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宋智孝,遇到了陳柏霖…

有一日搭小巴的時候,收音機傳來「世界上千百萬人/只有知己一個/明白我心事 /明白我心願/知道我心中痛楚」,當時我都不知道歌名,但我被這老歌的歌詞感動。溫拿樂隊這首《只有知心一個》道出了很多人的心聲,而我的腦海忽然飄出內地的真人Show《我們相愛吧!》其中一隊情侶組合——宋智孝和陳柏霖。也許一直有看開《Running Man》的關係,所以我都對宋智孝稍有認識。在節目中她是唯一的女成員,被營造成女漢子,更被稱「不良智孝」,扮演強悍的角色。在《Running Man》第295集,智孝道出6年來在節目中都不停陷入「現在的位置是屬於我的位置嗎?」和「很累了,不想再幹下去」的想法中。她感謝光洙,每次在她又哭又鬧的時間中緊緊抓著她,默默傾聽她的抱怨,沒有隨便對待她。而剛巧,她參與了內地的真人Show《我們相愛吧!》,與大仁哥陳柏霖配對成情侶。雖說是真人Show,只是在旁邊拍攝,紀錄他們的相處過程,但當中顯然地製作團隊也有參與的成份。智孝和陳柏霖這組合真的很像假戲真做,不過無論他們最終會否成為情侶,我相信智孝會感恩在節目中遇上了陳柏霖。一直以來,智孝都是一個大姐姐,習慣照顧人;但節目中,她與陳柏霖同遊峇里島和芬蘭,途中有陳柏霖的細心照料,使她能放鬆,做回一個女孩子,真真正正地享受假期。在這個節目中,陳柏霖彷似一個聆聽者、知心人,和光洙的角色一樣。他們沒有拆穿智孝外表堅強,但內心脆弱的真實面,而是自然地默默地站近智孝,陪伴和聆聽。而這,正正就是一個精神病患者最需要的。《只有知心一個》就寫出了我們的心情,我們很需要在世界中尋找一個知心人,能理解自己心中的痛,他們不需要講大道理、不需要教我們怎樣去做,陪伴和聆聽,已經足夠。作為一個撰寫著精神病文章的人,不過都一樣是「能醫不自醫」,我以自身經驗給讀者一些尋找幫忙自己的方法,例如:去哪兒找社工?社工能幫到我們怎麼?但我呢,卻是一個活生生的逃避者,社工打電話給我,我會久久不回覆。我不是怕,只是害怕面對,面對跟社工赤裸裸地「分享」故事。我猜,很多同路人都試過逃避吧!我深信就算不是精神病患者,普通人也會有難以啟齒的隱私,也會有時怯懦想逃避面對事情。就算沒有社工,我們身邊總會有一位知心友,就算現在未找到,但在世界億計的人口中,總會讓我們遇到一個陳柏霖或李光洙。如果有讀者恰巧看到這文章,腦中浮出某位知心友,不妨轉發Share文章,然後Tag那個人,讓對方「看到」你心中的感恩。作者facebook專頁 情緒

