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泰國蒙難事件與國家認同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往泰國,出席法政大學大屠殺紀念40周年活動,被泰國政府無理拘留12小時,之後遣返香港。而最令人意想不到,泰國政府承認有關安排在中國政府要求下作出,與法政大學大屠殺40周年紀念本身無關(但泰國政府其後改口,否認收到任何指示要遣返黃之鋒)。亦由於這次泰國拒絕黃之鋒入境,與泰國內部政治無關,在事件發生後,筆者的facebook專頁收到不少與申領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有關的查詢,亦有不少1997年7月1日前未成年、因父母未有安排申領BNO而無法領取BNO的人,希望英國政府能安排他們有機會補領BNO。這現象,正好反映黃之鋒泰國蒙難事件,對香港人國家認同的打擊。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推翻大清帝國政府的連串革命活動中,海外華人是革命的最大捐助者,甚至不少革命黨人都是海外華人。海外華人之所以對推翻大清帝國的革命活動有強烈認同,當時西方國家對華人的歧視是其中一個原因,但大清帝國政府對海外華人的敵視以及不予保護也是另一個因素。大清帝國政府素來不鼓勵國民往外跑,加上大清帝國乃殖民政府,素來賤視漢人,因此大清帝國政府對海外華人亦採自生自滅態度,否則同盟會提出的「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口號也不會得到如斯響應。而孫中山在倫敦被大清帝國駐英使館官員綁架圖押送回中國,在英國政府和輿論一致炮轟下獲釋,更令不少海外華人認定大清非推翻不可。事件令更多年輕人對中國心淡同樣道理,本來近年中國駐外使館對香港人的保護已經甚差,無論日本「3.11」地震、意大利郵輪事件、港人埃及蒙難事件等,英國駐外使館表現遠勝中國駐外使館。而這次黃之鋒更是中國政府主動要求,才不得入境泰國,這與當年孫中山在倫敦被綁架那件事有何分別?今日中國政府的表現,竟與百多年前的大清帝國無異,那過去100多年中國人搞革命是不是白搞?而當中國使館扮演出賣港人的角色時,香港人尋求英國這個舊宗主國保護,亦屬無可厚非之舉。筆者相信,黃之鋒事件會令更多年輕人對中國心淡。固然有不少人會重新領取BNO,甚至利用BNO在退歐前在歐盟國家剩餘權利移居海外,但由於不少年輕人於1997年7月1日後出生,或因父母當年未有申領BNO,而只能使用特區護照。這些無路可走的人,不少定必投身港獨運動,甚至會變得相當激進。這次北京有人以為能嚇倒黃之鋒,但實際上,這件事有可能為已經變得相當激烈的港獨運動火上加油。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17日) 泰國 黃之鋒

