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到吂返香港的老婦人

我Google一下「吂」字,在網站「漢典」的基本解釋是:「表示不肯之聲。老年遲鈍。」「漢典」又引用《康熙字典》,我在此列出其中三項解釋:「使人問,而不肯答曰吂」、「不知也」、「老人不知」。綜合上述解釋,「吂」字首先是一個語氣詞或應答詞,有點像我們常用的「嗯」或「哦」。通常這種應答詞,詞意飄忽,一詞多意。好像我們日常生活用WhatsApp約人食飯時,最討厭對方只回一個「哦」字,因為你不知道對方在哦甚麼。哦,可以代表答應,可以暗示拒絕而敷衍了事,更可以因為根本沒看你內容未經思考而胡亂回答。但如果對方回覆你一個「吂」字,至少表達了不肯的意思,你起碼知道對方在想怎樣,總比哦了強。由此可見,「吂」帶有Say No的含意。但根據《康熙字典》亦可以解作No Comment。至於 No Comment 的原因亦有三種,(1)不肯回答,(2)因為高齡關係或其他因素令腦筋遲鈍而不懂作答,(3)不知怎樣回答。由於一字多意,所以「吂返香港」這句說話,在不同情況有不同意義。舉例,某老婦人過了澳門賭錢多日,家人勸她回香港,老婦人說:「吂返香港!」,即拒絕回香港的意思,原因是這老婦一直輸錢,她想贏,贏了錢才回香港,所以跟家人補充說:「Win, back Hong Kong!」,她列出返回香港的條件就是要贏,英文全句為 I win, then back to Hong Kong。另一個意思就是這個老婦人在賭場已輸到傻了,輸到連阿媽都不認得,又怎樣識路回香港?所以她痴痴呆呆地說:「吂……返香港?」這就是懵到上心口,像老人痴呆患者般喪失了答問題能力,賭到食飯去廁所都可以忘記的至高境界。輸清光的人最喜歡大叫「Win Back!」,因為妄想可以翻本。可幸香港人有個特質,在外地即使瘋了,甚麼事情都忘了,好歹仍然記得自己來自香港,所以這名老婦人在輸到X街而神智不清之時,仍然可以不停喃喃自語地說:「win back…… hong kong……」同一句話無限Loop。除了老婦人的不幸遭遇外,「吂返香港」亦反映了很多已移民外國的香港人心聲。有位早前已移民澳洲的朋友,問他有否打算回來香港生活,他斷然拒絕,並說:「吂!返香港?」意思是不回來了,香港政治日益敗壞,回來做甚麼?他亦用英語說:「Win? Back Hong Kong?」幾十年的民主運動,我們哪一次贏過?回來香港又有甚麼意義?畢竟能夠移民的只屬少數人,更多的香港人留下,但越來越多香港人感到眼前的香港十分陌生,不是我們從前熟悉的香港。大家臉上總掛著問號並說:「吂…… 返香港?」香港人一遍茫然,不知怎樣說好,到底香港怎樣才能重拾昔日的光輝呢?眾人失意之時,總會有人站出來勉勵大家:「Win! Back Hong Kong!」只要我們懷著打不死精神一起奮鬥,我們心目中的香港一定會戰勝歸來!

