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綺妮:以「怪獸家長」形容父母 不盡不實

家長關心兒女是天經地義之事。坊間以「怪獸家長」描述家長對愛護子女所作出的行徑,要不妖魔化了家長,要不蒙蔽了於社會中家長和老師(學校)之間的權力關係。所謂「怪獸家長」一詞,最早源於日本,在少子化、老年化的富裕社會下所產生一種父母乃至於祖父母對獨生子女過分溺愛的現象。具體如在日本一間幼稚園的畢業典禮表演,所有參與演出學生的家長皆要求其子女當上主角扮演「雪姑」而非配角「七友」;學校在家長的壓力下,安排上演了一套有25個「雪姑」而沒有「七友」的「雪姑七友」。「怪獸家長」並非亞洲地區獨有的社會現象。在美國,有些父母會與老師爭論為什麼自己的子女不獲編讀「資優班」(gifted class);有些父母又會與老師爭拗子女功課/測驗/考試的分數,要求老師提高子女的分數以期獲得考入「長春藤大學」的資格;有些父母甚至因子女不喜歡某個老師要求學校為子女換班。 然而,當我們用「怪獸家長」這個名詞描述家長此等行徑時,似乎假設所有家長都一樣「怪獸」,也蒙蔽了家長和老師(學校)之間的階級權力關係。能夠或想到要對老師(學校)提出所謂「不合理要求」的家長,大多都是來自於高社經地位/階級。有說這些父母慣向社會不同範疇提出要

詳情

反思為何安排子女參加課外活動

PISA(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在4月19日發布了各國家/地區12至15歲學生的心理健康排名,香港處於偏低的位置。其中有兩項有趣的發現。第一,學生用多少時間學習與他們的心理健康無關。這個發現我們應該如何解讀呢?或許一般父母可能將其理解為即使「催谷」子女學習,也不會造成他們的心理壓力。這又真的能否被解讀成「催谷」子女就是合理的呢?第二,大部分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地區平均有90%以上的父母關心子女在學校的狀况,例如關心子女在學校的社交活動、交友是否愉快等等。而香港比OECD國家/地區的平均值較低,只有70%的父母主動關心子女的學校生活。PISA就參照研究數據,建議父母多鼓勵子女參加更多的課外活動,學習溝通、合作等等社交技巧。 簡單說,PISA的數據顯示,香港學生成績相對於其他國家/地區較高;學生參加課外活動的比例亦不算低,但大約三成家長對子女的學校活動不感興趣。我們該如何理解這個現象呢?香港的競爭激烈,不少父母不理會子女的興趣而安排子女參加所謂「冷門」的活動。例如,在樂器方面,鋼琴8級已經是基本的要求,子女更要學習的是豎琴、古琴。在繪畫方面,水彩畫已是不值一提,不少孩子已在

詳情

TSA:為何評估?評估什麼?

設立TSA(全港性系統評估)/BCA(基本能力評估)的原意某程度上是評估學校的表現。根據教育局文件,評估學校是有多個不同指標;當然學校表現可以某程度上反映在學生的成績表現上。然而,現今學生成績(或TSA成績)卻成為評估學校表現最為重要的一部分。背後邏輯是將學生成績看成為教師教學表現的結果,再以教師教學表現看成為學校的表現。沿此思路,下文將反思幾個有關教與學的根本問題。 單比較成績 未必能指出「學不好」根源 第一個問題是有關學生學的問題。單以學生的考試成績來反映他們的學習情?是假設學生考得好就等於學生學得到。姑且不談何謂「基本能力」,或TSA(BCA)所量度學生基本能力的有效性,但學生考得好就真的等於學生學得到嗎?而當學生成績不理想就歸咎學生本身學不好這說法真的沒有問題嗎?要知道,每間學校所招收的學生,背景興趣不一、能力各異。而且,每間學校不僅資源不同,即使資源相同,但招收了不同類型的學生後所產生出來的學習環境亦可以大相逕庭。這些學校與學生的差異影響?學生的學習與考試成績,但卻根本無法在TSA(BCA)評核之中反映出來。單以學生的考試成績來反映他們的學習情?不單偏頗,而且單從比較學生成績

詳情

個人論述解釋社會現象的政策啟示

研究社會現象所運用的框架不但背後有其假設,同時對政策也有不同的啟示。例如,「個人論述」框架假設社會現象之責任在個人身上,其政策啟示便是若想社會現象得以改變,要變的就是個人而非制度。 最近,就有不少以個人層面去解釋社會現象的論述。例如,有發現指沒有吃早餐、午餐或晚餐(與父母聊天)學生的學科分數比有吃的學生高。先不論其研究效度(validity)、信度(reliability)甚或其相關是否可被演繹為因果關係,這種論述無異於將吃早餐、午餐或晚餐與否完全視為學生個人取向或個別家長的管教方式。吃不吃早餐、吃晚餐會否聊天純粹是學生或家長的個人選擇。這某程度上確實反映學生的自律性或父母的責任感。 但學生吃早餐與否,甚或吃專家所謂的「營養早餐」牽涉到父母的社經背景:第一,父母有沒有資源(包括時間)可以負擔學生的(營養)早餐;第二,父母有沒有相關知識明白為子女提供(營養)早餐的重要性。這不單是個人喜好的問題,而可以被理解為社會階級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同理,父母陪學生吃晚餐與否,甚或與他們聊天與否,亦不單單是個人喜好問題,而可以被理解為勞工、階級的問題。父母的工作是否容許他們準時下班回家吃晚餐呢?眾所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