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由失信開始

那一天,和一位資深的同事從工地回來,他感觸的說,近幾年政府在新界的前期工程比以前更難順利展開。「以前村民收錢還會讓你開工, 現在根本不是錢的問題。」他續道:「前期工程很多時都是做可能性研究,十劃都未有一撇,不過是為了節省時間,往往與村民商討的時候,勘察工作都會同時開動, 以前的做法也是一樣。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村民的態度變得寸步不讓。」我說,這也難怪。「以前政府多數傾掂數才會開始發展計劃,但這幾年試過幾次霸王硬上弓,前期諮詢都未做好就開工,以後還怎會再相信有什麼前期研究?現在當然不管看到你工程的規模是大是小,都會認為政府不日進場,自然就第一天開工已不放過你。」事實上這幾年政府的態度,往往將諮詢當成門面功夫,計劃定了下來就不太理會反對意見,由收地到開工都一意孤行。今日拆東村,明日拆西村,有時更是分不清是公還是私在背後推手,最後反抗的情緒由每一條村累積起來就不必覺得奇怪。而且政府的運作除了日益無理,它的威信也日漸滑落。一個政府如果有足夠的威信,市民會相信政府的政策以大衆的利益為最終目標。而威信的累積則在於公平公正,廉潔奉公。所以即使只有一個半個官員和地產商過從甚密,也可能只有一個半個官員有意屯地謀財,而其他的官員都廉潔無私,但這些個別的行為卻已經讓整體的名譽大為受損。失去市民信任之下,整個政府的運作自然會越發越困難。而且所謂的個別事件,即使一件也讓政府難堪。在土地發展中權力最高,任務最重的發展局,局長首先就搞劏房,兼做屯地。真正「萬人之上」的位置都是這樣的表現,完全沒有想過整個建造業因為一個人的失德要去承受幾大的壓力;受影響的市民又要怎樣相信發展並不是為了幾個人的利益?七一的早上,新聞傳來政府頒授榮譽勳章的名單, 一如所料又是對建制人士分配政治酬佣的時候。公道的說,以前港英政府頒授勳章也一樣是政治酬佣,但它至少在個人道德上的要求比現在嚴格得多,務求受勳人士配得上「社會賢達」這四個字。政府這樣做,是刻意建造一個支持政府的紳士階級。政府透過這些有德望的人物作為官民之間的橋樑去宣揚和解釋政府施政,效果一定比較好。為了保障授勳者的威望,政府對人選事必公正。但現在連鬥委會的楊光和劏房屯地的陳茂波都能獲勳,這就把獲勳者的道德水平拖到新低。以前冠上「太平紳士」這個稱號,人人都另眼相看。現在掛個乜紫荊勳章?就是一個道德放一旁,專做政府打手或者賣港求榮的證據,又有何馨香?先不論梁振英和政府的施政好壞,但香港的一個又一個名牌卻被人玩爛:政府、法院、警隊、勳銜,統統由金漆招牌變得不名一文。再好的計畫,落在政府手上都貶值,甚至看來充滿陰謀。別再怨什麼拉布泛民乜乜乜了,今日政府的施政困難,一切都由政府的失信失德開始, 與人無尤。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香港政府