詳情

高舉日寇名字中山為國父嚴重辱華

好好地有一個中國本字,孫文,字逸仙,不去稱呼他,或尊稱他為孫大總統或孫總理,亦無不可。但我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中國人總愛稱呼他的日本鬼子名字「孫中山」,更高舉這名字為國父,天天自我辱華卻不自知,怪不得中國人常被部分香港人常嘲笑為支那人。近日有網友問我,孫中山這名字應該跟日本沒多大關係罷,不就是因為他出生於中山這地方,因地而稱其名嗎?這是一個嚴重錯誤!因地而稱其名,自古有通例,像東漢之末劉備時常被稱呼為劉豫州,原因是他曾任豫州刺史這官職。至於孔明,自號卧龍先生,原因是他未替劉備打工之前,一直在卧龍崗這地方耕田讀書。孫中山絕非因地改名至於孫中山,並非因為出生於「中山」這地方於是改名號為中山,正好相反,是因為這地方出了一個叫孫中山的偉人,名氣十分之大,後人才索性把地名改為中山,沾一沾光!孫文出生於大清國廣東省廣州府香山縣翠亨村,到了1925年國民政府為紀念孫中山逝世,便把其家鄉改名為中山縣,發展到今天中國共產黨治下的中山市。在現今中山市翠亨村,仍保留了孫中山故居,修建成紀念館,供遊人參觀。我三十多年前還是小孩時,已跟隨父母往孫中山故居遊覽,我在當地已很清楚聽到香山這地方是因為孫中山而改成中山這說法。但近日竟有不只一位朋友跟我說,從前教科說曾說孫文因出生地而起了孫中山這稱號,我未有仔細考究出現那一本教科書,如果有此事,實屬誤人子弟!還源歷史真相本來名字都只不過是一個稱呼,名字出於何典也不用太刻意考據。但孫中山此人非比尋常,尤其是他被人吹捧成「國父」那麼巨大,死後接近一百年,國共兩黨領導人仍然開腔要爭奪成為孫中山繼承者。時人對孫中山的評價,可以各自表述,但「孫中山」名字的由來,是歷史真相一部分,未評價歷史之前,先要懂得還原歷史真相。如果我手上資料沒錯,孫文晚清鬧革命,流亡日本時曾化名為「中山樵」(なかやま きこり)。在日本,中山是一個姓氏,像我兒時偶象中山美穗(電影《情書》女主角),就是姓中山名美穗。而日本人多尊稱孫文為中山先生。後來名字傳到中國,轉姓為名,中國人卻多稱他為「孫中山」,這是十分有趣現象。但孫文一直以「孫文」或「孫逸仙」自居,簽署文件亦用這兩個本名,罕有自稱「孫中山」。流亡日本化名中山樵中國引入日本漢字詞彙,從晚清到現在,都是十分普遍現象。像「民主」是清末民初的潮語,源自日文。到今天,「達人」已成中國、臺灣、香港的潮語,亦源自日文。但我要指出一點,當中國人動不動就高舉民族主義,天天把日本皇軍曾經進入中國的一段歷史掛在口邊,以圖煽動國民的仇日情緒,但為何自己尊稱為「國父」的人,卻要取其日本鬼子的名字,而不直接稱其中國本名?認鬼子作父嚴重辱華中國的國父,有中國本名不叫,叫其日本鬼子名字,認賊作父,不是辱華,是什麼?由此可見,中國的所謂民族主義,毫無邏輯可言,純為鞏固執政者權位而服務,時人不可不察。 孫中山 辱華

詳情

配票何來反民主?

選舉結束,有班人係咁抨擊選民的集體配票行動,有的人更離譜到話配票反民主。我自己都唔鍾意配票,我更一直呼籲人唔好理乜嘢民調,走入票站按自己本意投票。但係,分析問題時,不能夠按自己個人喜惡出發。要評論一件事,是否反民主,首先要講乜嘢係民主。民主就是多元聲音,尊重不同人的抉擇。選民做投票決策時,原因可以是多元化的。有的人喜歡用「肯定法」去投票,即是選一個自己喜歡的,然後投佢;有的選民卻用「排除法」去投票,即是先排除一堆自己不喜歡的候選人,再在喜歡的一堆中,排除自己認為勝出機會細的候選人,然後走入票站投票。而「配票」和「棄保」,就是「排除法」的一種體驗。而「配票」又比較特別,通常過程中會先篩走一堆討厭的名單,再與朋友或家人等一起商量,在一堆可選名單中,大家分配各投一個名單,期望各個名單都可以當選。但點都好,「配票」過程總會有取捨,選民會放棄投某某候選人。雖然我一直用「肯定法」去投票,唔鍾意「排除法」,跟人商量「配票」或「棄保」,但如果有候選人自己輸左,或選民見到投票結果唔合自己心水,就話「配票」「棄保」行動違反民主,剝奪選民選擇者,真係好不智!死忠粉絲不會配票首先,候選人的死忠支持者,根本不會參加配票,實投你一票。參加得配票的選民,其實佢地根本唔係你的死忠支持者。佢地在配票行動中,選擇放棄你,本身就係一樣民主選擇,配票又如何反民主呢?建制派的「配票」咁多利益怪招,真的有機會違反選舉公平,先至要正視。民主派配票行動自由參與但民主派選民的配票,自由參與,我睇唔到選民係被迫去參加像「雷動」這樣的配票行動,跟「雷動」建議去投票又唔係有獎品。選民自由參與,又點違反選舉公平?你作為候選人,選民咁容易就可以因為「配票」「棄保」就離你而去,你自己好好反省下啦,仲係度諉過於人。任何選舉,「搖擺選民」往往在關鍵時刻定生死,呢點係常識。你出來參與,你個選舉工程的任務就係不斷說服「搖擺選民」成為你的「忠實粉絲」鐵定去投你一票。但你說服唔曬啲選民,仍有一大班選民繼續「搖擺」,你能怪誰?選民「搖擺」,都係一種自由。仲有,即使冇「雷動」之前,咁多年民主派選民都係咁玩配票架啦,而以前好多候選人都會教選民配票。只不過戴耀廷出名啲,今次個「雷動」行動多傳媒報道,候選人輸左咪有嘢賴囉。民主的真諦就係尊重人民的選擇。選民自願參加配票,本身都係一種選擇。配票結果不合你心水,你就話人地配票反民主,輸打贏要,唯我獨尊,咁先至係反民主!太多名單選擇困難最後,有啲人話「有得揀先至係老闆」,話「配票」「棄保」變相減少選民的選擇,反民主。如果你真係咁關心選民,你應該知道,當眼前選擇太多時,會令部分選民出現選擇困難症,而感到困擾。名單太多,議席有限,選民心裡有數。手掌係肉,手背又係肉,你要啲選民花咁多精神同人開會傾偈、睇民調、動腦筋去諗點投法,你仲好意思話啲選民「配票」。講到尾,係民主派太多名單,沒有協調,各不相讓,先煩到啲選民。候選人不管當選或落選,除左謝票,更要向選民謝罪!勞煩到選民仲好意思罵人「配票」。 雷動計劃 2016立法會選舉

