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a Chan:雙11的大氣候

雙11這天是中國電商的大日子,每家都為了這天的來臨而提前做宣傳推廣工作。無他,這天已成為全中國電子商貿衝破業績銷售額的重要一天。別以為只有十三億人才視這天為狂買日,我兩周前經過港鐵香港站,站內鋪天蓋地是某大電商的廣告和宣傳海報。可想而知,雙11這件電商大事,早已滲透香港各階層。不同電商平台對雙11如何衝銷售有不同部署,為了吸引用戶購買而衍生出來的各種優惠更是複雜到非常人所能理解。一般人最熟悉的搶紅包,就是最普及的優惠之一,某程度上就是畀你九折或頂多八折優惠,志在令你買得爽。至於其他那些滿480減100之類就更是旨在要你愈買愈多。有這麼多折扣都不勁買,未免辜負設計這些運營規則的電商從業員心血了。每次雙11,事前事後總有些有趣數據,從中看到當下零售業線上線下的市場情况。像今年,活動還沒啟動就已經告訴你市場的趨勢。當中最受消費者關注的品牌,有UNIQLO 、Zara等,都是屬於線下傳統牌子,佔比更逾80%。由此可知,消費者是精明的,趁這個大日子上網買在實體店還有售的品牌,就是貪其有優惠。當商家的也要藉此去進一步探索拓展網上銷售的可行性,這就是大數據年代對消費者和商家最大的得着。儘管大家都知道,雙11買牌子貨不會太便宜,但難得的是這天聚集的氛圍早就成形了,躲也躲不了。[Clara Chan]PNS_WEB_TC/20171116/s00191/text/1510768773408pentoy

詳情

Clara Chan:紙媒的命運

內地消費市場的獨一無二相信有做過國際品牌市場部的朋友都知道。反正在全世界通用的一些營銷邏輯和市場工具,套用到大陸就唔work,那種水土不服也不是努力克服就可以搞定,你要不適應要不離場。當然,你是熱賣大牌那是後話。隨着十三億人都習慣在手機上購物,消費者對明星的好奇心早就不止在娛樂八卦的層面,更多是留意他們身上的一事一物。於是,明星「帶貨」、明星同款這些非常淘寶頁面常用的用詞,就慢慢發展成重要的商業價值評估標準。幾乎在大陸所有明星,不論從一線到十九線,在網絡世界都有價值,還要是超級大牌最關注的一項市場營銷新準則。最新一輪發布的明星帶貨指數,女星中以楊幂影響力最大,男星則是韓國GD的權志龍。數據是某大電商平台用戶在搜索欄中搜「明星同款」而來,平均是每天超過450萬人做這件事,絕對不能看輕。最有趣的是,每個明星都有各自的帶貨定位和屬性。如楊幂同款下最受歡迎的品類是包包和牛仔褲。僅從其後的范冰冰呢,熱搜是同款假髮。中國第一大超模劉雯則是拖鞋。一年一度的雙11又快來,藉着這群帶貨明星去推動銷售,是品牌和商戶們的指定動作。當明星自知有這種商業價值的時候,叫價力也相對提高。為了提升營業額,品牌把資源全壓在明星賣貨上也無可厚非。這亦解釋了當前紙媒廣告收入急跌的主因。[Clara Chan]PNS_WEB_TC/20171109/s00191/text/1510164629456pentoy

