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轉載:民主力量大減 挺同議員全滅

大概今天(評台編按:即7月14日),是民主最黑暗的一日。 隨著宣誓風波,人大對應事件釋法,為原先形式的宣誓加入了莊重、真誠的要求。宣誓前後增加字句、質疑中國為香港的合法主權國亦視為拒絕宣誓。2016年10月12日宣的誓,違反了2016年11月7日釋的法,這才是對民主和法治最大的傷害。截至現時為止,已合共6名民主派議員被剝奪身份。 對同志/性小眾來說,今日更是同志絕望的一日。 去年性小眾選舉事務聯盟(下稱聯盟)向一眾立法會候選人提問8項有關性別或同志的議題,包括性傾向歧視條例、同性婚姻、性別重置手術等議題。根據聯盟專頁顯示,一共10名立法會當選人與聯盟的立場完全一致。相較上屆2012年只有三數名同志友善議員多。當時,同志界普遍認為,未來議會能提倡更多同志友善的訊息。筆者憶記,選舉後一個大型性小眾活動- Pinkdot一點粉紅當日,新晉議員游蕙禎與羅冠聰第一時間參與並發帖支持。去年同志遊行時,小麗民主教室、香港眾志等民主派團體均牽團參與,羅冠聰從台北一回港就參與遊行,長毛梁國雄更是遊行常客、同志長期盟友。筆者對他們的立場毫無質疑。有那麼一刻筆者確信,同志的處境能於今屆立法會變革。 可能筆者

詳情