詳情

不要放生巴西龜

從新聞畫面看到大批巴西龜被推至海邊,死的死,傷的傷,場面嚇人,教人心傷。這就是所謂「放生者」所造的孽。記住,你胡亂放生,是在造孽!我在網上看到自作聰明的人說,既然巴西龜是淡水動物,不應放生入鹹水海洋,那放生入淡水的河流及水塘好了。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千萬不要這樣做!巴西龜並非香港本地物種,而且在野外有極強求生力,將巴西龜放生至香港本地河流水塘,巴西龜將會大量繁殖,並搶奪本地生物的生存空間,造成生態大災難!你倒100隻巴西龜入大海,你造的孽,頂多只是殺死100隻巴西龜。但你倒100隻巴西龜入河流水塘,你將會殺死無量眾生,你造的孽將會無限大!你一心「行善積德」卻造了無限大的孽,又有何益?說到底,不要受人欺騙。「放生」是一盤大生意,由一班不顧眾生死活,只顧謀財賺錢的商人做的大生意。更可惡的是,這些商人往往披上宗教外衣,將惡包裝成善,騙你錢財。說到底你要擦亮眼睛,有點常識,不要輕易受騙。放生產業,好多時以道、佛二教作招徠。然而,購買動物放生,完全違背兩教教義。先講道,整本《道德經》不斷勸世人不要競逐虛名。而「清靜無為,順其自然」亦是道家思想的真諦。讓動物們在原先的生活環境過活,就是最好的了,絕不應該刻意捕捉牠們,再供你們人類去放生!競逐「放生行善」虛名,大偽也!是太上老君李耳最厭惡之事。再談佛,佛有所謂貪、嗔、痴「三不善根」的說法。而刻意購買動物放生,正犯了三大忌。何謂貪?貪圖放生可獲功德之虛名,為之貪。而這種虛名建基於你自己覺得做了好事,而並非真的做了有利眾生之事。你不去用功修煉,參透佛理,提升智慧,只想走捷徑,花錢以謀功德,亦為之貪。何謂嗔?你看到別人捐了一百元去放生,你唔抵得,你捐夠一千元!人家捐了一千元,你捐夠一萬元,再買一百隻龜、一百條魚去放生。做一件事,基於妒忌,要與人攀比,為之嗔。何謂痴?唔好好用腦袋諗嘢,完全顛倒是非,明明殺生造孽,卻說成放生積德,自我感覺良好,為之痴。「貪、嗔、痴」完全來自個人執著。要獲得無上智慧,究竟涅槃,最重要是放棄執著,不要再執迷於一己虛假的功德,而與萬化冥合,多個有益眾生之事。奉勸施主及早回頭,莫再沉淪放生造孽。 放生