詳情

Clara Chan:一生勝於常人三世——鄧永鏘

一個地方命運的高低起伏,往往跟這地的人有多精彩有關。剛去世的鄧永鏘,在他有生之年的香港,正好是最繁華、在亞洲最具聲譽的國際城市。他的風趣幽默、游走中西達官貴人的好客本性,以及他學貫中西文化的頂級修養,令他成為真正的人上人。作為香港上流社會的中流砥柱之一,他是我見過最noble,最令人敬仰的一代人物。在香港做傳媒的人,特別是跟時尚跟社交界有關連的,不會不認識鄧永鏘。大家一致認同,有他在的派對,記者會、發布會,定必是最好玩、最過癮,又可以讓記者交足功課。為什麼?因為他敢言,直腸直肚,又夠尖酸刻薄,sound bite娛樂性之高跟何鴻燊不相伯仲。我特別是喜歡他的串嘴,那種夾雜英式的witty humor,令人拍手叫好。也只有他的學養,才令每句出自他口中的話,字字珠璣。他創辦的上海灘,曾經是最hype的時尚寶藏。那些耀眼得眩目的熒光色棉襖,當時幾乎是時尚名人過年必穿的拜年服。外國朋友來香港遊玩,指定行程之一是去畢打街的上海灘。那些年,中國風在時尚界尤其熾熱,我相信,很大程度跟David Tang打造的上海灘有莫大關係。他的中國會呢,更是我見識過最有趣最有格調的私人會所。那些年的香港,幾乎大大小小的時尚發布會,外國設計師來港設宴會傳媒,舊中銀十三樓的中國會是指定場地。那時是誇張到一周必到一次,假如那時有社交媒體,它被我們打卡的頻率應該是最高。得悉他病逝的消息,是在臉書上看到。朋友看到《金融時報》的消息,馬上發出來。當時還馬上確認消息真偽,因為還未見有香港媒體公布。也許,六十三歲的人生太短,但David Tang活着的一生,應該是超越了三世,在有限的人生中,活出了最精彩的自己。不愧是獅子座。[Clara Chan]PNS_WEB_TC/20170907/s00191/text/1504720772623pentoy

詳情

Clara Chan:紙媒生存靠什麼?

《壹週刊》賣盤,香港的傳媒工作者感觸良多。時代的確不同了,一本曾經是最代表香港人DNA的周刊,近乎大家每周的精神食糧,今天竟落在一名經營理念和思路、跟雜誌員工完全沒交集的商人手上,那還會是從前的壹仔嗎?忠實讀者對此肯定心裏有數。 但不賣難道繼續蝕下去嗎?肥佬黎畢竟是個生意人。我沒買紙本《壹週刊》很多年,不是不支持,只是支持的方式變成在虛擬網絡上。更何况,今時今日,網絡上可看的東西多的是,影響力又不及社交媒體廣,它吸引不了我繼續堅持下去。 面對紙媒影響力不及從前,這是全球媒體所面對的問題,絕不只是壹傳媒才有。但問題不是今天才出現,網絡發達也不是這一時三刻才發生的事。那末,為什麼媒體還這樣故步自封,不與時並進?我認為,關鍵在當老闆的,未有及時察覺問題重要性,既沒有建立數據庫又沒有組織社群,當網絡的衝擊像十號風球般橫掃而來,還未有準備迎戰這股翻天覆地巨變的媒體,不被全面摧毁,都面臨媒體生命在倒數的命運。 一向堅稱權威的時尚聖典VOGUE,今天也面臨生意不濟、讀者流失、影響力被稀釋等事實。但爛船慶幸還有三分釘,特別是其產業跟時尚不可分割,直接轉型做網上購物平台,優勢是有的。只是,社交媒體出現前

詳情

認真便輸了

在人人手拿一部智能手機的年代,連阿媽都知影完相要執吓先upload是常識。世上誰最清楚哪個修圖App是最強?這個答案,當然要問90後或00後。這群小孩,本就是生於這個以手機為一切的世代,老一輩在這方面又怎能及得上呢? 近日,美國《時代》雜誌評選了今年最佳App Top 25,上榜者包括用戶人數破7億的Instagram,以及Super Mario Run。但值得大家留意的是,來自強國的「美圖秀秀」名列17,成為這榜單前25名中唯一中國製造App。 無獨有偶是,英國的Royal Society for Public Health剛發表了一項調查研究,謂社交媒體Instagram被評選為最影響年輕人心理健康App。研究者表示此軟件在一定程度上逼用戶「將自己與不切實際、精心策劃、濾鏡修飾,以及Photoshop過後的他人進行比較」。更謂這些社交媒體容易讓女性認為他們的身體不夠完美,因為大部分人都通過濾鏡和修圖使自己在圖中處於最佳狀態。 研究重點之一是:每天在這些地方花上兩小時的人可能面臨心理困擾等精神健康問題。 今時今日,還有誰相信社交媒體貼的圖,是千真萬確「#nofilter」?未免太天真