詳情

由黎明演唱會看公共空間運用

黎明演唱會本來沒太多人留意,但由於帳篷布料不合乎消防規格,未能取得消防處發出安全證書,食環署拒批臨時娛樂牌照。黎明以一人之力,不單及時承擔責任和將資訊告知公眾,更迅速解決問題令演唱會如期舉行,將公關災難,變成如雷掌聲,固然神乎其技。黎明決定拆掉帳篷,在中環海傍開露天音樂會,更令黎明成為「維港巨星匯」後,少數能再度在維港海傍舉行演唱會的歌手。黎明這次拆掉帳篷開演唱會,雖然少了點4D效果,但對演藝界而言,倘若這次演唱會令公眾接受在維港開露天演唱會,那是因禍得福,令香港人終於等到一直都未擁有的露天表演場地。誰令香港沒有露天表演場地雖然紅磡香港體育館是十分好的室內表演場地,但曾經去外國露天大型演唱會的,都總覺香港在這方面有所欠缺。而香港大球場重建時,就考慮到公眾對露天音樂表演場地的渴求,在設計時有考慮到用來開大型演唱會。但由於演唱會噪音被跑馬地高尚住宅區的居民投訴,因此,香港大球場現時最大功能就是舉行7人欖球賽。大家完全忘了大球場重建時的原有設計。2003年的「維港巨星匯」雖然遭到惡評,但當時盧維思在添馬艦空地(現政府總部所在)搞演唱會,並非完全沒有道理。在沒有什麼民居的商業中心區,在維港的美景作背景搞演唱會,這確實會成為香港一個新景點,亦大大提升國際巨星來香港開演唱會的吸引力。美國商會以至盧維思一眾非華裔人士,在思想上確實超前。只不過「維港巨星匯」的執行確是一盤混帳,結果變成一場政治風暴,大家亦忘記了在維港海傍開演唱會的大好構思。倘若2003年「維港巨星匯」的搞手並非美國商會或盧維思,而是黎明,相信以黎明這次危機處理的清晰思維和強勁執行力,「維港巨星匯」可能已經大收旺場。因中環灣仔繞道填海而得來的空地如何運用,一直受很多爭議。重建皇后碼頭以外,其他空地是否只有興建商場?事實上,現在空地上的一些臨時建設,例如海傍摩天輪,以至黎明這次用來搞露天演唱會,擴闊了大家對填海新海傍必須興建甲級寫字樓的想像。摩天輪固然提升了遊客觀賞維港美景興致,而黎明在維港搞演唱會的場地,本身不會嚴重影響民居,因為附近根本沒有民居,而商業區一向都是深夜進行掘路工程,這是在中西區居民所共知的事實。筆者在羅便臣道居住期間,都很清楚中環深夜一定會掘路,以免影響交通。有網媒無聊至在黎明演唱會場地測量噪音音量,這完全是訴諸民粹,完全漠視了香港根本缺乏露天表演場地的事實。倘若填海所得用地用來興建巨型商場或寫字樓,這是否合乎公眾利益,也是相當令人質疑。若然這次黎明演唱會,能令公眾思考維港的土地規則,這次香港娛樂圈以至樂迷都因禍得福。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5月4日) 公共空間 黎明

詳情

領展匆忙上市 遺禍如何收拾?

近日愈來愈多原售予領展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前稱領匯)的公屋商場和停車場,由於領展已經轉售予其他公司,造成很多市民不滿;甚至房委會本身也受害,有獨立第三者取得商場和停車場後,就立即要求終止房委會的管理權,引起政府、居民和新業主三方爭拗。怎樣確保履行房屋條例?理論上,根據《房屋條例》第4條第1款,房委會有責任向住戶提供適合附屬房屋的康樂設施,而根據房屋條例第10條,房屋署長可以透過刊憲,將房屋條例下的權力及職能轉授任何人。理論上,領展是房屋條例第4條的執行者,有法理基礎確保領展履行房屋條例第4條的職能,這也是領展當初贏得司法覆核、得以順利上市的強力理據。但如果公屋商場和停車場轉售獨立第三者,那怎麼辦?當初領展上市相當急忙,當時政府急急把房委會旗下商場及停車場資產出售,但只是想着如何將領展上市符合房屋條例,但沒有思考過那些房委會出售後的資產有可能轉售。除非領展上市時,政府同時修訂房屋條例,豁免領展於在出售商場及停車場後的屋邨履行房屋條例第4條的責任,或在房屋條例加入條文,限制領展出售資產,或領展出售原屬香港房屋委員會的資產時,必須連相關執行房屋條例的責任,以及其他與房屋署長管理公屋權責相連的權力和義務一併讓渡,否則由領展手上買下公屋商場那些投資者,根本沒有任何責任去履行房屋條例。結果造成領展事實上在房屋條例上失職,未有履行房屋署長指派的責任。但問題來了,除了收回原屬房屋署長特權外,還有什麼方法解決商場售予第三者而造成有人不履行法律的問題?相信法院都很難作出收回業權,或發出交易無效的命令,而法院亦沒有法源,要求領展作出賠償,或採取任何行動補救,由此造成無解難題,困擾政府以至市民。無法可依 唯有政治解決由於政府急急要將領展上市,而未有在房屋條例上修例作適應,或另立「領展條例」,規管上市後的房地產信託基金的運作,結果肯定引發爭拗,沒完沒了。政府必須有心理準備,有市民,甚至房署本身要將問題交到法院解決,這肯定會耗費相當大的公帑,而且很可能是沒有結果的。領展出售商場和停車場問題,由於無法可依變成了政治問題的話,那唯有政治手法解決。政府應試圖與領展磋商日後出售商場和停車場的程序,包括標書或合約內容中必須載明新業主必須履行房屋署長轉授的職權,甚至政府在評估相關交易補地價或地稅申請時,必須同時考慮政府另聘人員彌補領展失職的費用和損失。這問題政府不做任何事的話,肯定會持續成為一枚遍佈各區的政治炸彈。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4月20日) 領展