詳情

三跑殺盡海豚精靈

這星期香港人人都拿著手機追逐精靈,我都有玩,而且玩得不亦樂乎。但其實,在香港境內,早已存在各式各樣的精靈。香港人對中華白海豚的熱愛程度,不下於比卡超,然而,對很多人來說,中華白海豚只是一個傳說,因為很少人真的能夠用肉眼看到牠們,就正如不是每個玩Pokemon Go的人都可以捕捉到比卡超一樣。欲見到中華白海豚真身,真的像尋找寵物小精靈一樣,要上山下海去尋。自小已聽人說有些人會租船出海,尋覓中華白海豚的芳踪。當然人們不會把海豚精靈視作寵物,不會嘗試去捕捉牠們,而船家亦不會把船駛得太近,以免傷害海豚。遊人只要遠遠看到中華白海豚的蹤影,已雀躍興奮。而中華白海豚亦好像通人性一般,知道有人要來看牠們,牠們會表演幾下翻騰絕技,跟人類打個招呼。不用說Pokemon Go能創造商機了,在香港尋找海豚精靈,早已是一門生意。我上網發現現在仍然有這種觀豚團。但我真的很懷疑現在出海仍能看到中華白海豚嗎?昨天出席在機場舉辦的反三跑集會,有出席者說現在只剩下二十餘條中華白海豚,大海茫茫,要找到牠們實在不易。此外,如果我是中華白海豚,知道腐敗的香港特區政府即將要興建機場三跑,我肯定舉家移民!香港這片海域,本身已佈滿印有殘體字的中國垃圾,早已不適宜海豚居住。8月1日起,為了填海建三跑,會天天不斷倒泥落海!你教海豚精靈怎樣生存?在反三跑集會中,我又認識到,原來三跑環評報告稱三跑建成後,中華白海豚會重臨香港水域淒息引起爭議,於是有人提出司法覆核。而這場官司,勢將成為叫停三跑,拯救中華白海豚的最後一根救命草。然而,香港特衰政府不等司法覆核判決,現已偷步動工興建三跑,對自然環境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僅餘下為數不多的中華白海豚,早已被屠夫政權殺個精光。香港人除了舉起血海豚道具遊行和默哀之外,還能做些甚麼?香港特區政府一方面興建三跑殺盡中華白海豚,或許另一方面,香港特區政府可能正在寫信給任天堂,要求遊戲開發商在Pokemon Go新增以中華白海豚為藍本的精靈,並全球獨家在香港海邊出現,屆時香港人一定個個歡喜若狂,並以香港獨有中華白海豚精靈為榮。 三跑 環境 機管局

