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館重生:公民覺醒的歷史見證(文.黎廣德)

正名為「大館」的中區警署建築群重新開放,相信上周有幸入內參觀的市民都有點驚豔的讚歎。昔日門禁森嚴的設施,忽然變得平易近人,在人來人往之間,有點像回到舊日學校操場上舉行賣物會的感覺。 香港賽馬會從政府手上接過中區警署建築群古蹟活化計劃之後,總共花了38億元,用「一絲不苟、不惜工本」來形容活化後的古蹟群並不為過。 馬會把大館定位為「一個集歷史文物、藝術與消閒體驗於一身的文化平台」,這個今天看起來無甚爭議的目標,其實背後經歷了一段風起雲湧的角力。了解這一段特首林鄭月娥在致開幕辭時隻字不提的歷史,正是了解大館意義的關鍵,不但對大館的未來影響深遠,更是對有志建構香港城市願景的年輕一代,必不可少的一堂功課。 最早但是最全 大館擁有4項「全港之最」的紀錄,沿着這些脈絡順藤摸瓜,是尋覓歷史真相最便捷的方法。 最早:英殖政府在香港第一棟公共建築。1841年1月26日英軍於今日的上環水坑口登陸香港,寫下香港殖民地歷史的第一章。同年英國人在港興建的第一棟公共建築物,便是古蹟群內的域多利監獄。香港人若要尋根,特別是有異於其他中國人的根,便不能抹煞這段殖民地歷史的發源地。 但殖民地歷史絕非一段羅曼史,因為監獄正

詳情

黎廣德:一地兩檢變質 高鐵錯上加錯

要來的終於來了:政府拖延了8年的高鐵邊檢安排,昨天終於揭開鍋蓋。這種戲碼一點也不新鮮,特區官員的如意算盤是把生米煮成熟飯,無論鍋裏添加了多少死魚腐肉,市民揭鍋後只能捂住鼻子嚥下去,一地兩檢就是如此這般的把戲。究竟這次香港人會否見怪不怪、乖乖就範? 其實市民判斷政府方案的對錯,毋須被官員故意扮高深的法律術語嚇怕。如果真有合法合情合理的一地兩檢方案,為何2009年時任運房局長鄭汝樺被議員質詢時不敢堂堂正正拿出來,反而一拖8年,還要動用市民稅款發動鋪天蓋地的宣傳?特首林鄭月娥聲稱不希望公眾討論「政治化」,這套籌備了8年的「攻心計」難道不是「政治化」的最佳佐證嗎? 假若在西九站實施一地兩檢,接受大陸公安享有不受香港法律限制的執法權,勢必衝擊市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關鍵在於香港是否值得為此付出代價?因此任何「非政治化」的討論必須回歸到兩個核心問題:一、沒有了西九總站一地兩檢,高鐵是否無法有效營運?二、放棄高鐵是否等同前功盡廢? 盜版深圳灣模式 首先大家要明白行政會議昨天通過的方案是「盜版深圳灣模式」,因為深圳灣一地兩檢的地段位處深圳,毋須從香港境內劃出土地,不會有大陸公安在香港特定範圍內持械執法,

詳情

黎廣德:林鄭上任第一課:謙卑不容造假

林鄭月娥上任特首後翌日,到中環荷李活道參觀一項名為「文物時尚」的20周年慶回歸活動。先不說「文物時尚」(Heritage Vogue)這特區官員創製的四字詞如何突兀,直有貶損文化遺產價值之嫌(「時尚」是指一時的潮流,是否意味潮流過後文物就喪失價值?),林鄭月娥在眾官簇擁之下從中區警署沿荷李活道走到元創方主持儀式,沿途擺放攤檔,顯然是為了向市民宣示她「保育中環」的功績。 提防特區新政走上歪路 政府重視文物保育固然是好事,但實情是否如此?林鄭月娥究竟有多少貢獻?這不僅關乎新特首有否貫徹她勝選時聲稱要「多加一份謙卑」的承諾,更須提防特區新政走上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後真相」謊言治港的歪路。 林鄭自2006年起擔任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2007年轉任發展局長兼任古物事務監督,可說過去11年香港文物古蹟保育的成敗都與她息息相關。細數維多利亞舊城的古蹟,確有不少保留下來,但在林鄭急於領功之際,大家不妨看清真相: 「大館」(中區警署建築群)——2003年4月,政府決定把中區警署古蹟群發展為旅遊項目,民間團體擔心項目變成尖沙嘴山「1881」翻版,反對以商業形式招標,成立中區警署古蹟關注組,着手從事歷史研究

詳情

氣候逃兵:香港追上特朗普?