詳情

香港電台與公共廣播的財源

香港電台終於接收了亞視兩條模擬頻道,變成了港台電視31A和33A。只不過,以現時香港電台的設備和人手,實際上營運一條免費電視頻道肯定相當吃力。光是香港電台電視大廈空間和設備,都不足應付要求。畢竟,現時香港電台電視大廈,在40年前是供佳藝電視使用,40年以來電視製作技術和要求演進相當大。但香港電台要成功像世界其他國家公共廣播機構一樣,妥善營運電視頻道,香港電台的財政來源,更值得大家關注。牌照費制度無論東亞還是歐洲成功的公共廣播機構,可以獨立而不愁財源,又能製作高質節目,甚至技術上持續創新,都是依靠牌照費(licence fee)來運作。國會立法指定接收電視信號設備需要繳納牌照費,而牌照費就用作維持公共廣播機構運作。無論英國的英國廣播公司(BBC),以至日本的日本放送協會(NHK),都是以法定牌照費作為主要收入來源。只有牌照費制度,才可以令公共廣播機構少受政客滋擾,亦不會爭奪廣告市場而變成與民爭利,或節目必須向廣告商叩頭,違反公共廣播原意。香港短期內實施類似牌照費制度有一定困難,因為香港一直未有養成這種繳納牌照費來維持公共廣播服務的意識,而香港不少購買電視機或電腦熒幕一類設備人士,都並非香港居民,在電視機或電腦熒幕銷售上徵收稅項將會相當擾民,行政成本亦會很高。但現時香港各大電訊公司,都會在月費或預付卡中,代政府收取公共無線電通訊移動電台牌照費,實際上意味着全民都繳納各類牌照費用。以香港電台每年營運支出9億元計算,而通訊事務管理局每年牌照收入為4億1000萬元,可以將通訊事務管理局牌照收入撥歸香港電台,將教育電視製作的3000多萬元支出回撥教育局,不足之數由差餉補貼,直至香港電台搬新大樓為止。香港電台在廣播道的地皮出售後,用以成立基金補足電訊牌照費用不足之數,應可以讓香港電台擁有獨立而充裕財政來源營運電視台,直至香港時機成熟實施英國式牌照費制度為止。事實上,免費電視牌照費用本身亦有上調的可能性。2014/15年,政府只在免費電視牌收取1400萬元牌費,平均每個台要付700萬元一年牌費。但無綫去年用大氣電波所賺的錢,業績差也好也賺了10億,政府這牌費實在是收得太便宜,只要對免費電視服務牌照作上調,實際上要徵收廣播設備牌照費用未必太多。甚至在香港人人有手機年代,將流動電話的牌照費用略作上調,亦可能可以補足。要馬兒好 不能令馬兒不吃草香港市民對香港電台的電視頻道期望甚高,但要馬兒好,不能令馬兒不吃草,香港市民要對香港電台公道一點,對香港電台的收入來源作理性討論是很有必要。作者是時事評論員、香港電台節目顧問團成員、互聯網專業人員協會政策小組前召集人原文載於2016年4月9日《明報》觀點版 香港電台