詳情

替今天的木村拓哉高興

上周五,中外社交媒體鋪天蓋地都是日本男星木村拓哉出席康城影展的相片。說實話,我看到照片的第一反應是,跟他同行的妝髮造型等人為何這麼大整蠱,從來在歌影迷前都有型到裂開的木村,竟然被人弄到變大叔?年紀是四十有五的確不年輕,那對眼肚更是騙不得人,跟他差不多年紀的美男竹野內豐也好不了多少,上周在電視看他最近那齣演律師的劇,那雙眼睛也暴露年紀,歲月催人啊。 觀眾天生就是殘忍的。不少人看着伴隨自己成長的偶像,竟然變成一副鄉下佬模樣,以為明星應該天生不老的神話,由心愛偶像帶頭打破,打擊之大,應該會幾日幾夜睡不好。 可是,一個真正有資本有內涵有眼界的明星,是會隨年紀閱歷變得豐富,氣質也有一定程度改變吧。那些萬年不變的女星,廿歲成名時終日跌膊曲髮心形嘴,幾十年後的今天還賣這個……這種對美僵化了的概念,才叫人心寒。 今時今日的木村,事實是不再需要靠一副靚仔樣來體現自身價值。更何况,真正有魅力的人,靠的永遠也不只是一張臉。這些年間,任憑木村演什麼角色,他都有本事把人物性格演活過來,即使那些角色原型都不是英雄或什麼討好人物。所謂有星味的人,大抵如此。 看着他今天這樣可以如此坦然從容的面對自己變老,着實替他高興

詳情

氣場

看梅麗史翠普在金球獎獲得終身成就獎的一番話,令人拍案。不點名指摘Donald Trump的恃強凌弱,「卑鄙是卑鄙的邀請函,暴力是暴力的宿主。當手握強權的人利用他們的地位去隨意欺辱別人時,他就是在欺辱我們所有人」。完美示範如何罵人不用穢語不說廢話的高尚技巧。 能說出這樣話的人,除了德高望重令人信服的大人物外,像梅麗史翠普這般自言此生職業是演員的人,同樣能憑演說打動人。不為什麼,就是因為她本來就是一個認真對待自己職業的人,有自己的一套價值觀,也明白公眾人物有一份理所當然的社會責任。誰說娛樂圈女星只有被包養和只靠皮相做人?端的看你在哪個娛樂圈混而已。今天大陸的娛樂圈,明顯是二三十年前香港的複製。 當然,還有一個獨一無二的原因,是她的氣場。所謂氣場,不是氣質,跟美也沒有直接關係。氣場存?你跌過的跤、吃過的虧、流過的淚、開過的眼界、看過的世面。只要你有經歷過尋常人沒遇見的磨難,在跌倒後再爬起來,你的氣場里數就開始累積了。 別以為擁有氣場的人定必殺氣騰騰,相反,他們一般都很有親和力,淡然看世情。或許,因為懂得,所以慈悲,經歷過挫折,也明白做人處世的不容易。 世上有好些事情,是要經時日的洗刷和磨練才