美國總統特朗普加入敘利亞和尼加拉瓜陣營,成為全球第三個自絕於《巴黎氣候協定》的國家,不但引來全球領袖責難,在美國國內更激起極大反響:有12個州份成立「美國氣候聯盟」;289名市長聯署聲明,誓言要加大力度履行巴黎協定;有指美國駐華代理大使阮大為(David Rank)甚至因此憤而辭職。 美國的退縮正好成為中國的契機,總理李克強趁機與歐盟聯手,強調會共同承擔領導角色,不僅執行更會加大對巴黎協定的減排承諾,亦暗示會填補因美國退出而拖欠20億美元用以支援貧窮國家的資金。 香港人喜歡「剝花生」,這些國際政治舞台上的角力固然精彩,特朗普一再出醜似是意料之內,但橫看豎看也跟香港沒有多大關係。可是,如果大家有留意今年初特區政府破天荒由16個決策局和部門制定的《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再比照當今的新形勢,便明白林鄭月娥領導的新班子必須把應對氣候變化視為重大政治任務,稍一不慎便會令香港變成追隨特朗普的氣候逃兵,貽笑國際社會。 香港氣候行動 國家政治任務 《香港藍圖》的第一章大字標題指出:「承接《京都議定書》,《巴黎協定》已於2016年11月4日生效。按中央人民政府決定,《巴黎協定》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

詳情

開發郊野公園是梁班子遮醜布

梁振英政府尚有6周便卸任,上周突然發出新聞通告,表示「房屋協會接獲政府邀請,研究大欖和馬鞍山郊野公園邊陲兩幅土地,探討生態、景觀、美觀價值、康樂與發展潛力、實際限制等方面」。通告沒有說明政府推行研究的政策目標或為何偏要邀請房協操刀,只稱「研究旨在提供客觀分析,讓社會可進行理性討論」。但究竟為何討論?為誰討論?雖然市民對梁振英使用語言偽術已經見怪不怪,但明明政府意欲推行一項新政策,為何要遮遮掩掩、語焉不詳? 開發郊野公園並非新議題,2012年梁振英競選特首時已被多番追問。他當時含糊其詞,因為深知社會對此有極大反響。5年後的今天,他刻意啟動一項無法在落任前有實質進展的研究,只有兩種可能:一是脅迫下任特首延續他的政策方向;二是令社會轉移視線,不要聚焦於他任內無法兌現的政綱,甚至為自己的失敗尋找替罪羔羊。 梁振英一直聲稱土地房屋是他施政的「重中之重」,在任期間多次聲稱會「迎難而上」,2013年的首份施政報告更曾經說過「解決房屋問題,是本屆政府的首要任務」。5年任期將過去,事實勝於詭辯,客觀數字足以證明梁班子在土地房屋政策的三重失敗。 一、政策取向失敗 對於房屋政策,梁班子一直迴避核心問題:究竟

詳情

第三代核電破產 「盲幹風」愈吹愈近

剛過去的個多月有3宗少人留意的新聞,從美國到歐洲席捲香港,對全球核能工業意義重大。只要連在一起解讀,便明白中國核電發展已步入騎虎難下的困局,連累香港勢要承受一場愈吹愈近的風暴。 3月29日,威斯汀電氣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 Company)在紐約市申請破產,震驚整個核工業界,因為威斯汀堪稱美國民用核電始祖,逾半世紀以來象徵美國核能霸權。2006年日本東芝集團以54億美元購入威斯汀時滿懷雄心壯志,銳意發展號稱「更先進、更安全、更便宜」的第三代核電站AP1000,2008年獲政府批准在美國南部兩州興建4座核反應堆,是1979年三里島核災以來美國本土首次新建的核電站。誰料新電站從設計到建設問題不斷,超支總額達170億美元,母公司東芝需為威斯汀承擔63億美元虧損,東芝主席引咎辭職,威斯汀難逃破產宿命。 威斯汀破產是中國的噩夢,因為中國一直寄望AP1000設計會成為第三代核電站的主力,不僅在2006年決定引入4台在浙江和山東興建,更一直寄望以AP1000為原型發展國產第三代核電技術CAP1400。在建4台電站的投產日期已從2013年推遲到今年,但現今AP1000在美國投

