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磁能線看本地科研

本地科研公司 Arist 繼智能咖啡機籌得巨款2,500萬港幣後,最近又被發現在 kickstarter 以 Znaps 公司名義,聲稱研發一種磁能充電線,坊稱「磁能線」的手提電話充電器,又成功籌得1,800萬港幣。不過該產品的發貨日期拖足大半年仍未見影,再被網上投資者質疑賴帳。靠創造流行語吹噓,實質詐騙集資固然是資訊科技界之恥,但原來政府正是帶頭以科技有關的流行語瞞天過海的真兇。較為人熟悉的例子是創科局局長的重點任務「再工業化」,其意義在於仿效德國,利用新科技技術,提高生產力、工人智識和產品質素,從而增加就業機會、國際競爭力及扭轉香港經濟長期依賴金融及服務行業的困局。聽起來是百利無一害,但試問本港製造業已北移二十多年,都差不多沒有工廠,根本沒有「再工業化」的本錢,再加上本地「活化工廈」的趨勢,令「再工業化」難上加難。生產力促進局四個月前的所謂研討會亦只是集中討論工廠回流,和德國的「再工業化」是兩碼子的事。創科局將近一年,大小撥款都給通過了,但本港創新科技的發展仍停濟不前。另一耳熟能詳的例子就是「數碼廿一」,相信不用多說,報告中的提及大數據、雲端技術、開放數據和物聯網等等,最後我們又得到的只是信號不穩定,速度又慢的無線上網。政府以錄音帶式播放這些外國創科流行語二十多年,市民仍是兩手空空,和網上投資了智能咖啡機的投資者無異。面對歪風盛行,本港政府不僅不打壓,去年還頒發資訊及通訊科技獎 ( ICT Awards ) 給智能咖啡機,同時又對做實事的 Uber 諸多阻撓。如斯「磁能線」般的本地科研,或許引來了「假貨比真貨好」的投資者,但同時已經使其他投資者對香港失去信心,轉戰亞洲其他國家。細心一想,被口號式創新科技嚇怕的又何止投資者,業界鬧人才荒,精英到外國發展,不正是因為同一原因嗎?

詳情

中國式的黑暗大數據 恕港人無福消受 

前教育部局長孫明揚於昨日在《am730》「孫公解碼」專欄指香港人無限放大黑暗面,誤當微信為政府的監察工具,微信比 Facebook Messenger 更便利,又提及香港人應急起直追。本來軟件便利與否純屬投其所好,不過前局長似乎把用戶分析喜好跟監控混為一談,有偷換概念之嫌。大型網站給如 Youtube 及 Amazon.com 會利用機器學習算法對用戶歷史數據進行分析,對用戶推薦感興趣的短片及產品,透過大數據分析改善用戶體驗,製造更大商機。在這情況下,只有公司與用戶才能接觸數據,在排除保安漏洞的可能性的前題下,除非政府向網站公司提出要求或以是自己方法入侵用戶電腦,否則並不存在第三者監聽可能性。微信的情況跟美國網站截然不同,沒有高深的算法,只需簡單地看用戶訊息是否含有敏感字句,按照容發出敏感字眼警告或者直接把訊息攔截。即使幸運地軟件開發商肯網開一面,也逃不過內地的「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安全保護管理辦法」,管理辦法的第八條使公司有責任向公安機關提供有關安全保護的資料,而第五條明顯是為了鞏固政權而設,與其說微信是監控工具,倒不如說所有軟件都正被極權監控更貼切。至於前局長批評港人因內地的黑暗面而忽視內地科技優透的地方,不得不承認香港的確存在這一種因為黑暗面放棄內地一些「甜頭」的現象。這種現象到底是如孫先生所說只是港人一種詬病抑或是為了守住核心價格,堅定向糖衣毒藥說不,相信大家心中有數。要是港人真的為了短暫的利益犧牲長久以來的言論自由及空間,換取在生活上的小恩小惠,那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香港短短兩年經歷了不少大是大非的事件,雨傘運動、港大副校任命風波及版權條例案的拉布戰等等,這都不就是證明在港人心目中,自由凌駕於一軟件能帶給我們的一點便利嗎?前局長雖然退休近四年,但仍相當離地,不過高官離地是常識吧。(笑) 互聯網 科技 創新科技業

詳情

資訊科技界抗紅有責 定當寸土必爭

離立法會選舉尚餘半年,建制派在資訊科技界已經蠢蠢欲動,先是楊全盛近日獲中聯辦加持,同星期又有洪為民的互聯網專業協會 (iProA) 以50元入會費 (即原價一折) 吸納新會員 ,再鬧出種票風波。兩位近年在業界醜聞不絕,相信無人不曉,既有國立書院懷疑造假學歷事件,又有「爛地紅酒節」。不管他倆是合作無間還是狗咬狗骨,只要他們其中一位奸計得呈,對民主陣營及業界都已經是一種傷害。四年前的選戰,泛民主派的業界可謂堅守陣地。除了莫乃光以 2,828 票踢走 iProA 的譚偉豪外,還有由業界組成的「IT 呼聲」在 30位選舉委員會席位中勝奪20席。單從數字看,業界這21席聽起來像微不足道,但在今時今日的政治形勢,由立法會議員及20位選委,到業界從業員手中的每一票,業界的一兵一卒對現今社會已經是不可或缺。幸運地業界在四年前成功守著了席位,四年後的今日呢?種票疑雲有增無減,2012年資訊科技聯會 (ITJC) 與 iProA 互換會籍,會員可以藉此避過限制並取得業界選民資格,及後2015年4月世貿聯合基金總會宴請業界,以極低價吸引招攬會員,更容許會員轉會到 ITJC ,繼而成為功能組別選民,到2016年的今天,iProA 重施固技,其目的路人皆見,更不用問最近洪和楊分別成立的「華人大數據學會」及「智慧城市聯盟」到底是甚麼把戲。實際種票量的多寡在選舉前難以估計,但從種種績象都顯示業界情況岌岌可危。2012年譚偉豪只是輸掉七百多票,而最近區議會選戰結果已經告訴我們種下一千數百票不是天方夜譚,要是點票後才發現建制派種票成功的話已經後悔莫及。身為資訊科技界的一份子應為香港未來出一分力並擔當抗紅重任,登記功能組別選民 (選民登記懶人包:http://bit.ly/itvoter),寸土必爭,不要給建制派絲毫機會。 立法會 2016立法會選舉 功能組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