詳情

選管會掩耳盜鈴

早前鍾樹根宣傳出新書,並向網民挑機,如發現書內有錯字,可在他的facebook中留言,他會多送一本書給成功挑機者。如此氣勢,教我想起昔日秦國丞相呂不韋,將他那本《呂氏春秋》掛在城門之上,公告天下,若有人能在書中增刪一字,即賞千金。這就是「一字千金」成語的由來。由此可見,呂丞相出手比Treegun可謂闊綽得多,呂丞相玩的把戲是「一字千金」,而Treegun充其量只是「一字一書」,仲要係送多一本本身已經有錯字的書給你,你會跟著Treengun玩這個捉錯字遊戲嗎?鍾樹根承襲呂不韋「一字千金」遺風在呂不韋的時代,真的沒有人夠膽應戰挑機,為《呂氏春秋》增刪一字。並非因為《呂氏春秋》完全沒有錯漏,而是因為當時人人都怯於呂不韋的權勢,包括時為秦國大王的嬴政,都要忌呂不韋三分,未敢跟他有正面衝突。《呂氏春秋》收錄了一篇很出名的成語故事,叫「掩耳盜鈴」。原文是「掩耳盜鐘」,但後人卻習慣講成「掩耳盜鈴」,流傳至今。反正「鈴」又好「鐘」又好都不影響故事的寓意。話說有個賊,看中了一個有錢人家中的一個鐘,想偷走。但他恐怕搬動個鐘時,鐘會響,吵醒其他人,於是想出一條「妙計」,就是捂著自己雙耳去搬鐘。他以為自己掩耳偷鐘,聽不到鐘響,人家就聽不到了,你說他是否很蠢!呂不韋弄權自欺欺人「掩耳盜鈴」就是教訓人不要自欺欺人,以為呃到自己可以過關,但其實瞞騙不過別人。可惜,人類總是犯同一個錯誤。主持編纂《呂氏春秋》的呂不韋,他自己何嘗不是一個「掩耳盜鈴」之徒?嬴政初登基時還年幼,國政自然可盡掌握於呂不韋手中。但嬴政年紀漸大,野心亦越來越大,嬴政身為大王,名正言順,早晚是要加冠親政的。呂不韋亦感受到嬴政的威脅,但他自己不願意急流勇退。甚麼「一字千金」,無非是為了逞一時之威風。呂不韋深知自己在秦國的威望早已大不如前,只好掛《呂氏春秋》於城牆以示威,自我感覺良好一番。無非是「掩耳盜鈴」,騙了自己,卻騙不過嬴政。即使沒看歷史,有追看過《尋秦記》的朋友都知道,沒多久之後,呂不韋便被秦王嬴政鬥垮,繼而慘死。沒想到,兩千多年後的香港選舉委員會,又再上演一次「掩耳盜鈴」的鬧劇。選委會無端白事創新猷,在立法會選舉提名期前宣布,將會要求參選人簽署一份「確認書」,讓參選人聲明認同「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等基本法條文。不肯簽「確認書」者,將喪失參選資格。若簽署後,其言行仍有宣揚香港獨立之嫌,便有機會干犯選舉失實聲明罪,或要負上刑事責任。禁絕港獨反令更多人談港獨選委會企圖借「確認書」以限制參選人的言論,香港人就不會談「港獨」嗎?正好相反,選舉未正式開始報名,「港獨」一詞再一次成為傳媒以及坊間談論的焦點!我可以肯定「港獨」一定會成為這個選舉期人們日日都要談論的話題。選委會越要禁,反而越多人講。情況就好似在兩年前「港獨」只是小部分人在網上討論的話題。但2015年年初,梁振英在宣讀施政報告期間,突然高調批評香港大學學生刊物《學苑》「搞港獨」,使「港獨」一詞突然登上大雅之堂,在議事廳堂而皇之出現之同時,主流媒體及街頭巷尾的市民亦爭相討論。我認為政治制度和國家疆土按不同時代的需要而變化,十分正常。甚麼「自古以來領土不可分割」之說,毫無道理!你翻開中國歷史地圖,每個朝代的疆土大小都不一樣,自會明白。我認為以目前中國共產黨之爛透,並日益拖垮香港的局面,香港人爭取建國獨立,是正途。但作為統治者的一方,若想消除老百姓「分裂國家」的聲音,扭盡六壬禁絕人們去講,是下下之策。越禁人們越要講!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情況就好似神秀那句偈語「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一樣,境界一點都不高!明明身處的環境就有塵,你天天夾硬用力往鏡上抹塵,一時之間鏡子好像乾淨了,但轉個頭,塊鏡仍會沾染塵埃。香港人「追求香港獨立」之心已起,不管你怎樣禁絕人們談「港獨」,人們總是會講的。要消除港獨的聲音,就要學會惠能所提倡「無」的概念,從根本上消除香港人「港獨」的念頭。那麼,中國共產黨就要自我檢討,這些年頭是否干預得香港太犀利呢?梁振英政府又要自己反省,是否自己把香港治理得太爛,香港人才萌生「港獨」之意?如果政治清明,天下大治,人人安居樂業,大家每天只要專心工作和吃喝玩樂,便很滿足了,老百姓連關心政治的興趣都沒有,又何來談「港獨」之理呢?這正是惠能那句偈語「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至高道理。但中國共產黨和梁振英政府要是死不悔改,繼續把香港搞爛,香港人不甘心搭沉船,站起來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爭取變更國體,支持「香港獨立」,又有何奇?說到底,「香港獨立」在香港從來就是偽命題。最重要就是大家覺得生活過得去。我們日日喺度叫囂要爭取民主,講出建制派點衰法,但仍有很多「港豬」未醒,就是這個原因,因為很多香港人仍然覺得生活過得去。我從來不會怪「港豬」未醒,因為生活仍然過得去是他們的福氣。但當大家看到香港連廉政公署這根支柱都要倒下,香港只會日益敗壞,火焰早晚會燒到「港豬」身上令他們驚醒。自古以來,執政者「掩耳盜鈴」,最終害己害人。國之疆界可以重劃,無道昏君被人推倒,此乃恒常古理,絕不稀奇。 立法會選舉 港獨 選管會

