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 Ho:拆解謬誤重重的反疫苗研究

疫苗安全性一直在社會爭議。近來一份研究報告指疫苗安全性成疑,旋即被反疫苗人士在各大社交平台分享,呼喊科學終於覺醒——疫苗真的很危險!但這份報告真的可靠嗎? 先交代一點背景:報告作者是 Jackson State University 研究人員 Anthony R Mawson。Anthony 是著名反疫苗人士 Andrew Wakefield 的忠實支持者;而 Wakefield 本身已因在《刺針》刊登造假學術論文,而誠信破產、醫生專業資格在 2011 年被褫奪。更可疑的是,Anthony 曾嘗試將研究投稿《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但因研究方法實在太粗糙,根本難以證明疫苗不安全,最終被拒刊登。最諷刺的是,《Frontier》期刊曾被部份科學界人士認為「不可靠的期刊」。 那報告出了甚麼錯?簡單而言, Mawson 撰寫報告方式不達專業科研人員的應有水準。他只抄取「合用」句子撰文,而不看全文意思。情況有多惡劣,從報告可略知一二:他指過往研究提出疫苗會增加健康風險,但只要細閱相關論文,就不難發現大部份均沒有指明所有疫苗都會增加身體風險。其中,Mawson 引述

詳情

Edward Ho:家長不信疫苗有錯嗎?

友人近日談到,一位初為人母的朋友在看過大台《新聞透視》(疫苗戰)後,有點擔心讓囝囝接種疫苗後會出現什麼問題。 聽罷,我即時說:「那很正常啊!」自己在孩童年代,就曾因生病嚇得父母即時送我到醫院。雖然我未為人父母,但都有聽過家人、朋友,訴說自己照顧新生命的一點一滴。作為新任父母,對很多事都一無所知;就算知曉的,用到時也會心存恐懼。他們不止要對自己負責,還要對新生命負上一生的責任。也因如此,我從來不會覺得家長對疫苗有憂慮是多餘的;甚至乎我覺得讓他們擔驚受怕,科學家和政府或多或少都要負點責任。政府未有足夠人手去解釋疫苗安全問題;二來,政府一般都無視反疫苗聲音,久而久之,就助長了一班利用家長恐懼的「意見領袖」。 現時常聽到的後真相時代,就是這批意見領袖造成。他們隨口說幾句:「疫苗很危險」、「體質才是致病原因」,甚至近日會聽到「小朋友發燒不要服用退燒藥」之類的論調。一句「文章或書本只屬經驗分享」就可提供「醫療意見」,完全不需負責任。不僅如此,意見領袖的意見很多時與事實不符。他們為支持自己的論點,只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數據和研究論文,形成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也就是說,他們資

詳情

勿無知當良知——請讓孩子接種疫苗

15 天大的 Griffin 和他的媽媽 Jennifer Hibben-White 兩年前經歷了最可怕幾天——Griffin 因為前一位診所病人患有麻疹,而無端被感染。出生只有兩周多的他,還未可以接種疫苗,硬生生承受了不必要的痛苦。 Jennifer 對此忍無可忍,痛斥反疫苗人士: 但我知道一件事:如果你選擇不為你,或者你的子女接種疫苗,我會怪責你。你「站在」我們肩膀上,受著我們的保護已經太耐。從「肩膀」之上,我們免費地為你提供受保護的特權。反過來,你給了我一星期的惡夢。一星期的地獄。而我無從得知,我的寶貝會否嚴重到有機會死亡。 反疫苗人士無知當良知並不止在外國,香港也有反疫苗人士林綸詩。近日,她又在《明報》及《評台》刊登文章中胡言亂語,如有家長誤信,定必令更多無辜的小朋友受害。 林綸詩指認為疫苗會引起比麻疹更嚴重問題。但她有沒有想過,麻疹是全球幼童主要死亡病因。在 1980 年疫苗廣泛應用之前,麻疹每年就引致約 260 萬宗死亡個案。是足足 260 多萬條生命。所幸,疫苗推出後,兒童感染率已大大減低,無數生命被拯救。世衛去年的研究就估計,疫苗在 2000 年至 2005 年間避免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