詳情

城大塌屋頂:不是工程問題,是常識問題

下午的時候,傳來突發新聞說城大有天花倒塌。打開新聞,根本是整個屋頂倒塌,真的嚇死人。網上傳來越來越多的相片,逐一細看之後,幾乎已經可以肯定是屋頂綠化工程所致。這種因為屋頂超載而引發的意外並不罕見,本地最著名的例子,就是94年添喜大廈簷篷倒塌事件。該次事件由一個在簷篷上違例建築的魚缸引起,造成一死十多傷的嚴重事故。從前平民百姓對於屋宇結構了解不甚了了,並不明白用來遮風擋雨的簷篷原來承載能力相當有限,很多人亦不知道水缸原來非常沉重。那次事故之後,市民都不敢像從前一樣在簷篷上放置雜物或進行僭建,可說是經一事長一智。可惜的是,這種沒有常識的情況,城大讀飽書的管理層其實和販夫走卒的水平完全一樣。天台和簷篷之類位置,一般情況只會預備有維修作業進行,載重量反而比一般樓面要少,只有0.75kPa,大概是「一兩個人走在上面不會倒塌」的程度(當然另加安全系數)。更多人都不知道,在香港,屋頂結構的最大負載往往是風力的拉扯。鋼結構屋頂由於比混凝土要輕,更加要預備被風刮走的情況, 換句話說,鋼結構屋頂往上拉的強度,比向下壓要強得多。這樣一加一減之下,鋼結構屋頂實在沒有什麼多餘的承載力。所以,不需要有什麼專業知識,一個有點常識的人如果走在鋼屋頂上,都會覺得在上面放置任何重物都不妥當。但是當人太離地,既沒有現場視察環境,也有沒有親手抱起過一包泥土,不知道泥土的重量,只會一味執行指令,就會發生在鋼屋頂上面堆滿泥土這種荒謬事情。大話怕計數,如果屋頂面積真的有1400平方米,那怕只是是鋪上50毫米厚的泥土,加上雨水的重量就已經超過150噸了。更何況據說還鋪上了一層疏水石,加上底層斜度不足,排水速度不夠,再養一塘水在屋頂中間,這個屋頂的倒塌機會是顯然易見。整件事情裏面,最高層發出一個綠化天台的指令,下面的管理層就在校園搜索足夠的天台去交數,中低層的人員為了完成任務,也就不過問可行與否,更加沒有人質疑重量,嘗試尋求工程師建議。承辦工程的公司純粹為了生意,也懶得給客戶提供「溫馨提示」。結果鋼屋頂就在所有人一連串的無動於衷之下倒塌。 上述的這些人員應該覺得萬幸,屋頂沒有在施工的時候, 或者之前幾百個考生在考試的時候,又或者在明天進行頒獎禮的時候倒塌。要不然,這應該是比南丫島撞船意外更傷亡慘重的慘劇。這種橫蠻又欠缺常識的運作,不只在香港的工程界經常出現,甚至是政府的搶地建屋,舊區重建,發展郊野地段也是如出一轍:行政目標不顧現實訂立,下行人員就盲目執行,所有人都將常識置諸腦後。 一個倒塌的屋頂,可能只是在常識淪落之下出現的第一個災難。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城大塌屋頂