詳情

混帳的香港公開考試語文政策——替馮智政文章的一些補充

於3月24日《明報》,馮智政就香港少數族裔的教育政策問題作出很不客氣的評論(〈政客的無良「本土」意識——請正視香港少數族裔教育福利〉),以「無良」來形容現時政策上對少數族裔的歧視。筆者作為華裔印尼人一員,感同身受。若非筆者有幸能操流利粵語和書寫中文,恐怕難在香港生存。比較同樣以華人為主的新加坡,就可以看到香港教育政策上如何歧視非以中文為母語的學生。非華籍非華語學生應降低中文要求在新加坡,三大種族成員要考入大學,都要符合母語要求(Mother tongue requirement)。只不過所謂「母語要求」,是對照他們相應種族的母語要求,華人就必須考中文,馬來族必須考馬來文,而泰米爾族就必須考泰米爾文。以考大學的角度而言,既然香港除了中文大學外,大部分大學都以英語教育,那非華籍非華語學生,就應豁免中文要求,只要他們英文合乎水平就可以入學。因他們國籍或種族身分而豁免中文要求的本地少數族裔學生,可以要求他們在大學修讀若干中文學分,以確保他們畢業後於香港社會的競爭力,相信這是更合理安排。而現時香港的中文課程,其實並非設計予非華籍或非以中文為母語人士選讀。就算以粵語教授中文,由於中文課程中涉及文言文範文,甚至有不少在新加坡等國,就算以中文為母語人士都在A-level才讀的內容,因此,香港少數族裔吃盡苦頭是可以理解。香港像利君雅這樣能完全掌握中文的少數族裔成員,畢竟是少數。有人提出以英國GCSE會考的中文課程,作為少數族裔可以考慮考取替代DSE(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文成績的方案。這也算可行,只不過,現行GCSE中文科並無以粵語考核內容,香港有不少少數族裔,特別印巴裔人士,他們日常所用中文卻是粵語,等於逼少數族裔學生學習普通話。香港人學習普通話都叫苦連天,「普教中」已經備受批評,難道要少數族裔學生也要一同受害?因此,因應香港以粵語為本的環境,設計針對少數族裔的中文考試課程,這是更為重要。現時新加坡為鼓勵各族學生修讀其他成員民族的語言,都有較淺顯版本的課程供他們選擇。而現時新加坡的華文B課程的設計,是可以考慮的方向。華文B課程不設範文,強調考核學生日常生活中文應對能力,例如能夠理解廣告、報章報道、簡短200字電郵交流溝通等,相信這才是少數族裔真正需要的中文課程,確保他們能融入香港華人為主的社會生活。而如果DSE有類似新加坡O-level華文B課程的設計的話,特區政府應考慮接納作為申請公務員職位的最低中文要求。現時香港的公開考試語文政策,實際上是明目張膽的種族歧視,筆者對平機會一直未有督促政府做應做的事,感到十分失望。要這批世代居於香港的非華裔人士為香港作出貢獻,教育局必須做點事了。作者是時事評論員,父母為華裔印尼人原文載於2016年4月2日《明報》觀點版

詳情

李波能放棄其居英權乎?

李波案發展至今,已經變成一件令中、英、港三方都關係緊張的事件。而中方既不想釋放李波,又要釋除英國和香港兩方疑慮,就不斷播出李波接受訪問影片。最近,鳳凰衛視就播出了李波訪問片段,李波以粵語表示要申請放棄居英權。放棄英國國籍並非隨便了事所謂放棄居英權,就是放棄英國公民身分。相起比放棄美國或加拿大國籍,放棄英國國籍相對容易,對於未曾在英國本土居住過的英國公民,由於他們並無繳納任何英國稅項或國民保險,只要填妥RN表格,並將表格交由一名年滿18歲並認識申請人的任何國籍人士副署。理論上,英國內政部(Home Office)於6個月內就會批准放棄英國國籍。但英國內政部亦不會隨便亂批放棄英國國籍申請,RN表格之所以需要一名年滿18歲並認識申請人的任何國籍人士副署,皆因該名副署人要證明申請人符合《1981年英國國籍法》(British Nationality Act 1981)當中的「full capacity」要求,亦即申請人是神智清醒下(not of unsound mind)下作出決定。如果副署人無法證明有關決定是神智清醒下作出決定,就必須於RN表格中申明,讓內政部酌情批准有關申請。根據現行英國內政部國籍指引(Nationality instructions)第19章所列的行政程序19.7.5.2的規定,一般的申請都會假定申請人是神智清醒,但如果有相反證據證明申請人無法神智清醒作出決定的話,那內政部負責審批的官員就必須查詢申請人、副署人或申請人的代理人;最嚴重的情况,英國內政部很可能必須尋求專業意見,才會批准相關申請。批准申請機會微乎其微而現時李波案的情况在於,李波案雖然不像大部分需要質疑申請人精神狀態的國籍放棄申請,內政部要尋求醫生或副署人的意見再決定申請批准與否;但英國外交部呈交國會的最新一份香港半年報告,已經是明顯李波並非有「full capacity」的證據。有理由相信,李波並非自願作出放棄英國國籍決定。縱使現時放棄英國國籍的申請已經統一由英國利物浦內政部的專責部門審批,由於李波是一個非常特殊的例子,筆者相信除非中國當局容許英國內政部的官員於中國親自會見李波,而且英國官員與李波的會見能在中國官員不在場的情况下進行,否則英國會批准李波放棄英國國籍的申請機會幾乎微乎其微。北京或許有人認為,李波在電視上表明放棄英國國籍,就可以讓英國不插手李波案;但當英國外交部的文件指李波案嚴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時,英國不可能讓李波放棄英國國籍。相反,李波的聲明,只能更令英國等國相信,李波是擺明被中國要脅。作者是時事評論員,參與BNO平權20多年原文載於2016年3月3日《明報》觀點版 銅鑼灣書店

