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kin:Beer Run ― Why So Serious?

昨日看新聞,看到浸會大學體育學系副教授雷雄德大力鞭撻《全城街馬》的Beer Run,認為「將飲酒與運動混為一談,是絕對錯誤的做法。」 我覺得這個說法實在是太有道理,字字鏗鏘。 《全城街馬》的Beer Run 是什麼呢?正式來說這個項目應該是Beer Mile才對。這個項目源起於北美洲的大學校園每個週末的Beer Garden,即是個學生屬會以大量入貨方式,提供廉價啤酒,讓學生在下課後的校園裏飲酒狂歡。酒過三巡,當然荒誕事情一籮籮,不必一一細表。喝到半飽之間,輸賭誰能夠再繞場跑圈不醉倒或者不嘔吐,絕對是其中一種想像之內,情理之中的遊戲。因為各地不約而同都這麼玩,所以真正的起源已不可考。 但是如果要追溯到最早有成文條款,以及有文件紀錄的比賽,已經可以追溯到80年代後期。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那個年代互聯網剛剛設立,有關比賽的資訊在最初期的互聯網中迅速傳遍各大校園。反正每週末都已經喝得七昏八倒,這個比賽的瘋狂搞笑很快就令各個學院爭相仿效,賽後的各種趣事和紀錄再上傳到互聯網上;周而復始,令到這個賽事更具規模。 Beer Mile Official Blog: Beermile.com – The

詳情

【2047家書】給兒女的信:為何我們離開香港

明、朗: 那一天編輯部的哥哥跟我說,有沒有興趣寫一封信給2047的你們。我一口答應,覺得這是一個好的機會去想一想,對你們和這個世界的期許。不過我大概寫不到2047,首先我未必有那麼長命,再說如果要世界變天,又何用三十年? 又或者,我現在年紀都有一點了,我也可以跟你們說一說我以前看見的香港。幾十年前的香港其實有點亂,雖然不至於像你們嫲嫲年青時一樣目無法紀,但是在社會仍然有不少灰色地帶可以鑽營。我們一家幾代都是做建築的,當時我每年新年幫你們爺爺準備一千元紅封包派給工程師和工程監督的日子還是歷歷在目。但是到現在,還有誰夠膽如此明目張膽地派紅包?政府的員工甚至連和承辦商一起共進午膳也不敢。 這聽起來很嚴苛,但也不是壞事。至少以前的工程監管幾乎是一兩個人說了算,現在大家都不敢造假。從腐敗走到現在的一絲不苟,需要的時間並沒有想像的那麼長,實在也不過是從八九十年代起,這三十多年之間的事。 但同樣地,世界要變壞也一樣很簡單。就是過去的二十年之間,曾經令所有人聞風喪膽的廉署,已經令人開始懷疑是不是逐漸變成紙老虎。工程界的回扣比從前又多起來了,那些區區幾千萬的大廈維修也公然圍標。幾多公務工程,也是在準備不

詳情

中國萬達雅培九大馬拉松你要不要?

早晨朋友紛紛傳來消息: 去年收購了ironman的中國萬達集團和美國雅培馬拉松大滿貫達成合作協議,六大馬拉松將會新加三個賽事變成九大。許多人都猜測,應該會有一個中國馬拉松賽事晉身大滿貫。 我聽到消息之後是相當不快。 我知道不管任何體育運動,沒有錢都是寸步難行。而基本上金錢投入越多,該項運動的風氣也能更盛行,吸引更加多高手參與,令到整體水平都會有所上升,可謂百利而無一害。那麼為什麼我會有這麼一種不愉快和抗拒的感覺呢? 以下我要說的話非常主觀,甚至政治不正確,但是這的確是我心裡面最誠實的感想。 我認真地覺得,不管是中國的籌劃機構或者是中國的馬拉松,在精神水平上都屬於發展初期,根本沒有一個馬拉松有世界頂尖級數可以與其他的六大馬拉松平起平坐。純粹因為贊助而勉強把一個不夠水平的賽事放進大滿貫,實在是把整個大滿貫賽事的水平拖低。 有些人一定覺得中國的馬拉松大有進步空間,日本東京馬拉松也只是辦了幾年就已經晉身六大, 中國的馬拉松又為何不可? 但是我相信喜歡到日本跑馬拉松的朋友都會同意,日本民眾對於長跑運動的投入和認識非常深厚,即使未有東京馬拉松,長跑運動早已深植日本民間。所以東京馬拉松即使歷史短暫,