詳情

一地死人橙 一地無動於衷

佛誕清晨,油麻地警署對開,發生交通意外。整個畫面有一點《奪命金》的况味:帶著醉意的司機和七十多歲苦勞的搬運工,各有一個不為人道,卻又平凡不過的清晨。可能是司機的一下分神,就迎面撞上了低著頭,用力推著滿車鮮果的搬運工。碰。一下。司機酒醒了,搬運工離去了。除了那一下聲響,現場大概只餘下驚魂未定的司機,和鮮橙在滿地亂滾,繼而還是清晨的一片寂靜。儘管在果欄附近致命的交通意外每幾年就有一單,但搬運工像其他果欄的工人一樣,過去幾十年來從來沒有考慮過開工的安全問題,每天開工,原來都把自己的生命玩了一遍俄羅斯輪盤。而那個司機原來是醉駕的重犯,今次是什麼令到他又在清晨帶著醉意開車?天還未亮,在始料不及的位置撞上那逆線緩緩推來盛滿生果的手推車,所有情節竟然在偶然間就變得意料之內。這一切就這樣發生了。老一輩的人,會認為是天意。但想深一層,這個社會要七十多歲的老人繼續勞動而沒有安享晚年,也是另一種瘋狂。這樣應該算是工傷身亡吧?卻不見得有任何勞工保險為他的事故理賠。那麼他的顧主是誰?他打的又是怎麼樣的一份工呢?然而沒有人會再計較了。那個老闆為搬運工的身亡而嘆息了一下,然後繼續搬貨,繼續他的買賣。肇事汽車被拖走了,搬運工的屍體被仵工運走了,事發現場也就解封了,只餘下一地的生果。許多坊衆看了覺得浪費,索性就撿回家自用。 那時候路祭法事還未舉行,或許搬運工的靈魂就在附近躊躇,如果他看到街坊爭相收拾生果的情況,不知道他會否覺得哭笑難分?畢竟剛剛才出現了致命的交通意外,很多人基於同理心,應該沒有辦法下手去拿那些生果。但對很多眼中只有「生活」的人來說,不管因為什麼大道理而放下這些反正都要當成是垃圾處理的生果,也不過是偽善。但是如果這樣去拿死人橙也沒有所謂, 那些我們經常在電視上看到,在中國大陸交通意外現場搶拾貨物的民眾,又為什麼會令我們這麼反感?但如果會對這些執拾死人橙的市民覺得不齒和難以接受,又是不是另一種純粹自以為是的虛偽?都沒有所謂了,反正十分鐘後現場已經清空。幾個橙,不過是見證了香港一直以來對勞工、老人和窮苦大眾生活的無動於衷。政府可以繼續把資源投放到毫不相干的大小白象身上,市民的生活就只有繼續各安天命。但最可笑的是,在教育、醫療和生活保障最受影響的基層市民,偏偏又是最不過問政府施政,最擁護建制的一群。當民可以毫無顧慮地撿起從死人手上掉下來的鮮橙,高高興興地回家的時候,這一切,又由豈止是「共業」兩個字就說得完。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詳情