詳情

一個時代的結束

Page One突然關店的消息,我是回港看社交媒體有人哀悼才知道。跟十多廿年前常常蒲這字號銅鑼灣店的友人說起,友人也感愕然,但一直在香港生活的他竟沒有聽聞,甚至說近年都少去。時代要淘汰紙媒雜誌書本我沒話說,只是,連一間書店也做不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又是土地問題嗎?書店經營不善,真的跟時代要淘汰書本雜誌有關嗎?我想並不盡然。全宇宙都知道,今時今日還會經營書店,綜合唱片店等店舖,還獨沽一味只賣書賣CD肯定執笠,台灣的誠品,日本的TSUTAYA就是賣文藝氛圍的成功商業案例。前者走文青書店路線,後者則是有點型的藝廊格局,必然有的元素包括咖啡館、精品、花店、香薰、獨特食材/食品、砂煲罌罉等。賣的當然是只此一家獨一無二,不是連鎖超市甚至網上可以找得到的貨色。坦白說,這樣的誠品,跟我多年前專誠到敦化南路深宵朝聖的誠品,相距甚遠。但試問今天還有誰會像我當年般,去旅行為了找一間書店,出差就找它來消磨時間?跟90後的小朋友這樣說,是會蔑視你的。所以,我相信Page One的經營不善,很大程度上跟它未能跟時代零售步伐走有莫大關係。我上一次逛它的時候,大約半年前,其尖沙嘴店已經瀰漫一種垂危的氣息。雜誌最新一期是兩個月前,所謂的精品只有送都冇人要的水杯相架年曆,還貼着清倉特賣的告示叫大家搶購呢,看着這些情景,令曾經在這裏燃燒不少青春的我,無限感觸。跟很多香港人一樣,我的90年代到千禧年代的生活,簡直跟這家書店分不開。約會,殺時間,翻雜誌,買硬皮時裝書,研究外國星座書,全部在這裏發生。總之,當年因工作所需要吸收的時尚養分,全部是這裏無私提供給我。今天,看到它有這樣的下場,絕不止是慨嘆一個時代的結束那麼簡單。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1月24日) 書 書店 Page One

詳情

喪買「双11」

明天就是「双11」了。還在北京上海做雜誌的時候,對這個日子沒什麼大感覺,我又沒有在大陸網購的習慣,但就知道這天購物超便宜,不買你就蝕。同事視之為年度大活動,有人誇張到要請假專心在家網購,又或者事前做足功課,熟讀各社交媒體公眾號那些必搶50強。總之,這天對生之為中國人的重要意義,就是買買買。事實是,在互聯網上,已經把「双11」買不着東西,定義為比找不着對象更淒涼的生活方式。全中國人一起陷入不需動用智慧的瘋狂喪買行為中,就是每年公布的那個相當嚇人的銷售數字,那一刻,我真心覺得中國人終於從消費得到真正的解放。沒有消費這劑生活興奮劑,其他一切可以不用談,包括追求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今年,我從昔日的旁觀者,變成推動這場大數據銷售的幕後策劃,我開始明白,「双11」不過是一場心理戰。在大陸,十之有九的網民,對「双11」就是停留在執平貨的日子,漫無目的買買買。類似這種無計劃、湊熱鬧、撿便宜的朋友,就是我們的主要目標。因為,他們正是這場人民幣大戰中的犧牲者。在網購主導了中國人衣食住行等生活的今天,大家理應對網購更成熟、更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看不入眼、不需要的、不會用的,就算再便宜也不會動心——說時容易做時難。原來,任你是多清醒的消費者,萬一墮入網購便萬劫不復。還記得數年前在北京工作時的一個台灣同事跟我說,沒事不要上╳寶,「那是可以令你混一天一夜也不會累的地方」。那次,我只是着她上網找一件拍攝所需道具。當外國受歡迎的購物網如Farfetch、NET-A-PORTER等都趁「双11」來吸水,就知道這天是全球需要紀念的爆買日。當大陸人連奢侈品也習慣網購的時候,香港還需要這麼多名店、藥房、金舖嗎?我深信,這天要來臨的話,不遠矣。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1月10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