詳情

UA拉乘客落機:花生?華裔?公關災難!?

今日最大粒花生,一定係是UA強行將乘客從機艙上拉走這一宗新聞。 新聞的內容就不多說了,各位可以自行在網上搜尋。值得說的是新聞報道以外的種種細節。 華裔、亞裔、美國人 這段新聞第一件事alert到我的是「華裔」這兩個字。似乎跟隨這幾年間大國崛起之後,「華裔」這兩個字就變得不容冒犯。有很多人有一種奇怪的代入,覺得葉問被鬼佬欺侮的年代仍在,一有什麼不妥當就覺得是因為華裔所以被人針對。甚至有時演變得像有被害妄想症的一樣。 就先從這一單新聞說起吧。這一名乘客姓甚名誰都未清楚,但看起來的確是亞洲面孔,有沒有人想過這一名乘客可能根本不是「華裔」?這名乘客有沒有機會是東南亞、日本或者韓國人呢?如果「華裔」這個字眼變成「亞裔」,我們就是否就會對這單新聞不聞不問? 而這名乘客據說是一位醫生,而且還要趕回醫院應診。那麼他就很有可能是美國居民。這件事是航空公司安排不當,加上機場警察使用過度武力,受害人是美國居民,和什麼種族有什麼必然關係嗎?「中國人」從來有一種很有趣的情況:任何人只要有一個華裔姓名,看起來又像華裔,就會開始認親認戚起來。好像以前的關穎珊、張德培、馬友友等等,「中國人」社會和中文媒體經常都把他們

詳情

簡評渣打馬拉松2017

參加渣打馬拉松已經好幾年,算是比較後來的一班跑者,至少不是白頭宮女話從前,要跑石崗還是要回機場,或者是連完賽獎牌都沒有的那些年份。所以在我經驗中的渣馬已經不是小眾賽事,而是比較貼近國際水平的了。以世界的水平來看,今年的渣打又辦得怎麼樣呢?為了節省大家的時間,我們只取幾點品評一下。 雪糕筒 有關雪糕筒這個問題,簡直是原始得落後。 比賽未開始之前,我已敬告大家小心路上的雪糕筒。言猶在耳,今年在彌敦道的雪糕筒依然照擺不虞。而且還要變本加厲,擺雪糕筒的地方有增無減。在起跑的一段我已經看到有跑手被雪糕筒絆倒,幸好沒有再推到其他人。在回程南昌至西隧一段,不知道大會是什麼思維,竟呼籲跑半馬的跑者靠左,全馬的靠右,中間天才地嘗試以雪糕筒分隔。在這麼擠逼的一段路竟然嘗試用這種弱智的方式分流,沒有發生意外,只能算大會好運。我在京都也看到有放雪糕筒的情況,但是京都的大會在遠處,還要當眼的地方已經放了很大個警告牌,再加上工作人員提示,可見在地面放置任何物體,都要非常小心謹慎的處理。渣打馬拉松的搞手從來閉門造車,由此可見一斑。 京都馬對路中間雪糕筒的警示 汀九橋 渣馬其中一個自稱的特色是跑上青馬大橋,跑上又斜又