詳情

劉時鎮的Happy Ending

《大陽的後裔》大結局,現在女人們(包括我)都中了宋仲基的降,她們都想自己是喬妹,有個風趣幽默、又型到爆的男友,不過先要條件是那男人要英俊,否則「風趣幽默」只會變成「咸濕變態」。男人不懂女人,為何要為了劉大尉的死而哭;但其實,女人也不明白為何男人會為高比拜仁退役而傷心。劉時鎮最後都「死過翻生」,就證明現在才是宋仲基Happy的開始,仍未Ending呢!宋仲基曾經是當紅綜藝《Running Man》的成員,但不是朋友提及,我也忘了他,因為他之前入伍而「被忘記」了吧,但一套《太陽的後裔》令剛退伍不久的他,成為了第二個李敏镐、金秀賢。但我認為他與其他因劇而紅的男星有分別,他不是時勢造英雄,一切成功都是他把握機會自己爭取回來。原來《太陽的後裔》的原作是金元石作家的作品《無國界醫生》,2011年這個作品在「韓國故事徵文大賽」中獲得「優秀賞」。《繼承者們》的編劇金恩淑看到劇本後,覺得要是想故事更浪漫,就不可跟原著一樣只描述無國界醫生在戰爭國家及貧困的國家救人,所以她最後將男主角劉大尉由醫生變成出入戰地的軍人。很多流傳說宋仲基「執五攤」,本來導演屬意由趙寅成、元斌、孔侑及金宇彬等人中選擇,但他們看了劇本後選擇不接拍,唯獨連導演都覺得「不夠Man」的宋仲基自薦演出,令剛退伍的宋仲基立即再次入伍化身劉大尉。誰會想到一次舉手自薦,結果闖出了一片天?機會是要把握,但沒有人會預測到事情的發展,我們可以做的只有問心無愧,盡了自己最大的力量,就可以了。宋仲基意志力也像足小強,拍攝搶救被擄走的北韓軍人時,他都沒有用替身,親自單腳跳起滑過汽車,卻真的令右手腕骨折、右腳十字韌帶撕裂。在第15集喬妹探病的戲分,宋仲基包了石膏的右手不是道具,一切都是真的。醫生說要休息8星期,他在第10日都躺在病床,繼續「真・演戲」。本來一幕「耍帥」的戲份,竟然是一個「型爆」的事實。想要成功就要付出,受傷只是經歷中的踏腳石;曾經被忽略,不代表沒有出頭天。宋仲基就是一個例子,機會掙取了,也要用心去經營,種子才會結果。以上就是本文的結語,但我希望給讀者一個思考題:「劉大尉中槍又中槍,死極都死唔去,結局仲要TVB MODE『地球好危險,大家又要一齊救人啦』!有冇人諗過,點解我哋覺得韓劇咁演係浪漫HAPPY ENDING;但TVB BBQ就狗血冇新意?我哋究竟係對事,定係對人?」作者facebook專頁 韓國 娛樂界

詳情

談電影《踏血尋梅》 翁子光導演的致勝之道

第三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剛完滿落幕,筆者為著榮獲十三項提名,最後以包攬七項獎項的《踏血尋梅》而欣喜若狂。翁子光導演的作品《踏血尋梅》,得到金像獎評審的肯定,「最佳新演員」白只、「最佳攝影」杜可風、「最佳編劇」翁子光、「最佳女配角」金燕玲、「最佳男配角」白只、「最佳女主角」春夏及「最佳男主角」郭富城。《踏血尋梅》的成功,究竟是誰造就?如果沒有留意世界各地對《踏血尋梅》的肯定,大概香港人可能會對這電影感到有點陌生,始終票房不如其他提名的電影。不過,在不同的影展,已對這作品有正面的肯定:如電影被《第22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評為最佳電影、推薦電影;翁導為《第1屆柏林華語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最佳導演;《第10屆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郭富城及春夏分別取得最佳男、女主角;白只成為《第五十二屆金馬獎》、《第22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第19屆富川國際幻想電影節競賽單元》最佳新演員/男配角⋯⋯獎項之多,其實不能盡錄。而我,也不是為了數《踏血尋梅》得到多少獎項而寫這篇文章。我對《踏血尋梅》有著非一般的情意結,筆者曾於翁子光導演有過數次接觸的機會,當然,翁導大概不會記得我這個當時仍是讀電影系的學生。在2011年,由於一些拍攝的機會,我認識了翁導的朋友(我當時製作的導演),在導演的言談間得知翁導這個人物,並知道當時電影仍名為《踏雪尋梅》,該年已憑劇本獲得「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HAF」大獎 ,並找到郭富城及杜如風合作,只是突然投資者撤資,計劃被迫擱置。隨著之後有幸接觸拍攝紀錄片,參與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舉辦的紀錄片課程,有幸上了翁導幾天的課,獲益良多。其後,我一直關注翁導的社交網站,並透過翁導的編劇作品,如其個人作品《明媚時光》(2009)、《微交少女》(2013)及 麥浚龍導演的《殭屍》(2013)和郭子健導演的《救火英雄》(2014),看到了翁導的輪廓,感受到那淡淡的人性陰暗面。那是言語不能論及,如果以色彩比喻,那應該是透了一點光的霧灰色。我找不到更實在的形容詞,只能夠這樣子概括我對其作品的感覺。當2009年首個自編自導作品《明媚時光》失落金像獎「最佳新導演」,但經過努力,他改篇了香港2008年發生的一宗碎屍案,代入了自己的看法編寫了《踏雪尋梅》,本一心以為得到「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HAF」大獎,終可再走電影路,卻被撤資。其後到了2013年拍攝了《微交少女》這比較商業性質的電影,才再次得到注資,成功開拍等待了四年的劇本。昨天,《踏血尋梅》在金像獎大放異彩,雖然翁導無法獲得「最佳導演」的殊名,但當知道他走過的路並不易走,心中也已經成為我的「最佳導演」。若果有留意我寫的文章,都會知道我在探討情緒病,作為一個躁鬱症的患者,也作為一個熱愛電影的香港人,我真的為翁導而感到驕傲。我從社交媒體得知他也曾有過抑鬱的日子,我也不肯定他有否已經走完抑鬱之路,但我猜想,昨天的成果見證了他的堅持。看著他走過的路,躲在家中望著電腦敲敲打打的我剎是慚愧,即使讀過電影、碰過了一下電影圈,卻因為患病而放棄了電影夢。所以,翁導真的是很厲害的人物,電影之於成功,是因為他沒有放棄自己,即使發病有多痛,也都捱過了。成功,在於堅持,而時間會證明努力會得到的好結果。再一次恭喜翁導及一眾演員、幕後人員,你們的用心,刺激了我的鬥心。但願有一天,大家都能闖出一片天。 電影