詳情

南海判決是中共的及時雨

中國今年不是不夠雨水,而是太多。單以七月計,颱風加上連場暴雨,令華南廣泛地區發生嚴重雨災,武漢城更幾乎全城被水淹沒,民冤四起。水災容易引發其他災難,交通中斷導致饑荒,惡劣水質引發傳染病擴散。對中共這些極權統治者而言,災難爆發,受災老百姓死個清光尚且容易應付,最麻煩就是那些死唔去的人,家園被毀,餓著肚皮,孑然一身,最容易被有心人煽動,將民冤轉化為民變,與統治者爭一日之長短。綜觀中國歷史,歷次社會大動亂都是由天災結合朝政腐敗這種人禍而引發,令統治者七損八傷,即使沒有即時亡國,亦離亡國之途不遠。中國共產黨這一刻極之需要一場及時雨,將人民對中共的怒火暫且淋息,並把視線轉換至國外。南海判決馬上幫中共轉換視線歷史就是這麼巧合,其實南海爭議已歷時多年,國際仲裁法庭審理案件亦需時,但又剛好在這一刻判決,結果對中國不利,正好將中國人的怒氣,遷移至國際社會。任何連環搏奕,都不是非黑即白,你輸我贏那麼簡單。好多時根本分不清誰輸誰贏,只看你是否懂得運用各種條件,創造對自己有利的局面。海牙國際仲裁法庭自7月12日裁定中國在南海聲稱擁有「九段線」主權違法之後,香港好多朋友都「呼籲」中共應該不惜一戰,對南海用兵,捍衛領土主權。原因是香港人都記得1894年日清戰爭(中國稱之為甲午戰爭)的一段歷史,大家都認定今天中國的海軍就像昔日清朝的北洋水師一樣,只是紙老虎,中看而不中用,一旦開戰,中共軍即輸,令到中共政府權威盡失,自身不保,於是香港便可免受中共政治干預的束縛,要麼維持自治,要麼謀求獨立。反正中共衰,香港好,是香港人的共識。香港人食花生樂見甲午戰爭重演然而,中共這個政權是賤,卻不笨!以中共之腐敗,中共高層沒可能不知其軍隊是紙老虎的實況。況且南海一旦開戰,中共的對手是以美國為大老闆的多國聯軍,兇猛程度,比昔日大清國只對抗一個小日本,何只強十倍。然而,今時今日的中共所面對的國際環境,卻沒有大清政府那麼凶險。因為現在中共的確比清朝時期在國際社會有更大的發言權,而現代的世界大國,亦不像一百多年前的列強般,話開戰就開戰。解鈴還需繫鈴人,要解決這場仲裁爭端,關鍵人物就是當初提出訴訟的菲律賓。又事有巧合,剛剛菲律賓換了一個新總統。新一任總統杜特爾特剛剛於國際仲裁前兩星期(5月30日)宣誓就職,而碰巧他對中國的態度,比上一任總統阿奎諾三世友善得多。在判決之前,杜特爾特已多次向中國釋出善意,並表示即使最終判決對菲律賓有利,亦願意跟中國共同開發南海資源,直接送給中共一個下台階。而杜特爾特有一個特點跟中共很像,就是對內強硬,對外軟弱。相信杜特爾特為了對外跟中共修好,對內可以強硬地壓止國內反對中國的聲音。菲律賓早已釋出善意要是檯面上菲律賓就南海裁判與中國修好,在檯底的老大哥美國亦不便多言,只能表面上採取觀望態度,實際上繼續在南海佈置軍力,並同時與中共透過談判,分配南海利益。而教人意外的是這次判決給人「殃及池魚」的感覺,將台灣控制的太平島判為「礁」,令臺灣從「法理上」喪失太平島周圍200浬的專屬海域經濟區。這判決迫使臺灣朝野一致地站在與中共同一立場之上,就是共同反對這次國際仲裁庭判決。這的確給予中共很好的機會,與剛剛在臺灣下野的國民黨串連起來,合力制衡執政民進黨。事實上,態度偏向親美,並希望與中共保持距離的蔡英文總統,根本就不想去碰南海爭議這一瓢濁水。但當去到「喪失領土主權」容易觸動國民神經的議題時,根本容不下你慢慢分析條文內容以及向國民講述新的國際形勢是否真的對國家有害。反正你身為執政黨及總統,在「喪權辱國」的問題上不表個態,你就是賣國!令到蔡英文不得不匆匆忙忙地以三軍總司令身份,登上提早開往南海巡弋的艦艇,並發表宣示主權立場的精神講話。蔡英文施政受制於人係人都知蔡英文在演戲,但她不得不演,並且迫住要演。馬英九臨卸任總統前都要特登去太平島打個轉,而海牙判決一出,我就看到國民黨主席洪秀柱立即發炮反對,並夾實蔡英文政府要維護主權。所以我話海牙判決是天掉下來給中共的一塊餡餅,讓中共可以聯合國民黨,制衡執政民進黨。蔡英文這樣子登艦宣示主權,牌面上她的立場便跟美國和日本疏遠了。雖然蔡英文心底裡是很想跟日本和美國維持盟友關係,而這亦是維持台海安全的最大保障,但要是蔡英文政府要跟美、日加強合作,勢必引起國內反彈,而蔡英文及執政民進黨是沒有能力把反對者聲音打壓下來的。蔡英文的施政只會舉步為艱。日後要是蔡英文施政上親近美國、日本,國內有人罵句:「太平島是譙,那麼沖之島是甚麼?」蔡英文政府當堂無法應對。除非日本以「大局為重」,又讓人去搞一場國際仲裁,去鑑定一下沖之島的法庭地位。但你話日本會不會咁笨唔反對? 南海仲裁