在「巴拿馬文件」漩渦中心的香港

這兩天以來最重要的新聞是什麼呢? 電影《十年》成為最佳電影?這不過是這個小島上一丁點的小風波。一個正要被強暴的婦人即使狠狠地摑了歹徒一巴掌,卻仍未能阻止暴行繼續發生。不過這一巴掌,至少讓更多人知道,現在掙扎,至少為時未晚。當小城為了一個獎項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撼動世界的大新聞才正在發生:一套由世界第四大,專營離岸法律事務的 Mossack Fonseca內部洩露出來共百多萬份,總容量達2.6TB的一系列機密文件(現稱之為「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經一年多的初步調查之後首次由國際偵查記者同盟(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ICIJ)披露。 這一套的文件覆蓋範圍之廣,牽涉層面之深,舉世震驚。今次曝光檔案所牽涉的人並不只是某國的幾個官員那麼簡單,ICIJ 網站的「花名冊」上,由俄羅斯總統普京, 到英國首相卡梅倫,以至足球先生美斯,甚至是中國諧星成龍也榜上有名。除了牽涉人員眾多,這份檔案更是涵蓋的時間更長達四十年。在充足的數據、時間與人物的交織之下,一個全球互有連系的神秘地下金融網絡終於浮上水面。還是ICIJ的標題形容得好:“Global Array of Crime and Corruption”[1]!而這些都只是開始 。現在我們見到的資料是ICIJ和全球八十多個新聞機構共同努力一年半後所得到的初步成果。根據ICIJ網站所說,另一系列更深入分析的報導將會在五月出籠。相信隨著更多資料被公開,更有機會令到不少因為線索在巴拿馬離岸公司而中斷的貪污和洗黑錢案件的調查可以重新展開,好戲還在後頭。閱讀這一系列報導,也實在會令人意志消沉。國際間的政府和罪犯利用離岸公司來瞞稅和洗黑錢雖然早有所聞,只是要到今次才能證據確鑿地證明是什麼人從事了什麼活動。而即使早已知道有關「離岸公司」的勾當,這個龐大的規模仍然叫人吃驚。 我甚至有一刻覺得,所謂現代社會,竟然和十八世紀法國大革命發生之前一樣,沒有什麼公平公正,人只不過簡單地以富貴或地位劃分。當大部分老百姓都勤勤懇懇地掙扎求存的時候,世界上那少數的1%,仍然只顧自己地繼續漁利,什麼社會福利醫療保障,教育藝術社區保育,在這些人的層面看來不但似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的問題,更大概與俯瞰地上螻蟻的生活無異。這種賤視民眾生活的態度,對整個國家都陷入戰火的敘利亞總統阿撒德如是,我相信對收了五千萬仍然面不改容的梁振英,和他手下那一衆囤地換樓的官員,亦大概如是。在「離岸公司」這塊遮醜布被揭開之後,對相關人士的影響也是叫人沮喪:雖然冰島的總理被逼下台,卡梅倫之父涉案,自己也水洗不清;但這些例子以外的沙地皇室、普京、習近平等,根本無視這件案件。由此可見,記者能揭露的「真相」,對沒有公平選舉的政權可說全無影響。任憑大家眼看中資石油石化公司把利潤收歸私有,其他皇親國戚在五花八門的離岸公司掩護下大撈油水,又奈之如何?作為香港人,應該為ICIJ的調查結果覺得心驚。香港區區小城,竟然是全球進行最多離岸公司中間操作的地方,不但超過整個英國,甚至以提供秘密財務著稱的瑞士也瞠乎香港之後。昔日的轉口貿易港,說什麼升格至提供金融服務產業,其實仍然是掮客,倒是轉口黑金才真。整個大陸,有點錢的都去開幾個離岸戶口,才算在大陸飄忽不定的政策下留一條生路。香港這個看來不中不西的地方,就正好給大陸的資產脫下一層中資外套,也留機會給外國公司裝模作樣地把那些大陸的貴客當成是國際資本來招呼。說到這裡也很明白了:如果不是香港能夠幫中國洗黑錢,中國的權貴早就完蛋了!當然,以中國式思維來說,就會是「如果香港沒有洗黑錢的功能,大陸老早就把香港輾平成為一個二線城市了」。然而現在的關係,彼此是否如此高低懸殊,也不似是中國說的那麼簡單。就好像香港政府常常自誇的特區護照免簽證,實際上它方便的是一羣大家都秘而不宣的中國特權人士。他們要拿香港特區護照可不費吹灰之力,出國時以特區之名,其他國家也樂於為他們提供方便,又同時可以大模斯樣的把中國護照拒諸門外。所以對中國來說,香港這度與國際連接的旋轉門(689說是萬能插),實在至關重要。《Panama Papers 》證實了一直以來的猜想:香港越不像中國的一部分,對中國就越有用。不停強調香港就是中國一部分的那些人,並非愚笨,卻是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而作浪興風。ICIJ這份《Panama Papers》,報導一篇比一篇挖得更深更臭,看下去比驚慄小説還要驚心。在這驚濤駭浪之下,香港需要好好思考自己的位置和出路。筆者懷疑,在《Panama Papers》公開之前兩年,劉進圖先生被突然調離明報編輯部,復在街頭被人買兇狂斬一案,與調查中國離岸公司操作有關[2]。現在密件內容公開,其中的嫌疑就更深一層。身在中國這潭污水旁邊,我們即使是無人在乎的螻蟻,也再不可能獨善其身。如果2047就是香港命運的轉捩點,香港人不能再等另一個十年,現在已經是要為自己的未來前途作出抉擇的時候。P.S. 香港人即使置身漩渦中心,也似乎對《Panama Papers》不感興趣,各大報章的國際新聞版竟然仍然用小報花邊作為頭條。對此案有興趣的讀者,宜到ICIJ網站追蹤每日發展。 繼《斯諾登案》之後,英國《衛報》再一次成為洩密案的橋頭堡,內容精彩扎實,也值得大家仔細閱讀。[1]Giant Leak of Offshore Financial Records Exposes Global Array of Crime and Corruption[2]梁慕嫻:「可能因為我,令劉進圖承受這六刀!」本文圖片來源:ICIJ 官方網站及英國《衛報》延伸閱讀:What are the Panama Papers? A guide to history’s biggest data leak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巴拿馬文件

