹賠款二十元,不論大小高矮,又提議農人另覓新地種菠蘿,亦容許農人收到賠償後將樹移走。菠蘿壩,今為城門水塘副壩。參考文獻:Hayes, James 1977, ‘Royal Asiatic Society Visit to Tsuen Wan, Saturday 10th Dec 1977: A village war’, 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Hong Kong Branch, Vol. 17, p. 185-198.邱東著《新界風物與風情》,香港:三聯,一九九二年出版。屈大均著《廣東新語》,北京:中華書局,一九八五年出版。周樹佳著《香港民間風土記憶(貳)》,香港:天地圖書出版。徐珂編撰《清稗類鈔》,北京:中華書局,一九八四年出版。葉靈鳳著《香港方物志》,香港:中華書局,二零一一年出版。 歷史 香港歷史 本土 掌故

詳情

啟德水鬼捉匿人

兒童嬉戲,不必玩具,亦不必有電子器物,往遊樂場,與三五小童同玩捉匿人,彼此奔跑追逐,玩三兩回,便是半日閒暇。捉匿人,又作捉伊人,多讀作「捉伊因」。眾玩者猜拳,輸者作捉人者,而其餘玩者則作匿人。捉人者面向牆壁數十聲,匿人則在此時尋遮蔽處藏身。十聲後,捉人者四處奔跑尋匿人。若匿人遭捉人者發現,便即拔足逃跑。捉人者若能觸及匿人身體,便算捉住匿人,匿人遭捉住後,就變成捉人者。匿人若跑到牆邊,伸手觸牆,大叫「埋舟」,捉人者就只可另捉其餘匿人,因「埋舟」之人無法捉。有人省略倒數十聲一環,遊戲一開始,眾匿人便即跑開以避開捉人者,此種玩法,似乎更為刺激。每年農曆七月,老人勸兒童勿往山澗游泳,以免遭「水鬼掹腳」,溺斃於水中,水鬼藉其軀殼投胎做人,死者則化成水鬼,做替身也。相傳捉匿人玩意,源自此傳說,捉人者就是水鬼,而眾匿人為免做水鬼之替身,即跑往牆邊「埋舟」,「埋」者,靠近或停靠也,兒童游至舟邊,有物可扶,自然不怕水鬼拉腳。捉匿人不同外國兒童玩意捉迷藏(hide and seek),玩捉迷藏時,捉人者尋人前要先以毛巾蒙眼。伏匿匿之玩法,則與捉迷藏頗相似,惟捉人者不蒙雙目。捉迷藏與伏匿匿之玩者,皆不必奔跑。談起水鬼,就想起清末才子何淡如先生某妙對:水手落水 水鬼拉住水手手火頭吹火 火星飛上火頭頭(註:火頭者,大廚也)聽聞何淡如先生曾於九龍城講學,而此地海邊亦曾有水鬼傳說,話說一九一四年,啟德營業有限公司成立,並於九龍灣填海,以建高尚住宅區,稱此區域作啟德濱,「啟德」二字,皆取自該公司老闆之名。啟德濱工程分為三期,首期填海工程於一九二零年完成,其後即建屋宇出售,但因有謠言指此處有毒蚊與瘴氣,新屋宇無人問津。其時,香港發生海員大罷工與省港大罷工,令第二三期工程屢屢受阻,謠言亦由此而生。有街坊夜聞填海工地鬼哭聲啾啾,有街坊則指填海處本有水鬼聚居,水鬼溺斃填海工人,以保衛其居處,故無人敢繼續填海云云。啟德公司因謠言而賣不出新屋宇,又遇罷工以致無人填海,停工良久又招惹水鬼謠言,果真「屋漏兼逢連夜雨」。啟德濱或許無水鬼,但此公司之倒霉鬼,則應甚多。政府後來在啟德濱工地建機場,而今此地只留啟德公司之名,啟德濱之街道屋宇,則已無痕跡可尋矣。(九龍城今有啟德道一街,但當年啟德濱所在地,並非於此。)(舊機場所在地,以前為啟德濱「爛尾」住宅區所在處,機場逐以啟德為名,今機場已遷,啟德依然為此地地名,新屋邨與社區設施多以啟德作名。)有傳新界藍地水塘,亦為水鬼居處,有兒童在水塘嬉水時,不幸溺水喪生。有附近村民聽聞塘內有鯉門精作怪,趁兒童嬉水之際,在塘內用力吸水,捲起旋渦,以使水中兒童溺死。(藍地水塘,位於屯門以北。此乃灌溉水塘,其貯水供農人灌溉之用。曾有兒童不幸在此溺水喪生,因而令此水塘「鬼故」甚多。)學者指「水鬼掹腳找替身」之說,非佛亦非道,故應由巫教傳說與佛教傳說附會而成。佛典有云「人身難得,如優曇花」,「一失人身,萬劫不復」,投身為人是福氣,亦為善果。水鬼溺斃兒童,濫殺無辜,豈能得投貽為人之福?若有水鬼愚蠢至此,以為殺人能得福報,神靈或護法或應早已收伏之,鬼都無得做吧?圖片:作者拍攝參考書目:魯金著《港人生活望後鏡》,香港:三聯,一九九一年出版。吳昊著《老香港:爐峰述異》,香港:次文化堂出版。陳雲著《香港大靈異初集——神異傳說及民間信仰》,第二版,香港:花千樹,二零一三年出版。饒玖才著《香港的地名與地方歷史(上)》香港:天地圖書,二零一二年出版。 歷史 香港歷史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