詳情

別讓燈光熄滅

較早前學生連環自殺消息受到大家關注,大家立即紛紛討論「精神病」,可惜人總是健忘,前幾天的熱話,到了今天漸以冷卻;惟台灣這兩天發生三宗命案,難以理解的兇手們都再一次讓人紛紛聯想起「精神病」。前日在台北內湖四歲女童被疑似精神病患者慘遭割頭、昨日中午台北捷運新北投站有警察遭砍傷、新北市樹林區一位中年消毒工人亦被陌生人鋸傷。我們心目中的台灣充滿友善的人,但這兩天的事件讓大眾吃了一驚,究竟台灣真是變了樣嗎?就台灣政府而言,它貫徹地充滿人情味。蔡總統昨天去了小燈泡離世的地方,送上鮮花,上面的卡片寫上以下的一段話:「阿姨不會讓你白白犧牲。這個社會破了很多洞,我會用盡全力,來把他們都補起來。」我們親愛的梁特首,當初學生們接而連三的自殺,你有立即警醒,想過是社會的安全網破了洞嗎?蔡總統在事發第二天不止到現場獻花,更在網上發佈一封給小燈泡媽媽的信,信中言及「我的責任,就是讓每一個可能掉出這張網外的邊緣人,都可以被這張網接住,接受公平的教育,擁有穩定的工作,過著正常的生活。蔡總統的腦袋在事故後已經一直在運動,但我們的特首先生呢?有為自殺的同學想過什麼方案解決嗎?假如有藥癮、酒癮的人,應該在社區的監察名單裡嗎?他們具有攻擊性嗎?還是,就算改過自身,仍被社會歧視,導致有社交障礙的人,都得一通標簽為「危險人物」?這些所謂的邊緣人,一直被忽視,很容易漸漸有了精神病的特徵。如果香港政府能夠像台灣一樣,能在未來我們可以修精神衛生法,來支援更多有精神的狀況的病人,該多好?政府不能夠把一切推及醫生、社工等人去處理,香港這麼多的精神病個案,他們幾個人,什麼時候能幫到全港人?台北市長柯文哲昨天表示「愛的相反詞不是恨,而是冷漠」,其實香港就是其中一個冷到冰點的城市,鄰居之間會打招呼的有幾個人?能知道鄰居名字嗎?簡單一點,子女會跟爸媽聊天嗎?你們上一次一起去郊遊是多少年前?當我們對身邊的事已經視若無睹,我們的繁盛的香港,也會出現沒有亮燈的一刻。台灣大學生在去年3月18日為反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而產生了「太陽花學運 」,在佔領立法院議場外, 我們可以看得好清楚,他們寫了「台灣不要成為下一個香港」! 因為台灣的學生們為了政府,他們願意站出來,才讓身為香港人民的我們意識到香港的危機,真正「佔領中環」,雖然未算成功,但至少能實行。今天,不是認定3個案件的兇人都是精神病患者,想幫他們開脫什麼,更不是談台灣政府跟香港政府有什麼分別。我想說的是邊緣人的難過、社會冷漠的可悲。精神病患者需要大家的關懷,但別忘了,我們都要關心自己的家人、朋友。當每個人的愛薪火相傳,世界就會一直光明,不會燈滅。 台灣