詳情

選戰未果,新老之戰已經展開

早前Pentoy 編輯邀稿,說太多文章支持七號楊岳橋,有沒有支持6號的可以平衡一下。 其實我覺得6號的支持者不算少,只是地盤和戰場不同。幾個比較「老」字號的網媒:852,立場,以至Pentoy,都是泛民陣營,一堆well-established既blog友圍威喂,個個冇上過前線,人人都睇磚頭唔順眼,當然會以七號為主調。但另一邊廂, 司徒夾帶 、墳場新聞、門小雷、cuson、謝曬皮、爵爵、blackbox、Angryangry,以及其他沒有公開說明立場的博客(只有我私底下知道),都確切地支持梁天琦。比較草率的觀察,六號和七號之間,似乎也是非建制陣營內的新老之爭。我相信很多人都會覺得楊岳橋是一個不錯的人,但它背後的公民黨和泛民陣營卻叫許多年青的選民無法忍受。今次是由湯家鏵所引起的補選,更令楊岳橋背負原罪。相反梁天琦說話直白,那些「沙石」之言難免會得罪人,但他的老實答案,會令人覺得他和那些又要做老舉又要貞節牌坊的泛民有所分別。尤其是經過了傘後政府和警察那些無理和粗暴的行為之後的人,自然會寧願投票給梁天琦。說道理沒有出路,舉起拳頭至少代表憤怒。所以比較緊貼時事的年青博客和插畫家之間比較多會支持梁天琦,完全合情合理。不管今晚誰勝誰負,泛民和本土派都應該要檢討一下,兩者之間合作或者配票的可能。雖然兩者的立場相當不同,但彼此的對手和終極魔頭是建制派,好好利用彼此的動員能力,總比相鬥後便宜了民建聯要好。舊網媒應該心驚,因為原來越來越多年青作者離舊媒體而去,到驚覺自己離地的一刻,只怕已經太遲。傳統泛民最好也要擦亮眼睛,世代已經變更,你們以前看不起的那一幫人,來勢比你們想像的兇湧得多。你們繼續自命清高,不點人數不拉布不動手不承擔,只會累慘了跟隨你們的年青第二階隊。如果今次楊岳橋選舉失利,錯的不是梁天琦,罪在前線冇你份,切割唔使等的泛民招牌。也奉勸楊岳橋,成敗也好,好仔不必孭家債,退黨保平安。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P.S. 原文出於作者Facebook專頁,不巧兩小時後建吾也有類似的觀察,希望大家別當我抄橋就好。原文載於作者網誌,圖片取自作者網誌 立法會選舉