詳情

虛榮戰衣

香港跑友(尤其是男性)都有個壞習慣,就係日日著跑tee。幾乎是不分日夜場合,廿四小時穿著。 其實很合理。跑衫全都是Dry-fit料,又舒服又乾爽,夏天時大汗易乾也不容易發臭,簡直是汗男恩物。家居用來作睡衣,舒爽自然,男女合用。再配上一條長身跑褲,更加可以當孖煙通著,正是出得廳堂,上得睡床。 跑tee著得舒服固然重要,但是它最重要的意義並不在於穿著,而是附在跑tee上面的Glory(光榮)和Identity(身份)。 我知道這樣說非常政治不正確,也違背我所屬群組的宗旨(Run the World/馬拉松看世界https://www.facebook.com/marathonscenery,你知我哋一向幾咁普世大愛),但我的確覺得跑tee之間,是有高低之分的。很簡單,「XXX 10K 挑戰賽」 之類賽事附送的跑tee,如果不是特別好著或者設計靚(有嗎?),基本上是隨手就會把它捐掉。 但如果是去跑六大馬拉松,那麼即使跑tee設計和質料都普通(如AXXXXXX贊助那些),大概還是不會捨得放棄吧?分分鐘還會經常穿著,以回味完走六大馬的歡樂(得戚)。紀念衣物,更往往是搶購的戰利品,要同人爭添。其他

詳情

捐錢畀曾俊華參選:係咪黐咗線?

在毫無預料的情況下,曾俊華竟然敢在眾籌平台上籌募選舉經費,不過是過了一天,數目竟然已經超過200萬。 我不知道有什麼人會捐錢給他,但至少不會是我,我也不希望是你。 沒錯林鄭月娥是很讓人害怕和討厭,還沒有當選就已經有梁振英一樣的氣勢,身邊助選的人物也和梁振英不遑多讓地X街,不管怎麼看都是CY2.0,但這樣就等於可以採取「anyone but 林鄭月娥」的方向嗎? 我比較悲觀,非建制手上拿著三百票, 如果做三百票去和林鄭月娥交換一些民主發展或民生所需的選舉承諾,以過去建制方面的誠信來衡量,這無異於與虎謀皮,天真過梁耀忠。 那麼要用三百票去投給另一個候選人來表達對林鄭月娥或者現在建制的不滿嗎?Well,除非現在背後有一股強大如上帝的力量,可以令現在的商界避過中央的監察再集體背棄林鄭月娥,否則非建制手上的三百票,怎麼用都會輸,和另一個選項「全投白票」的效果無異。 在沒有這個力量出現之前,竟然有人以為用這三百票可以「造王」?係咪黐X咗線? 況且,誰說曾俊華是lesser evil? 過去五年整個政府蛇鼠一窩,曾俊華 和林鄭月娥基本上是同一件事,最多不過一個黑面一個白面,以過往屢次政改相關的言行,