詳情

加強推廣預設醫療指示

無線最新一集《星期五檔案》以「預設醫療指示」(Advance Directives)為題,值得一看。我認為大家應該平日就好好思考生死問題,及早覺悟。特別趁我們現在仍然清醒,自己仍有決斷能力,我們不妨思考一下,萬一自己病入膏肓,進入迷迷糊糊不清醒的狀態,我們希望家人和醫護人員怎樣處理?「預設醫療指示」是指一個人在仍然清醒有能力作決定的時候,就自己一旦病至末期不醒人事,預先向醫療人員作出治療方式的指示。舉一個例,我今天這一刻無病,或者我雖然得到一個病但仍然清醒,我預計到有一天我的病情會進入末期,並且陷入不可逆轉的昏迷狀態,我擔心我去到這階段如果醫生繼續施救,只會徒添我的痛苦。我倒不如趁我現在清醒就去簽署一份法律文件,指示醫生將來當我病情進入末期而昏迷時,不要再提供維持生命的措拖(包括取消插喉餵食或移走輔助呼吸機等),任由我自然地死去。這就是普通法下具法律效力的「預設醫療指示」。「預設醫療指示」的好處可從病人、家人、社會整體三個方面去討論。首先,從病人角度去看,病人自主,意義重大。生命是自己的,怎樣救,自己決定。有時「救」的意義,未定一定解作勉強維持生命。讓自己活得有尊嚴,死去時舒適安祥,都是「救」的一種方法,或稱之為解脫。「預設治療指示」的好處對家人來講,就是避免家人難做。假如病人沒有事先作出「預設治療指示」,當病人進入病情末期的昏迷狀態時,醫生便會請來家人徵詢其意見。是否繼續施救和維持病人生命,還是撤去維持生命措施,病人昏迷了,醫生要是問不到病人,便會以直系家人的意願為依歸。這對家人來說,是艱難的決定。家人未必清楚病人的意願。而不管家人作出甚麼決定,將來都有機會感到難堪。如果家人這一刻決定繼續施救,將來可能便因為白白增加病人的痛苦而難過。如果家人這一刻決定放棄維持病人生命,將來又或許會因為當初沒有要求醫生盡力搶救而後悔。要是家庭成員之間有一個統一意志都還好。但實況時,好多家庭到了這一刻,會出現嚴重意見分歧,甚至在醫院吵大架。事先做好「預設治療指示」,就可以免得家人難做。最後我要講講「預設醫療指示」對社會整體的好處。醫生及護士,有其專業操守,自然不會當面跟病人或其家屬講出「醫番都晒藥費」這種涼薄說話。醫生不會講,但客觀現實卻是如此。公共醫療資源非常珍貴,一個半死的植物人,躺在醫院病牀,醫院繼續施救或勉強維持其生命,講得好聽是「盡力拯救每條生命,等待奇蹟出現」;講得難聽是「不斷虛耗公共資源,浪費大家時間」。當然,我不是說要輕視生命,眼白白見死不救。但人如果到了高齡,或者患了某些疾病而走到末期,的確標誌著這個人的人生已走到盡頭。該放手時就放手,方便自己,方便別人。人活時但求活得自在,人要走時亦走得逍遙。既然人死後,甚麼財物都帶不走,那麼我們趁清醒時預先作出醫療指示,臨死時免卻無謂的救治,騰出珍貴的公共醫療資源讓其他人有機會救活,又何樂而不為?總結《星期五檔案》將一位女病人由家人陪同下找醫生簽署「預設醫療指示」文件的過程拍攝出來。我們平常人未必會特登去簽這種文件,但至少我們應該盡早思考,及早覺悟。一旦想通了,便將自己「預設醫療指示」的意向直接跟家人說,再跟相熟的親戚朋友說,甚或公開地跟大眾說。讓大家都清楚你知道意向,一旦你突然不幸進入末期病的昏迷狀態,家人要代行你的意願時,亦不會徬徨。有公立醫院護士向我透露,病人簽署「預設醫療指示」文件的情況不普遍,因為社會欠缺宣傳,亦沒有人會夠膽向病人提出不如簽署這種文件。適逢《星期五檔案》出街,我們可以加強討論,形成社會氣氛,讓病人自己想通,自己主動提出「預設醫療指示」的意願,事情便好辦得多。 醫療 預設醫療指示