詳情

數字會說話:中大學生會選舉結果反映什麼

在新界東進行立法會補選的同時,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幹事會,亦出現罕有「撼莊」的現象,親本土派的「星火」,挑戰有傳統學生會中人支持的「煥然」,結果相當令不少人意外,「星火」取得六成選票贏得選舉,傳統學生會中人首次無法控制學生會。「煥然」敗選,或許有很多原因,但年輕人對社會的憤怒和不滿,不單反映於這次選舉之上,而且亦可能反映於下周舉行的新東立會議席補選,以及9月的立法會選舉之上。中大學生會的傳統功能中大學生會幹事會傳統功能,除了在校政上爭取權益外,由於中大學生會不像港大學生會擁有獨立社團身分,中大亦一直拒絕學生直接營運校內部分服務部門,而中大學生會不少行政工作,例如監管學生會屬會的工作,亦落在代表會手中,因此,中大學生會幹事會最重要的功能是代表中大學生參與社會事務。在年初一旺角騷亂前,雖然「星火」在大部分票站的票箱都領先「煥然」,但領先幅度並不大,如果年初一未有發生騷亂的話,「煥然」並非完全沒有機會扭轉選情,至少不會在只取得四成票的情况下大幅落敗,畢竟「煥然」和「星火」都是標榜本土,對外事務政綱有相當多雷同的地方,選民要找出其分別,其實並不容易。但農曆新年假期發生旺角騷亂後,有候選閣員於騷亂中被捕的「星火」,在多個票站的票箱都大幅領先,其中以臨牀期高年級醫科生為主的威爾斯親王醫院醫科生宿舍票站最誇張,「星火」取得票站近九成選票,煥然只取得5票。這反映政府對騷亂的強硬取態,不單沒有改變年輕人對激進抗爭的看法,相反,學生更用選票授權因參與激進抗爭而被捕人士參與抗爭,日後中大學生會取態以至行動上比現在大為激進,相信是無可避免的事。溫和泛民的噩夢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選舉,某程度上是年輕人政治取態的縮影,至少是受過教育這一群年輕人的縮影。連素來相對溫和,並不傾向本土的中大,最終本土派都在學生會選舉中大勝,其他大專院校將陸續出現本土派內閣,日後學聯亦會明顯走向本土路線,這是大勢所趨。而對於溫和泛民,這個結果簡直是噩夢。連中大都可以失守,泛民沒有年輕人的支持下,素來是激進政客溫牀的新東,楊岳橋能否戰勝周浩鼎或梁天琦實在值得懷疑。中大學生會選舉反映年輕人口味的話,那梁天琦就算這次不能當選也好,9月選舉亦可能取得相當好成績,那泛民不走激進之路有可能無法生存。而9月的選舉,泛民沒有年輕人票支持的話,很難敵過親北京陣營那些組織票以至中老年票。到底泛民日後往何處去,這次中大學生會選舉對泛民無異是一個適時的警號。(編者按: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還有劉志成、黃成智、梁思豪及方國珊)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2月24日)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中大 學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