詳情

《功夫熊貓3》告訴家長的事

作為一個情緒不穩的鬱躁症患者,匿藏在家已久,仍能逃出保護區去電影院,相信大家都會體諒我撰寫這晚了點的《功夫熊貓3》的所謂「影評」。看我的筆名,都知我是熊貓癡,一隻熊貓令我成功離開家中,可見熊貓對我的威力。其實為了我最愛的熊貓,我在上映前一直迴避這電影的消息,為免預告片們影響我對《功夫熊貓3》的期待。相信很多人都不喜歡「劇透」,所以這個「影評」我不談任何故事內容,我比較想介紹一下作曲的派偉俊。事實上我不知道他是誰,看電影時我還以為主題曲是外國人唱的,當我YouTube到這首名為《Try》的主題曲時,我才知道他是台灣土生土長的中加混血兒,而3歲的時候已學會非洲鼓,9歲就學會結他,11歲的時候己經立志要做一個歌手,現時16歲的他,已是一位創作歌手,自己作詞、作曲、編曲,更成為了周杰倫徒弟。這些都是網上大家可以隨意搜尋到的資料。但我想說的重點是,這首歌是全球主題曲,即是《功夫熊貓3》無論在那個地方上映,播放的都是這首歌。全球都會認識這個孩子。相信很多家長們都很希望可以「培養」如此有前途的孩子,卻忘了這孩子是真心喜愛音樂,而且有天份;而非強逼小孩子每星期去上差不多十個興趣班,更厲害上二、三間幼稚園,使這些「無間做」的學生出現情緒問題,使最年輕的精神科求診者不過只是就讀K2的幼童。一個又一個學生輕則作嘔頭暈出現身體上受壓的表徵,嚴重的,我認為你們都心中有數。究竟我們是不是一定要做出一點小成就,才能證明我們生存的價值?我深信我們每個人都會經常問自己是誰,但當中又有多少位會找到答案?這是很深的哲學性問,恕我能力有限,不懂解答。我只知道,沒有人可以設定我們是誰,沒有人可以操縱我們的人生。可惜,在這個社會,愈來愈多人被標籤,由幼稚園開始被成績分類;出到社會就被職業、職級分類……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到訪學校,遇上循道衛理聯合會前會長袁天佑牧師太太陳錦美發起的「我要活下去」遊行,她認為半年來廿個學生因為學業壓力而自殺,身為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好應該審視教育制度,然後應該請辭。不過局長在車上翹腳玩電話,也不願落車接收學生的請願信。 醫管局已經指出,二○一四至一五年年度約有二十萬個十八歲以下的青年,但有接近三萬位患上精神病。這些數字還未計算已經成年,但在十八歲前發病的患者,例如最近為了熊貓才走出家中comfort zone 的我。今次寫了太多沉重的文字及數字,也許大家都需要消化一下,深呼吸一下,然後轉個話題。其實我真的真的沒有劇透《功夫熊貓3》呀!大家記得去戲院欣賞!支持熊貓!支持電影製作!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depressedpanda/