詳情

當日本人堅持正寫漢字

日本文部省轄下的文化廳在二月九號發出了一個指引*,認同漢字的寫法不必太嚴格,應該要接受漢字在寫法上的細微差異。不過這個文件一出現便惹來了極大的反響,認為正統寫法只有一個,學習和使用都馬虎不得。稍稍學過日文都會知道,日本的漢字和中文字雖然看似相像,但細節位有不少相異之處。本來會中文的學生很多時候一不留神便會用了中文的筆法來書寫漢字,但寫出來哪怕只有一點點不同,日文老師都會毫不留情的當成是錯寫。然而今日官方竟然承認異寫,對從來在學習上都堅持正寫的日本人來說,這簡直是匪夷所思了。但這段新聞在我看來,竟有一點黑色幽默。年紀大一點的朋友應該對由林佐瀚先生主持的無線電視節目《每日一字》都不陌生。那些年,中文字的一點一撇,都用康熙字典查證,字字講究。其時林佐瀚先生在每次節目最後的一句「咁就啱嘞」,也成為了坊間的口頭禪。應該說是時移世易,還是世道淪落?大家竟然都認為說胡語用簡體字遲早成為社會主流;莫說是那些曾經在意一點一撇的每日一字吧,就是一個字一下子不見了一半,大家都似是並不在意。那一筆劃,或者看似是少了也沒有所謂,卻是一個文化價值觀的重要支柱。 在時間裡一點一撇的流失了文字,也同時流失了一個民族的身份。在異地的早餐桌上看到日本人為「漢字正寫」而爭論,也只可以為香港人感到悲哀。竟然番邦的殖民者也沒有剝奪我們的文字,但在南進的侵略者以「祖國」之名下,竟使大衆默默認命丟棄自己的文字。更可怕的是在其他地方這本來應該是可以引起公憤的一著,「香港人」也只會沉默地忍受,甚至毫無骨氣地繼續收看這一家多次公然侮辱香港人的電視台的每一個垃圾節目。猪隻被宰殺都尚且會慘叫,我要用什麼去形容多次被強暴也毫不感到憤怒的香港民眾?如果那些年在無線為大衆說文解字的林佐瀚先生看到今日無線大模斯樣地播出殘身缺體的「中文」字幕,他會憤怒?還是和很多跟他同輩(或後輩)的「識時務者」一樣樂於為權柄舐痔?我不敢作想。但我知道一種沒有骨氣,不會憤怒,不會抵抗的種族,並不配有自己的文化和文字。或者那簡陋蒼白,難分「乾媽」和「幹媽」的字符,才和那無知無感的一族天造地設。為香港奠一杯酒,也向台灣僅存的華夏文字,也為日本堅守漢字正寫的精神,敬上含淚的一杯。http://daily.2ch.net/test/read.cgi/newsplus/1455107645/?v=pc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原文載於作者網誌(圖片最自作者網誌) 簡體字