詳情

醫委會改革非拉倒不可

仲呼籲人唔好信醫委會改革有陰謀的人,係唔係白痴?仲未被特區政府呃夠?領匯上市時,特區政府講啲乜?起高鐵時,特區政府講啲乜?依家呢?最新消息係,特區政府一年之前就已經知道中國製的新加坡地鐵車廂有裂縫,但港鐵仍然繼續訂購。特衰政府就是這副臭格,無所不用其極向中國靠攏,置香港市民的生死於不顧。你仲會信政府不是借所謂醫委會改革為輸入中國醫生大開綠燈?輸入中國醫生只是第一步,現在做到班公立醫院護士殘曬,政府早晚會找借口輸入中國護士。只是護士的社會力量比醫生弱得多,他們發聲較少人理會。我們斷不可任由梁振英以及特衰政府官員予取予攜。有人話你唔信個政府,唔好搞到啲病人。其實已經講出左個真相,民無信而不立,已經毫無誠信可言的特區政府,沒可能再有作為,根本不應該存在。呢個就係香港人政改失敗的共業。有志建設香港民主的人,理應無所不用其極癱瘓議會,拖垮政府,以證明現時的垃圾制度早應該廢除。然而所謂「泛民」議員,見到政府推出幾個「病人組織」出來做打手,就腳軟了,爭相配合政府,譴責拉布議員,愚不可及。中國政府以及香港特區政府,販賣便宜同情心的技倆,大家仲未見識夠嗎?有人話連醫生都在製造民粹。到底邊個帶頭製造民粹效果呢?公立醫院壓力大,政府卻不斷削減公平資源開支,更多醫生流失,嚴重影響公共醫療質素,病人投訴多,處理投訴機制慢。政府正正製造了這個醫護與病人之間的矛盾,再找個知名度高的藝人苦主出來,惑亂民心,製造醫委會非改革不可的假象。政府若真心為病人權益着想,係應該增撥資源,做好公共醫療,縮短病人輪候時間,以及提升市民健康質素,而不是急於一時強硬推過醫委會改革。任何制度都可以改,人人都想把醫委會改好。但點解只可用政府推出的單一方案去改?當醫委會改革有不同意見,有人提出質疑,可以傾。但政府堅決不肯讓步,大石壓死蟹地強推方案,跟昔日硬推政改無異。有議員拉布,林鄭月娥和劉慧卿這些建制人士就惡形惡相,硬要製造對立局面。剛看新聞,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加入點人數戰陣。梁國雄的說法是,不應該將點人數的責任完全歸咎於梁家騮議員,「如果講到條條例咁重要,為何班議員不齊齊坐定開會?」由此可見,這個醫委會改革,根本沒有迫切性,而所謂建制派議員,對政府時常陽奉陰違,非每一刻都齊心完全配合政府。「泛民」議員卻加入配合,人們說「泛民」就是建制派,不無道理。總結,醫委會改革,非拉倒不可! 醫委會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