詳情

站在斜塔的最高點

人生總是會發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害我們都很驚訝,偏離了以為理所當然的軌道,使我們跌眼鏡。青少年自殺個案接連發生;古洞村屋被強拆;碧街便利店東搶救不治;方力申和Stephy 相愛十年卻分手收場……我們的人生總是充滿很多問號,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有這些事發生,而很多更是預料之外。你們也可能會好奇我們是怎樣發現自己患有精神病?很多病人(包括我)都未必有答案, 因為我們心底壓抑的是一個又一個問號,我們都想知道答案,可惜一直找不到。近日,在網上看到了一段短片,是講述一個男子發生車禍死亡後,在天堂遇到一個機會,讓他向神詢問對過去疑惑、感到好奇的事,而祂能令他透視過去的人生。他問誰偷了他的腳踏車,原來是他的小學同學破鎖偷的;前女友有讓他「戴綠帽」嗎?嗯,還是跟他最好的兄弟;狗狗為什麼會不辭而別?竟是因為是跟鄰居小女孩一起玩家家酒……沒想到一個臨死的人,問的卻是一些瑣碎事,好奇的事情堆疊,就像層層疊,愈疊愈高,不知怎的最後歪成了斜塔。遇到不快事,女人都會找姊妹呻下喊下;男人就不會把不快說出口,只需要兄弟間拍心口飲支酒;但一個精神病患者無論男女都很「硬頸」,就算有心事都「開不了口」。結果,心事一直向上堆,令斜塔倒了。無論遇上什麼難關,我們都會很希望得到家人、朋友陪伴度過;但對於精神病患者,根本不敢跟家人、朋友說些什麼,反而很可笑的是,陌生的社工、醫生,才能與我們的大腦頻道接通。作為一個過來人,我很希望同路人就算多怕離開家裡踏出社會,也得嘗試。因為想病情穩定下來及好轉,我們必須肯走出第一步。患上鬱躁症這五年來,我嘗試過很多方法,希望能給同路人一些信心,我們不是沒有希望的。有時候,我也很佩服自己的勇氣,至少,肯伸手找幫助。不過,我很了解起初大家都會害怕,會心想「根本冇人會明白我」。每個社區都會有些營辦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的非政府機構,例如最常見的明愛、東華三院、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神托會等,這些都是社區資源,都是免費的,他們都有社工幫助我們。如果沒有充足資金看私家精神科醫生、或暫時未能在公立醫院排期的朋友,可以先到那裡找位社工跟進個案。因為在你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例如真的有自殺的念頭,社工會評估你的精神狀態給予援助,就算真的要入院,他們因為跟進開你的個案,也能讓醫生得到最全面的病情資訊,讓你可以接受合適的治療。我很建議你找一個了解你情況,而你又信任的朋友、家人一起去這些機構見社工。當初,是朋友「捉」我去找社工的,當時我把自己的故事說出來,而我的朋友可以用旁觀者的角色,協助社工更全面了解我的狀況。那時,泣不成聲的,除了我,還有一直很擔心我的她。朋友,是我們身邊很重要角色,今天我依然很感激她的堅持,陪我走下去。只有在義大利,才會有不倒的比薩斜塔。即使最近不斷受自殺新聞影響,使自己精神情況也不穩,但我仍想出一點點力,陪大家度過難受的時刻。如果不想站在斜塔的最高點隨時倒下,嘗試找社工聊一聊,就算沒有勇氣面對人,可以到我的專頁留言,讓我知道你們想知道的資訊,盡我的經驗躲在電腦背後與大家溝通。大家,加油!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depressedpanda/