詳情

當官員說法治 說的其實是…

旺角警民衝突之後,民建聯和其他保皇機器羣起嚴辭譴責「暴徒」,口徑一致聲色俱厲,完主是意料之內。而觀乎今日連某些昔日黃絲都加入認為警察應該「開鎗平暴」的情況,更令人失望和麻痺到不想再解釋。然而,當官員們一開口說法治,我還是忍不住想大聲笑出來。先來新聞重溫:袁國強:檢控無政治考慮【now新聞台】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表示,旺角騷亂情況罕見,強調引用暴動罪作出檢控並無政治考慮,又指不排除有個別被告會被加控其他罪行。袁國強表示,旺角騷亂嚴重挑戰本港法治,個別被告除被控以暴動罪,還有機會被加控其他罪行。袁國強解釋引用暴動罪作檢控,是因為事件特殊,強調無任何政治考慮。哦。挑戰法治。沒有政治考慮,只看證據。哦。那麼這一位純粹走「走得摩」的市民又是怎樣?【阻差辦公?暴動?】睇片不解釋報道+短片不止一位目擊證人,看到這位市民連手都沒有動過一下就給十多個警察拘捕。敢問,憑什麼去拘捕他? 憑什麼去作暴動罪的起訴?証據呢?大家如果仍然講求證據,因為這是我們相信的「法治」: 每個人假定無罪,先由執法機構提供證據,再由律政署檢視證據才決定是否提出起訴。成罪與否,就要視乎行為是否抵觸文本法例所寫的內容。但如果拘捕並不需要講求證據,起訴亦無規範,市民需要自己求證以證自己清白, 那麼這已經不是我們香港所理解的「法治」。這一切無須法理基礎的行動,又何需專業的執法者和專業的律政機構去執行?隨便找一個孔武有力的壯漢做「警察」, 隨便一個會讀稿的就可以做法官吧?那為什麼香港警察仍然在意自己不是「公安」,香港的法院仍然認為自己和大陸有別?構成暴動罪的證據是什麼,恐怕連警察自己都不清楚。以前警察拉人又無法準備足夠證據會被律政署批評,現在則完全肆無忌憚。而律政署在「情況罕見」,又不曉得自己手握什麼證據之下,還敢動用一條沒有什麼先例可循的法律來起訴被捕者,而最後竟然說自己沒有政治考慮…扔一塊磚頭有機會危害他人生命財產,卻不可能破壞法治制度。不起訴很有機會觸犯貪污條例的湯顯明,不起訴明顯打人的七警和朱經緯,卻敢被天下人恥笑去控告女示威者用胸部襲警,去在認錯人的情況下起訴為示威者急救的市民襲警,去起訴一個路過的市民暴動罪。這種黑白顛倒,破壞法律公正形象的行為,才真正是挑戰香港在國際間的「法治」地位。法理不彰的結果,就是沒有人再相信法律會主持公道。像學民思潮那位白白胖胖的小男生林淳軒當日年初一在警察和市民中間「愛與和平」地舉高雙手希望雙方冷靜平息衝突,結果戇居居地被警察在機場拘捕控而暴動罪,還惹得不少「主內弟兄」搖頭嘆息他行差踏錯。那麼既然動不動手都是暴動,當然動手比較化算;做個環保倉都可以被說成是武器庫(還要死不認錯),那即是叫人存放真正的武器比較實際,是吧?破壞香港法治環境,鼓勵人鋌而走險的,正正就是這一班開口埋口都是法治的官員。同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也學人說「法治」,我差點笑到標尿。你有沒有見過太監跟你講性事?我見過,真係見過:張曉明:激進分離勢力越趨暴力化【now新聞台】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表示「在香港不能亂這一點上,是有最大共識的,他們不會容忍極少數激進分離分子,毀掉香港最寶貴的法治環境。」他重申,「我們也堅信正義一定會戰勝各種邪惡。」哈哈哈哈,「毀掉香港最寶貴的法治環境」,幾乎以為他在教訓袁國強。中國識「法治」?哈哈哈哈哈。不過,或者錯的那一個是我。當他們說「法治」,他們說的可能其實只是法式三文治。笑到喊。P.S.:「我們也堅信正義一定會戰勝各種邪惡」,承你貴言。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詳情