詳情

為建制助攻

這幾天大家都很忙,忙著為建制助攻。首先由梁耀忠開始,詳情都不用再講了。這個全年最佳助攻堪比發叔上次缺席,愚笨到前無古人,好難後有來者。那一天訊息傳來,我只記起了一件小事:那是2014年佔領運動開始了大概一個星期左右,政府開始以拖字訣來應付。那個時候大家都有點茫然失據,不知如何進退。那時候我在佔領區遇到梁耀忠,就走過去問他有什麼看法。他說:退一定要退的,從來沒有抗爭能夠在街頭上勝利, 要考慮的是退的時候能贏得什麼籌碼。那時候我沒有把這句說話特別放在心上,想不到這個打定輸數的心態竟然就在這樣關鍵的時候發作出來。沒有什麼的,票債票償。梁耀忠和街工再過幾年應該可以告別香港政治舞台。然後呢,圍繞著游蕙禎和梁頌恆宣誓而引起的風波就沒完沒了。首先他們沒有辦法進入會議室開會被擋在門外,鄭松泰在門外與保安角力。可能是在鏡頭之外,就惹來立場比較偏向傳統泛民的漫畫家馬龍批評鄭松泰「冇勇」。到底鄭松泰是武勇還是冇勇,未來悠悠四年大家可以拭目以待,倒是馬龍這樣極速出來抽插一刀,若無私怨又所為何事?又然後,游蕙禎和梁頌恆的誓詞內多次出現類似「支那」讀音,不但建制和傳統左報如文匯大公大加鞭撻,就連多位非建制的時事評論員,例如曾志豪等等都批評他們有膽做沒有膽認,或者說「支那」辱華,諸如此類。玩讀音,玩用詞,某程度上都是小學雞式呈一時之快,對某些認為應該從實際運作上面對抗的人而言,這樣「玩膠」誠不可取,但是如果針對「玩膠」的內容不捨的繼續討論,研究這些用語是否典雅有禮,就簡直是用膠來玩膠的弱智行為。過去幾年選民應該都非常清楚,這個議會根本容不下紳士議政。要扮紳士(HK01語)的話就會像梁耀忠一樣戇居居的把自己的權力丟到建制手上。能夠用字文雅來羞辱到對方固然是最高境界,但更多的選民是想有人代他們對建制兜口兜面說「Fxxk」的。游蕙禎和梁頌恆真的有為投他們票的選民發出了這憤怒的反擊,傳統泛民的支持者即使不喜歡也要學習面對。又然後,任建峰近日又出文說朱凱廸去英國「不覺得有什麼值得讚」,大概是說這樣做又改變不到既成事實,英國內政部也大概不會招呼他,如此大費周章到不如做點實事比較好。文章之中當然沒有明說,但讀者都有一種感覺是任建峰批評朱凱廸純粹為了爭取曝光而「X做」。唉! 任建峰過去在律師會會長一戰當然令人讚賞,但現在寫這種文章又是所為何事?朱凱廸成為票王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肯「X做」。 而且肯自己動身把香港事務變成英國內政,又怎麼能夠算是「X做」??? 今次選舉,選民的話說得很清楚:選民需要有行動力,有強烈立場,必要時更加不需要顧及什麼身份禮貌也能夠衝擊議會的代議士在議會之中,而不是說說幾句拉拉橫額就了事。任建峰對朱凱廸的批評,是不是其實他自己還在發夢?對議員,我只在乎他在大是大非的議題上會怎樣投票。所以對我來說,只有建制和非建制之分。而非建制的對手就是建制,要花氣力去攻擊的對手也只有建制;如果有一百種選民就有一百種議員,在非建制這一邊也可以有很多不同面相不同立場的議員。即使可能看不順眼,但是立場如果都是反建制就已經是同一個陣營。互相踐踏,甚至乎與左報一樣統一口徑去批評什麼愛國什麼辱華,這是什麼玩法? 有氣力寫文批評朱凱廸為什麼不寫文去追擊梁君彥的國籍問題? 有時間研究「扑嘢」「支那」, 為什麼不去研究陳維安有什麼權力去阻止議員宣誓? 得閒對非建制開火,不就等於為建制助攻?各位非建制嘅「朋友」,請收聲做吓正經嘢,好好花心思花氣力花時間去幫助你支持嘅議員,甚至自己親自落場。非建制的議員從來八仙過海各顯神通。要互相批評長短,實在非常不智。最後送上FB貼圖一則,未敢定論正確與否,倒可以一笑置之。而冚家都係英美澳加人,啲仔女又係英美澳加讀書返轉頭又話人「唔愛國」的官員律師政協乜乜乜,其實先真係好好笑。原文及圖片載於作者網誌 立法會 宣誓風波 立會選老頂