詳情

我住過精神病房

最近很多文章已經談過這個話題,而我,寫的是一個鬱燥症病人的自白。有位同路人投稿寫道確診抑鬱症 218 日了,那刻,讀者應該被標題吸引了,因為 218 日,似乎是很久很久的事,但我數數手指,我確診已經超過 1835 日。 她,在精神問題的人當中,真的很勇敢;但相較已服用抗抑鬱症藥,每天吃十多粒藥已接近 5 年的我在「正常」人的眼中,我們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100 毛曾經提過「學生可能抑鬱」五大特徵,包括「極度渴求考入大學、深信成績決定成就、放學繼續瘋狂補習」等,由小學開始,我就扮演著一個乖巧、成續優異的人。在英皇、現代豐盛的時期,我追著補習天皇、天后跑。這些學生抑鬱症患者的故事大家應該聽很多,當然,在最近的新聞就能看到過去的我。由去年 9 月開學,20 位學生自殺,令香港人關注到精神病同時,也令到很多同路人站出來,希望圍繞精神病人的朋友及家人,理解及明白精神病患者。在很多文章當中,讀者們都會學習到與精神病人的「相處之道」。因此,我不會一而再,再而三教授相處方法,我反而比較擔心正在打仗仍未康復的精神病患者。最近一單又一單新聞,其實是一個又一個炸彈,似乎在跟我們這些病人說:「早晚你們也會打輸」。那些站出來的,大多數是漸已康復的病人,亦有些是心理學家及精神科醫生,當然可以理性一點地討論自殺新聞,但之於病患,這些新聞很困擾。關注香港未來的發展的人,都會知道政府不停講基建、講三跑,但醫管局的經常撥款卻被削減 0.5%。「好數口」的網民們早已寫好懶人包,讓大家了解到這些基件、三跑開支,總共可以建多少間醫院。每一種疾病都是值得關注的,但醫療資源一直不足。我不是想說政府什麼,這文章也不是時事新聞,我寫的不過是我雙眼看到的。很多患者可能一早已感覺到自己與別不同,會自己上網做「壓力測驗」,即使結果是「請立即求醫」,都會說服自己「無痴線」、「啲藥有副作用,食咗就停唔到」。基於這些社會愚昧的錯,很多患者沒有求醫,最後才爆煲自殺。我幸運,身邊有當護士、當社工的朋友,所以在三年多前被說服去看精神科私家醫生。如果沒有她們,可能我早就出現在新聞版上。但身邊沒有支援的病患,就會焦慮:究竟應該怎樣走下去?就算想主動求醫,又有什麼渠道?我是用這個方法的:我先去看精神科私家醫生,每次診症及藥費每次約$1500 ,但得視乎覆診的次數,起初如果 2 星期覆診一次,一個月已經得花$3000 。一般打工仔可以支付到多少次$1500 ?所以第 3 年,經濟能力已不能應付私家醫生的費用,故轉看公立醫院。如果一個成人直接去醫院排期看精神科,大概等至少 2 年,所以當時我聽社工朋友意見,先找地區幫助,那時我才知道原來香港每一區,都有「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內裡會有個案輔導工作,搵個社工聽我呻下。社工會幫助病人解決問題,例如經濟問題可以幫忙申請綜援、傷殘準貼等,他們也可以幫忙轉介到公立醫院,透過他們,排期也會快一點;而自殺入院,更可以立即排期應診,為什麼我知道?因為當時我自殺不遂,在醫生眼中是屬於仍有自殺念頭的高危人士,所以醫生都會建議入院觀察,並會立即排期應診。不過,這是最壞的狀況,我都相信沒有人想送入精神病院。相信大家不會否定除了自殺,入精神病院應該已是比較嚴重的情況。我不會談在裡面發生過什麼事,我寫這篇文章,是希望大家不要把注意力只放在學生身上,香港的精神病患者不是只有學生。當新聞渲染得愈來愈大,對任何有情緒問題的朋友來說,這是一種病毒。新聞的負面會令患者覺得世界愈來愈沒有希望,更肯定會萌生死亡的念頭。如果,想給精神病人一個希望,請大家留意朋友、家人的一言一行,即使他們本身不是精神病患者,也得留意。因為作為仍被情緒困擾,一直病情反覆的我,我相信新聞再如此「數幾多日死幾多個」,更多人會失去做人的希望。今日,已是我自我囚禁在家的第五天。希望,世界仍給我們一點曙光。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adepressedpanda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