詳情

香港2030+:尋找「冬甩」的故事

就在梁振英於2016年12月9日宣布放棄爭取連任特首前6個星期,政府公布一份大型諮詢文件,聲稱要為香港制訂跨越2030年的規劃願景與策略。究竟一個即將變成「跛腳鴨」的政府,為何如此着緊制訂一套明知自己無權亦無法執行的策略? 對比之下,特區政府上一份長遠規劃文件《香港2030》發表於2007年10月,當時剛好是曾蔭權連任特首後3個月,他尚有近5年時間推行新政,為長遠策略打好基礎。如今梁振英這份《香港2030+》的成效需要取決於下任特首林鄭月娥的態度,在「妾身未明」的情況下,香港人應否認真對待? 假設林鄭月娥真要繼承梁振英路線,《香港2030+》足以成為一個香港未來大辯論的契機,因為香港經?了過去10年的社會運動與政治覺醒——從天星皇后到全民退保、從「零七零八雙普選」到雨傘運動——已經踏入一個「永續價值」挑戰「中環價值」的新時期。這種抽象但真實的價值之爭,正好從規劃願景的取捨中反映出來。 或許是多年來特區官員北上受訓的結果,從《香港2030+》文件中可以窺見很多大陸用語和表述風格,例如它聲稱《香港2030+》的「亮點」是「1、2、3」,即是1個都會商業核心圈、2個策略增長區、3條逐漸形成的

詳情

莫讓河套園區衝擊一國兩制

創新及科技局長楊偉雄於2017年3月9日《明報》撰文回應我早一天(3月8日)提及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的文章,強調「河套區土地及項目的業權、發展權及管理權全屬香港」。 未解答兩大疑慮 感謝楊局長澄清一些技術細節,例如負責日後營運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的附屬公司的董事局成員人數等等。可惜回應內容並未有解答我提出的兩大疑慮:一、政府無法回收投入河套區的基建成本;二、管理模式引入內地干預,變相令深圳方擁有否決權。 相信楊局長明白,特區政府開發土地的慣常做法是通過賣地或興建上蓋時要求發展商補地價,賺取收入以回收基建成本。但如今楊局長表明河套園區按照「非牟利原則」經營,收入「全部用於園區建設、營運、維護和管理」,豈非確認了特區政府放棄回收過去及將來投入河套區平整土地及基建設施為數以百億元計的公帑?為何特區政府與深圳市合作時如此慷慨,以至偏離港府一貫的理財原則? 至於河套園區的管理權,楊局長確認了「董事局的確有10名董事,其中港方將提名4名(包括主席),深方提名3名,餘下3名則由雙方共同提名」。雖然任命權在港方,但楊局長始終未能解答市民對於深圳市插手園區管理的疑慮。設若「共同提名」的意思是該名董事人選必須港深

詳情

特首選戰:工商界拋棄林鄭的理由

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可能抵受不住網民冷嘲熱諷,在截止提名最後一天從579票加碼至580票入閘。但最大的疑團是一些北京傳統票倉,例如工聯會和香港中國企業協會,大部分選委均「按兵不動」。究竟他們是故意留有一手以免投暗票時「高開低收」,還是因為他們意識到北京政治角力仍存變數,避免因「跟車太貼」而人仰馬翻? 在1194名選委中,大致分成3個板塊:第一類是北京能百分百操控的死忠派,第二類是以本地工商界為主的機會派,第三類是大部分加入了「民主300+」的非建制派。 在北京指揮之下,除非習近平下令重演梁振英於選委會選舉投票前40小時宣布棄選的劇本,在3月26日前決定「陣前易將」,否則死忠派必投林鄭。「民主300+」上周末開會議決以團結一致為目標,無論最後投給曾俊華或胡國興,也一定不會令林鄭多拿一票。所以最大的變數在於機會派,他們的公開立場當然是以北京馬首是瞻,但今次有多少人會受城中首富李嘉誠的言論啟發,在投票當天運用自由意志,選擇一名「非欽點」的候選人,是今次選舉的最大變數。 儘管工商界的政治立場保守,他們大多是「眉精眼企」之輩,心裏明白林鄭因要靠中聯辦力捧而上場,最終必然百分百效力於國內鷹派的政治勢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