詳情

寶貝,我要和妳做愛。

打呢個題目的時候,不禁一陣面紅耳熱。係囉,英文嘅話我打一千次都係咁自然流暢,甚至乎要講出口都冇問題。”Babe, I ‘ll make love to you”, how sweet it is!一用中文講就弊,舌頭打結不在話下,連感覺都怪雞非常。我敢講,若果你夠膽用中文對相識不久既女伴講「寶貝,我要和妳做愛」,那陣甜蜜的氣氛肯定冇左大半,伊人恐怕要馬上要重新打量你嘅為人(相處日久的就會以為你有病或者玩野)。反之,情意綿綿之時溫柔地在耳邊輕輕一句”Babe, I’ll make love to you” ,則分分鐘是關鍵一刻打開心防的殺着。唉,枉稱中文幾千年文化,簡單到連「做愛」一字都要用泊來品(日本用單字”H” 就更經典) 。嗱,咪話我冇文化,形容男女相悅之事我地自家出品其實甚多,「巫山雲雨」可以,「魚水之歡」亦得;「歡好」又可以,「交歡」重貼題。弊就弊在詩意得滯,唔通肉緊既時候重成個八股佬咁話「娘子,我欲與卿歡好,共赴巫山,翻雲覆雨」咩!好弊。原來我地中文自上世紀二十年代係胡適推行語體文運動之後冇進化過。唔係話外國月亮特別圓,外國既性開放都係近幾十年既事,唔係六七十年代源於美國既一輪婦解與性運席捲全球,我哋又邊有得好似而家咁公開談性?係喎,六七十年代我地中國仲搞緊文革,性開放剩係得老毛係自己後宮搞,唔怪得我地性思想咁滯後啦。中文呢,就係咁不但止喪失左幾千年流傳落嚟嘅風流,仲失去左一個與時並進既機會,令如今我哋中國男兒喺老蘭同老外交手爭女嘅時候喺最關鏈嘅一刻輸個馬鼻:又唔想好似油尖旺古惑仔一樣問身邊女伴今晚可唔可以同人「扑嘢」,就只好扮鬼佬講句”I’ll make love to you” 。唉,人地母語嚟架,點fight啫?都唔知「扑野」呢個到肉但核凸既詞係點嚟既;男仔講就肉酸下流不在話下,有時我聽到女仔講出口,真係覺得核凸到作嘔。咁唔講「扑野」,好似我啲咁嘅斯文敗類又有乜選擇?「唔……今晚……我可唔可以同妳……咩……呀?」「今晚……我想同妳……搞嘢……」點呀?咩呀?搞咩呀?有冇啲直接到題得嚟又温柔啲架?大陸我就唔知嘞,台灣都好啲,人地係用「愛愛」嚟形容嘅;男人講係騎呢啲,但由女人口中講出嚟:「我們愛愛好不好?」(用台音國語想像) 嘩,真係筋骨騷軟啦。咁我地香港有冇啲啱用嘅字先?原來冇。唔怪得之啲港女去「凑鬼」都唔騷我地啲港男啦。唉,可惜香港如今人材凋零,黃霑、林振強之後,我地去邊度搵個咸咸地得嚟又文采風流嘅嚟幫我地去搞搞”make love” 呢個字嘅最佳中譯?在此之前,恐怕只能暫時繼續促狹地對女伴咩住先搞住先。再唔係,學好英文,跟Boyz II Men一齊唱〈I’ll Make Love to You〉,都應該可以止得吓咳嘅。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V8vB1BB2qcPS: 起文的原因在於昨夜在電視上又看到這首歌的classic MTV而有感,想起有一天在一家live pub聽歌時,旁邊一位女士對我說一定要買那歌手的CD,因為他的歌很棒,是最佳的make love music。我想,就是呢,我們好像真的沒有什麼情歌適合用來作做愛的BGM,搞到用來用去都是鬼佬的情歌,太大distance,冇feel。行文之前,我找來〈I’ll Make Love to You〉的歌詞細閱一下,Oh my babe~乖乖不得了;如果把歌詞連在一起念出來,真是又激情又溫柔,有意思的還不乖乖就範?但若然在香港有人夠膽寫一樣的內容,恐怕歌曲出街半日就變成禁歌了。唉,連最私人最親密的性愛都不自由,都咁悶蛋,仲學咩人講要大國崛起?(原文於已執笠的Yahoo Blog HK,4 Sep 2007,成九年前了。香港有變壞,冇變好。哀哉。)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性 兩性 性/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