環保倉就是軍火庫 什麼都是生豬肉

未夠十二點, 本來就是意料之內的「警察勇破旺角暴動軍火庫」新聞, 竟然點著了一個意料之外的方向:環保份子(環保撚)。一直覺得,要搞環保,一定要有政府政策配合, 不然就只是純粹的杯水車薪。但香港有一班傻人,對搞環保始終不離不棄。鼓吹源頭減廢,減少消費;搞個網站玩人棄我取(Oh Yes It’s Free), 還要叫大家不要什麼都沒有分類就放進去同一個垃圾桶( 結束一桶專棄), 仲要成日出post叫人去垃圾站搶救垃圾(物資),結果不忍丟棄的物資越來越多,要租一個地方來放…… 他們可敬又可怕到一個地步, 竟然在佔領期間還洗淨所有發泡膠飯盒,再把清理出來的剩菜渣變做堆肥方休。這樣的人,這樣的貨倉,竟然被警察認為是暴徒和軍火庫。警察找到一堆什麼? 水喉通,玩具槍,尖刀,化學品。 不過以這樣的內容,恐怕每一個人家中都是一個軍火庫。賣氣鎗和做五金的,是不是都要冚旗?對於警察自導自演「旺角暴動」我一點都不奇怪,奇怪的是為什麼政府竟然選擇對這些相對很多人認識的環保組織成員的地方搜查。非常奇怪。警察高調以本土民主連線和熱血公民為目標是意料之內,今次更有全香港自覺和理非的藍、黃絲護航,要砌他們生猪肉,隨便找個貨倉放乜嘢都可以,易如反掌。但今次這些知名的環保人士與很多媒體一向都有聯絡,完全不是「環保素人」,Oh Yes It’s Free的貨倉就連維穩大台TVB都有訪問,如果誣陷他們,應該馬上在媒體上就有反嚮,警察如果無心,則不可能犯這樣弱智的錯誤。除非今次已經打算針對環保社運人士,否則無法解釋為什麼會連這樣人畜無害的團體都開刀。OYIF,熱心人收集舊家具免費贈人(東張西望 2013-2-8)政府究竟在打什麼主意,要和香港所有非建制人士開戰?這個圖謀很詭異,也很可怕。小販要死,勇武拋磚頭的要死,在旁邊撿垃圾的也要死。政府要你行就行企就企,順我者苛活,非我者必亡。只要不在政府應可的管轄以下操作,那怕是一點個人意志和主張都會受到打壓。《浮瓜》的第一幕是經上演,只差在政府不必親自執導,點出一點星火,浮躁的平原自然燎原。和扔磚頭的示威者割蓆很易,但沒有人明白,這個燎原火的來勢兇猛,剛割的蓆還來不及坐暖,已經變得不管是割下那話兒還是尾指都沒法再置身事外。幾年前大家非常擔心的公安法今日已經執行,小販有城管,入屋也不需要搜查令。香港人繼續沉迷和理非非,23條立法就已經近在門前。2016年,香港從此踏上回歸元年。除了抵抗過的人可以在將來無愧於天地,我們所有人都要為自己的後代子孫失去自由負上全責。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環保 旺角衝突

詳情

香港政府,知唔知道乜野叫開年?

除夕夜,良景邨領展(領匯)「管理員」,深水埗食環,一路糾纏小販到年初一。 我話,咁搞法遲早搞到小販嗱刀斬人。估唔到去到初二,竟然變左騷亂。圍毆,扔磚頭,仲要開鎗。香港唔係大陸。香港仍然相當尊重傳統。社會平時幾咁奉公守法,只要唔係偷搶砸殺,一般係大時大節都會網開一面。我幾十歲人,由細到大,新年都係去鹿頸燒炮仗, 年初一到三私家車都係周街泊, 小販攤檔又會好似我地以前細個既時候咁一街都係。點解可以咁?因為未開年。新一年大家都想開開心心好意頭,唔要意外,唔要血光,唔上衙門,唔收告票。食環同警察都係人,諗法都係一樣:新年嗰幾日根本冇人想開工,迫不得已要當值,都唔想同市民勞氣,又拉又鎖再俾人問候老母,貪好意頭?所以約定俗成幾十年,年初一到三,你不犯我我不犯你,只要初四之後一切如常,大家俾面,幾十年來何來有事?所謂斷人衣食猶如殺人父母。如果冇指令,食環斷唔會對街邊小販嚴厲執法。究竟係乜嘢人講明要對小販趕盡殺絕?要破壞幾十年來新年期間康泰和睦的氣氛?如果冇指令,懶過鬼既警察點會新年流流掃人地場,點會帶定盾牌去旺角? 究竟係乜野人係都要年初二搞到市民同警察爆缸見紅先至開心?我做左幾十年香港人,睇到今日咁既情況,我好憤怒。我唔係嬲有人扔磚頭(新年做幾日生意你嚟掃__我?),我亦都唔係鬧警察開槍(呢班人竟然係我面前圍毆我同事?);我憤怒,係因為有人一早寫好劇本,故意令食環同警察挑釁市民,令香港人用血光嚟開年。係香港人大家頭破血流之際,淫淫笑咁去領功:嗱你睇吓「本土」、「港獨」 、幾混亂!? 唔係我同我冚家精靈既官員管好香港既教育同保安,重得掂?各位,今次係有劇本既。香港政府同中國政府最期待的畫面已經出現。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旺角衝突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